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石猴出世”与“教条”转生——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9)/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3日 转载)
    我在第四帖中说到了“再洗脑论”当休的话,但是话中却留下了一个话柄:不“洗脑”,人民脑子里的专制主义如何去除?若不去除,民主的思想又如何立起来?
    
     我们中国人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强迫性教育的,因此,即使普通人,我们都可以鹦鹉学舌地讲,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毛泽东思想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理论”之“基础”。分析这样的情况,我们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或者毛泽东思想产生前,都有一个先于它自身的理论“母体”存在着,是它“影响”或者“决定”了而后的产物,我说的“教条”转生就是这个意思。既然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情况如此,那么,我们普通人的思想也是这样的吗?也有一个“教条”的“主义”来源吗? (博讯 boxun.com)

    
    我在不这样发问时,问题就溜过去了,我们下意识中可能认为我们普通人的思想“当然”和毛泽东思想一样(这是典型的“想当然”),但是,我的一个发问,就有可能引带出一个全新的问题来的。
    
    我声明:我的看法和许多人不同,我不认为我们普通中国人的“民主”思想也像马、毛主义那样,凭着“教条”的转生而产生,在某种意义说,它像《西游记》中的“石猴出世”一样,没有“母亲”,也没有“子宫”,完全可以说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进一步说,它在时间上是一个真正的“一闪念间”的“产物”;与此一致的是,对于一个人来说,他只知道在一个“瞬间”他的“思想”“生”出来了,但是怎么“生”的,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说不清楚。
    
    反对我的意见的某些“稳健”的知识分子读到此后,可能甚是恼火,他们会说:哪里有这样治学的人,简直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其实,如果学问都是有学问的人对已经有了的“理论教条”进行“贩卖”的话,那么,我的上述意见就没有价值,可是呢?如果真正的学问是对生活中的“事实”的搜索和追问的话,那么,我的上述意见就有了价值。
    
    我其所以说出了上述的话,是因为我有着自己思想产生的那种经历和经验,并且,我的经历是我和我们那一代人共同拥有的。因此,它很厚实。如果说在20世纪70年代中叶,我开始独立地研究我个人在1966年政治运动中思想产生的经历和经验的话,那么,在80年代初,我已经弄清楚了我们当年思想产生的真实境况和境遇,发现它和当年毛泽东所说的完全不同。依据毛的说法,我们的思想是“来源于”他的思想,但是,真实情况是,他的思想对我们那一代人来讲,好比一块“大石头”,我们的“活思想”在和“大石头”发生激烈的碰撞后冒出的火花,是它“点燃”了我们“思想的熊熊大火”。
    
    正因为我们的思想是“活的”、“民主的”,所以,它是一种解除了“教条主义”禁锢的东西,非常地自由,完全不受“理论框框”的限制,和我们“生命”给“结合”在一起了(而不是和教条主义的“理论”“结合”在一起)。这样,我们的思想就不可能走上马、毛主义的老路,变成为一种以形而上学的方式一直要伸展到“宇宙”和“人生终极”问题中去。原因是:一、我们的思想没有如此的“能力”;二、我们的思想不是朝那个方向发展,所以,它只能够“照管”我们自己,这种看似“肤浅”的性质,决定了我们思想只能同我们身边的那些具体的、零碎的各种事实“挂”“钩”,以至于在“挂钩”过程那些在平日里被我们看成是“鸡毛蒜皮”之类的东西也就给“挂”住了,变成它的一部分。于是,马、毛主义的“理论转生”的模式就被我们摆脱了(无意识的),民主的思想穿上了“轻薄”的“外衣”。
    
    会看帖子的人看到这里,一定会问:“你说的思想不就是观点吗?它和思想难道就没有区别吗?”
    
    其实,上面所问的正是我要论述的。我们普通中国人的民主思想在摆脱形而上学的专制主义体系后,一个最明显的特征就表现在它不再是“系统的”与“统合的”,不再需要一个“理论”的“宏达叙事框架”去组织它。它是就事论事的、肤浅的,带着明显的“情感色彩”,并且是变化不定的,因此,它只能“统治”思想者自己,而“统治”不了别人,且不用说它在本质上是为了自己而“生”的,绝不是为了别人生的,因此,观点在组合过程中,只寻找“相同者”,而不是把“网”撒向“全人类”。这样以来,它虽然还被我们称为“思想”,却已是被“事实”“稀释”了的“思想”,非常无奈地被割裂成为众多的“点”。于是,我们就不叫它“思想”(“思想”是流动的,没边没岸的,从“人生终极”问题可以一下子流到“宇宙的结构”问题),而叫“观点”——这一下,你该明白了吗?
    
    如果说1966年那一代人只是产生了他们自己的观点,只是在“观点”相同的基础上组织了自治组织,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并不关乎我们民族的前途和未来,那么,我的这种研究就不会有多大的价值,问题却是,在1989年的中国大学生们政治运动中,它又重新“生”了一次,一块邓小平的“石头”在这一年又“碰撞”出了大学生们的民主的思想“火花”,它不但点亮了大学生们自己的思想之火焰,而且成功地点燃了我们民族对民主的希望之大火……,若不是邓小平“开枪镇压”,中国的民主就可以走在前苏联前面……。
    
    论述至此,我已经说明了两种不同的思想产生的过程,并且分析了普通人思想产生过程中的“无意识”现象,给了它一个价值的定位。当然这种思想和民主的学术思想不可以同日而语,至于说到学术思想,我不在中国“专家学者”之列,所以请“专家学者”们去说明的好;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民运人士,只关心“业内”的事情,相信人民的现有思想在“一闪念间”可以改变。因此,在动员广大中国人民再一次参与民主运动时,我就不抱怨他们没有先改变思想。
    
    我们一定要知道,在要求民主的过程中,我们中国人一定要摆脱官方所宣扬的“思想”与“行为”那种所谓的哲学关系之影响,用民主的方式和方法来看待思想和行为问题,在下一个帖子中,我就专门研究这个问题。
    
    2007 -9-24于韩国首尔市。《议报》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2217名17大代表的进言——个人文件(2)/武振荣
  •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