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廖祖笙
    
       10月14日,也就是十七大开幕的前一天,我——中国作家廖祖笙,在北京街头第4次遭到广东南海官方非法绑架,在绑架过程中,我的手机被对方抢走和扣押,在失去人身自由的同时,也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当天下午,我被非法绑架者强行带回广州,在白云机场门口又被另一拨便衣男子带上陌生的高速公路,朝不明方向疾驰。在我夫妻双方强烈的抗争中,非法绑架于当天傍晚勉强终止。我的生命安全受到巨大威胁,感觉随时可能被邪恶势力灭口。在此,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希望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方面尊重人权,依法办事! (博讯 boxun.com)

    
      近年来,我坚守作家的良知,在写作中坚持为中国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呼吁,尤其强烈反对教育高收费、乱收费,结果怪事迭出,我不满16岁的独生子廖梦君于2006年7月16日惨烈遇害校园,相关方面指鹿为马,统一宣传口径,阻止媒体采访报道,先后封删了我3个博客,21个网站,在国内媒体和互联网上,我已基本找不到可以固定言说的平台。惨案发生后,律师至今无法介入此案;我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我向数十名官员先后寄出近200封特快专递和挂号信,无一得到回音;在为惨死的孩子追讨公道的过程中,我夫妇俩先后被抓、被打、被恐赫、被一次次非法绑架!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夫人先后被官方非法绑架了3次,我被官方非法绑架了4次!每一次针对我夫妇俩的绑架,官方均肆无忌惮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进行。中国的法制环境和人权状况,令人心寒和恸哭!
    
      10月14日清晨,我起床后奇怪地发现从家中带来的洗刷工具不见了,于是到街上去买牙膏和牙刷,当时街上行人稀少,回住处时,我发现路口停着一辆北京牌照的小车,车上有人神色异样地盯着我,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几个访民在北京石景山区星座商厦附近的一个饮食店内吃过早饭,正准备到街对面的文印店内打印上访材料,6个便衣男子突然从后面冲了上来,其中两人一左一右架住我,这两个人来自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此前已参与过对我夫妇俩的绑架。他们不顾我的挣扎和抗议,在其他访民和路人的惊呼声中,就那样把我强行塞进了小车。上车后,他们在疾驰的途中抢走了我的手机。
    
      事后我得知,当时亲眼目睹绑架现场的访民很快拨通了我妻子的电话。独自留在家中的妻子急得不行,当即向110报警,警方不予接警。
    
      那伙人把我带到南海驻京联络处呆了一个小时左右,其中的3个人又把我带到首都国际机场。这3个人一个是南海的便衣警察,一个自称来自南海区政府,另一个则称来自大沥镇政府。临上飞机前,我坚持要给我妻子通个电话。他们等我通完电话,又把我的手机强行扣押。上飞机后,绑架者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直到飞机降落。
    
      走出广州白云机场后,另外8个身着便服的男人又登场了。除了几个陌生的面孔,便是黄岐的便衣警察和大沥教办的工作人员。他们把我带上一辆面包车,车开动后,坐在我身后的人故意一直找我聊天,我不得不频频回头答话。原以为这次又像前几次的非法绑架那样,他们会直接把我送回家,不料我定睛一看,车子竟然在一条陌生的高速公路上狂奔,这部车正开往不明方向,路上车辆不多,已是处在山区!
    
      我警觉起来,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居然说要把我送往福建。既然送往福建,为什么要绕这样大的弯路?我的户口虽然还留在福建,可定居广东已是多年,他们把我送往福建干嘛?当时我有一种强烈的随时可能被他们杀害的感觉。我要下车,他们拉住我不放;我要拉开车窗,他们不让。我急得几乎要用脚踹开车窗,坚持要与妻子通话。
    
      妻子在电话中得知这一情况后,急得又是嚎啕大哭。我在车上反复向他们申明:哪怕你们没有谋害我之心,把我送往福建,也是在间接杀人!我80多岁高龄的母亲和岳母至今不知道我孩子遇害的事,因为担心老人家承受不了这打击,我夫妇俩一直瞒着她们,这样把我拉回去,怎么还瞒得住两位老人家?再说我妻子的健康状况和性子我最清楚,你们这样做,就是急也会把她给活活急死。他们置若罔闻,继续开车向不明方向狂奔。
    
      我在车上激烈抗争着。事后我得知,我夫人感觉他们要杀人灭口,在监视者的跟踪下,嚎啕大哭赶到黄岐中学,要求见领导,值班人员不予通报,我妻子忍无可忍,砸破了校门口的几块玻璃。在场的警察不予劝解,群众则对当地官方丧尽天良的做法同声谴责。
    
      在我夫妇俩同时进行的抗争中,车子终于停在了路边。车上有几个人下车打电话,另外几个人则把我困在车内,不让我下车。最后我挣扎着下了车,急于赶回黄岐,安抚妻子。在路边僵持了一段时间,他们说,把我送往福建是北京的指示,我要回黄岐可以,但必须答应3个条件:1.我夫妇俩不能再去黄岐中学;2.我夫妇俩不能再去北京上访;3.要坐下来和政府谈。
    
      车子开到我所在的小区门口时,薄暮中但见可怜的梦君母亲坐在门口,苦苦等候我回来,声音嘶哑,双眼哭得红肿。这一天当中,她已是嚎啕大哭了5次!
    
      这哪里是人间啊?这分明就是地狱!
    
      当地教办的一位官员临分手时告诫我,你要再写文章可以,但只能把写出来的文章给自己看看,给老婆看看。这是什么牌理?不断剥夺我申诉的权利,还要剥夺一个作家写作的权利?
    
      这冤没法申!我两次赴京为儿申冤,两次在“首善之都”遭人绑架,苦苦哀求了那些官僚几百天,也不见任何一个官员站出来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北京啊,你到底是怎么了?
    
      不仅这冤没法申,我夫妇俩也没法活,已成为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人质,一走出广东,就遭到非法绑架。想按下心头的悲愤,重新展开生活,官方却至今没有真正给我们以机会。在为儿申冤的过程中,我们负债累累,哪怕是连续数月行乞街头,或是病卧在床,也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在哪里!面对如此非人的迫害,面对这样的“和谐盛世”,谁能不欲哭无泪?!
    
      在《廖祖笙多方辗转再赴京城为儿鸣冤》一文中,我已表明:“我夫妇俩已被当地政府非法绑架了3次,常言道事不过三,我不希望有针对我夫妇俩的第4次非法绑架再次发生。倘使南海方面无法无天,一意孤行,继续以这种流氓手段或任何黑社会手段对我两夫妻雪上加霜,那么我将把他们的如此行径,视为对这个政党和这届政府的公然挑衅和抹黑!在法律和人权不断蒙尘,一时之间也没有正义的力量为我惨死的孩子主持公道的情况下,苟活的我两夫妇在人身安全方面正感受着巨大的威胁,必要时我夫妇俩必将愤然抗争,包括不惜以任何方式寻求该有的庇护。”
    
      话音未歇,针对我的第4次非法绑架就又开始了,而且变本加厉,杀机渐露。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我只能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恳请海内外良知未泯的人士,把我苦痛的声音传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相关组织,并对此事件保持关注,泣谢!
    
      倘使状况继续恶化,我也唯有向国际社会申请避难。越来越感觉这国家不像是我等草民的国家,不像是中国人民的国家。灾难深重的中国啊,你可听到我颤栗的心灵,不断为你而哭泣?
    
      在如此“和谐盛世”,欲哭无泪的,又何止是家破人亡、有冤无处申的廖祖笙夫妇?
    
      SOS!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2007-10-1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读廖祖笙先生写的文章有感/廖双元
  • 廖祖笙: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
  • 廖祖笙:医护人员没有坚守 医德就会被狗叼走
  • 救救这2千万个孩子,救救我们的未来!/廖祖笙
  • 你我未必比小偷和坐台女更道德/廖祖笙
  • 快讯:廖祖笙被押回佛山
  • 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 廖祖笙:用无耻、无赖、残暴和邪恶构建不了和谐社会
  • 廖祖笙:人在中国 自求多福
  • 廖祖笙:请胡主席和温总理为遇害学生主持公道
  • 廖祖笙:中国近期人权状况只能用极度恶劣来形容(图)
  • 廖祖笙:当今中国,怎可以混乱、堕落到如此地步?(图)
  •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 廖祖笙夫妇8月6日要求张德江、黄华华等公开道歉(组图)(图)
  • 廖祖笙反驳“新闻发言人”的一派胡言
  • 作家廖祖笙的儿子被谋杀!!/廖祖笙(图)
  •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