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大生钢铁人口论与红色高棉钢铁婚姻论大比拼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2日 转载)
    
    刘大生钢铁人口论与红色高棉钢铁婚姻论大比拼
     神笔马良评党校教授刘大生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 (博讯 boxun.com)

    
    (神笔马良声明,本贴大量抄袭其他网友对刘大生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的精辟评论,不一一列明,特此致谢!)
    抄袭不要紧,只要有良心。
    好话抄千遍,利国又利民!
    
    红色高棉实施“钢铁婚姻论”,婚姻要由组织上安排,夫妻不能住在一起。有很多才貌双全的年轻美女被分配给所谓的文盲残疾战斗英雄,部分屈就,大部分自杀,凡是自杀的其家人一律株连处死,因此接到钢铁婚姻通知后往往全家自杀。
    
    9月19日,当82岁的前“红色高棉”二号人物农谢接受初步聆讯,行将被送上联合国特别法庭,面对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指控时,转眼30年过去了。“红色高棉”已成为一个弥漫着血腥气的历史名词, 在它恐怖统治之下的全能社会发生的大规模杀戮,曾经造成柬埔寨700 万人口当中约五分之一的非正常死亡,包括处死、饿死、累死、病死的,仅埋人坑就有2万多个。我在网上看到一幅照片,一位金发少女独自站在一堆骷髅面前,那 是柬埔寨当年的“杀人场”,如今已变成旅游资源,累累白骨化为风景,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人,不知道那位少女那一刻会有怎样的感想?
    
     农谢曾是“红色高棉”仅次于波尔布特的二号领导人,在他们治下之所以发生针对本国同胞的大屠杀,不是因为种族冲突,或者宗教争端,而是一群自以为掌握了世上绝对真理的人,要按他们的理想模 式一夜之间造出一个完美社会,为了达到这个崇高目标,他们不择手段,包括诉诸暴力、有组织地消灭一部分人口。从1975年到1979年,在三年零八个月 中,货币被取消了,正常的商业、贸易被废除,邮政、电信甚至医院都被关闭,人员不能自由流动,不许有私人财产,连正常的家庭生活也不允许,婚姻要由组织上 安排,夫妻不能住在一起,正规学校也停办了,书籍乃至一切印刷品都成了违禁品,知识越多越反动,所有宗教活动被禁止,除了革命歌、革命舞,其他歌舞戏剧都 被取缔,男女老幼集体参加劳动,集体到公共食堂就餐,实行按需分配,全体人口被分为“旧人”和“新人”,占领金边前以农民为主体的解放区人口作为“旧 人”,监管知识分子、僧侣、工人、商人、市民等“新人”……这就是他们要建立的完美社会。其结果就是,一个盛产大米的国度,大多数人民只能勉强喝上稀饭, 整个社会陷入恐惧与颤栗之中。为了防止任何不满的声音,他们开动高效的暴力机器,不仅随意处死政治上被他们贴上标签的人,而且不断地进行党内清洗,以保持 政治纯洁性,最多的一次处决了近10万人。
    
    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十几年前提出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近年来一再炒作,是个严重信号!刘大生的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理论,实际受害者不会超过10%,因为中国人的生育意愿已经改变,想生三胎以上的已经很少了。但是,对少数人的迫害正是对所有人迫害的开端,等到人们觉醒已经为时已晚。每次运动只迫害5%到10%的公民是惯例。
    刘大生据说是法学家,每个月拿纳税人供养的的血汗钱,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也许是他能够对中国纳税人作出的最大的贡献。
     希特勒于1933年上台后三年内,就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德国非犹太人医生加入了纳粹党。其他科学技术领域的纳粹党人的比例也不相上下。同时,纳粹政府也极力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知识分子的积极参与是纳粹运动蓬勃兴起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人类历史上,只有纳粹公开实施强制堕胎。
    江苏党校教授刘大生的人口论文《用规范生育取代计划生育——再论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提出了“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
    1998年11月,刘大生在《郝铁川与刘大生的对话》一文中说:“钢铁人口论的基本主张是:一对夫妇至多只能生两个孩子,除了因多胞胎而超生外,其余超生 行为必须承担严厉的法律责任。承担责任的不是产妇,而是有关干部和有关亲属。责任形式是徒刑和死刑,其他责任形式一律禁止,绝不允许用扒房子、罚款、没收 农机具、不让报户口等方法与超生者作交换。”
    “责任形式是徒刑和死刑”,刘大生提供了两种方案,不是全部处死,比红色高棉稍有人性。
     知足吧中国人,至少刘大生还没有提出红色高棉的“钢铁婚姻论”,婚姻要由组织上 安排,夫妻不能住在一起。红色高棉几年也就死了一百多万,中国计生委公布的补救措施(即强制堕胎)就达每年一百万起。
    刘大生狂妄声称:“告诉你吧,刘大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公开发表论文的形式反对一孩政策和计划生育的。你列举的那些反对一孩政策的人,当时都在睡大觉呢。”
    刘大生一抄梁中堂,二抄几亿中国人,三抄马寅初,四抄毛泽东。
    刘大生抄袭铁证如山,是古往今来最厚颜无耻的剽窃教授。
    抄袭既不承认又不敬业,丢掉好的添加坏的,自吹自擂没有人性,无耻加糊涂。
    
    刘大生的人口论文《用规范生育取代计划生育——再论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提出了“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
    
    刘大生的二胎论抄袭铁证如山:
    一抄梁中堂。
    梁中堂教授:“从1979年全国第二次人口理论讨论会开始,到1988年,是我从事学术活动最为活跃,成果最多的10年,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这些文章因为直接反对“一胎化”,当然很难发表。不过,那时人口学界还有个好风气,即写下文章相互寄送,也是一种内部交流方式。那时我常常对自己说,“你存在的理由就是要表明世界上还有不同的声音”。若非如此,我可能早就告别人口学了。
    二抄几亿中国人。
    经过广大民众的反思和抗争,严重错误的一胎化政策有松动的迹象。
    刘大生耍小聪明,跑下山抢摘桃子邀功请赏,大肆炒作,以反一胎化英雄自居,可是毫无人性地提出并一贯坚持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甚至提出动用死刑威胁。实质上更严酷。
    另外刘大生还吹嘘:“坚决反对超生罚款,坚决反对捣毁超生者的房屋,坚决反对砍伐超生者的树木,坚决反对没收超生者的生产资料(拖拉机、耕牛等),坚决反对不给超生儿童报户口,等等,都是白纸黑字,有案可查的”。不
    抢你的钱财,只要你的命!刘大生把公众当白痴,。
    广大人民从一开始就反对一胎政策。他们才是英雄!
    生二胎的家庭及其支持者有几亿人,当时刘大生大概“在睡大觉”。
    
    三抄马寅初。
    马寅初老先生早在1950年代就提出二胎指导目标,即“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最好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替代父亲,女孩替代母亲”。 不过马寅初老先生提倡宣传避孕,坚决反对堕胎,更不用说强制堕胎。那个时候刘大生大概还没有出生,“睡大觉”都算不上。
    就算抄袭马寅初,拜托有点敬业精神,把马老先生的“反对堕胎”抄全了。
    
    四抄毛泽东。
    1960年代末,由于全国动乱,经济发展滞后,老百姓生活艰难,形成人口压力,毛泽东拍板,进行二胎宣传试点,1971年起全面推广。当时已经出现变相强制堕胎现象,但是没有公开宣传强制堕胎。值得注意,在这一时期很多国家的生育率随着经济发展急剧降低,根本没有使用强制手段。
    刘大生的所谓强制堕胎理论“创新”根本不新,当时实行的时候,刘大生大概“在睡大觉呢”。
    
    章若兰女士在《1975年计划生育运动手记》中对变相强制堕胎有详细的记录,网上很容易找到原文。
    摘录一段:
    一天深夜,女生宿舍的门被急促的拍响。叶医生和熊书记进来,告诉我们李秀兰在剖腹取胎,结扎输卵管的手术中大出血,止不住,必须送县医院抢救,要有个女队员陪同。李秀兰是郭兴凤的工作对象,理应她去。但兴凤这时坐在被窝里说:“我来例假了,走不了那么远路。”我白了兴凤一眼,带上手电跟着叶医生出了门。
    
    从公社到县医院五十多里路,一条用碎石和沾泥铺的简易公路。全公社这时找不出一辆机动车。熊书记叩开供销社主任的门,借来一辆三轮自行车。二毛和老莫轮换着骑,我和叶医生在后面推,一路小跑,三个钟头后到了县医院。一阵忙乱。凌晨六点左右,李秀兰终于脱离了危险。
    
    我拖著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迎着父母惊讶的目光,我讲了昨晚的事。当中学教师的父母沉吟半晌,甑字凿句的说:“若兰,这计划生育工作,你不要再搞了。你看,差点儿出了人命。”
    
    “这不是我们的错。医生说了,这只是一个意外事故。就象生孩子,也会大出血一样。”
    
    “但李秀兰是你们千方百计动员去的,人们会认为是你们的责任。”
    
    “哪能退得下来。就这样,还说我革命意志不坚定呢。慢慢说吧。”
    
    那天下午,我漫步在昌都县城街头。一架纸飞机飘到我脚下。拣起来一看,是计划生育宣传纸叠的。我苦笑着把它还给小男孩。蹩进旁边的药铺,成盒的避孕套,避孕药堆放柜台上,随便拿。正好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取走了五大盒避孕套。我莫明惊诧,一个小姑娘,拿这么多避孕套干嘛?售货员告诉我:“现在时兴用避孕套做葡萄。你看,灌进紫的,绿的水,扎成一串,挂在窗户上,瞒好看的嘛。”
    
    一串串葡萄,在阳光下闪烁。渐渐地,它们幻化成我们散发出去的传单,避孕药和避孕套,满天飞舞。李么嫂,胡月华,侯书记,郭大娘,李么妹的脸轮流出现。刘大富眼里闪着凶光,冲着我吼:“你逼我嘛!你逼我嘛!!”我背脊冲进起一股凉气,募地从幻觉中醒来。
    
    真有人在叫:“你逼我嘛!”循声望去,大街上围了八九个人,中央一位少妇,挺着微微凸起的肚子。三个娇小的儿女,抱着她的腿。少妇一手为儿子擦着汗,一手用扇子为最小的女儿遮着阳。眼睛无奈地看着团团围住她的四个工作队员。“你逼我嘛!”的声音是从她丈夫那里出来的。他满眼忧虑,转而用恳求的语调,跟工作队员交涉:“她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好,不能动手术啊!”
    
    “我们动员这么久,你不去呀!你要真关心你媳妇,早去扎了,也不会有这个计划外怀孕。”
    
    大街上,人越围越多。人们小声议论:“造孽。怕有五六个月了,也要弄下来?”
    
    “这是百货公司的工作组,好厉害哟!”
    
    “这家人也是,都三个娃儿了,干啥还要生嘛!”
    
    小女儿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丈夫抱起她,在工作队员的簇拥下,象进地狱般向医院挪动。
    
                     
    三天后,我带著矛盾的心情回到公社。一进宿舍,看见淑华失魂落魄躺在床上。
    
    “淑华,你怎么没下队?病了?”
    
    “若兰,”淑华拼命压抑着哭腔:“我怕啊!骇死人了!李小妹引产,是我值班陪她。你知道她都七个多月了。打了催产针后,她痛了一晚上。早上四点多钟,娃儿下来了。付医生把血呀肉呀接在塑料盆里,让我端去倒了。天朦朦亮,我端着盆深一脚浅一脚走到垃圾堆,把盆里的东西泼出去。没想到……没想到那双小手死死攥住盆沿。我甩了几甩也没掉,吓得我扔了盆儿,拔腿就往回跑……”
    
    “后来呢?那孩子怎样了?”
    
    “我跑回医院定了定神,又折回去看,也就七、八分钟吧!一群野狗在垃圾堆跑来跑去,连那塑料盆都找不到了。”
    
    “若兰,我造了孽是不是?那孩子还能活是不是?骇死人了!”
    
    我毛骨悚然地走到窗口,眺望着垃圾堆。暮色中,野狗在上面撒欢。自从县医疗队来公社后,这垃圾堆就招来了四方的野狗。全公社有十五个大队,单我们工作的十二队就有十个计划外怀孕的。这个垃圾堆将会抛弃掉一百多条幼小的生命。这是命啊!他们虽然还没发展完善,但他们也会用只发育了七个月的小手,死死攥住盆沿,为生存做最后的一博。
    
    “这个工作太残酷,这个世界太残酷。“我转过头说:“淑华,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这次回城去找了县志来看,过去的昌都县何等富庶,一个下苦力的脚夫,每逢赶场(5天)也要吃碗粉蒸肉。可现在,连饭都吃不饱。人口增长了一倍。要是任人口发展,全体就面临饥饿。搞计划生育,又是这样血泪斑斑。有什么好办法吗?”
    
    淑华很快就崩溃了。晚上经常从噩梦中惊醒。几个星期下来,她变得精神恍惚,茶饭不思,曾经晶莹鲜红的嘴唇,现在粗糙黯淡。她再也无法工作了。工作组将她除名,遣返回生产队。
    
    分别那天,我和二毛送她几里地。淑华一路走一路哭:“我真无能,连这份工作都干不好。其实小琴和兴凤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她们没事儿人一样。我就不能。那双小手总在我眼前晃。”
    
    二毛动情地晃着淑华的肩膀:“淑华,你不要责备自己。你是好人,当然和那两个没心没肺的不一样。我和若兰跟你一样,都有罪恶感。早晚也会被除名遣返的。”
    
    ……几个月后,饥饿就降临了。这年大春作物减产50%,农民只分到了一百二十多斤谷子。刚过春节,家家户户都断了炊。沱江两岸的农民,永远不会忘记公元1976年的耻辱和灾难--有史以来,这个天府之国的鱼米之乡的农民,第一次出去要饭了。
    
    虽然计划生育奖励,从原来的二十斤粮降低到十二斤,还是有人自愿来了,为了那救命的十二斤粮食。尤其那些孕妇,明知道生下来还是饿死。
    
    医疗队早就撤了。女人手术只能到县医院做。妇产科人满为患。医生、护士和工作队员通宵达旦地值班。走廊的条椅上躺满了做完了手术虚弱的女人们。可怜的女人们下手术台的第一句话,就是:他爸去粮站买米没有?
    
    沱江边,每天都有十几个各公社的工作队员,在江边的石头上洗刷手术台上拆换下来的浸满了血的床单。殷红的血水,在河湾洄旋,久久不肯顺江流去……
    
    
    
    
    (刘大生教授简历:1958年出生于江苏省宝应县湖西区(现属金湖县),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现任江苏省委党校法学教授。主要成果:党主立宪论,规范生育论,坏人人权论,撒尿自由论,两级政府论,受贿无罪论,白马非白马论,无民法论,反政治童工论,告别鲁迅论,死而平等论,等等。电话:025-84469988-5515,025-86529942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地址:南京建邺路168号 邮编:210004
    钢铁人口论: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
    (原帖地址:http://www.zz7zz8.com/articles/TianYaShiYing1/Articles~ID~21200.htm)
      不惑的代价——我的学术生涯
    021尝尝马尔萨斯的滋味 刘大生
    
    【出处】  《当代法学》1999.4--2000.2 【写作年份】1998 【学科类别】未分类 1989年元旦前后,我随江苏省人大和省计生委人口调查组在苏北作了两个礼拜的人口 调查,所见所闻,感慨良多。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人口立法应当加快加强,应当采取强硬措施来抑制人口的迅速膨胀。1989年5月,我完成了一篇一万字的论 文,题目叫《采取钢铁措施缓解人口膨胀——试论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也就是被人们称之为“钢铁人口论”的那篇文章。在油印稿的封底,我附了一首歪 诗:
     “我怕,我怕我宇宙间的氧气被人肺吸个精光;我怕,我怕我大地的甲板被人足踩塌;我怕,我怕我病弱的肌体被饿疯的亲友生吞活剥;我怕,我怕我的同类像恐龙一样繁极种绝……”
     上海《社会科学》1989年第8期以《人口立法刍议》为题,摘要发表了“钢铁人口论”。责任编辑西岭来信说:未能全文发表,你可再投他刊。同年年底,吉林 《社会科学战线》第4期全文发表了我的“钢铁人口论”。不过,《社会科学战线》的英文目录里却有意无意地删掉了我的文章,可谓用心良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惕中国的法西斯化倾向:党校教授刘大生炒作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是一个严重信号!
  • 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震惊全球,党校教授刘大生涉嫌抄袭!
  • 小商贩大问题——崔英杰事件中的天理、历史、政治、法律/刘大生
  • 刘大生:请经济学家关注民主法治宪政
  • 刘大生:注销国有股,救民救国救政府
  • 刘大生:请愿勿造反,造反勿请愿
  • 刘大生:坚持一国两制防止两国一制
  • 刘大生:溢价发行可以休矣
  • 刘大生:论《国际人权宪章》的应对
  • 刘大生: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十条建议——为纪念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立50周年而作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