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和平事件”所暴露的问题/司马函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4日 来稿)
    “李和平事件”已经发生十四天了,有关当局继续对这一事件采取鸵鸟政策,至今国内媒体没有对此严重事件进行公开报道,“李和平事件”暴露出我国的政治生活中存在着一系列问题:
    
     问题1:是否存在党权和官权高于人权的现象? (博讯 boxun.com)

    如果这一事件不是发生在一位普通律师身上,而是发生在一级党的机关或一位一定级别的官员身上,那些负责调查的职能部门会如此麻木不仁吗?这说明在当今中国社会,党本位思想和官本位思想严重,这个社会还没有做到人人平等。
    
    问题2:如果公安部门侵犯人权,谁来约束公安部门?
    “李和平事件”发生以后,李和平律师于9月30日晚上9点向北京市朝阳区麦子店派出所报了案,据了解,派出所的破案工作没有明显的进展,相反却继续派出两部汽车、两组人员继续跟踪监控李和平律师,其中一组为穿制服的警察,另一组为穿便服的国保。由此可见,公安部门对李和平是关注的,可为什么公安部门不努力破案,却把警力用来做监控?既然李和平律师处于监控状态中,那国保就对“李和平事件”负有某种责任,如果国保部门涉嫌参与“李和平事件”,什么机构能有效监督公安部门,保证“李和平事件”能得到公正的调查处理?
    
    问题3:宣传部门是不是在掩护政治腐败分子?
    “李和平事件”已经发生了两个星期,在国际上反映如此恶劣的事件,在国内没有一家新闻单位进行公开报道,难道我们的新闻从业人员对公民的疾苦如此冷漠?难道我们的新闻从业人员的素质如此低劣?如果代表整个国家舆论公器的新闻界真是这样,谁还能对中国的未来抱有信心呢?中国的新闻界不可能是这样!问题是中国的新闻界受到了宣传主管部门的压制,我们要问,宣传部门为什么要压制对此类事件的报道?宣传部门与策划“李和平事件”的政治腐败分子到底有什么关系?难道宣传部门不知道“有恶不改便是大恶”的道理吗?
    
    问题4:在公安部门是不是存在政治奴工现象?
    在山西黑砖窑事件中存在数以百计的奴工,在“李和平事件”中,受害者除了李和平律师以外,我们不能忽视另外的受害者——那十几个绑架殴打李和平律师的政治打手,在精神的层面上,他们是更严重的受害者。他们与李和平律师无冤无仇,如果不是受到策划者的威慑利诱,谁愿意去干这样的“脏活”?难道他们的父母不希望他们做一个好人?难道他们在侮辱、殴打一个没有反抗的李和平律师时就那样心安理得?难道他们的良心就真的那么平静?难道他们这样做就不觉得对不起他们的妻子儿女、他们的父母和他们的列祖列宗?难道他们真的不怕遭到报应吗?我不相信在正常的情况下他们的判断力会如此低下,他们肯定受到了政治腐败分子巨大的压力,他们被迫做了政治腐败分子的政治打手,做了政治腐败分子的政治奴工。公安部门除了控制国保干警以外,还控制了多少共和国的公民作为他们的政治打手,作为他们的政治奴工?我为政治奴工的命运担忧。心胸宽广的李和平律师不记恨他们,但我希望他们忏悔自己的过失,在保护好他们自己的前提下勇敢地出来披露真相,我想如果他们能这样,我们伟大的李和平律师是会请求免于给他们处罚的。
    
    问题5:现在中国是一个文明的国度吗?
    任何文明的国家都不能保证不出现恶性案件,关键是恶性案件出现以后能不能得到及时公开的处理。发生在李和平律师身上的封建法西斯暴行在我国不是第一例,2006年8月至今,已经有发生针对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身上的极其野蛮残忍的封建法西斯暴行,已经有发生针对杨茂东先生的极其野蛮残忍的封建法西斯暴行,已经有发生针对香港立法会议员兼维权律师关注组成员何俊仁先生的暴行,已经有发生在黑监狱里针对许多上访冤民的暴行,已经有发生针对许多自由信仰者的惨无人道的暴行……,难道我们伟大的祖国应该被这样治理吗?难道这样的事情能够长期掩盖吗?只要这类事情被人为的掩盖,我们的祖国就不能称得上是一个文明的国度。
    
    爱因斯坦说,发现问题相当于解决问题的一半。不管发现问题是不是相当于解决问题的一半,但发现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前提,只有发现问题,才有可能解决问题。“李和平事件”发生不是偶然的,暴露的问题还有很多,产生的原因值得我们去探讨。请大家一起来努力,查找原因,发现问题,防止此类中国人整中国人的事件一再在中国发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司马函:"李和平事件"所暴露的问题
  • 中国知识分子和律师就李和平律师被绑架殴打向国务院发出公开信
  • 应该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李和平/綦彦臣
  • 司马函:要求北京市彻查"9.29李和平事件"
  • 国保参与“9.29李和平事件”是不明智的行为/司马函
  • 流氓横行的和谐社会——评李和平律师被绑架殴打一案
  • 声援李和平!谴责法西斯暴行!/李国涛
  • 孙文广: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
  • 北京发生局部的封建法西斯政变!——就李和平律师的主权遭颠覆的声明/司马函
  • 评论北京律师李和平遭绑架殴打案
  • 李和平律师被殴打真相调查
  • “危险的先例”: 李和平律师被劫打
  • 强烈谴责中国安全部门绑架酷刑折磨基督徒律师李和平(图)
  • 余杰: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 強烈抗議毆打與恐嚇北京律師李和平/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 李和平律师遭绑架殴打、北京国保涉嫌施酷刑 "维权网"要求追究刑事责任、保护人权律师
  • 愿法治之光照耀中国—李和平律师关于自己被殴打的个人声明
  • 快讯:李和平律师被歹徒绑架,殴打至遍体鳞伤
  • 谭凯案辩护词/李和平
  • 江天勇:我与李和平律师会见高智晟被便衣警察非法阻挠
  • 李和平:营救朱久虎律师 我们在行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