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是个怪东西——个人文件(1)/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9日 转载)
    世界已经被网络这台从人类智慧中冒出来的“推土机”给“碾平”了——这是美国专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其大作《世界是平的》一书中提出的观点,已经风靡中国了(2007年7月中共重庆市委汪洋向全市的领导干部推荐此书一事,被新闻热炒就是证明)。中国普通人通过网络已经领略到了“世界是平的”好处,并且一部分已经“先”生活在“平”的“世界”空间中了(这叫未“富”先“平”吧),但是,中国共产党统治集团还被世界在“崎岖不平”时代中的那种意识形态所捆绑,并且他们不识时务地要用它来继续捆绑我们13亿中国人——这就是目前中国的最大问题。因此即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17次代表大会实际上是研究如何给已经变“平”的世界“挖”上一个“大坑”,再给“大坑”上面覆盖一层可以掩人耳目的稻草,设计出一个天衣无缝的“陷阱”。
    
     可不是吗?现在,普通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建立起自己的“文件夹”,如果说这样“文件夹”在已经变“平”的“世界”中可以和中国共产党中央的“文件夹”平起平坐的话,那么,网络所赋予人的这种平等权利就有可能使我——一个普普通通的海外民运人士在“编辑”自己对中共17大意见时享受到和中共17大秘书组一样的权利,至少我的“文件”也可以在中国和世界上散发与传播,可是中国共产党高层无视这样的事实,非得要在“网络这个人类信息直通车的时代”搞“陷阱政治”不可;结果呢?他们即使权力再大,也改变不了下述事实:“个人文件”通过网络这个世界“平台”已经取得了和政府文件、政党文件或超级公司文件一样平等的建立权利和传播权利。 (博讯 boxun.com)

    
    如果说上述事件中包括着“竞争”或“比赛”的意义的话,那么,我不认为我个人可以“输”给中共17大那个庞大的秘书组班子,别的不说,就凭他们的文件还停留在“产”前黑暗的“子宫”中时,我的文件已经“曝光”了就是证据。
    
    考虑这不是一份“奉命”而作的文件,也不是一份想以此去“跟”胡锦涛“班”的文件,更不是一份在发表后不久就会被扔进“垃圾箱”(电脑为使用者专门建立有“垃圾箱”)的文件(中共中央的文件大多数是此类),所以,我对它在17大闭幕后不会失去价值一事是充满信心的。它是本着人的基本良心,并且是在“上帝”的指令下写作的文字,没有吹捧共产党的嫌疑,更没有自欺欺人的用意, 完全地本着事实的本来面目讲话,正因为这样,我在编辑这一组文件时,就克服了内心的自卑感,认为在中国目前的重大事情上应该有我一介平民的声音。顾炎武老先生不是在两个世纪前就呼吁后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
    
    在这一组文件中,我不是要列举共产党的“罪恶”,痛斥它的“邪恶”,在这一方面我不在行,由《大纪元》编写的《九评共产党》已行文在先,很有力量,我承认我写不出类似的文章,因此,欲以“数罪”为快的读者们可以去读《九评》,我的“文件夹”中所收录的文章,都是要让广大中国人民自己思考这样的一个系列性问题:在21世纪中,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地受人奴役?如果不受奴役的话,我们应当怎样行动?什么时候行动?如果我们普通人的“脑子”里都曾经产生过自己应当行动起来的念头,而影响我们“身子”没有动的原因是什么?如果说我们到底是“怕”,一个“怕”字压迫了我们,那么我们还可以追问:在过去的时间内我们有没有破除过“怕”字,把“‘怕’字当头,换成了‘敢’字当头”?如果回答“有”,那么,过去我们能做到的事,为什么现在却做不了?……
    
    在20世纪的上半叶,假设奴役我们中国人民的人是“英雄”(他们也多少有一点和我们不同之处,至少经过战争,是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人),但在今天,奴役我们的人是和我们普通人一模一样的货色,既不“伟大”,也不“光荣”,并且又一连串地犯错误,就这些人却把我们统治得死死的,以至于网上常常有人愤愤地说:“中国是座坟墓,中国人是死人!”
    
    我的“文件夹”在打开之际,得做这样的一种声明:它不是如正在编辑的“中共17大文件”,把中国现在的社会说成是几百年一遇的“盛世”、“和谐社会”(这样说是缺德的,会招致人骂的),但是,我也不把中国说成是“坟墓”(这样说太阴森了,给人以恐怖,而民主是要驱除人的恐怖的),而是要在以上两者中间持“中庸之道”。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乎,民鲜久矣!”
    
    被建立起来的这一组文件,体现的是我个人的思想,它如果用两个字来概括的话,那就是“民主”,如果对它要做进一步的解释,它便是在我(和如我一样的普通人)亲身经历的一系列重大事件中被专制主义的“大石头”“碰撞”出来的,因此,没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那样“系统”的“思想来源”,每逢一次重大事件的“撞击”,它都会冒出些新的火花。目前,17大被认为是一个“重大事件”,我的思想就不能不有所表示。既然这样,这一组“文件”就不是“捧”共产党,而是“批”;但是我又认为,任何一种“民主的思想”虽然都具有对专制主义的毫不留情的批评和批判,批评和批判却有一个量度,就是不伤害专制主义统治时期的人民感情、人民利益、人民作为以及人民历史的正当性与价值。
    
    依据我个人的见解,“统治”乃是被统治的人民与统治者们“签定”的一项“合同”,“合同”要求人民一方不要造反,统治的一方不要杀人。可见,它是人类文明的一份“原始合同”。当双方都遵守“合同”时,社会就风平浪静,但是,人性这东西如水,往往会无风而起浪,人民一方面常常违反“合同”造反,明明知道要被“杀头”,还是要造反——这就产生了“民主革命”;如果说“民主革命”产生出了“民主的成果”(姑且不论“成果”的“好”与“坏”),那么“成果”就只能意味着人民有权利造一切政府的反。用杰斐逊的话说:“人有权利反对世间的所有政府,不管是统指的政府,特指的政府”(引自《宪法的政治理论》中译本第158页),同样的意思,伟大的林肯的表述是:“人民”“可以行使宪法的权利去”“改革”政府,“或者行使革命的权利去解散或推翻”政府(参阅武振荣 邓韫璧合写的《论民主的两种权利》一文,《民主论坛》刊登)。
    
    这就是我——武振荣表述出来的民主,他同毛泽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理论中的“民主”,邓小平吐痰时吐在痰盂边的“民主”以及胡锦涛用“科学”搞出来的民主,不是一个种类,在上述人物那里“民主”被“恶搞”了,因此,“民主”越来越少,由“7、8年来一次”,到最后18年竟连半次都没有来。
    
    因此,我所提倡的民主必然意味着要批判“恶搞民主”的行为,这一点我和大家一样,只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我认为“民主是个怪东西”,它每被人“恶搞”一次,虽然对于特定的这一次来讲,“量”“减少”一次,但是它存在于社会中的“总量”却非常奇怪的又增加一次。因此,在民主被经常“恶搞”的国家中,民主反倒增加,于此相应的是,那些从来也不“恶搞”的国家(如斯大林时期的苏联、今天的朝鲜和古巴),民主的“量”竟然减到了几乎为“零”的程度;其实,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一个国家或社会的内部,即民主遭到“恶搞”次数愈多,内部的民主就愈多!
    
    胡锦涛的借他的“文胆”之口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是因为他把民主没有吃透,所以,只能说那种“不疼不痒”、既谈不上“正确”、也找不出什么“错误”的话,就好像二年纪学生学习造句一样,为避免错误,不敢自己“造”,而只会“套着说”的情形一样。
    
    此处,我对民主的看法若是仅仅停留在上述一点上,那么,我说的民主就不屑一顾,问题是它可以解读、解释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最奇怪的现象:在统治者们“恶搞”民主时,人民竟然歪打正着地得着了民主!我说“民主是个怪东西”的道理就在这里。
    
    就从这一点入手,在我为“迎接”17大而制定的这一组文件中,就寓于着如下的意思:朋友们如果认为40年前爆发的“中国政治大解放运动”(又叫“66运动”或者“文化大革命运动”)“恶搞”了民主,认为18年前产生的大学生运动和北京市民运动也“恶搞”了民主,那么,我今天并不是要求朋友们“改变”自己的看法,我只是想要朋友们“推进”一下自己的看法,以便于形成这样的一种观念:被统治者“恶搞”着的民主历史乃是“正版民主历史的草稿”。可不是吗?在毛泽东“恶搞”民主时,中国社会产生了“工人造反总司令部”、“农民造反联合兵团”、“老大娘打虎队”和“拖儿带女战斗队”(见拙作《对一个伟大时代的回忆与理解》,《民主论坛》上载);邓小平在“恶搞”民主时,产生了“高自联”、“工自联”和形形色色的“声援团”,而江泽民和胡锦涛统治时期,他们不“恶搞”民主的行为,中国社会都“出产”些什么?谁看不呢?就连瞎子也能够“看见”当年的“红色娘子军”任何变成了现在卖淫的“黄色大军”的啊!
    
    
    不要说在“转型时期”的社会中,民主常常会遭到人的“恶搞”,就是在最发达的民主国家里,民主也往往被“政客”们所“恶搞”,因此,如果民主国家的人民要“拒绝”“政客”们的“恶搞”,那么,民主就可能由“有”变“无”。
    
    明白这个意思,我这一组文件的“精神”就出来了,就是说,当前在中共“17大”许诺要发现“新大陆”时,我们中国人民就应该借此机会搞一次13亿人参加的民主运动;在这样做的时候,你不需要“改变”什么?也不需要“克服”什么,就“带”上你现在所有的“东西”(思想和情感、分析和判断),只要把它从“家”里“带”到“街上”就行了……,此时此刻,若有人要问:“什么是民主?”我回答:“这就是民主!”
    
    剩下的问题是:你这样搞,胡锦涛认为你的行为是“好”的、“革命”的,你就和他别翻脸,甚至和他一起搞也没有什么错误;相反他认为你在“搞动乱”、“破坏社会秩序”,你就反对他,“炮打”他,把他拉下马,让他“靠边站”……你的行为是天经地义的!
    
    因此,我说,中国的民主什么也不缺,只缺人“上街”,在“街道”上,每一个人都“晒”自己的“东西”,变成为“民主的晒客”,中国民主的“果子”就最后地“成熟”了。
    
    2007-10-8于韩国首尔市。民主论坛 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导正,你错了:自由应该“碎步走”,民主应该大步走!/武振荣
  • 论如何“打”“政治的仗”和“思想的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8)/武振荣
  • 民主与教育——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7)/武振荣
  • 民主的节日论——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6)/武振荣
  • 是“机遇”问题,还是“素质”问题?——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5)/武振荣
  • 好伎俩:一语双关——评新闻“胡锦涛访问上海”/武振荣
  • “再洗脑论”当休矣!——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4)/武振荣
  • “放”开了的人民力量是洪水猛兽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3)/武振荣
  • 人民有力量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2)/武振荣
  • 人民赤手空拳可以打倒专制政府吗?—民运及政治问题连续帖(1)/武振荣
  • 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队问题/武振荣
  • 民主文化:是“一层饼”还是“千层饼”?/武振荣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66运动”博客讲稿 第十四讲:对号入座/武振荣
  • 武振荣:“八九”政治对话失败原因之浅探
  • 自欺欺人:什么“民众最信任中央政府”?/武振荣
  • 谁应当为“89丰碑”揭幕?/武振荣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武振荣:王实味之死与思想者们的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