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风云2007 极左顽固派围剿李锐/苦难的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仅以此文向李锐先生致敬!
    
    “苦难的中国”
    
     我非常尊敬李锐先生,我是在拜读过《李锐反左文选》之后才真正认识毛泽东的。——文盲李银桥崇拜毛泽东,苏联记者弗拉基米洛夫(孙平)无法尊重毛泽东,而李锐从崇拜毛泽东到批判毛泽东,完成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走向人格独立的全过程。
    
     国内外公认李锐先生是著名毛泽东研究专家,而极左顽固派却认为“李锐乃是议毛、贬毛、批毛、反毛的专家。”
    
     在我国批判列、斯、毛和宣扬民主社会主义的宗师不是谢韬,而是李锐。——从1997年到2007年,李锐先生奋战了十年。——岂止十年。
    
     早在1997年3月,整整十年前,李锐就在《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写道(该文见《李锐论说文选》第30页)
    
     “可以说,从马克思到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都过分强调了阶级斗争的作用;所有无产阶级革命家,从俄国到中国,对马克思主义又都有不少误解和曲解。迷信精神变物质、上层建筑改变经济基础,苏联失败了,斯大林失败了,毛泽东也失败了。”
    
     “列宁所痛斥和批判的第二国际,在北欧、西欧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倒是注入了新的血液,也影响到北美,使资本主义并没有到‘垂死阶段’,资本主义生产力尤其科学技术的作用,还在发展还在进步中。马克思设想的缩小三大差别,首先体现在这些国家,顾准对这些情况和问题都有深入的研究和阐述。人类所有好的东西都应当继承,错的东西也不应当回避。马克思哪些是对的,哪些是空想的,行不通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搞对了哪些,搞错了哪些;到底是什么问题,理论问题还是实践问题,不弄清楚还会犯错误。”
    
     2002年11月十六大闭幕不久,李锐就在2003年第一期《炎黄春秋》上公开发表了他在会前给中央常委的信《关于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并在2月20日下午在北京家中接受了《21世纪环球报道》记者的独家专访,“谈了一系列敏感话题”。
    
     “中外历史证明,专制乃动乱之源;如苏联自溃,总根在此。只有民主化才能现代化,这是20世纪尤其二战后的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一个国家如此,一个党也如此。”
    
     “50年来,国内阶级关系已经发生深刻变化。宪法序言中所规定的‘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是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提法应重新研究,代以符合实际、即符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结构,并符合党代表人民利益,同时符合世界政治文明潮流的新提法。”
    
     “1980年小平那篇掷地有声的文章,是由于当时李维汉跟他一次长谈,讲我们过去的问题还是封建专制主义。毛搞个人崇拜,专断独裁,根深蒂固,政治体制不改革不行。实际上苏联垮台,大家知道也是斯大林独裁所致。”
    
     “毛泽东在七大的讲话,现在已经出了书。他的口头报告,我当年听到的传达,讲有这样的话,开国以后,掌握政权以后,我们的斗争对象就是民主人士了。我的印象非常深。他的关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口头讲话,跟后来的文字稿,也截然是两回事。”
    
     “我十六大的上书,提出民主化、科学化、法治化,真正依法治国,是有自己几十年的切身体会而言的。”
    
     “宪法首先有一个修改问题,如私有财产的保护还没有正式明确列入宪法。宪法的实质是监督政府,就是赋予公民监督政府权。西方几百年是这样走过来的。”
    
     “我的看法,马、恩、列、斯、毛、邓,从理论到实践,他们哪些是对,哪些错的,哪些要发展,都必须搞清楚。毛泽东的阴影现在仍然笼罩着我们。我们必须把毛泽东搞清楚。这样才心中有数,以后就不会再重复错误。”
    
     “要讲信仰,只能信仰科学,信仰真理,不能信仰哪个个人及其学说。信仰属于宗教。”
    
     “目前最大的任务是经济发展。现在私有经济的产值已经占全国一多半了。”
    
     2007年2月,在《炎黄春秋》上李锐与谢韬同时高调批判社会封建主义和宣扬民主社会主义。
    
     “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走了弯路,说明不仅有后人的问题,经典作家的理论,从经济、政治到意识形态,也有些问题。比如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等等主张,就被后来的历史证明有问题,不够科学。恩格斯晚年对这些问题实际上是已有反思的。”
    
     “在上一个世纪,第三国际领导革命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东欧已红旗落地,而第二国际传统的欧洲有社会党的国家,社会主义都在生长和发展中。现在看来,搞社会主义不能性急,社会主义不是强制推行的产物,社会主义是从资本主义自然演进的结果。马克思讲过,只有资本主义发展到最高阶段,再不能发展了,生产关系才能改变。所以发达国家最有资格搞社会主义,现在看来也是发达国家的社会主义元素最充分。我看过一个材料,瑞典没有明显的贫富分化,个人收入差异本来高达300多倍,但经过国家税收的平衡,下降到4:1,基本实现共同富裕。也没有腐败,30多年没有贪官。不止瑞典如此,北欧其他国家也有类似情况。”
    
     “50年代(我)去过苏联两次。1979年后,去过美国两次,去过巴西,去过瑞士,经过日本、法国、比利时,还去过澳大利亚,这使我大开眼界,启发思考。可以说,80年代以后,开始有国际视野,关注发达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关注社会民主主义,思考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我现在的想法是,社会主义就是大家过得好一点,共同富裕,生活有保障;社会生活讲平等与公正,人权有保障;真正实现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与政治文明。还有就是人与自然要和谐。”
    
     在《炎黄春秋》抛出这两颗重磅炸弹之后,全国哗然,各界、各方、各地的极左派分子纷纷“深揭痛批右倾修正主义”。
    
     所谓“老红军、老同志、老领导”——郑天翔、李尔重、马宾、宋涛、魏巍、张全景、王忍之、刘国光、有林、李力安、李成瑞、卢之超、韩树英、张云声、刘实、韩西雅、詹武、田心铭、徐非光、孙永仁等人身先士卒,赤膊上阵,真正为社会封建主义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一大批所谓老中青“马克思主义专家学者”奋勇争先,投入这场文革式的大批判。中国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笔名:辛程)发表《评民主社会主义思潮》和《必须警惕社会民主主义思潮在我国泛滥》。中组部张全景发表《恩格斯晚年放弃了无产阶级革命学说吗?》,中宣部卢之超发表《谢韬的所谓“民主社会主义”是诱使中国从社会主义和平演变到资本主义的桥梁》,理论局李长征发表《评说自由化的“易帜”和民主社会主义的本质》,中联部肖楠发表《我们要理解和读懂恩格斯——评谢韬先生有关恩格斯晚年思想发展的两种说法》,北京大学梁柱发表《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是颠覆中国的主要危险》, 中央政研室张勤德发表《民主社会主义的九大罪状》,原中流杂态社孙瑞林(笔名武兵)发表《民主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 国防大学林伯野发表《批判谢韬反共文章,打退修正主义思潮的猖狂进攻》与《切中时弊,振聋发聩——读刘国光与杨承训的对话》, 铁道部党校吴秉元发表《民主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三评谢韬等人的修正主义思想》, 中央党校谭乃彰发表《毛泽东当年号召必须同社会民主党划清界线》,中国社科院徐崇温发表《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历史、理论和现状》,清华大学刘书林发表《民主社会主义思湖及其在当代中国的发展脉胳》, 中国社科院张树华发表《苏联解体是民主社会主义的破产》。
    
     从北京到上海、天津、杭州、南京、苏州、武汉、昆明、开封以及太原等地纷纷召开了研讨会和座谈会,齐声讨伐“乱党谬论”。北京中国社科院的冯颜利、吕薇洲、高伟、翟胜发表《强国富民须以马克思主义引领各种社会思潮——国家兴衰与马克思主义研讨会综述》。南京大学的奚兆永以《评民主社会主义“正统论”、“救国论”》为总题并分设若干小题,竟一连发表了十八评之多;还有海派经济学南京研究所所长李炳炎发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原则区别》。
    
     甚至于一贯与中央唱反调的上海也有人跳出来积极“反右反修”。——蔡仲德发表《要正视“民主社会主义”流行的现实》与《空前变革的空前挑战——谢韬和李锐给我们的启示》, 高为学发表《岂能以资本主义冒充社会主义》与《“股份公司”使资本主义“完成了向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吗?》, 董乐辅发表《“民主社会主义救国论”是亡党亡国论》。上海市老干部活动中心评报协会发表《究竟应该怎样“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高尚全商榷》。
    
     还有天津李振城发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导致苏联解体的严重恶果》、《戈尔巴乔夫“新思维”为何能起到瓦解苏联的作用》与《东欧剧变与民主社会主义》。 浙江社科联裘真发表《浙江理论工作者集会迎头痛击民主社会主义反动思潮》。 楚天舒发表《武汉网友聚会批判谢韬反动言论》, 武汉新四军老战士发表《满纸荒唐言》。 肖力发表《中国要“科学社会主义”不要“民主社会主义”——昆明地区举行批判谢韬奇谈谬论座谈会》。 开封市毛泽东思想研究会紫砂发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山西社科院雷忠勤发表《谢韬为何歪曲恩格斯》。 四川革命老军人庞虎林发表《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驳马克思主义的公敌——为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泽东〉书稿作序的谢韬》。
    
     还有人指出吴敬琏在2006年说过“用两到三年的时间制定出政治改革的总体规划实施蓝图”——“为什么是两年呢?不难猜测:两年后不正是64二十周年吗?当年夫差‘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再见分晓’。如今的64‘精英’呢?‘兵家胜败寻常事,忍辱负重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尤其令人震惊的是崔巍西指出:“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旧部嫡系,集中在‘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帜下,企图利用中共17大召开之际,通过鼓噪为1989年的动乱和反革命暴乱平反,策动政变,颠覆党中央,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根本改变党的路线和国家的性质,实现推翻共产党、埋葬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目标。”
    
     “‘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就是只有赵紫阳的动乱暴乱才能救中国。”
    
     “屠刀置于颈上,还要‘不争论’吗?对于这股势力,邓小平同志从来就没有手软过。我们的党和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任其坐大、养痈遗患,必成历史罪人。”
    
     “全党同志团结起来,全国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坚决粉粹这股反党叛国的反革命逆流,保卫党,保卫祖国!”
    
     ——假如不是上网,我真以为回到了文革时代!
    
     老红军,老领导、老同志们,从高级住房里钻出来看看80后的心声吧!——“我想买房。结果房价涨了。我想买车。结果油价涨了。我想买点肉吃,结果猪价涨了。于是我说:那我吃方便面总可以了吧?!结果方便面也涨价了。那我只好成佛了!佛祖说:你终于得道了!”
    
     “万里长城万里长,烈日炎炎心里凉。年年GDP上涨,据说全民奔小康。工资好比眉毛短,物价犹如头发长。遥望楼盘空幻想,一年能买几平方?教育部,是明抢,人民群众像羔羊。 咱们工人有力量,三千万人齐下岗。 苦了十亿老百姓,富了一群白眼狼!”
    
     “中国现状: 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几; 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 住不起,一万多元一平米; 娶不起,没房没车谁嫁你? 养不起,父母下岗儿下地; 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 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 死不起,火化下葬一万几——总结八个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们80后辛辛苦苦地读大学,到头来工资还不如一个农民工挣得多!”
    
     再看看“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现状吧——无线网络时代,“我们那儿还是茅屋,没有一条路,”“村干部一族论派,一族为党,一族一言堂。谁给好处就发展谁为党员谁给好处要多少土地就划拨多少谁有意见轻者打击报复重着拳脚相加总书记呀!俺们怎么活呀!”“农民大多快每天吃水煮面了”……
    
     ——老同志们,你们究竟是为了中国人民求光明,还是为了自己的子女争权?!
    
     昨天,十六届七中全会开幕。今天,《明报》记者在北京街头采访,发现市民对中央政治是冷淡的。“只要政策好,不管谁上台。”甚至于我都在静待17大结果。——但现在我知道了,我还要准备长期坚持斗争。
    
     ——现在我才深刻理解杜导正为什么说中国民主只能碎步前进。
    
     从1997年到2007年,李锐先生奋战了10年;
    
     从1979年到2009年,中国人民为了求民主,奋战了近30年。
    
     孰胜孰负?让未来来回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習近平十七大接替曾慶紅/兼“苦难的中国”评论
  • 悲哉!俄国归还半个黑瞎子岛!/苦难的中国(图)
  • 苦难的中国:红色星期一,罗杰斯看多PK蔡慎坤看空
  • 苦难的中国:黑色星期五再现 股市走向何方?(图)
  • 网报:我不应该嘲笑战无不胜的国安部/ 苦难的中国
  • 百度快照已经可以打开“64档案”!/苦难的中国(图)
  • 毛泽东到底是苦难的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还是大灾星?/百家
  • 1979年以来高官落马实录/苦难的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