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心唯危”与法不问心——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1)/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7日 转载)
    我过去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民运人士必须“出毛去邓”》,意思是说,中国民运人士在搞民主时,必须要“走出”毛泽东思想的狭隘范围,并且“去除”掉邓小平故意与毛“对着干”的错误,以求我们在政治上自立、自治。
    
     我其所以这样提出问题,是针对目前中国海外民运出现的主要问题的。有这么一部分人,他们在批判毛泽东思想时调子唱得很高,甚至不惜使批判变成为谩骂,但是呢?在许多具体问题上,他们却又落入毛泽东思想的窠臼而浑然不知。如果我要举例,那么在上一个帖子中我说到的问题就是例子。 (博讯 boxun.com)

    
    他们认为中国要民主就应该使中国人民的思想先民主(在逻辑意义说是正确的),但是,他们绝对没有考虑他们所要的“思想民主化”若是脱离了民主运动这个大环节的话会同毛泽东当年搞的“思想革命化”有什么不同?当然,如果我们把理论探讨变成了“抬杠”,那么他们是可以列举出一百个不同的地方,但是,若是认真地研究问题,他们就应该认识到这一点,即他们在对待中国人的思想问题时犯了当年毛泽东、林彪犯过的那种错误,认为人的思想可以被“抓住”,并且一定能“抓住”,否则,什么也干不成。
    
    其实呢,被毛泽东、林彪推到了极端的东西,是我们中国的“老先人”留下的遗产:“人心唯危”。在这里,我不说中国上古人对“人心”研究所达到的水平在世界上无论怎么说都是“第一流”的问题,我只是说他们的哲学训示有两种方法可以把握之:一是“测”“人心”,“管”“人心”,“抓住”“人心”,把“人心”当成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二是“放开”“人心”,法不问“人心”,亦不责“人心”。
    
    就分类而言,前一种方法是“专制的”;后一种是“民主”。前一种做法要求支付巨大的社会成本和政治成本,而这两种成本的兑现之极端都需要人为自己的思想付出生命的价值,于是,就造成了政治“贵”而人命“贱”的局面;而民主政治,特别是现代民主政治,是一种打破了上述局面的政治,形成了人命“贵”而政治“贱”的新局面。这种变化,专制主义者们不研究是有隐情的,因为他们是和传统的统治者一样,把维持政治统治的事情系在了“人命”上面,即使研究之,也是暗中进行的,但是搞民主的人,不研究,并且拿不出自己公开的研究成果,就很不应该了。
    
    认为人的思想是“高深莫测”的,或者“非常危险”的,不是没有道理,问题是当人在被置之于专制的秩序中时,“人心”的确是“深不可测”的,进一步的分析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不在于“人心”的原本,而是“人心”的本来面目被预先地放在了一个绝对不允许真实表达、表露的环境中,因此,可以供外人观察的那种一部分“人心”是人“改装”过的不真实的东西,所以,它“高深莫测”。
    
    古今中外的专制政治尽管五花八门,品种各异,但是,都可以接受“人心唯危”的政治解读。1966年,林彪在著名的“5•18“政变经”中,非常直率地说,中国历朝历代的最高统治者,为了争夺政权,“老子杀儿子”、“儿子杀老子”就是对此的脚注。既然“老子”与“儿子”之间的“心”(这是人世间最亲近的“心”)都暗藏着“杀机”,那么,政治上的人与人的关系(这是比血缘关系远得多的社会关系),就自不待说了。
    
    再说,毛泽东生前用“半个世纪”的时间都没有看透他身边的林彪的“心机”,也是一个教训。所以,毛泽东的“思想斗争、路线斗争论”所留下的也是“人心唯危”的教训,朋友们,如果我们真的要和“毛泽东的错误”做斗争,那么,我们就应当批判他的这一教训,并且在批判的同时用民主的观点去看待“人心”,认为“危险”不是来自于“人心”,而是来源于“人心”被压制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秩序,以“还原”“人心”的“本来面目”。
    
    说到这里,问题不就是清楚了吗?民运人士的任务是废除压制“人心”的政治制度,彻底的“解放”“人心”,而不是“改变”它。在民主的社会里,法律不追究“人心”,人在犯法的情况下,法律只追究关乎“人心”之特定部分,谁都知道,这“特定”部分是直接关乎人的“行为”被我们叫“动机”的东西,是整个“心”的一个很小部分,而不是它的全部。说得明白一点,在民主的法律体系中,法律只追究行为人的“动机”而不追究其“思想”。这就说,法不问“思想”。
    
    一句话,在中国民主的问题上,我们明白了上述道理,就不会再想着如何去“改变”“人心”了,而是要改变制度——最关键的是政治制度!政治制度的变革需要一个当下的、果断的断决,断决见分晓的时间也可能是一个小时、一天、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
    
    政治上的民主制度确立了,经济制度、文化制度和法律制度只可能是依据事物自身性质决定其变革的方式、方法、速度及范围,存在着一个次第展开的过程和轻重缓急的区分,自然不待说,在这些领域,“人民”是“逞”不了“能”的,充其量是事后摇头或者点头——这恰恰为“专家”、“学者”以及“精英”们的参与和智慧的发挥腾出了空间。
    
    上述这些,就是对政治问题的正确看法。过去我们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统治下,虽然频繁地经历了政治运动,但是,我们对政治问题却怎么也形不成“政治”的看法,它一会儿被定义为“文化的”,一会儿又被视为“精神的”,一会儿被说成是“道德的”,一会儿又变成“哲学的”了,因此,我们中国人在政治上独立地总结经验与教训的事情就一直不成功。今天,我们已经不信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了,也已经批判了它,我们就应当避免上述的错误,如果是政治问题,我们就把它定位在政治的范畴内,并且只给出它政治意义,不使它再转向,变成为政治领域之外的其它事物。
    
    这样一说,我也就顺便解释了这一组帖子中的副标题中的“政治”两字的含义。
    
    2007-9-25《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敢“网上对”吗?——个人文件(4)/武振荣
  •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 给2217名17大代表的进言——个人文件(2)/武振荣
  •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