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祖桦:冷 评 “ 十 七 大 ”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8日 来稿)
    
    中共十七大将于本月15日召开。在中宣部的操控下,党国宣传机器开足马力“全面启动喜迎十七大宣传”工程,硬是要造出一个热气腾腾、莺歌燕舞的氛围,仿佛开完十七大中国就会“旧貌换新颜”。无奈信者寥寥,民间反映相当冷淡。
     (博讯 boxun.com)

    真正有人关心的问题是,“十七大”会启动政治改革吗?“十七大”会在政策层面发生变化吗?团系大员的崛起有哪些意味?下面我就一一加以评论,供读者参考。
    
    政改依然没有戏
    
    据香港媒体报道,九月七、八日,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前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作为特邀嘉宾,陪同中国人民大学前副校长、著名理论家谢韬前来香港演讲“关于民主社会主义问题”。杜导正在多个场合都会一字一句朗读温家宝的讲话:“政府的一切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 “首先得从制度入手,因为造成腐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这就需要改革有关的制度……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我们要完成两大任务,推进两大改革。两大任务,一是集中精力发展生产力,二是推进社会公平与正义;两大改革,一是推进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二是以发展民主政治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
    
    杜老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中共党内开明派人士,我能体会到他引证温总讲话的弦外之音。但如有人仅仅依据某位领导人的公开宣示就相信中共会在十七大启动政治改革,则难免会大失所望。
    
    中共对待政治改革历来是“只说不做”或“假戏假作”,也就是说得好听,做得不行。早在二十七年前,当时的中共“核心”邓小平就做过题为《党和国家领导体制的改革》的“8、18讲话”。提出反对权力过分集中、个人专断以及官僚主义,“现在提出改革并完善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的任务,以适应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时机和条件都已成熟。”
    
    一九八二年召开的中共“十二大”政治报告中也提出要“继续改革和完善国家的政治体制和领导体制,使人民能够更好地行使国家权力,……。”
    
    一九八六年邓小平重提政治改革,并要求在次年举行的中共“十三大”上把政治改革的问题提出来。为此,专门成立了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由赵紫阳、胡启立、田纪云、薄一波、彭冲五人组成。下设办公室,负责日常工作,由鲍彤、严家其、贺光辉负责。
    
    在赵紫阳、胡启立、田纪云、鲍彤等党内改革派的积极推动下,政治体制改革的调研与探讨取得了不少成果,主要体现在一九八七年召开的“十三大”的政治报告中。
    
    赵紫阳在“十三大”报告第五部分“关于政治体制改革”中首次提出了七项具体内容:(一)实行党政分开;(二)进一步下放权力;(三)改革政府工作机构;(四)改革干部人事制度;(五)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六)完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若干制度;(七)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这七项若能真正实行,中国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但“六四”一声枪响,政改从此被打入冷宫。邓小平在“六四”之后曾说“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也不能动”,果然一个字也没有动,都停留在纸面上了。
    
    此后的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都重申要搞政治改革,但连象样一点的实际措施也未施行,不过是装潢一下门面而已。不用说,十七大报告也少不了关于政治改革与“党内民主”的论述,但鉴往知今,仍然是说说而已,当不得真的。
    
    据《北京日报》2006年12月18日报道,此前中共中央党校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只有8%左右的中共领导干部关注政治改革,而67.9%的官员认为“保持社会稳定”是最重要的事情。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指出“多数领导干部对与政治体制改革缺乏热情并不奇怪,因为政改将不可避免地触及他们手中的权力和既得利益。事实上,中国的政治改革步履蹒跚并不是因为人们对中共理论有什么样的坚持,而是缺少当权者的拥护和推动。”
    
    “缺少当权者的拥护和推动”,一语道出了今日中国政改遭遇困境、举步维艰的症结。大多数党国官员只关心自己的既得利益,揽权捞钱,然后还要在“保持社会稳定”的旗号下,动用国家公器镇压民间维权力量,维护不公正的社会政治秩序;纵使个别领导人良知尚存,“仰望星空”,意欲补天,安可得乎?
    
    政策调整见端倪
    
    关于政策变化,每次党代会之前,党的主要领导人都会通过发表讲话的方式披露“本朝新政”意向,以整合党内意见,“统一思想”。今朝也不例外。6月25日,胡锦涛在中央党校发表讲话披露了他的治国理念与政策要点,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为十七大进行的热身操练,主要内容将会进入十七大报告。
    
    6.25讲话的绝大多数内容是老调重弹,诸如“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科学发展”、“社会和谐”、“小康社会”、“以人为本”、“三个代表”、“反腐倡廉”,反映出胡总书记一贯的四平八稳、兼顾左右、面面俱到、举轻若重的政治性格。
    
    值得注意的倒是外传与胡总有瑜亮情结的曾庆红,9月1日在中央党校秋季开学典礼上发表演讲,阐释胡总6.25讲话的微言大义。曾在演讲中一口气提出七个“深刻理解”:(一)关于“一个始终不渝”和“四个坚定不移”;(二)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旗帜;(三)关于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带领人民进行的一场新的伟大革命;(四)关于牢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和基本路线;(五)关于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六)关于总体布局的思想观点,努力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全面发展。(七)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的思想观点。
    
    至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已然揭晓。就是以“四个坚定不移”来继承“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中共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才是纲,其它都是目。
    
    从政治观察的角度看,胡锦涛主导下的政策会在继承的基础上做出一些微妙的调整,主要是:以“科学发展观”替代“片面发展观”(9月17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已做出决议,十七大修改党章要体现科学发展观);以“和谐社会论”缓和社会冲突;以“改善民生”的姿态赎买大众;以“和平发展”取代“韬光养晦”,争取在国际社会有所作为。
    
    团系崛起存隐忧
    
    团系又称团派,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团系是指曾在共青团系统任过职的。狭义团系则是指曾经在团中央或团省市委担任过领导职务、现在政坛担任要职的人。我数了一下,出身团系现担任省委书记的有10人,担任省长的有12人;担任副书记、副省长和省委常委就数不过来了;位列省部级者不下数百人。明镜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详细介绍团派的书——《团徽照耀中国(胡锦涛的团队)》,书中说 “共青团派”中正部级到正局级的官员,数以千计,有人一言以蔽之为“五百罗汉”。“团派”中有“四大天王”“八大金刚”和“四小名旦”,总之是“人才济济”,后继者如过江之鲫。可以预期,在十七大(包括之后的一中全会)上会有一批团系大员进入中委会乃至政治局、书记处。团系在中国政坛的崛起已是不争的现实。
    
    笔者曾在团的机关任职多年,对共青团的情况略知一二。据我了解,团系出身的官员并非一无是外,他(她)们大多受过高等教育,经受过较充分的政治历炼,具有较强的学习能力与组织能力,思想观念上较为开放,其中不少人怀抱理想。在知识界和民间享有很高声誉的胡耀邦先生就是团系的祖师,胡克实、胡启立、项南等开明领导人也是团系的前辈,刘宾雁、王蒙、张黎群、钟沛璋、朱厚泽、江平、王军涛、张炜、李大同、卢跃刚、潘岳等人均为团系出身。
    
    团系出身的官员大多能说能写,务虚能力强,搞起起意识形态来驾轻就熟;但相对而言,行政领导能力与经济管理能力则较为逊色。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团系出身的官员担任地方大员或部委领导普遍政绩平平的重要原因。有的人连乡镇长、县市长都没干过,一下就空降到地方做省长,许多事情都不懂,又喜欢夸夸其谈、发号施令,难免被当地百姓传为笑谈。
    
    中国古代就讲究“宰相必起自州部,猛将必拔于卒伍”,没经过下层的艰苦历炼,缺乏实际办事经验的人,很难担当重任,也难以服众。这种关照安排还会令那些从基层一级一级干上来的具有行政与经济专长的官员心生怨恨,离心离德。
    
    从派系政治的角度看,在一个政治体系中,若某一派系权力过大,缺少竞争与制衡,则难免会缺乏改革动力并趋于保守;同时,强势派系很容易由于权力分配失衡而成为其他派系的众矢之的,最终自食其果。《易经》曰“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盛极而衰,历史循环,其能得免乎?
    
    原载《开放》十月号,发表时标题有改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祖桦: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台高效绞肉机
  • 张祖桦:赵紫阳的政治改革遗产
  • 张祖桦:以奥运促人权
  • 包遵信 张祖桦:只待新雷第一声-祝贺《开放》创刊二十周年
  • 农村土地问题的症结在于国家权力的垄断/张祖桦
  • 张祖桦: 严重歧视农民的选举法
  • 张祖桦: 军队国家化乃政治文明之通则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张祖桦:宪政民主救农民
  • 李卫平:听从良知的召唤—访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
  • 张祖桦:违宪审查制勿成一张画饼
  • 张祖桦:给有意参选人大代表的朋友们的九点建议
  • 张祖桦:甘地与非暴力主义
  • 张祖桦:马丁·路德·金与美国民权运动的启示
  • 张祖桦:耀邦之死
  • 张祖桦:违法滥施暴 与民为寇仇
  • 张祖桦等评议湖北大冶万人示威
  • 张祖桦:违法行政与强取豪夺——评佛山市南海区违法征地案
  • 张祖桦:现代版“莫须有”师涛案
  • 张祖桦:凭什么剥夺公民的结社自由?
  • 【LQQM访谈实录】张祖桦:宪政民主与中国转型
  • 张祖桦:恶质化政府比黑社会危害大得多—声援陈光诚和维权村民
  • 张祖桦:自贡地方当局应立即停止侵犯刘正有先生的人权
  • 张祖桦:应全力争取兑现宪法规定的“八大自由”
  • 张祖桦:无法无天的陕西地方政府—评陕北民营油田行政侵权事件
  • 张祖桦:强大的利维坦 虚弱的利维坦—评北京市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停止执业”
  • 张祖桦被拘留后获释但继续被监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