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扬:中国,让诗人走开!——记数日前自杀身亡的诗人余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8日 转载)
    鲁扬更多文章请看鲁扬专栏
    真正的诗人只是为人类心灵而活着的——他作为人不幸的深度,也是他成为伟大诗人的高度!——录自《鲁扬诗语》
     (博讯 boxun.com)

    与一些网络诗人相比我是上网比较晚的,我从2002年下半年才开始触网。在网上玩了一段时间,大约是02年十月间我注册了“中国当代诗歌论坛”,便开始了“招兵买马”,呼朋引伴了。从我现在搜索到的关于余地帖子看,做为“当代同仁”,余地应算早的,他们是十六位坛委之一。(见:关于成立“中国当代诗歌论坛委员会”的通知http://my.clubhi.com/bbs/661424/32/25007.html)。具体发现余地的时间我已记不清楚,从我在“诗生活专栏”上给余地留言来看,我肯定在2003-4-21 6:03:00时,已被他的诗性随笔《内心:幽暗的花园》所引吸,当时我留言道:
    
    这些东西太棒了——比你某些诗含金量还高。你不第一个出来拍着胸口说自己是个诗人——看哪个**敢先拍?2003-4-21 6:03:00(http://www.poemlife.com/PoetColumn/guestbook.asp?vAuthorId=yudi&page=2)。——鲁西狂徒。
    
    论坛通过一年活动建设,已颇具人气,于2003年十月间吧,不少朋友提议出坛刊。于是我策划了《中国当代诗歌》编辑及出版方案。现在手中有《中国当代诗歌》创刊号的朋友,可能会发现在我写的“创刊辞”中有这一段话:我们将在“先锋前卫、实验探索、关注当代、突出民间”的原则下——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它的独特、独立、自主、自由、民主、民间、超前、务实、前卫而又先锋的诗歌立场,及对中国当代“纯正诗歌”的倡导上,将会成为中国当代诗坛上一面独立的旗帜。现在来看,“独立”在“中国诗坛”之外的我,已经为自己“独特、自由和民主”的诗歌立场付出了代价。不过,当时我并感到这些话真正的份量,只知道,我们必须办一本属于真诗人,为中国诗歌负责的刊物。 当然务色刊中重要诗人,尤其是做刊物“标签”和我们倡导代表诗歌立场的“首席诗人”,更是重之重的工作。我把“当代星座”定位为:一定是“无名的”,但必有着天才潜质的真诗人。在2005.1.月份我所写的《我为什么救出王家新?》(http://my.clubhi.com/bbs/661424/88/77056.html)一文曾谈到:
    
    我编的两期《中国当代诗歌》,朋友们可看到年轻人占到大半。“八0后”诗人谷雨第一期时被我划到“当代诗家”里面,应该说此栏为“知名诗人”或有实力的“老诗人”而设的。 不是我犯晕,也不是排错版。而二期又把谷雨搞成“当代诗座”,并配彩照(创刊号发的是余地的彩照)——再次向当代诗人推荐谷雨。这不是谷雨给我多少好处,也不是看谷雨有名,而是我个人对他天才的诗感力与天才地语言把握能力的崇拜!而且我有着这种打算,在找不到下一位着这样天份诗人的话——《中国当代诗歌》出版日期可能向后“无限期”地推迟——一直等到另一位有着天才迹象的青年诗人出现,再出下一期。如编一期花费自己数千血汗钱的“民刊”——而无一位真诗人,那么这种付出与努力,那才真是傻瓜和疯子要干的蠢事呢!
    
    从上面这段话相信朋友们会看出,我对选择一位“首席诗人”所下的“赌注”是很大的。在上文中,我还写道:
    
    我关注青年无名诗人的原因,是我做为一个学诗者想从他们身上学点东西。真正的天才诗人是罕见的或者说根本没有的,但对诗歌语言天才把握上,与对诗奇特的感悟上——我们还是从一些年轻些的诗人身上看得见的。我曾给诗人余地发信说:你和谷雨都是我的老师!
    
    现在余地和他的诗文终于被人“发现”了,终于进入一些人视野,但这里可以肯定地说,能懂诗,懂余地的人仍可能是很少的一部分人。当《中国当代诗歌》创刊号出来,有的朋友认为余地的诗不好,主要是不好懂。不明晰,晦涩难懂,确实是余地诗歌一个“缺点”。但我认为,一个人把自己内心世界完全表达清楚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更何况一个真正诗人——一个与天地合为一体的诗人,以上帝的目光——站在世界之外,对这个世界和人类进行他神性地思索时,他说出的话与表达的意思,肯定是常人一时无法理解的。
    
    其实我推出余地这样一位写“纯诗”的诗人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对近年来势头颇猛,很有一些市场的一类弱智写作的“口水诗歌”一次反击。现在大家终于知道“梨花体”了——说起来赵丽华当然很冤,象这类弱智写作在诗坛存在已久,她不是什么“鼻祖”,她只是一个“学徒”。她只是看着一些诗痞子在这汪浑水中,玩的有声有色,不亦乐乎,忍不住撩衣下水。可以说,赵丽华从不小心“诗歌走光”,到现在振振有词,据理力争——干脆彻底“脱光”,来维护她那些“垃圾诗歌”,都是因缺少一位诗人应有的一种定力——一种对抗在这个紊乱、疯狂而庸俗时代的能力。诗人首先是个不媚俗的人,一个时代的对抗者,才有可能成一个诗人。这位大姐其实很聪明的,看她那些机警的随笔就知道了,没有一定才气是写不出来的。在某些方面也是可敬的,至今圈子里人会讲出她不少好处,也受到她不少恩惠。但在诗歌写作方面,不负责任地乱写及和目前的态度,我认为有必要对她批评。
    
    常读书的人会这样感觉,读一篇优秀高雅的作品,如同在和一位高尚者在对话,感到人的尊严和高贵,体会到人的精神与思想之美。读低俗的作品,会使人的心灵也一下变得龌龊下贱起来——一时会感到人是可怜,可鄙的。之所以说,读书能陶冶人的情操,就是好的书籍,能把一个人内心深处高尚而纯洁的情愫引发出来.当一个人被这种高尚而纯洁的情愫所充溢,会体味到做为人神圣和庄严,他的思想境界也会随之提升。而余地的诗歌给予我们正是这些东西。其实,想知道一个诗人是不是诗人,是不是一个优秀诗人,读他一句就可。因为一个诗界高雅,诗宇宽广,心胸博大的诗人——不仅在思想上和声音上会与众不同,就是选词用句上也会让你感到从没有过的一种“陌生”——他们天生具有一种拒绝平庸,拒绝俗思俗词——而发出一种高迈、明朗、响彻晴空的——全新的声音的本领。
    
    余地的诗是高雅的,纯净的——他让我们感到心灵的纯洁和做为人的神圣。余地诗宇是广阔的——无论是谁,无论来自哪里,来自哪个时代,都会在他浩大的诗意时空中找自己的精神座标。他对诗神是虔诚的——他对语言和诗的谦恭,会让你情不自禁地躬下身来,府首聆听。余地不是伟大的诗人,但他是优秀的。当初我发现他时是这样认定,现在仍然这样认为。
    
    给余地交往也只限于网络,一般是在论坛打个招呼问个好,再就是有几次通信。因我已更换几个邮箱,和他的那些通信现在都找不到了。记得在我编发他的作品后,他来过一次短信,表示感谢。我对他说了那句——也是现在我惟一能想起来的一句话:“你和谷雨都是我的老师”。现在我在网上搜索一下,只收搜到一个帖子,是他关于我的“智性诗学”的发言:
    
    觉得鲁扬兄的“智性诗学”概念很好,但是还是要有一些方法论,不能只有理念没有写作方法。本贴由余地于2004年6月16日15:26:58在〖桶〗发表. http://ziqu.netsh.com/bbs/665572/4/2854.html 。
    
    应该说此文至此就该结束了,因与余地有关的事都交待完了。其实这篇文章本是没必要写的——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关余地,或者说都与余地无关了。现在余地什么都不需要了。一个三十岁的人——一个诗人,如果选择了死,他一定把生和死都想好了。是的,我认为他想好了。他不需要诗了,不需要老父老母了,不需要病妻和一双幼子了。他更不需要我用这样一篇文字来谈论他。
    
    既然余地用死——用冷漠和安静面对这个世界,面对我们,那么我也就同样方式面对他吧。我当然不是,也不会选择死——而努力使自己内心,像我理解中的死一样冷漠和安静。我知道,这需要的是一种狠——一种对世界的狠。选择死亡的余地一步就做到这一点,而活着人想达到这种“死亡状态”——做到一种对世界莫明的狠——它确是要一种愤恨,憋屈,内心的巨痛才能做到,而且坚持不了太久。像我现在很想大叫一声——我这声大叫没有注解,只是大叫。不为生不为死,也不为诗,不为余地——余地不需要。
    
    给一个选择死亡的人,尤其是一位诗人——一位死亡的练习者,我们不用给他讲生的道理,同样我们也没必要关注他们死亡的理由。我不关心余地的死,我不想看任何关于他死亡的文字——我只关心他留给这个世界的痛。
    
    是的,做为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诗人有一万个去死,去自杀的理由,但这个世界上一位真诗人活着理由只需要一个:那就是爱。爱是惟一,也是全部的理由。爱是我们写诗人共同的语言,是世代诗人共同续写的一首的长诗。
    
    不错,活在当下中国爱诗是很难。也许余地已经知道,我们的“中国当代诗论坛”不存在了,我们的“中国智性诗研究论坛”也不在了。为了出第三期的《中国当代诗歌》,朋友们集了近二年的诗稿也被删除了——当然都是为了“构建合谐中国”。然而,做为写诗人我一直不想相信,这一些缘于爱,因爱而诚,因诚而真——几句真话,几首真诗,而使我们的诗歌论坛召来到灭顶之灾。我本人因文离职,同样爱诗写诗的妻子——一个有着多个省市荣誉称号的“齐鲁名师”,被所在单位聘为“不合格”,随我一同失业下岗。诗要求人真、纯,而真纯的后果却带来活着的艰辛和做人的失败。同样做为“自由职业者”的余地,一位写真诗的诗人,他们生存环境也是可想而知的。但我认为,这些决不成为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理由——我们是一无所有,我们是两手空空,但我们有爱。有家人的爱,亲友的爱,有未了的诗之爱。还有我们做这个时代真诗人,对这个世界和我们这片土地的责任。
    
    当然,现在谈什么对余地没有用了——他不需要了。而且我这篇文字也是多此一举的——没有谁需要。中国诗不需要,中国“诗坛”不需要,中国“文学界”不需要——中国不需要!可是,今晚面对余地——我的兄弟,你在我基本废弃的博客(因文章总被删除,已有一年半的时间我不再上传文字了)上面给我的最后留言:
    
    • 余地:拜访,问候鲁扬兄,祝一切快乐 2006-03-28 19:10:50 http://sdluyang.bokee.com/index.html
    
    ——我还是强忍着泪水,打下了上面这些文字。
    
    兄弟,天堂好吗?如果那里能容诗人们自由地歌唱——那么,请你提前为我打扫出一块地方!
    
    2007.10。12 夜
    
    附记:诗生活通讯社2007年10月6日综合报道 诗人、小说家余地(原名余新进),1977年生,湖北宜都人,多年居于昆明。有诗歌、小说等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山花》《青年文学》等报刊及各类网站,并有作品入选《2003中国最佳诗歌》《2005中国年度诗歌》《2005北大年选(小说卷)》等选本。获得2005年度边疆文学奖等奖项。主要作品有长篇诗性随笔《内心:幽暗的花园》等。于2007年10月4日凌晨零时许在家中自身亡。
    
    作者简介:鲁扬,网名“鲁西狂徒”,1971年生于山东聊城。 中国智性诗写作发起人,中国当代诗歌论坛总版主(被关停),并主持“中国自由文化论坛” (被关停)、“中国心灵教育学论坛” (被关停)。为《中国当代诗歌》主编。2003年被评为“网络上最受欢迎的青年诗评家”。有评论文章散见于国内数家报刊杂志以及部分民刊。2006年1月因在网上发布教育论文,而被迫辞职,现为自由职业者。 
    
    (2007.10.17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颠覆罪”——一条阻碍民族发展,吞噬民族精英的大蛇!
  • 鲁扬抗议对贺伟华先生的监控!并致国安的几句话
  • 鲁扬:计划生育——母亲的屈辱,人类的暴行!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鲁扬:汲取人类健康的文化思想,理性地来走自由民主之路
  • 鲁扬:阻碍中华民族进步的最大障碍——“专制思想”
  •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 鲁扬:中国的“专制文化”是怎样形成的?
  • 鲁扬:没有健康的文化思想,中国走哪条路都是行不通的
  • 大陆著名诗人鲁扬抗议剥夺其著作发表自由的声明
  • 鲁扬:中国网络——逼我上梁山
  • 著名青年诗人,自由思想学者鲁扬,因拒删改其网上发布文章而被迫辞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