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访民:奥运前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致十七大全体代表、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维权: http://boxun.com/hero/shpzw1,
    尊敬的全体十七大代表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值此中国共产党继往开来召开十七大的重要时刻,我们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给您们,也给所有的党代表送来这封与当今和谐盛世格格不入的公开信——奥运前的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
     一.综述
     我们都是来自上海各个区的城市居民,也是九十年代以来上海帮政府制造的冤民。有因官商勾结非法圈地野蛮强迁而失去家园和所有私有财产无家可归的城市居民;有因官商、官企勾结,籍企业改制非法解除劳动关系而失去工作无以为生的城市居民;有因司法腐败枉法判决而失去社会最后公正公平的冤民。十多年来,上海政府欺骗我们要通过正常途径解决问题,我们就被迫到处上访,然而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许多家庭都是靠着"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冬去春来,没有节日,从城市的一个角落被政府赶到另一个角落。除此外,我们还要忍受非法的监控、搜家、遣送、刑拘、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电话监听、骚扰等各种形式的打击报复。
     十年来,靠着一本1995年10月28日国务院发布的《信访条例》和宪法,不能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和人身安全。在默默的抗争中,上海居民忍受着苦难的煎熬有的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自2005 年 5 月1 日起国务院第431 号令,即新《信访条例》施行后,我们再一次回到了中央、上海、和区三级政府推诿不管的浆糊局面。心不甘再进京上访,仍遭到上海帮政府的非法围、堵、截、打、关、包括关精神病院等没有止境的迫害。
     特别自2006 年以来,上海帮政府在"奥运是最大的政治""稳定压倒一切"的籍口下,一,继续拖延不解决;二,对我们继续实施经济打击,剥夺我们的生存权;三,组织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截访力量,包括专门组织了有黑社会参与其中的打手队进行暴力截访。他们将野蛮暴力、非法监控、抄家、刑拘、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等一切没有底线的违法犯罪和残忍的手段有机整合在一起,摧残冤民的肉体,灭杀冤民的性命。只为全面堵塞上访举报的渠道,剥夺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举报权利。
     整个2006 年直至今日,上海帮陈良宇和韩正可谓一脉相承。在皇城根天子脚下:在北京火车站的停车场,在北京开往上海的各次列车的第16 节、第17 节车厢和餐厅里,在北京宣武区太平街12 号的湘江源头湘菜馆,在北京宣武区太平街陶然亭宾馆及其停车场,在截访用的两辆面包车、大巴士上,……常常可以听到如狼似虎的上海政府的官员、上海市的警察、及其他雇佣的黑社会打手的疯狂叫嚣和恐吓,处处都可以看到一只只凶狠的利爪向着冤民的身体踹去!他们表面看起来没有原因,但极有组织。他们施暴的对象,不论男女,不辨老弱,没有任何底线。真是一声令下即开打,再闻令下便开溜。没有一个人会因此受到任何法律的追究。这就是上海帮政府的接访特色!被选中的受害冤民怎能逃脱被毒打致重伤、致昏死、致死亡之厄运?! 2007 年上海帮政府还在北京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怂恿下,居然多次在首都北京市接济管理中心俗称接济站内——原来在2004 年前应该是政府照顾外地来京访民的临时居住地,长时间侮辱暴虐访民群体!这哪里是什么和谐社会分明是国家法西斯黑社会!
     整个 2006 年直至今日,被毒打致死的访民有:陈小明、段惠民、杜荣林、戴荣、至少还有两个老太被打后回沪即失踪至今。
     整个 2006 年直至今日,被毒打致重伤的访民有:吴党英、童莉亚(两次)、朱金娣(多次)、刘华琳、蔡正芳(多次)、方文斌、朱黎斌(已二次)、孙健、裘美丽(多次)、陈幼鹤、华玉桂老太、胡佩琴、夏伟民、何美君、孙喜成(多次)、葛秀珍、宝山区一老太、王惠芳老太(两次)、居荣麟、周建国、张锡祺、彭蓉琴老太(和她同一天被打的共有三个老太)、段春芳、段惠民、顾丽明、叶成业、虞春香、金建明、张翠珠(两次)、徐国阳、詹荣妹、赵玲娣(多次)、 孙宏萍、陈小明、赵华、葛秀丽、 于美芳、颜芬兰、孔奇珊(音)、袁惠庶 、 陈宗来 、杨为民、朱桂和、杨宝香、吕龙珍、唐亚珍、陈启勇、郑培培、丁菊英、黄雅琴、张英、陆凤珍、蔡小红、耿国荣、 金建华、丁召雄、任云兰、陆春华、陶梅芳、谢穗好、许国治、庞鸣英、丁慧莉等。在此无法作出完整的统计。他们被打得鼻青眼肿,全身软组织受伤都还算轻的。有的肋骨被打断,有的大小便失禁、出血 4+ ,有被打落牙齿的,……甚至已残疾。在此举两例,黄浦区魏青(音)去京上访多次无故遭打,现不得不靠双拐行走;静安区赵玲娣5 根肋骨被打断,心脏早博,小便出血4+ 。其他更详细的情况可看相关文章。
     整个2006 年直至今日,被非法劳教的有:张翠萍(丈夫田宝成被非法判刑)、杨新民、段惠民、张锡祺等(在此无法作出完整的统计)。
     整个2006 年直至今日,被非法判刑的有:陈小明、张耀龙顾凤芳夫妇、陈小明、毛恩凤、田宝成(妻子张翠萍被非法劳教)、杜阳明老人(在此无法作出完整的统计)。
     整个 2006 年直至今日,遭到非法抄家的访民有:周大烨丁君悌夫妇、张君令、韩中明、陈小明、陈恩娟、马亚莲、王黎庄、华神清、秦荣妹(音)、陆英(音)、陆建新(音)、高学昆(音)、卢俊(音)、程宝亮、张奋奋、孙喜成等。
     整个2006 年直至今日,被非法强制送精神病院的有刘志明、刘新娟、洪玲玲等
     整个2006 年直至今日,遭非法关押者更是人数众多,到了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地步。非法关押只存在天数差异、次数差异、方式差异,参与上访而不被非法关押者倒是屈指可数。8 月底体制内又有消息传出:上海市为应付迎接国庆和十七大已准备了多个黑监狱以关押各区的访民们。
     二.剥夺冤民生命的恶性事件
     2006 年开始至今,不断升级的上海政府针对冤民依法上访和依法诉讼实施的法西斯黑社会式的镇压,彻底破坏了我们对上海帮政府的信任,严重降低了共产党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全面堵塞了信访举报和法律诉讼的渠道。
     特别严重的是发生了上海著名反腐维权领袖、公民代理人、日内瓦的 " 全球居住权与反迫迁中心" 在2006 年12 月 5 日宣布的 " 住房权利卫士奖" 获得者陈小明先生因为和上海其他的约 170名访民积极响应并参加 高智晟律师等倡议的全国维权绝食抗暴活动,于2006 年2 月15 日一起被先后非法关押,期间遭上海公安暴虐至陈良宇下台后, 2006年 10月上海政府将其罪名从原来的"泄露国家机密"改为"扰乱法庭秩序"罪,同时逼迫串通其律师一起做他工作,要他认罪以便获得法院的轻判 2 年的判决否则要判4 到6 年,但他识破骗局并拒绝合作,于今年 1月 9 日,陈小明还是被当局以所谓「扰乱法庭秩序罪」判刑2 年。之后继续遭公安暴虐至4 月,他已经不能动弹近似废人。今年5 月政府遂将他转送安徽白茅岭监狱"暗度陈仓"——送他生命的最后一程,以掩盖陈小明在上海监狱被致命暴虐的事实,而不是一般意义的延误治疗致死,从而模糊海内外关注的视线,最大限度地减小海内外正义的压力和谴责。陈小明终 于今年7 月 1 日,在监狱被暴虐1 年又136 天后终被彻底灭口,取保出狱1 天即死亡;以上事实有相关证据为证: 1. 安徽白茅林劳改农场方面对家属讲,陈小明被送到白茅林时,我们看了他的情况曾表示拒受,原因是我们认为,就他的状况即使把他放到外面(指社会上),他也是废人一个没有用了。还谈什么上访! 2. 据家属讲,陈小明 取保出狱后家属发现他身体上多处有被打而未褪去的淤血痕迹、脚底下有电警棍电击留下的焦痕,残不忍睹。
     2006年为参与 全国维权绝食抗暴活动后而遭到当局的非法拘禁并暴力虐打致死的还有杜荣林, 戴荣等;
     特别发生了上海公民段惠民去年 11 月3 日到北京上访,被上海驻京办人员截访并施以毒打,身受重伤,回沪后上海政府不但不送医院及时抢救反而被强行送去看守所继续虐待并劳教,于今年1 月2 日含冤死亡;
     特别发生了上海"东八块"著名反腐维权人士周大烨因今年 2 月15 日(小年夜)被上海公安作为去年" 上海机密文件黑名单曝光" 事件的所谓的第一批嫌疑人受到非法传唤、抄家,传唤期间据周大烨儿子表示,父母被抓进去后,公安像审问犯人一样,对着他们狂吼、威胁: " 你们会被关3 年、5 年的,最多10 年。" 巨大的精神恐惧使他突患急性胰腺炎,终于 5 月 10 日含冤去世(上海人俗话叫老实人被吓破胆——吓死的) 。
     这几起夺人性命的恶性事件,凸现了2006 年以来至今上海的人权状况倒退到了剥夺冤民生命的及其恶劣的地步!
    
     三.除上所述上海奥运前恶劣人权状况还有如下特点
     1.打死人命不许悼念
     今年1 月2 日段惠民被打死后,激起了上海所有良知人士的强烈公愤!人们自发的持续的前往位于市中心的 黄浦区泗泾路15 号314 室及段惠民家楼下,沉痛悼念段惠民的亡灵,愤怒声讨上海帮的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但韩正政府不惜一次次动用 200 至500 名警察,演出了一幕接一幕抢花圈、抢挽联、驱赶、殴打甚至关押悼念市民的场景。对此海外良知媒体多有真实的报道。
     2.为市政府黑名单 曝光搞 秋后算帐
     去年 "上海机密文件(2006 年国庆及中央全会期间稳控人员名单)黑名单曝光"后,上海公安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和精力,先于今年的 2 月15 日(小年夜)将所谓的第一批嫌疑人周大烨夫妇关押并抄家, 据周大烨儿子表示,父母被抓进去后,公安像审问犯人一样,对着他们狂吼、威胁," 你们会被关3 年、5 年的,最多10 年。" 周大烨因不堪忍受巨大的精神恐惧和压力,释放后即一病不起,于 5月 10 日含冤去世;
    又于今年的 3月 2 日,上海公安籍北京两会期间搞稳定将被截访的访民,作为所谓的第二批嫌疑人——嘉定区的金秀英、范瑞娟、陆建新、陆英、卢俊、秦荣妹、高雪坤等七人非法关押并抄家,关押期间,他们受到了" 9.30办公室 "( 原 9.30专案组)严重的刑讯逼供:24 小时的 站立、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不准大小便,同时施以拳打脚踢:连续的向访民的头、脸、脑、身体的各部位,特别是身体的腰脊椎骨等处施暴。用强光灯近距离照脸、用电警棍电击 …… 凶恶而无人性。此案至今没有查出黑名单的原件,最后不了了之。可怜我们的访民兄弟姐妹被打得个个重伤,有的被打得人发了呆至今没有恢复常态,有的被用电警棍电击得昏死过去不得不送医院抢救但病历卡没收,有的干脆不准去看病,残无人道 …… !
     其中的卢俊为此事被刑事拘留 32天于4月3日释放,因去北京再次申诉又于7月2日回沪被无手续非法关押至今, 现人被羁押在嘉定区南翔看守所,人已发呆,8 月12 日家属接见后十分担忧和恐惧。原对外说是软禁。
     3.大幅度增加被监控对象,侵犯公民人身自由
     据 2007 年2 月接到的今年 3 月的全国两会期间(上海地区)稳控人员名单显示,重控人员人数已从去年" 2006 年国庆及中央全会期间稳控人员名单" 的 500 余人增加到 800 余人。大量浪费纳税人钱财,严重侵犯或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毫无疑问随着 十七大的召开和奥运的临近,这种状况将更愈演愈烈。
     4.遍设黑监狱 剥夺公民人身自由
     面对民众合法上访、一波接一波自发的和平请愿抗议活动,包括今年的段家的祭奠悼念活动, 上访民众到上海解放日报抗议该报对上海信访工作不实报导的活动,上海人大、党代会会场外的和平抗议活动,上海帮政府 动辄动用特警和反恐警察让访民们接受暴晒、不给饭吃 以暴力镇压,遍设黑监狱,剥夺公民人身自由。被揭露出来的有黄浦区蓬莱中学、静安区延平路 301 号的康定中学(工读学校)、浦东云田路 201号体育馆、中山北路共和新路上的火车头体育馆等。逢节点会点等敏感时期,政府还打开设施简陋的地下旅馆、上海外围的度家村、宾馆、农家别墅,在这些黑监狱,访民们被肆意 剥夺 公民人身自由,被暴晒、受寒、不给饭吃、照大灯不让睡觉等,还有访民在里面发生食物中毒、突发疾病,如今年3月5日张素珍的丈夫在被监控的旅馆里十分气愤和恐惧,急发心脏病和脑梗。后送医院抢救心脏搭桥,虽救回一命,但已不复原来了。
     5.大墙里暴虐访民,访民生命危在旦夕
     与大墙外日益恶化的人气状况相映衬的是大墙里访民普遍受到法西斯暴虐。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有 田宝成张翠平夫妇俩、 杜阳明、毛恩凤、许正清、卢俊等人,他们被关押至今大多处于消息封锁孤立无援状态、偶尔传出的信息都是令人担心和震撼的:
     ——陈小明入狱前身体健康体重约85 公斤,在被非法关押 1 年又136 天后,骨瘦嶙峋伤痕依稀而死亡,永远离开了他的母亲和至亲好友。终年54 岁;
     ——张翠平现羁押在上海青浦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家属至今未收到劳教决定书,不给她申诉。多次被长时间关禁闭,干重活等以惩罚。手脚被绑在床上——五马分尸,晚上她要睡觉,用矿泉水满的瓶砸她的头,左右抽她耳光,她进监狱不久即患上高血压,他们就把她绑在床上强制灌药。圣诞节前后,天天 24小时加班,加工做的都是出口欧美的绒线编织或长毛绒等,头上戴着纺织厂的蓝布帽子和袖套 24 小时包括睡觉都不准脱去。做得昏天黑地,眼睛都睁不开。不给她吃饱( 至今无帐号家属大帐加不进) 。没有书,没有报,没有电视新闻,剥夺每月正常的会见、正常的通信、及通电话的权利。脸色苍白消瘦,人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平时明的派了两个吸毒卖淫女前后把她隔着,24 小时监控还有暗中监控的;
     ——张翠平的丈夫田宝成自去年6 月2 日被非法关押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陈良宇下台后,据许正清的妻子陶裕莺说,许正清在监狱中仍受到虐待,受到殴打,监狱当局拒绝对殴打事件进行调查,家人向上海市政府反映情况,政府至今置之不理。许正清的老父亲许永道自儿子在列车上遭警察无耻毒打并被 非法关押至今,坚持进京上访和法律诉讼,现在还坚持每个星期三到上海市政府 200 号及其它地方去示威抗议,令人敬佩。步履蹒跚,身体状况明显的下降,令人同情。"
     ——杜阳明已 60多岁,曾因强迁上访被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期间患上椎间盘突出和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去年,他与 田宝成夫妇同时被非法关押,此次被关,因他不向恶势力低头,因而在狱中多次遭受非人折磨。有病得不到医治和服药,身体状况很不好,人很瘦,手脚都发麻,常常头昏,视力及记忆力都衰退。今年 8月21日,他因病情恶化又被转到上海南汇监狱,据9月3日去探视了丈夫的他妻子陈美娟说,他让我要有心理准备"我可能死在里面,他们不会让我活着出去的。自己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我现在话也说不动,饭也不想吃。"他还跟妻子说:"你拿来的药我也没看到,管教给我吃的药,是不是你拿来的,我也不知道,吃下去一点效果都没有,一天一天的严重,我要保外就医 ……"访民觉得纳闷,他妻子给他的药应该使他的病好起来才对,为什么他身体反而越来越坏?!为此他妻子哭的很伤心,对访民说,现在他的情况非常糟糕,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站也站不稳,看到我说不出话,他做手势给妻子看,白茅岭监狱把他的手铐起来,用东西拼命敲他的头。当他妻子提出保外就医时,监狱说'不可能的,除非出现重大危险才可以。 '意思就是说人快要死了,才让保外就医。
     6.上海 公安皇城根下株连九族
     今年4 月3 日,上海静安区强迁访民刘平英的与拆迁没有关系的弟弟去北京旅游,也不明不白的被上海帮的爪牙——驻京办从北京绑架到上海,失去人身自由达30 多小时,他们的理由就是:"谁叫刘平英是你的姐姐"。 对于一个原本抱着愉快心情到北京旅游的人,转瞬间被绑架关押,她弟弟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自不必说,年近 80的老母在得知此事后,更是气得一病不起。
     7.上访逢" 5.1 "喜庆长假 警察暴力截访耍淫威
     今年4 月30 日——5 月7 日是全国" 5. 1 "喜庆长假,但进京上访的上海访民每天都传出凄厉的呼救声。每天有 10余人被驻京办警察及打手暴虐,每天有驻京办警察边打边逼访民写承诺书承认上访违法,每天有访民被打成重伤。如: 4 月30 日,有 56名访民被截访。在 T103 次列车上,有访民于美芳因5 个小时不许小便被一群政府暴徒暴打,另一访民王惠芳被打到昏死过去,不得不抬下列车,另有9 名访民为拒写承诺书承认上访违法个个遭政府暴徒暴打。虹口区访民陈宗来也是同期被毒打致肋骨骨折及全身伤痛的受害者之一,他也是回沪后的5 月 9 日爆发"上海冤民上访遭镇压,(步行街)千余民众抗议!"事件的导火索,当日下午,上海帮刘云耕吴志明为此召开了专题紧急会议,会议认定这是一起由境外敌对势力已经渗透并幕后操纵的严重事件,会议要求公安机关予以严厉打击!为此陈宗来、邵满根、陆国芳、邬玉萍等人分别刑拘了 30天。
     8.访民怒吼要人权不要奥运! 上海帮用系列镇压来回音和报复
     6月下旬,忍无可忍的上海冤民联署向海内外发出公开呼吁:要人权不要奥运!!!联署信说:
     “ 我们深知,无论我们怎么低调、怎么非政治化、怎么非组织化、怎么非告洋状 ……都不能改变我们继续受迫害、被镇压的命运,因为所有这一切原本就是上海帮强加与我们的!如果我们有罪,那么上海帮就是一个巨大的罪之源,他们个个都是逼良为娼的超级罪犯!”
     上海市政法委为此召开紧急会议,气氛十分紧张。但事后表面上看"风平浪静",而以往每次对署名公开信的处理都有公安找署名者传唤、抄家、刑讯逼供,再传唤、再抄家、再刑讯逼供,大动干戈。这次上海帮是改变方式了,请看系列镇压:
     ——2007 年 7月 17日 , 中共上海市九届二次会议会场外,上海帮犯罪集团事先精心策划阴谋设局动用反恐特警制造"7.17事件"镇压千余人民和平请愿,当日被抓捕的由市政府钦点的访民人数在 20——30人之间,包括第二批补抓的访民。非法关押期间访民受到暴晒、不给饭吃、虐待和恐吓。
     ——2007 年8 月1 日有市政府警察对访民讲:" 又不是我们要打你们的,都是市里发文下来要(我们)打的。指明了的,接下来(暴力)还要升级咧!" 8 月初同时还传出:上海市各级政府、政法委传达"2007.7.17. 上海波特曼千人示威事件" 的定性、相关的人员处理情况及其对策。
     ——2007年8月25日, 长期无处伸冤的16 上海访民进京后被带了几十个人来的上海驻京办领导高伟国处长从三里屯派出所接访并直接押送至北京南站附近的北京市接济管理中心简称接济站内,在此,16 上海访民遭到了他们极其残暴的侮辱性的毒打,回沪后为欲继续控诉罪恶,又被非法抓捕关押。他们是朱金娣、孙喜成、杨为民、童莲雅、朱桂和、杨宝香、吕龙珍、唐亚珍、陈启勇、郑培培、丁菊英、黄雅琴、张英 、陆凤珍、蔡小红、耿国荣。其中孙喜成被非法抄家搜去电脑一台并同时被非法关押至今。请求紧急关注!
     ——2007年9月9日星期天,有9名上海访民因到天安门广场游玩,被北京公安带到了广场派出所审问。又遭到上海驻京办雇用打手暴力殴打。当天下午1:30 分左右,9人被上海驻京办接访带走,被带到陶然亭宾馆后面的停车场,9人分别被搜身,然后遭暴打并被强迫写保证书,要他们保证不再上访。再次演出了一场像" 8.25上海 16人北京上访遭毒打 " 一样的恶性事件。这9名被打的上海访民分别是:金建华、丁召雄、任云兰、陆春华、陶梅芳、谢穗好、许国治、庞鸣英、丁慧莉。
     ——9 月14 日,闸北区首开了上海市"国庆 - 特奥会- 十七大"的这轮时间长、范围广、形式多样的非法监控,不断传来访民们"落网"、被打、出逃抗争及被特定形式地非法监控。 在9 月25 日中秋节晚上传来了访民周敏文绝望的短讯呼救:我被冲到我家里的街道干部们绑架到旅馆了,在里面我还被他们打了。他们对我说:你是上海市内定的 32 个严控对象之一,就是要打你!
     周敏文,卢湾区访民,一个曾经的准上海警察, 7 年,她失去了房子同时父母被强制关进精神病医院,然后母亲被害死,她自己被剥夺了工作权利。近7 年中打了28 只官司没有讨来公平,一个崇尚司法公正的女士开始上访,终究还是绝望。6 月,她奋起参加"要人权不要奥运"的上海冤民联署,并向世界表达了上海民众对人权圣火接力传递的渴望。就为此,她不幸成为上海 市内定的32 个严控对象之一遭打压,成为上海第一个奥运迫害受害者。
     ——2007 年9 月15 日, 被开膛剖腹的 受害者刘恒昌的父亲—— 杨浦区刘志明,从上海去北京上访后即失踪。9 月28 日夜,刘志明妻子和女儿又被警察分别在单位里绑架到老家江苏省江阴开所谓的听证会。在9 月29 日一早6 点到7 点的逼迫她们签字的听证会上,上海公安强制用23万人民币来解决他们儿子刘恒昌的一条命,串通并勾结在一起的上海警察和当地地方政府告诉她们说,进京上访的刘志明已被送精神病院,他有精神病。家属觉得十分荒唐坚决要见人,上海公安就是不准许见。(刘志明原临时的联系地址在杨浦区国顺路120 弄16 号303 室,他的女儿叫刘红联系电话13818133271 。请紧急关注!)[ 暴政图集索引(四)慎入!!!!]
     ——近几个月来,体制内频频传出消息,面对近800 访民的公开联署,面对越来越多的上海访民网上持续不断地揭露黑暗曝光事实真相,上海帮政府早已恼羞成怒,从一开始的怀疑法轮功到后来的不断扬言说:市里说了,签名的事肯定要查的(政府已暗地里调查许多人,被调查者普遍公开承认并支持)!现在 网上这样乱哄哄,政府一定要有所作为的!充满杀机。
     9.用更血腥更野蛮的强迁迎接《物权法》的实施
     近年来尽管中央和建设部三令五申出台政策法规叫停野蛮拆迁,无论是陈良宇在位还是下台,上海帮政府都未罢手,直到今年8 月下旬还秘密召开了市、区相关部门及人员参加的紧急会议,突击发放了10 多张拆房许可证,韩正政府并指示各区拆房工作务必在今年年底前解决干净!故两年中,公安法院和黑社会组成的暴力拆房队在各区野蛮血腥毫无顾忌的拆迁中致死致残及重伤者无数。最近 曝光的上海卢湾区43 街坊居民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控告内容是其中的典型。由韩正的铁杆打手——以凶狠残忍闻名的卢湾区安佳动拆迁公司总经理张国樑亲自挂帅,十多年中他手上血案无数。
     10.市信访办用无故毒打代替文明接访
     近两年来随着上海人权状况全面倒退,200 号市政府信访办内外气氛异常凶险:"9.30专案组"警察遍布混迹于访民中,从进门口发表格的保安、到大厅内和接待室内众多的其他警察、保安和市信访接待干部有机整合在一起,时而暴露凶恶,时而有规律的施暴,时而有人假惺惺劝架。以此打压访民。如一般的个访、年老体弱的、妇女孩子极易遭毒打,群访初来的、特别是企业改制的也极易遭毒打,时间控制在上午11 点后或下午人少时。
    
     四.说明
     以上所述中所有的统计数字都是不完整的。
     原因在于十多年来上海维权群体没有一个公开维权组织,总体上毕竟还是呈散沙状,彼此之间互不熟识,一旦遭遇政府法西斯暴政黑社会暴力时,绝大多数人通常的反应是恐惧、怕难为情、说不出口,这种状况不仅存在于过去还存在于今天,存在于“草根”也存在于“草根中的精英”,这也正是暴政者所希望的,所以常常会遇到打了也是白打、死了也是白死、关了也是白关的结果。 2003年闻名中外的" 9.30 事件"及其后,标志着上海维权访民的觉醒,此后冤民们逐渐开始直面迫害战胜恐惧讲出真相。这部分觉醒者的存在成为上述统计数字的直接和间接的见证者。虽然不完整,但却是我们今天所以能真实了解上海人权状况的宝贵的真实的冰山一角。
     原因还在于祸国殃民的上海帮采取的是全面的、有组织的、邪恶且无任何底线的政府黑社会暴力,任何试图作出完整的统计都是没有可能的。只有我们想不到看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或不敢做的罪恶。如 2006 年以来至今,他们把个访的访民划入"游击队"有多么邪恶,要知道这个"游击队"是暴露的,仅仅因为走投无路而去北京上访伸冤,有的甚至是第一次,然后就要被暴打、被关押、或被关入精神病院,会有谁知道?!
    
     五.期望并呼吁
     在此我们再次重申:我们从来没有政治诉求,我们深切期望你们在不得不了解上海代表团韩正市长给十七大带来的含水分的政绩—— 观看上海的摩天大楼和辉煌灯火营造出的一片繁荣和平的图象时 ,更要了解并关注其为政造的孽,造了什么样的孽,造了多少孽,还要造什么孽!你们的全面了解才具有 真正意义,因为上海 政府的法西斯暴政黑社会暴力和"上海的政绩"一样,在全国具有无以撼动的龙头地位。如同2004 年被揭露出的中国湖南嘉禾政府在街上挂出的横幅:"谁要影响我一阵子,我就要影响他一辈子"。那是在用口号制造恐怖气氛。在这里可以揭密的是,在这种问题上,上海政府从来不会去这样说,但是十多年来,他们就是脚踏实地持续不断这样去做的。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人的一辈子必将连系着一个家庭两代人或者是三代人的苦难!上海暴政的特点是不明说只管做的。
    为此我们要向您 们公开呼吁:
     1. 请求您们敦促上海政府立即停止一切针对受害人申诉控告行为的政府法西斯暴政黑社会暴力。强烈要求上海韩正市长、原刘云耕副书记、吴志明公安局长就上海 陈小明、段惠民、杜荣林、戴荣等被毒打致死案公开谢罪并引咎辞职。强烈要求上海政府对这些恶性案件立即立案调查,捉拿凶手绳之以法!给受害者及其家属一个可以信服的公正交代。
     2. 请求您们紧急关注并敦促上海政府立即停止对上海第一个奥运迫害受害者、上海市内定的32 个严控对象之一的周敏文的打压并恢复其人身自由。立即停止制造针对近800 上海访民的奥运冤案。
     3. 请求您们关注并敦促上海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田宝成张翠萍夫妇、杜阳明老人、毛恩凤、张耀龙顾凤芳夫妇、许正清、杨新民、张锡祺、刘新娟、 洪玲玲、卢俊等其他上访冤民,以拯救他们的生命免遭 陈小明一样的厄运。
     4. 请求您们关注并敦促上海政府立即无条件恢复上海拆迁律师郑恩宠先生的政治权利,无条件解除对郑恩宠先生的非法软禁。停止野蛮截访。停止对全体上访人员的非法软禁、非法监视居住。
     5. 请求您们关注并敦促上海政府确保信访人的信访权利、确保信访渠道的畅通和确保信访人的基本人权。我们强烈要求尽快组织信访立法。包括废除违反宪法、立法法的迫害上访冤民的劳动教养制度。
     6. 请求您们关注并敦促上海政府非暴力不欺诈依法解决我们的生存问题、居住问题。在没有解决前,要求上海政府公开对所有冤民实施救助,以杜绝地方政府人员假公济私,籍解困中饱私囊,滥用纳税人的钱。
    此致尊敬的全体十七大代表
    此致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
    此致尊敬的温家宝总理
    2006年9月13日
    上海部分访民联署:
     胡小妹、段春芳、段洛飞、段波平、许金凤、龚浩明、张桂兰、龚巧英、龚秀芳、龚文英、李 萍、董春华、陶裕凤、陶品之、陶玉珍、陶玉凤、陶建元、梁发香、姚克勤、周敏文、毛照凤、王枫、王黎庄、王丽卿、毛海秀,姚玉平、王梅丽、 姚闻婷、万秀玲、周 莉、周敏珠、周丽华、唐伍妹、许永道 ,谈兰英、张翠香、王翠娣、朱东辉、朱东兵、华神清、张君令、吴雪伟、艾福荣、陈修琴、 萧又青、蔡文君、顾金海、吴根秀、傅玉霞、傅鸿炜、傅国忠、裘美丽、郑蓓蓓、沈咏妹、姚荣林、颜芬兰、颜兆兴、颜兆成、颜兆亮、张师君、王水珍、沈佩兰、黄惠林、卓承英、韩忠明、童莉雅、宋阿杜、华玉桂 全伟达、王巧娟、陈黛丽、董阿仙、朱黎斌、何声钦 张兆林 仇玉桂、冯宝英、李菊兰、丁慧莉、戴冠豪、韦青、张俊根、秦启泰、孙喜成、 李东生、洪 群、沈灿慈、王林珍、陈启勇、端木昀、华 曦、 朱卫华、李 纯、金建明、张善芝、郑治洪、杨绛绯、孟 卫、陈宝良、朱金娣、 葛 云、辛尧斌、康秀珍、张铁林、李杏仙、杨春华、孙翠英、顾月芳、于桂标、周福妹、季勤娣、季勤珍、周贵祥、彭大羿、张君伟、 薛小妹、章如华、吴晓慧、李 康、刘淑珍、沈国喜、丁文超、王忠保、杨伟明、张恭元、 金婉珍、沈雪娣、高信翠、赵迪迪、刘平英、杨宝香、曹义宝、王翠弟、陈万凤、 陆善明、王雅芬、周和英、艾金英、姚一平、李 俊、孙秋生、薛莉君、陈美娟、吴晓忠、周永华、王明清、王明兰、王明兴、王 莹、邵满根、浦逸修、高正太、马志森、李霞美、詹荣妹、张忠平、 徐秀芳、赵济江、张顺宝、何梅娟、蒋菊花、刘伟国、叶敏之、张六星、张燕萍、顾奇文、孙雅虎、丁菊英、包金龙、朱桂华、陈火书、察晓石、顾月英、李彩娣、吴秀兰、杜永铭、计永丰、姚唐枫、张莉萍、王建成、丁彐珠、周建兰、虞长海、周美琴、陆风珍、丁菊英、金秋娣、尹月仙、吴珍芳、汪霞、 赵玉英、陆凤珍、韩 敏、周志鸣、瞿秀宝、朱秀英、陆春华、顾国平、孙建敏、沈德宝、蔡晓虹、蔡家宝、崔福芳、刘顺利、邵国英、赵惠琴、曹妹宝、吴党英、承 英、刘华勤、吴起龙、邵桂荣、黄慧芳、胡颖南、魏 勤、陈宗来、吉秀英、卫玉华、龚根美、卫玉华、孙玉兰、李淑杰、耿美容、何一沁、张月珍、王秀芳、李 康、徐国芳、乐 群、周 坤、沈莉满、王翠凤、李兰珍、金祥娟 高巧珍、陈雪娟、钱庆余、沈余珍、王文正、顾全根、杜克珍、 胡美琪、项惠生、郭 祥、严锦泉、徐 兵、徐 明、高华妹、竹剑平、袁新菊、 薛金兴、 姚唐枫、梁玉龄、史海敏、张雄民、张淑妹、陆春华、吴秀兰、诸伟华、周乘泉、王佩云、曹恩英、唐霞英、张月珍、张 毅、邵桂荣、成玉珍、徐小铃、赵建新、朱佐麒、耿国荣、沈德宝、周建国、陈步强、陈步顺、龚爱红、黄凤妹、任培芬、周海清、许素敏、张秀丽、朱根娣、杨玲妹、谭秀英、吴凤霞、徐莫芳、薛家奇、叶秋根、郭汶波、葛秀丽、王文正、顾怀娣、经鸿珍、朱婷婷、梁霞云、陈素静、王炳庭、许东海、刘志明、朱仁忠、朱仁华、俞有才、周美琴、郑维芳、罗金娣、乔玲娣、顾怀娣、王学义、 孙东明、刘娣芳、林根娣、曹茄宝、肖香兰、孙雅虎、黄永亮、赖根堂、杨翠芳、陈爱华、林国栋、郭海川、张水红、王秀芳、吴坚刚、于美芳、张翠珠、郁巧玲、冯玉珍、詹佩华、奚仁娣、奚荷娣、徐洁琴、潘金宝、陈月华、张建华、刘志强、付小英、刘红娣、许国柱、沈美珍、孔琦珊、周林云、郭益贵、张金顺、朱桂英、李菊兰、胡苹琪、唐霞珍、张秀丽、吕龙珍、金兰英、赵华、林国梁、郭海州、林兰英、仇留权、钱晓霖、徐韩良、王惠珍、许宏、匡 宏、高华妹、李亚凤、裴海清、施宝兰、管世锋、丁菊芳、翟明发、 陈爱萍、孙华荣、梁慈慧、刘芬珍、陆志成、钱祺芳、汤嘉纹、魏海珍、徐小玲、葛蓉、张秋龙、冯梅铭、朱效莉、童国箐、夏维敏、宋桂芳、李淑杰、林国梁、林国伟、陆苗龙、沈玉梅、胡卫国、徐韩良、何月珍、陈美华、张云凤、江霞、钱晓霖、浦爱珍、张善良、杨材发、王儒云、吴玉芬、陈志洁、王依萍、黄 磊、王惠芬、张敬良、孙梅芳、王惠军、董月琴、周国光、薛 艳、孙美培、浦慧琴、金其英、赵关珍、王永华、陈瑞明、周金生、韩夜琴、王红英、何云祥、陆鸣玖、杨碧谰、 谭秀英、邹红英、周惟馨、梁玉龄、袁红英、徐桂银、吕春荣、徐国芬、陈 炯、张荣珍、陈根根、朱瑞英、何义东、周宗兰、葛秀珍、谢礼祥、张元旦、徐兰妹、沙云芳、董秀梅、周寿英、施福留、成彩根、孙以贞、刘 涛、朱留英、朱巧珍、 诸沛福、李凤萍、周梅玲、潘曼丽、姚祥发、朱金荣、张阿海、汪桂菊、林霞兰、陈 勇、 倪国芬、盛富军、陈惠凯、王建坤、张锦兰、徐关福、刘虎根、陆玉成、张玲玲、 李建英、苏桂珍、孙素珍、丁召雄、金建华、丁莲珍、蔡燕萍、项蕙兰、朱炳心、陆 帆、杨沪英、王 鸿、宋国喜、王路平、刘春芳、刘志明、刘红、赵明华、邓维秀、徐亚罗、宋 斌、李文华、王文华、余家明、张玉胜、张玉梅、何国光、石建美、陆宝宏、诸济雅、谢玉香 周智平、周阿根 程 桃、吴玉芬、何美君、杭菊英、徐韵园、费爱众、耿梅蓉、丁宏泉、徐洁琴、刘淑珍、朱 音、孙成玉、朱亚莉、王智兴、承 森、陈恩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