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卫德守:成都读书会勾勒——在缝隙中寻觅自由与尊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1日 来稿)
    
    在缝隙中寻觅自由与尊严
     (博讯 boxun.com)

     ——成都读书会勾勒
    
    
     深圳 卫德守
    
    
    我是在深圳工作的四川人。2003年9月回成都办事,到成都读书会(原成都草堂读书会)听了一次讲座(周伟主讲《美国的宪法和宪法教育》)。这以后,我和读书会结下不解之缘。有机会回成都出差,或大假回家,总要参加读书会的活动,即便没有讲座或讨论,我也要和周钰樵老师、杨远宏老师、谭作人老师、杨雨、刘海杰(现在海南工作)、晋沐海、江斌等书友聚会交流。读书会书友的文章、讨论纪要、主讲人的演讲整理稿、海外的优秀文章,杨雨都会发到我的邮箱里。
    
    江斌今年6月到深圳工作。他是四年前成都读书会首次讨论会的十三个书友之一。我从他和其他书友那里了解到不少情况,现整理成文,作为我提名周钰樵先生、杨雨先生为"文化成就奖"候选人的依据。
    
    
    
     散沙也有凝聚力
    
    如果你是第一次参加读书会的交流活动,你会有些惊讶:没有主席台和贵宾席,所有人围成一圈或两圈,各人掏钱买茶就座,只有一个主持人,主持人的任务是控制发言时间和讨论范围。由于每次发言都很踊跃,一般控制在五分钟左右。如果你的发言过于冗长,主持人会友好地提醒:"***,你超过了五分钟,减一点吧。"如果你的发言离题太远,主持人会友善地提醒:"今天是讨论***,你把思考放到论题吧。"我在2007年5月26日亲眼见到周钰樵先生提醒一位基督徒女士:"**,今天讨论《通货膨胀及影响》,你的讲道或传道放在其它时间,好不好?"这位女士也笑着刹住了话题。
    
    让你还惊讶的是读书会没有任何纪律约束。想来就来,不想来则罢,任何迟到早退都没有人责怪你。好像见惯不惊似的。这就导致有时人多(超过百人),有时人少(三四十人)。奇怪的是,四年多了,每次活动,从来不少于三十人。有次我问江斌:"怎么有的人四点半才来啊?"他笑道:"自由嘛,这也是读书会的四原则之一。"
    
    中国类似的读书活动不少。但像成都读书会一样公开鲜明提出四原则的,好像还没有。有人说是周老师提出的。我问过周老师,他说自己开始提出三条,王怡补充了第四条。
    
    读书会的宗旨是自由思考,自由写作,自由言说。
    
    读书会四原则又称"四无原则"——
    
    首先是无组织。在当下中国特殊环境下,一提到"组织"就会令当局头痛。读书会干脆宣布"无组织"。一无"章程",二无"花名册",三无什么"会长"、"副会长"、"秘书长"之类"官员",所有人都是"书友"、"文友"。服务人员统属"义工"(没有一分钱报酬),我知道的"义工"有杨雨、周钰樵、王怡、黄维才等人。
    
    来参加读书会的不须报名。有一次来了三个所谓"维权人士",大讲什么维权三渠道:新闻维权,法律维权,上访维权(不能超过五人)。我问杨雨,这几个人哪来的?叫什么名字?杨雨答:我也不知道,读书会不查"户口"呵。
    
    这也形成一道奇特景观(不知是不是中国唯一的),读书会的书友"成分"颇为复杂,有学者、教授、精英、教师、退休老干部、在职干部、公务员、画家、商人、退休演员、工人、农民、市民、失地者、失业者、乞丐……严格讲,说读书会是知识分子交流的平台不准确,它是渴求知识渴求自由的普通中国人的交流平台或"精神家园"。
    
    读书会第二条原则是"无纪律"。这条由第一条自然延伸而来。这就提出一个课题,无形的信念联系同有形的纪律束缚,在当下中国,孰优孰劣?
    
    读书会第三条原则是"无经费"参加者茶资(三元或五元)自付,饭资(一般只有部分人)AA制。周钰樵先生曾拒绝过一些人的"捐款"。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政治智慧?
    
    读书会第四条原则是"无结论"。这主要指某些"形而上"的理论研讨。无结论不等于无是非。当刘晓波、丁子霖持续攻击64英雄母亲唐德英的时候,读书会数十书友立刻签名声援唐女士……
    
    一位"形而上"先生2004年谈到读书会时,嘴一撇,说,一帮茶客,一盘散沙……
    
    也是这位先生,今年6月中旬拜访周钰樵先生,说是最近在网上读到肖雪慧、谭作人、杨远宏、周先生和杨雨等人的文章,又听说一些书友参加维权活动,他甚为感佩……
    
    他问了一个问题:成都读书会这种水平参差不齐、人员颇为复杂,且不正规的"读书活动",在当下中国居然能存活四年多,什么原因呢?
    
    周先生答:某种特殊条件下,散沙也有凝聚力。
    
    
     每临大事不糊涂
    
    
    有一位能言善辩的"形而上"先生2004年9月向周钰樵先生建议,在读书会书友中择其有水平者另组"读书会",这样可以提升"读书会"的质量。周先生笑答,读书会是普通人精神交流的家园,怎么可以厚此薄彼或优胜劣汰呢?
    
    "形而上"先生断言,茶客如散沙,每临大事必糊涂。
    
    可事实与该先生的判断恰恰相反。
    
    2005年岁末,著名维权人士赵昕陪父母游四川九寨沟返回途中,在茂县被一群有组织的暴徒用铁棒、木棍打得遍体麟伤。暂住成都八一骨伤医院。
    
    成都读书会知道事情真相后,除了不间断去医院慰问赵昕外,立刻签名声援,并立刻向海内外予以公布。不到两小时,签名书友达到四十一人。随后,北京、湖北、贵州、重庆……全国各地赶到成都看望赵昕的朋友几乎无日断绝,国际国内的声援给有关部门极大压力。
    
    2006年5月8日排郭事件发生后,读书会书友之间也出现了较大分歧,有的书友在读书活动期间也吵得一塌糊涂。周钰樵先生、杨雨先生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
    
    5月28日,周先生主持读书活动。他说,今天我只讲"排郭事件"。大家知道,我与王怡是非常好的朋友,有人说我与王怡是"老少搭配,干活不累",我承认。王怡是20号回成都的,这以后他与我就"排郭事件"交换过三次意见,我又上网反复查证,并听取了多方意见。现在我把多种说法归纳为三种版本,通报给大家:一是余杰、王怡本;二是高智晟、郭飞雄本;三是网络本。我今天不带成见地给大家讲讲,供大家思索、判断。
    
    周先生讲完后,有书友问:周老师,你表不表态?
    
    周先生答:我暂不表态。我说的是"暂"。
    
    又有书友问:你如何对待与王怡的关系?
    
    周先生答:是非归是非,朋友归朋友。
    
    有书友说,我要表态。
    
    周先生答,既然是你的"自由",你何必问我?
    
    大家查查《自由圣火》网站,就可知道读书会书友的态度了。
    
    这期间,不少人或电话或面谈希望杨雨转告周先生,不要纠缠"排郭事件"。杨雨说,我和周先生尊重书友们的自由,我们决不做"消声器"。
    
    读书活动受到排郭事件干扰,有几个月处于停滞状态。这期间周钰樵先生不断发短信征求书友们的意见,令他欣慰的是,一.
    100%的书友建议"立即恢复"。我回的短信是:周老师,你别走啊。二.叶涛副教授、杨远宏教授、谭作人、焦鸿、张行可等老师坚决主张"立即恢复"。三.杨雨成了周老师的搭档(周老师今年62岁,杨雨31岁——又是一个"老少配")。
    
    2006年10月28日,读书会活动恢复,周钰樵主持,杨雨主讲。
    
    2006年11月,当"大国崛起"的始作俑者麦天枢号召百姓"妥协"之时,12月9日读书活动由周钰樵主持,谭作人主讲《以大国欺小民的"大国崛起"》,谭老师第一句话就是断喝:麦天枢,你少拿大国欺小民!这次讨论已发《自由圣火》网站。
    
    就在余、王提倡"顺服",麦天枢号召"妥协"时,学术超女于丹又借讲说《论语》,要求百姓"内省",面对这"三个代表",读书会于2007年1月13日由杨雨主讲(周钰樵主持)《从于丹现象谈起》,痛批于丹,旁及余杰、麦天枢。此记录稿已载《自由圣火》网站。
    
    成都读书会书友四年多来,共读好书,同议是非,自由思考,自由表态;水平虽然不能划一,但有一点已经形成共识:在当下中国,不是特别需要太高深太玄妙的弯弯绕理论,需要的恰恰是普世思想的常识。
    
    正是常识,使大家认识到刘晓波、丁子霖持续攻击真正64母亲唐德英的背后定有暗藏机关,大家才签名声援。(见《自由圣火》网站和《天网》)
    
    正是常识,才使大家比较清醒,每临大事不糊涂。
    
    
     他们的成就是隐形的,也是显形的
    
    
    在中国,有的人名声远远高于他的认知能力,也许只有他晦暗的心理和诡计可以与他们的名声并驾齐驱。比如"开除高寒"一案。
    
    有的人在默默无言的传播耕耘。当伪劣们猛刮妖风迷雾时,他们不停止自己的足步。比如成都读书会众书友。
    
    我初步查了一下,近几年来的讲座(有的叫"引出话题")高达七十余次,没有一次"无病呻吟"。2006年5月8日前刊发《观察》网站,以后主要首发《自由圣火》网站。我没法全部列出,仅列十次;
    
    1.2005年1月12日 王怡主讲《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2.2005年5月23日 肖雪慧主讲《五四精神和反传统》。
    
    3.2005年9月20日 流沙河主讲《纪念抗战一甲子》。
    
    4.2006年11月11日 邱国权主讲《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民族吗?》。
    
    5.2006年11月18日 余成明主讲《淘书与读书》。
    
    6.2006年11月25日 李航主讲《先主义还是先问题》。
    
    7. 2007年1月13日 杨雨主讲《从于丹现象谈起》。
    
    8.2007年2月10日 周钰樵主讲《2006年回顾及思绪梳理》。
    
    9.2007年5月26日 李焕锐主讲《通货膨胀及其他》。
    
    10.2007年7月7日谭作人主讲《你说我说〈文化人〉 》。
    
    读书会整体素质在有快有慢地提高,我以为这是隐形的"文化成就"。
    
    有人说,读书会是一帮清淡的茶客,不会形而上思维,不会做实事。
    
    我利用出差机会到成都,与周钰樵、杨雨接触时提到此问题,二位先生只微笑不作答。后来有几位书友告诉我,事实恰恰相反,只有心理失衡者才会有这样的论断。我把了解到的事实公布如下:
    
    1.2005年3月,周钰樵、王怡到四川省政府接待室门口与安县造纸厂100多工人见面了解情况,帮助工人兄弟维权,差点与安县警察发生冲突。当月月底,安县造纸厂工人问题得以解决。
    
    2.2005年——2006年,杨雨、李栋柏、周钰樵到成都武侯区太平村帮助农民兄弟维权,后该村不少农民来到读书会,一位妇女说,来到读书会就像到家一样。参加读书活动的律师曾数次免费为农民兄弟姊妹提供法律援助。杨雨多次深入到太平村帮助失地农民维权,他为此事接受过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
    
    3.不知有多少读书会书友深入到工厂、农村、社区去细微采访和收集资料,帮助被强行拆迁市民出主意。唐诗林先生最近帮助维权时还被打了。
    
    4.赵昕事件后,读书会四十几人签名声援,向国内外发文谴责血腥暴行。
    
    5."排郭事件"后,不少书友发文指斥伪类的丑行。
    
    6.到真正64母亲唐德英家慰问,同时签名声援,并揭刘晓波之流的晦暗卑劣。
    
    7.以自费方式汇集优秀文章,在阅读时深入研讨,把普世价值作为标尺予以度量,与当下中国普遍存在的犬儒主义加奴才哲学毅然分道扬镳。
    
    8.周钰樵先生公开表态,退出没有自由、没有独立,只有刘晓波和余杰的"独立中文笔会"。
    
    这些是一般清淡茶客所能做到的吗?
    
    在我看来,算作"文化成就"不为过。这些都是显形的。
    
    旅德学者芮虎先生在他的《祖国纪行》(刊《欧华导报》)一文中写道:"到中国须去三处……"他把"成都读书会"列为其中之一。他对成都读书会的评价是,这是山崖缝隙中的自由之花,是由尊严培育出的在中国少有的奇怪文化景观……62岁的周钰樵先生(创始人)和31岁的杨雨先生(主要义工)谱写了一段"忘年交,老少配"的寻求自由与尊严的精神进取曲……
    
    由于我不在四川工作,对成都读书会的记叙难免疏漏,请知情者校正补漏。
    
     深圳 卫德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