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女:我应该向统治者表忠诚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京城最近为中共十七大召开而举行的五场序列捧场戏肯定是中宣部一手操办的。这是中共历来的传统做法。即使是在人民处在生灵涂炭的时期,中共也要在文艺舞台上鼓噪歌舞升平的假象。也要鼓动基层企业,机关,学校,部队,举行文艺活动,大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强迫人民去赞美于它,忠诚于它。在这种敏感时期,倍受政治恐吓的普通老百姓个个踊跃咏唱而唯恐不及。文革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例子。那么,是不是说在文革已经过去四十年的今天,中国经济形势确实发生改变之后,人民就应该顺理成章地或者说“发自内心”地来歌颂中共,以表达对中共的忠诚呢?
     (博讯 boxun.com)

    中共的到来是通过武装暴力的路径。而在政治上实施的是一党专制。人民无有对政权的选择的自由,失去了作为自由个人存在的制度环境,更失去了个人对信仰,文化,生活方式等的追求。一切都是党,党就是一切。心灵被毒化了,神经已麻痹了,思想已凝固了,人格独立已经完全丧失了。或者说,早就被中共长期的高压恐吓与残酷斗的争现实吓破了胆!现代中国人已经被彻头彻尾奴化了!党说什么就是什么,党叫举手咱就举手,党叫唱歌咱就唱歌。即使那些圣歌里唱的都是谎言,都是欺骗,咱们还得违心地去奉献“激情的创作”,“高昂的歌声”,“对党的一片忠诚”,咱还得含泪咏唱:“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唱支山歌给党听”,“党啊,亲爱的妈妈”、、、、、、
    
    自由,这一被中共长期妖魔化的普世价值在今天已经冲破乌云,亦如灿烂夺目的阳光让现代中国人初初感受到它的温暖。于是,我们终于发现我是“我的”,不属于别人。我无论作出什么选择都是我个人的自由。“任何社会,任何文化体系,任何宗教,只有通过主体的选择才能够成立。即使一个民族永世“遵从祖宗家法”,也得每个人通过主体自由,选择“遵从祖宗家法”而不选择别的,才能维持下去。即使你认为你的信仰是上帝的命令,你也得通过主体自由,选择接受上帝的命令而不选择别的,才能维持这种信仰。没有主体自由,根本不可能有信仰、文化、生活方式或任何价值。”(“为什么说自由是普世价值”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864476)如果我失去了个人的自由,如果我失去了选择生存制度的自由,但是我仍然要维护我个人内心选择的自由。我要不要对中共忠诚,我需要作出我个人的判断。而从中共执政以来的五十几年的作为来看,它到底还保留着多少中国人传统道义精神里的真实与善良?更何以用现代普世价值来评价它的高位与低级?对这样的执政党,只能付之以百倍的忍耐而冷眼视之。“忠诚”?恐怕更是天方夜谭!
    
    现代民主宪政精神绝对是专制制度的天敌。在统治者与老百姓之间,统治者处于被动地位,并时时接受着老百姓的批评与监督。用小布什的话来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在这种关系中倘若要说“忠诚”,那只可能是统治者对老百姓的忠诚,只可能是统治者来巴结老百姓,讨好老百姓,千方百计来为老百姓唱赞歌。那些赞歌一定是这样唱的:“尊敬的全社会公民啊,你是我心中的红太阳”,“唱支山歌给人民听”,“选民啊,亲爱的妈妈”、、、、、、硬是把老百姓捧得心花怒放,头重脚轻,牛气轰轰而找不着北。
    
    京城又起赞歌声。真让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年”之感!道是专制者鹏程万里的吉祥征兆,还是无可奈何的悲歌一曲?不过我可以肯定,从此,跟着唱赞歌表忠心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女:胡哥,这阵子在忙什么呢?
  • 赵女:真是好想好想做个政治家
  • 赵女:李肇星的奥运歌词——两面三刀的表演
  • 赵女:反右是以言治罪——敦请速速制定《言论法》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赵女: 反右,把异党力量从政治上消灭之(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反右运动”案的最后决议该由谁作?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至今思白桦,“苦恋”白两鬓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仅仅是诉说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 恶文当废,冤屈当申!(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将求助于谁?(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轻轻地唤一声:“朱熔基,您睡着了吗?”(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公民章伯均和他的女儿公民章诒和(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说给父亲的话——反右五十周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