[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国涛:驳“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国涛更多文章请看李国涛专栏
    上月21日,在人民网见到房宁①先生的大作《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② (以下简称《多》),觉得该论点很是奇怪,明显与事实相悖,便随手下载了下来。今天整理文档时复见,遂拜读之,发现果然谬误,试驳如下:
     (博讯 boxun.com)

    一. “对象化”方法,即,用仿生法效仿成功国家的方法,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最优发展战略
    
    科学发展史证明,仿生学是一门看似愚笨,实质高明,事倍功半、行之有效的,很有实用意义的科学。将这一思想方法,平行移植到社会领域运用,就是房宁先生《多》文中所言的“对象化”方法,即模仿、效仿成功国家的方法。人类发展史事实已经初步证明,并将进一步证明,此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最优发展战略。譬如,日本就是运用这一最优发展战略的高手。古代时,日本见我国唐朝领先世界,便专程登门求教,全面模仿、全盘唐化,并一举成功。及至近代,见欧美领先世界,便又不失时机发起明治维新,全面模仿、效法欧美,全盘西化,再获巨大成功,并迅速崛起。
    
    同理,1978年以来,我国经济改革之所以取得震撼世界的巨大成功,就是因为我国在经济制度、经济建设与经济发展方面,遇到问题时,打破马列教义条条框框,不耻求教欧美发达国家,稳步、渐进、有序地全面模仿、效仿了欧美市场经济模式之故。
    
    
    二. “政党分赃制③”的被废止,恰恰说明了两党或多党制能够纠正腐败
    
    房宁先生以美国早期两党制曾实施的“政党分赃制”所导致的腐败,说明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的说法,极其荒谬,且违背当今现实。
    
    事实上,虽然200多年前美国早期两党制曾因实施“政党分赃制”,而造成腐败,然而在120多年前,美国便已经通过制定彭德尔顿法,废止了政党分赃制,而改为实行功绩制。世界其他各国也大致如此,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各国已陆续废止政党分赃制。从而今日世界各国的两党或多党制,早已基本没有了这一腐败弊端。
    
    政党分赃制的被废止,相应腐败的被清除,恰恰说明了两党或多党制能够纠正腐败问题,而绝非如房宁先生以偏概全、以过去否定现在、偷换概念之“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
    
    
    三. 腐败是一党专制不可救药的致命毒瘤
    
    许多年来,我国愈演愈烈的腐败问题,扪心自问,明显是由于我们只学欧美经济制度,不学欧美政治与文化制度,即不学与欧美经济制度相辅相成、浑然一体,相互须臾不能离开的欧美政治与文化制度,而引起。
    
    正是由于我们这一政治上、文化上的闭关锁国与僵化凝固、故步不前,极其荒谬地拒绝学习欧美成功配套于、保障于市场经济健康运行必不可少的两党或多党民主制度的错误做法,使得我们在政治上没能效仿西方先进体制——两党或多党民主,没有“把自身需要解决而又未能解决的问题转向西方”,我们便空前腐败,全面腐败,空前两极分化,并一筹莫展。
    
    从而,腐败便成了我们这个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体制和文化体制改革的畸形国家的不可救药的致命毒瘤,归根结底,腐败便成了我们这个病态的一党专制国家不可救药的致命毒瘤。这从我国几十年来,反腐反腐,越反越腐,从上到下,禁而不止,不可遏制,泛滥成灾的事实,可以得到证实。
    
    四. 惟有两党或多党制,才能根治中国的腐败问题
    
    痛定思痛于许多年来举国贪污腐败的泛滥成灾,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了如此腐败的体制根源,认识到了如此腐败的万恶之源是没有权力制约的一党专制,认识到了惟有两党制或多党制,才能根治中国如此根深蒂固骇人听闻的腐败问题。于是政体改革、实行两党制或多党制的呼声便日益强烈。
    
    然而,房宁先生却在文《多》中断言说:“对象化”(效仿法)是“幼稚病”,称“认为……两党或多党制能够有效遏制和解决腐败问题,是……错误看法”,是“对西方民主政治发展历史的无知”,是“不切实际的简单浮躁的想法”,“是对我国民主政治发展的干扰”。
    
    房宁先生这就完全违背事实,因而完全错误。放眼全球,从实践效果考察之,毋庸质辩,两党或多党制国家的腐败问题,远远小于一党制国家。从理论上印证,可知,由于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分立,由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由于民间独立社团,更由于在野党的有力监控,还由于民众选票的潜在威慑压力,等等,综合制约了腐败的产生。从而,两党制或多党制,便成了腐败的克星,是腐败的杀手,是轻松解决腐败问题的钥匙。
    
    至此,本讨论结论已经明朗,可归结为:“对象化”方法,即,用仿生法效仿成功国家的方法,是落后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最优发展战略;“政党分赃制”的被废止,恰恰说明了两党或多党制能够纠正腐败;腐败是一党制不可救药的致命毒瘤;惟有两党或多党制,才能根治中国的腐败问题。
    

注释:
    ① 房宁,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所长。
    
    ② 见附,《房宁:环球时报 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2007年09月21日13:29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http://world.people.com.cn/GB/1030/6298515.html
    
    ③ 所谓政党分赃制,又称政党分肥制,是指在竞选中获胜的新总统或执政党领袖把政府机构中的职位作为酬劳分配给自己所属党派,特别是那些在竞选中为自己出力的人员及其亲信的任用制度。这种“政党分赃制”造成了政府官员随着总统的改选而出现了频繁的周期性的更迭,造成周期性的混乱,更严重的是,导致了官员的素质低下和腐败之风盛行。
    
    政党分赃制在许多国家采用过,其中美国最为典型。它是随着美国两党政治的出现而逐步形成的。1800年,民主共和党的杰斐逊,T.就任第四任总统,他率先大批任用本党党员以取代联邦党人所担任的职务。1829年第七任总统A.杰克逊就职后更公开倡导这种作法,在美国联邦政府实行官职“轮换制”,排斥异己,以党派亲信封官,使政党分赃制得以确立。杰克逊还为政党分赃制提出了理论根据。认为政府工作最简单,任何理智正常的人都能胜任,并称为了避免庞大官僚机构的形成,并使之不与人民利益脱离接触,只能建立一种官职轮换的制度。杰克逊的拥护者、纽约州参议员W.L.马西认为:“在政治上要像在爱情上、战争上一样公平,战利品属于胜利者所有。”政党分赃制由此正式得名。
    
    由于政党分赃制用人唯党,任人唯亲,不问其是否胜任,其官员随所属政党的胜败而进退,因此造成用人不当,无能之辈占据官位,行政效率低下,政府支出增加,浪费严重,任用私人之风盛行,官吏贪污舞弊,党派倾轧,政争激烈。每一次选举后便发生一次人事大变更,使行政管理混乱,政治不稳定。这种弊端使美国公众愈来愈不满,迫切要求改革这种官吏制度。美国国会于1883年通过彭德尔顿法,实行功绩制。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政党分赃制已陆续被各国否定。但政党分赃制的影响仍时有出现。
    ——中国大百科全书,http://libdlm.lib.ntu.edu.tw/cpedia/Content.asp?ID=9560
    

附:环球时报 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
    
    作者:房宁
    
     解决不了的问题转向西方?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认识外部世界的时候经常出现一种“对象化”的倾向―――把自身需要解决而又未能解决的问题转向西方,认为效仿西方体制是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应当说,这种“对象化”的幼稚病还是十分常见的。认为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两党制、多党制能够有效地遏制和解决腐败问题,就是我们国内具有一定典型性和普遍性的错误看法。一些人不明就里,以讹传讹,把多党制奉为一种反腐败的制度设计,甚至要求在中国实行。这里面包含着许多对西方民主,特别是对西方民主政治发展历史的无知,以及一些不切实际的简单浮躁的想法。正确认识西方民主,需要做的一项工作,就是祛除附加在西方民主上的这类似是而非的看法,减少其对我国民主政治发展的干扰。
    
      与一些流行的看法相反的事实是:在西方历史上,两党制、多党制并未能有效地遏制腐败现象的发生。在一些西方国家的历史上,两党制、多党制恰恰是引发严重腐败的重要制度原因。从西方国家的历史经验看,遏制腐败主要是通过行政监督和行政权力制约机制等手段解决的。在这方面,美国是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
    
      美国“政党分赃制”的腐败
    
      美国由于其独特的社会历史环境,从建国之始便建立起比较典型的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资产阶级的政党政治在美国历史上发育得也很早,而正是由于美国民主政治中两党制的出现,引发了美国十分严重的腐败现象,并且一直沿袭了80多年,在美国历史上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页。这就是美国乃至世界政治史上十分有名的“政党分赃制”及其引发的腐败潮。
    
      1800年是美国的一个大选年。这次大选进行得十分激烈,最后民主共和党人托马斯?杰斐逊经众议院投票,以一票多数当选美国第三任总统。而即将卸任的总统、联邦党人亚当斯为削弱对方势力,在下台前把许多本党人士紧急塞进了政府和法院。当时任命这些官员仓促而草率,在历史上留下了“星夜受命人”的典故。1801年初,杰斐逊上台后,也毫不含糊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立即按“政治上可接受性”的标准撤换了大批联邦党官员,代之以新执政党的人士。由此开启“政党分赃制”先河,使之在相当长时期内成为美国政治录用的基本方式,其他西方国家历史也曾有类似的情况。
    
      “政党分赃制”存在着明显的弊端。首先,它大大降低了政府行政效率。由于党派纷争、轮流执政,政府官员和其他公务人员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无法保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由于流动性很大,官员们无从积累经验,行政能力普遍低下。
    
      “政党分赃制”另一个更为严重的弊端就是导致权力腐败。在两党制“轮流坐庄”的政治格局下,执政党一上台便尽力利用掌握的权力攫取资源,以巩固自己的政治基础。在“政党分赃制”之下,不仅执政党要谋一党之私,各级官员个人的腐败更是变本加厉。“政党分赃制”下面政治录用的标准基本上是单纯政治性的,只看对象是否效忠本党,特别是看他们在竞选中是否做出过“贡献”。因此,政治录用实际上演化为相当直接的权钱交易,执政党对大选中的支持者、赞助人投桃报李,论功赏爵;这些人做官之后,便以权谋私、中饱私囊。加之任期有限,官员行为趋于短期化,腐败行为近乎掠夺。
    
      两党政治下的“政党分赃制”造成了美国历史空前的腐败。美国南北战争时期,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与南方叛军艰苦奋战的林肯总统的身边经常跟着一群“跑官要官”的“金主”。搞得这位伟大的总统不胜其烦、狼狈不堪,一次林肯总统忍无可忍指着办公室外成群的求职政客愤愤地说:“分赃制对共和国的危险可以比叛乱还大。” 美国的第十八任总统尤利塞斯?辛普森?格兰特是南北战争中的“常胜将军”。南北战争结束后,他以保卫联邦的胜利者的身份当选了美国总统。但格兰特在美国历史上却声誉不佳,其重要原因就是格兰特当政时期腐败肆虐。当时的人们说:格兰特政府把美国的税务部门变成了本党竞选的“加油站”。
    
      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政党政治以及“政党分赃制”造成的腐败逐步威胁到了美国整个政治制度,威胁到了整个国家,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1880年的大选中,也就是在“政党分赃制”实行了80年后,参加总统竞选的候选人詹姆斯?加菲尔德立志废止“政党分赃制”。加菲尔德的名言是:“政党分赃制”下的政客就像拦路抢劫的强盗,只不过政客掏出的不是手枪而是求职书。其实,在这种肮脏的体制下,有时政客和强盗甚至连加菲尔德所说的这一点区别也没有。加菲尔德如愿以偿地当上总统还没几天,还没来得及废除臭名昭著的“政党分赃制”,便被一个怀恨在心的求职未遂者开枪刺杀。当时美国舆论认为是“政党分赃制”谋杀了总统。
    
      不能误读西方的民主政治
    
      加菲尔德之死,拉开了美国政治改革的帷幕。在此后不久,一种新型的近代官僚政治便登上了政治历史的舞台。1883年,也就是“政党分赃制”的殉难者加菲尔德总统遇刺两年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乔治?彭德尔顿参议员提出的“文官制度法”,史称“彭德尔顿法案”。该法案规定:建立一个不受党派控制的文官委员会负责对联邦文官实行统一管理;对部分官职实行竞争性考试,择优录用;禁止文官(公务员)参加党派活动或利用官职分配作为竞选者的政治资本;规定实行文官职业保险和建立统一的文官体系。“彭德尔顿法案”奠定了西方官僚政治的法律基础。在实行“彭德尔顿法案”,废止“政党分赃制”后,美国政治中的腐败现象得到了逐步的扭转。
    
      从美国政治制度发展的历史看,两党政治不仅不能有效地遏制腐败,反而是引发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美国政治制度中对腐败进行遏制的机制主要不在政党政治中间,而是主要通过行政体制中的权力分解与制约。也就是说,腐败问题主要是通过政权与行政体系的内控机制的建立健全而逐步得到控制和解决的。总之,遏制腐败与两党制、多党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我们不能误读西方的民主政治,那样做不仅学不到西方好的东西,搞不好会把坏东西搬了过来。▲(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所长)
    
    ——本文网址:http://world.people.com.cn/GB/1030/6298515.html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2007年09月21日13:2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必须学会“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李国涛
  • 解读十七大:“绝不走西方多党民主道路”/李国涛
  • 李国涛:天使与魔鬼 两类不同的政党
  • 党内民主能否成功,或是中共最后机会/李国涛
  • 李国涛:一党极权制度国家崛起之日,就是战争之始
  • 李国涛:声援华惠棋 谴责北京警方暴行
  • 李国涛:声援刘杰 谴责迫害 呼吁立即放人
  • 李国涛:震撼大地的春雷:全国万名访民要求宪政民主!
  • 李国涛:一党极权、腐败与多党民主宪政
  • 李国涛:改造中国与改造中共
  • 李国涛:嚎哭
  • 李国涛:中共的危机与转机
  • 李国涛:暴力伤害并劳教迫害基督徒,天理不容!
  • 李国涛:2名工人被打死!老板为财害命!—魔兽世界,之一
  • 李国涛:《魔兽世界》序
  • 声援李和平!谴责法西斯暴行!/李国涛
  • 10月1日是中共党国国耻日/李国涛
  • 李国涛:正邪大决战 聚焦缅甸 拭目以待中共
  • 李国涛:欺骗乎?耍赖乎?抗非典英雄不可侮
  • 关于李国涛先生的简单情况通报/邓永亮
  • 著名异议人士上海李国涛昨天因网上发表文章被拘留
  • 杨天水转逮捕,呼吁紧急援救/李国涛
  • 天灾?还是人祸?——10·2福州洪灾真相觅踪/李国涛
  • 李国涛:警惕,南京警方正立案追查中国国民党(重建)
  • 李国涛再遭警察毒打,狱委表示强烈关注
  • 李国涛向大家拜年
  • 李国涛:杨天水被刑拘 面临枉判风险
  • 李国涛谈杨天水被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