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学良,被政治庇护着的民族罪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9日 转载)
    
    张学良,几十年来我们一直把他称作 “爱国将领”,仅仅是因为一件事,那就是他和杨虎城将军于1936年12月发动的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而正是因为这一件事,我们便忘记了他在“九。一八”事变时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民族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孽,忘记了他的无能、他的软弱、他的愚蠢!
     (博讯 boxun.com)

    几十年来,我们总是把“不抵抗”的罪责都一古脑地推给了蒋某人,认为张学良是给蒋某人背黑锅。可是,我们只要稍稍用点理性的思维去思考这件事,便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张某人同样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我们分析一下“九。一八” 事变前日本国内的对华政策。当时日本国内军国主义正甚嚣尘上,少壮派军官行刺了对华较为温和的首相犬养毅,大难不死的犬养毅被迫退出内阁。上台的新首相若规礼次郎也是文人政客,主张谨慎的对华政策,对以陆军大臣南次郎为首的冒险激进的对华策略持反对态度。而以南次郎、彬山元、小矶国昭等人为代表的军界对文人政客的温和作法十分不满,他们认为“要想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要想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提出满蒙是日本帝国的生命保障线,是防止苏俄的第一道屏障,所以必须占领满洲,然后以满洲作为全面侵华的后方基地。而此时的蒋介石政府正是基于日本国内文人政客的温和主张,自己又忙于国共内战,所以不愿意在这时候引发中日冲突,甚至战争。但这是一厢情愿的侥幸心态,他没有根据当时日本国内政局的实际情况作出正确的判断,那就是日本国内文人政客的势力日渐势微,军人政治的时代行将到来了。
    
    其次,蒋介石还寄希望于国联的调停。但他却没能纵观当时的世界大势,美国正忙于应对国内的经济危机,无暇他顾;英、法重点考虑的对象是苏维埃俄国,想方设法地对付新生的红色政权,而不惜对德国实行绥靖政策。这几个大国都有自己的事要忙,哪有闲情逸致来管你中国和日本的事。
    
    第三,蒋、张对当时的两军形势抱有错误的估计。当时日本驻扎满洲的关东军不过万人,而张学良的东北军却有二十多万人,双方力量的对比是悬殊的,蒋、张一方面不相信日本人在这种情况下会敢于冒险,另一方面,他们又害怕一旦战事发生,日本人会很快从日本本土和朝鲜源源不断地运来军队,使战事朝着无法控制的规模发展。可想而知,当他们的心情是多么的矛盾。
    
    总的来说,蒋介石当时在对日的态度上是抱有侥幸心理的,其目的就是把攘外的事情放一放,从而腾出手来完成他的安内计划。张学良作为被他重点拢络的对象,身负全国陆、海、空三军副总司令和东北边防军政长官的职衔,又是蒋某人的结义兄弟,无论是从拥护中央的政策方针,还是从兄弟大义来说,执行蒋的政策本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他偏偏是执行了“坚决不抵抗”的命令,而且是不折不扣地执行的。他忘记了他的父亲就死在了日本人的手下;他忘记了当初易帜归顺老蒋就是为了希望集全国之力来对付日本人的;他忘记了一旦丢了东北,他将什么都不是的事实。
    
    事变发生前,已经有种种迹象表明事态可能恶化,并且手下有多人向他提醒过,而面对着日本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运送着军用物资,蠢蠢欲动,他竟什么准备也没做。事变发生前,他自己躺在北平协和医院养病,副帅张作相回乡奔丧一去不回,参谋长荣臻在家大肆操办老母寿宴。事变发生前,七旅旅长王以哲赴北平问计,他还说以时局看,日本人不会行动,并一再强调不得抵抗。
    
    老蒋真是没看错人!就在事变的当晚,张学良还陪着美国外交官看戏去了,把一个慌乱的荣参谋长急得手足无措,打电话给张少帅却找不到人。各级军官只好硬着头皮下达着“不得抵抗”的命令,任由日本士兵用刺刀追逐着不敢抵抗而四处逃窜的中国士兵。日本士兵的狂笑、中国士兵的惨叫、殷红的鲜血、熊熊的火光,这是一幅多么悲惨的画面!
    
    很快,东三省丢了。张学良花了血本苦心经营的三百多架飞机没有一架升空,没发一颗子弹就落到日本人的手中,成了日后在中国的上空杀戳中国人的武器。当时在中国没备最齐全、技术最先进的沈阳兵工厂也落入魔掌,后来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杀人的武器用来屠杀中国人民。二十万东北军被一万多人的日本关东军冲得七零八落,退入关内。
    
    日本人的冒险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军人以事实向文人政客们证明了他们的观点是正确的。本来日本人对这场战争是没有多大把握的,几千万的国民对四万万国民;全国几十万军队对中国的几百万军队;弹丸岛国对十几倍于它的泱泱大国。没几个人会相信他们能吃得下这盘大餐,在东北的行动只是他们一次尝试性的行动。然而他们成功了,是近乎完美的成功,裕仁天皇一下子信心爆棚了。
    
    张学良为他的愚蠢、为他的稚嫩、为他的软弱、为他的无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同时葬送的是几千万中国人民!而这更加严重的后果是助长了日本国内军国主义的气焰,为日后的全面侵华埋下了沉重的祸根!
    
    他完全有理由拒不执行“不抵抗” 的命令!因为他不是蒋的嫡系,他与日本人有杀父之仇,他坐拥东北、华北半壁江山,而且东北是他父辈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根本之地。他竟然没有一点血性!至少他可以灵活一点,把敌人的野心扼杀在摇篮之中。但他确实什么也没做,他所做的只是顽固地执行错误的命令,消极地坐等灾难的降临。
    
    “西安事变”也许是他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但就其实际意义来说却是毫无价值。这一次,他是彻底地断送了自己,这也是他愚蠢的最登峰造极的体现。即使没有“西安事变”,历史发展到这一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老蒋虽然反共,虽然已经从一个革命者蜕变为一个封建专制主义者,但他仍不失一个有着民族大义的人。面对日本的全面侵华,他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无动于衷。“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抗日他还得要和共产党兄弟并肩作战,尽管他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
    
    所以,张学良也许还是能算得上“爱国将领”,因为他主观上还是爱国的,是反对外侮侵略的。但因为他政治上的幼稚、思想上的单纯、性格上的软弱,最终让他成了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学良的民族败类问题/发华知
  • 王中陵:郑成功、张学良与台独
  • 9.18事变前后真实的张学良和蒋介石/LISA
  • 克强:张学良-民族败类抑或民族英雄
  • 纨绔少帅张学良是如何误国的
  • 张学良确是中共党员
  • 张学良亲笔自述手稿尘封48载后出版
  • 张学良之子张闾琳时隔68年后重访西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