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通货膨胀是江朱时代的遗产/王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通货膨胀是江朱时代的遗产
     (博讯 boxun.com)

    王东民
    
    中国今天的通货膨胀,是经济长期病态运行,权力与垄断压抑民营生产者、货币特别增加过快的客观写照。江朱的后期,广义货币增长始终是GDP增速的两倍以上,远高于世界其它国家。而市场的真实活跃性差、虚拟经济的发育程度低,对货币的吸呐也低于西方市场经济国家。
    猪肉价格达到100%,房价月涨幅达到27%,只是阶段成果,伴随官方公开承认的数字的大幅上调,通胀将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也是江朱时期社会、经济发展思路的必然结果。江朱时期,面对国内经济需求不旺,不是提高民生,通过相应的法律、政治制度,确立市场主体的地位,增加民众与众多中小企业对未来的乐观预期,而是向旧体制、既得利益集团妥协,通过国企、医疗、住房、教育改革,向民众开刀,通过加强管制与垄断与民营企业争利,强化了社会经济未来走势的不确定性。
     江朱的做法,可以换得一时的表面繁荣。GDP增加,获得政权的稳定。但长期的结果是经济的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官僚权力滥用,社会不公、与腐败。并导致通货膨胀,物价由权力垄断产品与劳务向下游与民生日用品扩散。
    在经济方面,朱采用了以下一些食西不化的举措,直接间接的增加货币,抑制企业的生产创新。按照经济学的理论,社会总需求包括投资、消费、出口。中国的国情,消费的解决涉及面最广,需要彻底改善民生,解决最难,效果显现慢,于是江朱采用了。
    
    1.
    
    加大政府投资。民间投资不足,就由政府投资来带动。政府投资的钱哪里来?没有时就大量发行国债。每年发行几千亿国债,自94年以来,每年30%多的增加速度。由于中国特有的二元体制,这种投资并不能拉动民间的投资,只能是在权力圈内进行再分配,拉动官僚垄断行业与官商勾结的企业,权力圈之外,企业生态环境没有任何改进。结果投资需求没有拉动,国债是财政赤字的延伸,当遇到官商勾结导致的无效投入,发行货币来偿还是一种必然的选择。
    2.
    
    增加出口。内需启动不见成效,就业压力却在增加的情况下,增加出口,获取一点可怜的加工费用,虽然解决不了内需,却可能解决就业。于是加大出口扶持,用退税的方法鼓励出口。一些出口企业确实可以有收益。但却象我们的商业部长所说,是用两亿只鞋换来的一架飞机。那里饱含了多少仅可以维持生存的劳工的血汗。
    同时,也吸引了众多的带有血腥的国外资本趋之若骛,让全世界共享中国的奴隶制。在僵硬的外汇体制下换得的外汇储备,我们的朱总理对外自豪的说这是真金白银。其实他应当看到,这些真金白银并没有让民生同步改善。而且还由于在固定汇率下增发的人民币,加剧了日后通胀的风险与金融体系脆弱性。
    3.
    
    为了拉动内需,江朱时期全面推动住房商品化,其结果是兴起一个产业。同时给各级政府、开发商、银行提供了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审批、征地、开发、销售一条龙,圈平民百姓的钱,在飞涨的房价中开发商与地方政府勾结,绑架银行,大量信贷,GDP的确提高了,银行坏帐增加,民生没有改善。大众只能用国外三十分之一的收入,来支付美其名曰与国际接轨的中国都市的房价。内需没有拉动,房价大幅拉动。如果把房价作为CPI的权重加大,通胀在江朱时期就已大幅提高。
    4.
    
    为贪腐造成的黑洞埋单。四大会计事务所安永公司发表的2006份年度报告称,全世界的不良贷款去年达到20年来的最高峰,总额达到1万3千亿美元,中国金融系统拥有的坏帐在世界各国中首屈一指,可能高达9110亿美元,约占全世界不良贷款75%。仅中行、建行、商行及农行等四家最大金融机构的呆帐就达3,580亿美元之巨。这个数字是中国政府公布的坏帐数字的2倍多,总额超过了中国的外汇储备8,536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猫鼠勾结产生的。江朱时期的做法是不断剥离,不断的向里填钱――注入资金,冲销万亿的呆坏帐。用纳税人的钱为银行经营失败与官商勾结贪腐造成的黑洞埋单。须知,银行的呆坏帐不是钱没有了,只是不在银行的手中,而是流到了各个环节的蛀虫手中,在用从大众手中拿来的钱喂养贪官污吏。给可以破产多次的银行输血,最终分流的货币总要在市场上反映出来。
    5.
    
    内需实在启动不了,主意打到了教育。计划生育使中国人对子女教育更加重视,肯花钱,于是要把教育变成产业。产业化结果是使教育成为一个垄断的收费行业,增加了一个新的腐败平台。几年下来,教育收费的增长速度远超过GDP的增长与居民收入的增长,而在这股春风的吹拂下,教育系统欠下了2000亿的债务。国家补这个漏洞的结果无异于向其中注资。结果还是国民埋单。
    6.
    
    公开干预市场,垄断性涨价,为日后的通货膨胀埋下隐患。政府控制的垄断性产品与劳务,电、水、汽油、柴油、天然气、煤、各类强制保险、物业税等对个人和企业各类不断增加,并多次提价,同时却不允许下游企业价格提高,不控制影响民生的垄断性收费,却非要控制一碗拉面的价格。
    尤其是提高向民众提供公共服务的公务员工资。既不公平,也不合理。为了拉动内需,江朱多次给公务员加薪,加薪是用纳税人的钱来为一部分人提高收入,会增加不公。更重要的是,给公务员加薪,本身是让民众购买公共产品、劳务的成本增加,也是变相的提价,而且是垄断性提价,对于社会其它的产品与劳务起到源头涨价的效果。时间滞后,到胡温时才显现。
    
    上述的一系列举措,离不开外汇率的僵硬体制外壳。固定汇率政策是只顾眼前平安的驼鸟政策,带来的是地上与地下热钱的涌入,流通领域流动性充斥,经济的波动性大增。内需不足没解决,国内市场的产品与劳务供给没有明显的提高,货币却在增加,结果是GDP增加,民生没改善,物价却大幅增长,并由权力垄断行业向普通商品扩散。迫使央行不断加息,提高准备金率,结果对该限制的对象,如贪官的黑钱、国外的热钱隔靴搔痒,不该限制的对象,如民企、普通住宅的购买者雪上加霜。
    
    与朱的经济政策相得益彰的江在政治方面的一系列的举措。江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打造自己的形象,不是励精图治,改善民生,而是营造自己的庞大腐败的官僚体系,党同伐异、封官许愿,人质管理,即让你腐败,不惩治你,作为“人质”,如果有二心,就用“人质”来要胁。
    在军队中晋升了几百个将军,比毛泽东、邓小平数量都多 ,在地方,默许官商勾结,会吹的,会跑官的重用,大陆的吏治乌烟瘴气,其蓬勃发展之势大有整合民主体制之忧。
    
    大量拨款拢络军队高层,官僚体系也空前的膨胀,大陆的人大代表提出,目前官民的比例是1:26,从上台到下来,一直在喊精简机构,最后的结果是增加了一个精简办。
    
    维持这样一个庞大的官僚体系,需要巨大的财政支出。表面的预算并不足以满足官僚体系的需要。有数字表明,公款出国费用超过4000亿元。加上公车消费及公款招待费,这‘三驾马车’每年要花掉财政收入的30%。2005年公款吃喝的数字是6000亿元(2007年3月18日的《法制日报》)在官场大举奢华之风。设施要大且豪华。城镇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各级政府的及垄断企业的办公楼。中国的一个乡政府的办公机构都可以和国外的州政府的办事机媲美。这种氛围下催生了国家大剧院、奥运场所、中央电视台等古怪、浪费的建筑。 
    维持官僚体系的挥霍,相当的来源是依靠摊派、举债、挪用实现的。尤其是朱加强了中央的财政之后,地方的财政收入捉襟见肘,采取摊派、举债的办法留下了巨大债务黑洞,一些贪官为了牟取商业利润,甚至动用社保基金、住房公基金的地步,令人发指。江朱当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后总是要印刷货币去填补的。
    
    与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官场生态相对应的是80%以上的劳动者没有养老保险与基本医疗保障,1.4亿老年人和6000万残疾人及亿万妇女儿童缺少必要的社会福利。储蓄率居高不下,达到3万亿,未来不确定性日益增加,悲观情绪增加。
    伴随畸形的官僚体系的膨胀是企业生态环境的被挤压,企业感受到的是官僚体系的吸血功能在强化。公开的税收与不公开的收费都在加剧,以税收为例,几年来的税收增幅、增速都远高于GDP。企业生产同样多的财富要缴纳较原来为多的税。在表面歌舞升平的下面是大量的民众、企业生存举步维艰。企业、个体的数量急剧减少,仅为90年代初的50%左右。管制机构、大壳帽与企业、个体商户的数量呈此消彼长的关系。结果是社会的实体经济大大受到限制。而上访的人数、社会治安案件在不断增加。最终是少数人的幸福与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
    
    由江朱时期产下的这个与天安门广场上的巨蛋一样的官僚体系畸形大怪胎,耗用了社会大量的资源,并使资源不是按照效率配置,而是按照权力畸形配置。对应实体经济资金的匮乏,是不生产商品与劳务的官僚体系,在贪腐机制下吸纳了大量货币,官僚体系内充盈的货币对楼市、股市的泡沫影响巨大,对经济的发展却是副作用,而且一旦有经济的波动,对物价的上涨起到兴风作浪的功能。是今天通胀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毒瘤。
    
    套用电影中的一句台词,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从江朱时代为通胀的埋下的隐患目前已经浮出水面。由当时不为人所关注的领域向日常生活敏感的领域扩散。而且已经不能用统计来遮掩了。用行政的办法解决,也不会从根本上见效的。
    实体经济相对货币如同河床,河道通畅合理才能承载洪水,如果年久失修,甚至挤占河道,就会溢出,江朱时期的长期政策的实行,就是在挤占河道又在不断蓄洪,结果造成今天中国一大经济景观,一方面是需求不足,另一方面是通货膨胀。
    
    因此,国人要做好通胀的准备。
    政府管理层也要做好应对通胀的准备。这里边包括治安、贫富、抑制腐败、平民愤等诸多与国外不同的措施。否则这个病体会随时暴出罗乱。 _(博讯记者:王东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