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的批判需要刨根问底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3)/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9日 转载)
    
    对于这个问题的正确回答是:作为整体意义的“人民”不需要;作为搞民主运动的民运人士却需要。
     (博讯 boxun.com)

    人民不需要刨根问底式的批判,我在上面的帖子中已经有所涉及,意思是说,人民没有民主的“专业”,只是在过“民主的节日”的时候才关心民主,过问民主,而在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人民有自己的事情。
    
    如果说这是一个现代的政治现象,而政治又有着古今相通的诸多特点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发现,在过去数千年的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人民都是这样做的,他们对于皇帝的批判,若是“数罪”的话,那么他们也只“数”最后一、二个直接压迫他们的皇帝的“罪”的,而对于“皇帝”的“老先人”们,则是不问一句的。
    
    关于这一点,我们在明清之际的政治变化中,就可以看得很明显,在推翻了崇祯皇帝后,无论是起义的农民军队,或者满族那些政权的夺取者,都没有去“算”明太祖、明成祖的“帐”,去“挖祖坟”,相反,都几乎以敬畏的神情对待他们“敌人”的祖先。因此,我说人民的批判在中国的中古时代就已经是“当时的”、“现时的”,不是“刨根问底”、“挖祖坟”式的不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正是存在着上述的传统,我认为人民在“现代”环境中,实行对于压迫他们的专制主义者的批判不应该是“刨根问底”的,是就人民在政治上的一贯立场讲的;又如果认为民主体制确立后,人民要面对“新问题”,而没有时间和精力停留在对于历史问题的无休止纠缠之中,那么,我又是就人民传统的“现代化”问题立论的。
    
    人民的批判不需要刨根问底,在专制时期和民主时期它都是粗枝大叶的,但是与这个问题相辅相成的是:职业批判家的批判却应当是刨跟问底的,也就是说,在我们中国民族中却必须要有一部分人(少数人)进行刨根问底式的批判,他们应该对于我们中国人民为什么会经历中国共产党“专政”的问题进行非常深刻的反省;如果说这样的“反省”和我们民族进入民主秩序后的生活之需要是吻合的,那么批判深入与否,有可能同我们中国人民所享受的民主生活“质量”之高低成“正比”。
    
    进而言之,中国人民要在今天和未来为世界民主作为理所当然的贡献,而“贡献”却是同我们对于我们民族经历过的这一段特殊的、至今还没有结束的“专政”的批判水准密切相关。
    
    这就是说,在今天的民主运动中,毛泽东所弄的那种“发动人民群众”,搞“人民群众”式的“大批判”是完全过时了,不再需要了,因此,我们就不需要在对付中国共产党的问题上,重复毛的那一套(“新毛派”认为有必要),也来一场“民主”的人民大批判。而要清醒地看到毛的“大批判”虽然曾经先后冲着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邓小平等,声势也非常浩大,真正是“全国共讨之”“全民共诛之”,可是呢?当时已经被“彻底”“搞臭”了人,在毛死后给“香”起来了的“事实”证明了毛的“人民群众大批判”是“靠不住”的,不中用的。“人民”根本不可能像毛泽东个人那样地变成为“职业批判家”——这个道理毛泽东临死都没有弄明白。因此,毛泽东的错误在这里就表现得非常充分了,他想使“人民”变成为“职业批评家”的行为本身就是赶鸭子上架。
    
    但是,上述的问题却同任何一个伟大的民族都有着自己伟大的职业批判家的事情是组合在一起的。因此,对于任何一个民族来讲,培养自己的批评家、批判家的事情是必不可少的。我们中国也是一样。
    
    我以为,对于中国社会上那些“职业批判家”来讲,对于中国共产党的批判和批评,必须是刨根问底式的,而不能够停留在被批评和批判的历史的某一段中,而是批评和批判要在“抓住”对象的“整体历史”时,才有可能收到批评与批判的最佳效果。
    
    目前,中国社会上的异议人士和独立知识分子对于中国共产党的批判却不是这样,而是停留在“邓小平阶段”之内,因此,由他们实施批判的最高水平,也超越不了“邓小平”的模式。而邓小平的对于毛泽东的“批判”,众所周知,是“后毛泽东时代”的人对“前毛泽东时代”的人和事的“攻击”与“否定”,其情形相当于20世纪60年代“中共”对“苏共”的“批判”。是政治上的“仇人对仇人”的批判,被批判的对象,不过是被批判者“埋在了雪里”,“雪”一消融,它就出来了。
    
    因此,我在这一帖中,明确无误地指出:民运人士对中国共产党的批判应该刨根问底!
    
    你一听我的话,你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以为我用如此坚定的口气说出来的话,一定意味着我会最后地“刨”出“坏根子”,可是,我告诉读者:用我的方式与其说是“刨出了坏根子”,不如说“刨”出了历史的“积淀物”;而对于它,我却不会像目前有些批判者所做的那样,先把历史先划分为“好”与“坏”两部分,然后故意地把自己要批判的对象放到“坏历史”的一边去。
    
    我不认为在我们中国存在着“坏的历史”或者“错误的历史”。我认为,在中国,人们其所以弄出了“错误历史”和“坏历史”,是他们对于历史采用了不正确的分类法和研究法,而不是历史本来就是那样。也就是说,是他们用“坏”解读了“历史存在物”,并为历史的存在设置了“错误”。我补充说,这样的事情产生的原因,也可能与此前中国共产党一直把自己的“历史”当成为“好历史”来鼓吹之有关,既然有“好历史”,那么为什么就没有“坏历史”呢?
    
    可见,人们要反对共产党,最方便和最省力的方法是把“好历史”针锋相对地说成是“坏历史”。在这里,我不否认这是一种反对共产党的方法,只是,我认为它是诸多方法中最不好、最劣或者最不可取的一种,缺乏“科学性”和“历史性”。读了下面我将要写的帖子,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2007-9-29《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中国人民批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2)/武振荣
  • “人心唯危”与法不问心——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1)/武振荣
  • 胡锦涛敢“网上对”吗?——个人文件(4)/武振荣
  •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 给2217名17大代表的进言——个人文件(2)/武振荣
  •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