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思想”与“行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0)/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4日 转载)
    现在,我们中国民运人士做着民主的事情,但是,对于民主——我们却研究得很不够。举一个例子说,譬如,我们在要说到专制主义思想时,那好像是举手之劳,随便就可以拉出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来的,但是,要我们说民主的思想,我们却有困难,搔一搔头,也说不出几个来的,勉强可以说出的,也不关中国人的事情。
    
     上述事实可以引申出人们如下思考:在实现中国民主化的问题上,许多人以为中国人先确立民主的思想,然后才可以追求民主的事实就构成了一种逻辑的推理,如果说民主的科学精神在某种程度鼓励人们信赖逻辑知识的话,那么,我在第4帖中所说的“再洗脑论”就不能说是错误的,持此论的人认为,“洗”不掉共产党的“邪恶”思想,就不会立起民主的思想——这难道不对吗? (博讯 boxun.com)

    
    这里,问题的焦点是:如果我们说不清楚什么是民主的思想,那么,它怎样产生的问题,当然也说不清楚,自然而然,它产生的那“一瞬间”(毛泽东曾经研究过,主张恨斗“私”字一闪念,但我们普通人却没有研究之)到底是什么东西的问题就更说不清楚了。上面我用“石猴出世”的比喻所讲的道理,人们也许一下子接受不了,因此,我认为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我以为,对于民主问题,我们不能够套用社会上的流行理论,必须要用民主的方式和方法去研究它,若不是这样,搞民主的人都说不清民主的思想,那么,他们怎样搞民主就值得怀疑?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对于本帖子中这个问题的探讨,可以走两条道路:一、可以走传统的理论道路,在世界上公认的民主理论中去寻找“根据”,或者“照抄”别人的东西;二、像我在上一个帖子中所做的那样,回到我们中国人过去所经历的民主经验与教训中去,在一个长时间的历史架构去重新认识它,评价它,组织它之中的价值。
    
    我假设一个人A,他是一个极其普通的目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A的思想就是现在一般中国人的思想,因此你说它是“专制”的也罢,我不与你争论;可是明天,A上街了,参与了街头的游行示威,变成了一个要求民主的积极公民,现在我请你评价一下此时此刻A的思想?你会怎么说呢?我想你一定会说它是“民主的”。若是这样的话,那么好了,A没有上街前的思想和上街后的思想,却变化成为两种东西,因此,在这里,是“民主的思想”支配A上街?还是A上街的行为使他的“思想”变成为“民主的”——这就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
    
    你如果认为A“上街”以前,思想已经由“专制的”变成为“民主的”,那么,是什么促成了A这样的变化?变化的时间又怎么区分?问题就很复杂。人的思想变化的时间单位,可以是一分钟、一秒钟,也可以是一天、一月或者一年,因此,要为“上街”前A的思想科学地确定一个公认的变化时间点,肯定是困难的事情。
    
    有鉴于此,科学研究方式就必然意味被研究的问题要得到简单化处理,于是,最简单的办法是研究者假定:是A “上街”行为促使A的思想的转变。但是,诸位,这究竟是一种研究问题的方式,这个方式其所以值得采用就在于他把A的思想——变化莫测的这种东西,变成了一个可以预测和把握的东西。就这一点来说,我们就要破坏我们以前在官方教育下得来的东西,认为“人的思想是决定人一切的”,指导人的行为;思想是在先的,行动是后来的。
    
    我的看法与我们中间的一些人不同,我认为现在中国人不缺乏民主的思想,而缺乏民主的行动和行为;在没有民主的行动和行为时,他们的民主思想处于蛰伏阶段,是民主的行为和行动激活了思想。这样,我就有理由不把把民主的思想“放到第一位”,而是强调民主的行动、行为是最重要的东西。在这个问题上,我宁取行先于知的观点,而不取知先于行之说。
    
    有了以上这些,我在上面论述的A,只要乘以“亿”,就可以说明中国民主运动的问题了。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我认为,今天如果要为中国的民主记“一百分”,那么就差人们“上街”的“这一分”,其余的九九分都有了。
    
    民主不需要等待——这是民运队伍中的一种共同声音,可惜这种声音目前没有得到很好的组织,因此,在放大了的声音中杂音的成分就扩大了,使人听起来相当的模糊。如果我们现在大家都说:“一个人先有民主的思想,然后才会有民主的行动”,那么,我们无意间就给一个“等”字留了位置;可是,一旦“等”字立住了脚,那么今天等明日,明日又等明日,“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们不就由民主的人物变成为“等”字号人物了。
    
    现在的真实情况是:十三亿人在“等待”。最近亚洲自由电台的著名评论家刘晓珠先生,认为“人民起义蓄势待发”,那是积极的看法;消极一点的看法是,人民运动正在等待,再消极一点的看法是,人民好像“坐以待毙”。
    
    2007-9-25《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 给2217名17大代表的进言——个人文件(2)/武振荣
  •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