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震惊全球,党校教授刘大生涉嫌抄袭!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5日 转载)
    
    强制堕胎钢铁人口论震惊全球,党校教授刘大生涉嫌抄袭!
     (博讯 boxun.com)

    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计划生育论文涉嫌抄袭
    
    (附刘大生先生反驳、原文及网友跟帖)
    
    伊镇文
    
      江苏省委党校教授刘大生提出了著名的“钢铁人口论”,主张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用规范生育取代计划生育——再论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全文主要观点抄袭了德国纳粹的“生存空间理论”以及“强制堕胎绝育优生理论”,从论点、论据到论证过程,完全类似。
    
    1,该文称:
    “笔者于一九八九年五月提出的关于控制人口出生的生育规范和钢铁措施,被一
    些学员和读者称之为“钢铁人口论”(详见拙作《采取钢铁措施缓解人口膨胀——试论
    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载《社会科学战线》一九八九年第四期,以下简称“初
    论”)。一九九零年三月,在郑州召开的一次国际性的研究中国妇女问题的学术会
    议上,与会的海内外妇女学学者几乎完全一致地对“初论”持否定态度,有些批评意
    见甚至达到了义愤填膺的程度。为了消除人口学界和妇女学界对“初论”的误解并推
    动我国人口出生立法的进程,现撰此文,名为“再论””。
      “生育规范必须以人口的零值增长为根本目的。
      地球上的水、氧气和空间是否就绝对不能允许人口继续增长,还有待于做进一步的科学研究。但是,就当前中国人口和世界人口的拥挤状况而论,就水的紧张状况而论,人口是应该停止增长了。即使还有余地,也不宜全部使用完,应留着作为安全系数为好。总之,在我们中国,从现在开始就应当用严格的生育规范来保证人口的零值增长。
       要使人口保持零值增长,就必须彻底杜绝三孩生育。
    
    这一论述完全照抄德国纳粹的“生存空间理论”,为了保证生存资源,人为消灭人口,希特勒提出必须在德国周边至少消灭一亿人口。实际上,节省资源、提高可以养活养好更多的人口。把改善环境寄托于降低人口上面实质上是“削足适履”,甚至使人产生了对纳粹“生存空间”理论借尸还魂的担心。
    
    2,该文称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
     “笔者在“初论”中曾设想过三种破坏人口控制的犯罪及其刑事责任,人们以为
    那些都是非法生育罪,这是一种误解。“初论”中设想的“逃避堕胎罪”和“抗拒堕胎
    罪”,实际上都不是非法生育罪,而是妨碍公务罪,其主体一般也不会是孕妇本
    人,而是孕妇的亲友,他们自己并未非法生育,而是妨碍了强制堕胎的国家公务。
    在这种妨碍公务的犯罪中,孕妇至多是胁从犯,而胁从犯是可以不负刑事责任的。
    所以,“逃避堕胎罪”和“抗拒堕胎罪”不是非法生育罪,不会让孕妇承担责任。相
    反,所有堕胎的孕妇,不管是自愿的还是强制的,都应当受到慰劳和安抚。至于
    “人口渎职罪”,就更不是非法生育罪了,因为渎职者只能是国家工作人员,而不是
    生育者本人,渎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又不是生育者。因此,“人口渎职罪”属于渎职
    罪,不属于生育罪。
      人口立法的任务不是制裁违法生育,而是彻底杜绝违法生育。只有这样,才是
    真正的规范生育。
      如果对规范生育及其钢铁措施不作望文生义的解释,就应当承认,它将是人
    口控制的最完善的形式。它不排斥道德抑制、生理抑制和人工抑制,而只是用法律
    的形式将这些抑制规范化。它不排斥在计划生育工作中曾经使用过的思想教育和物
    质鼓励等手段,相反,它将为思想教育和物质鼓励提供法律后卫。它绝不站在反人
    道的立场上鼓吹自然抑制和野蛮抑制,相反,杜绝自然抑制和野蛮抑制正是它的动
    机和目的,是它的出发点和归宿点,它是人口问题上的最彻底的人道主义。
       人类如果不能实行规范生育,就永远摆脱不了人口危机。
      任凭自然生育和自由生育的发展,将使人类的航船沉没,从而彻底断送人类的
    前程”。
    这一论述完全照抄德国纳粹的“强制堕胎绝育优生理论”。
    优生学是以提高本民族的群体体质为目标的。可是,这个看上去似乎很高尚的目标,却从一开始就是以牺牲个人权利为代价的。德国精神病学教授荷瞿(A.Hoche)在1915年提出了一个“群众(Volk)”的概念,描述了作为社会一分子的个人的消亡和一个更高级的有机体“群众”的诞生。这个概念后来成为希特勒的世界观的核心成分:社会应当是一个有能力调整自己的健康状况的有机体,而每个个体只是这个有机体的有用或无用的一个部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败国德国的生物学,医学,和社会学家们把注意力放在一些严重的社会问题上,比如福利制度造成的巨大经济压力,战争造成人口剧减而带来的人群基因库缩小,以及“知识精英”群的生育率降低等,提出了优生学的解决办法。德国种族卫生学会于1921年开始提倡优生,推动志愿绝育。希特勒于1933年上台后三年内,就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德国非犹太人医生加入了纳粹党。其他科学技术领域的纳粹党人的比例也不相上下。同时,纳粹政府也极力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知识分子的积极参与是纳粹运动蓬勃兴起的一个重要特征。
    
      (刘大生教授简历:1958年出生于江苏省宝应县湖西区(现属金湖县),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现任江苏省委党校法学教授。主要成果:党主立宪论,规范生育论,坏人人权论,撒尿自由论,两级政府论,受贿无罪论,白马非白马论,无民法论,反政治童工论,告别鲁迅论,死而平等论,等等。电话:025-84469988-5515,025-86529942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地址:南京建邺路168号 邮编:210004
    钢铁人口论: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
    (原帖地址:http://www.zz7zz8.com/articles/TianYaShiYing1/Articles~ID~21200.htm)
      不惑的代价——我的学术生涯
    021尝尝马尔萨斯的滋味 刘大生
    
    【出处】
      《当代法学》1999.4--2000.2
    【写作年份】1998
    【学科类别】未分类
    
     1989年元旦前后,我随江苏省人大和省计生委人口调查组在苏北作了两个礼拜的人口 调查,所见所闻,感慨良多。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人口立法应当加快加强,应当采取强硬措施来抑制人口的迅速膨胀。1989年5月,我完成了一篇一万字的论 文,题目叫《采取钢铁措施缓解人口膨胀——试论人口出生立法的指导思想》,也就是被人们称之为“钢铁人口论”的那篇文章。在油印稿的封底,我附了一首歪 诗:
     “我怕,我怕我宇宙间的氧气被人肺吸个精光;我怕,我怕我大地的甲板被人足踩塌;我怕,我怕我病弱的肌体被饿疯的亲友生吞活剥;我怕,我怕我的同类像恐龙一样繁极种绝……”
     上海《社会科学》1989年第8期以《人口立法刍议》为题,摘要发表了“钢铁人口论”。责任编辑西岭来信说:未能全文发表,你可再投他刊。同年年底,吉林 《社会科学战线》第4期全文发表了我的“钢铁人口论”。不过,《社会科学战线》的英文目录里却有意无意地删掉了我的文章,可谓用心良苦。
     1990 年初春,一个名叫“‘中国妇女问题’国际研讨会”的学术会议在郑州召开,我的同事,知名社会学学者扈海丽女士参加了这次会议。会后不久,扈女士对我说: “刘大生,你的鬼理论也真多,怎么又冒出一个‘钢铁人口论’来了?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位人口学家在会议上介绍了你的大作,搞得我们这次会议的代表们无不义愤 填膺,尤其是来自海外的代表”。
     不久以后,我的小师妹,在北京大学法律系执教的马忆南小姐来电话说:“刘大生,你这家伙也太凶恶了,居然要采取钢铁措施来对付我们女同胞!你还毒害了我的学生,他们写论文居然拿你的那个破理论来和我作对,你太不像话了,你是怎么搞的吗?”
      从这些反馈中我知道我已经很不受欢迎了,已经挨骂了。我初步尝到了当马尔萨斯的滋味。
      
      
    
    超级震撼,没想到中国的人口危机如此严重,没想到反思文章已经超过两百万字!
    新时代的曙光(修订版V1.2,内容倍增!)
    百万字巨著《中国人口危机-计划生育政策反思文集》电子书2007.09.12
    收录精彩文章数百篇,两百多万字。约6M大小。
    包括易富贤、阿蚌、防风、何亚福、王鑫海、秋风、吴晓等学者的重要文章,以及案例汇编、网文荟萃。
    版本更新下载地址:http://blog.sina.com.cn/renkouyanjiu
    本电子书的所有文章均可复制、粘贴,很方便转贴。
    一书在手,辩论必操胜券。随便找一段贴上去都可以驳倒那些荒唐可笑的保计文章。
    我的最高记录是同时在十几个论坛论战,轻松对付。
    可以打印一些重要文章,将本电子书刻录成光盘,一起送给老师、同学、朋友参考,面呈或者放到他们的信箱里。
    主要信息来自以下网站:
    阿蚌的真话
    http://abang.bokee.com
    防风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onpop
    何亚福人口杂谈
    http://blog.sina.com.cn/heyafu
    秋风的博客专栏
    http://vip.bokee.com/name/qiufeng
    王鑫海人口-环境-发展专栏
    http://wangxinhaipku.tianyablog.com
    易富贤人口专栏
    http://vip.bokee.com/name/fuxianyi
    从他们网站的友情链接可以获得更多信息。
    这几位的文章也可能没有收集完全,他们都有多个博客,请访问核实。
    
    
    政治上严重误读,学术上恶意栽赃
    ——评伊镇文《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计划生育论文涉嫌抄袭》
    刘大生教授
    伊镇文先生到处邮寄并加载于《猫眼看人》的大作——《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计划生育论文涉嫌抄袭》一文,认为鄙人的规范生育论与“德国纳粹的‘生存空间理论’以及‘强制堕胎绝育优生理论’,从论点、论据到论证过程,完全类似。”
    笔者以为,伊镇文先生将鄙人的规范生育论当作希特勒的理论看待,完全是误读,而且是严重的误读。笔者不知道希特勒有过什么样的人口理论,就按照伊文的介绍来看,笔者的规范生育论与希特勒的理论风马牛不相及。
    伊镇文说:“在纳粹党上台之前一年,德国政府就已经开始讨论强制绝育。希特勒上台后,立即立法推行这个计划,强迫结扎患有包括‘迟钝’在内的一系列神经系 统疾病的人。医生,监护人,精神病院管理人都有权向遗传卫生法院提出对某人实行绝育手术的要求。” “希特勒提出必须在德国周边至少消灭一亿人口。”
    笔者的规范生育论从来没有主张不让有生理缺陷的人生孩子,相反,规范生育论强调,每个妇女(包括有生理缺陷的妇女)都有平等的生育权利,都可以生育两个孩 子,笔者仅仅反对让有生理缺陷的妇女比常人多生孩子。笔者从来没有主张消灭其他民族的人口,相反,笔者主张小民族的妇女应当得到照顾,每人可以生三个孩 子。这些主张白纸黑字,有案可查。说这些主张与希特勒的主张相同不是误读又是什么?
    规范生育论还坚决反对与民主法治精神相违背的强制措施。坚决反对只让生一个孩子的政策,坚决反对超生罚款,坚决反对捣毁超生者的房屋,坚决反对砍伐超生者 的树木,坚决反对没收超生者的生产资料(拖拉机、耕牛等),坚决反对不给超生儿童报户口,等等,都是白纸黑字,有案可查的。伊镇文先生连同这六个反对也当 作法西斯看待,他的所谓“反法西斯”的主张又是什么内容,就可想而知了。
    政治上误读也就罢了,这位伊镇文先生还在学术上进行栽赃,说规范生育论是抄袭。
    这位伊镇文先生的确是聪明人,是极端聪明的人,他知道,刘大生不是一个政治人物,仅仅给刘大生戴上法西斯等政治大帽子是没有用的。他知道,要将一个学者搞倒,最好的办法就是加上“抄袭”一类的学术罪名。
    请看伊先生的栽赃逻辑:希特勒用过“强制堕胎”的概念,刘大生也用这个概念,于是,这就是学术上抄袭的铁证。希特勒使用“生存空间”的概念在前,刘大生使用“我们只有一个地球”的说法于后,于是刘大生在学术上抄袭了希特勒无疑。
    如果伊镇文先生的逻辑能够成立的话,世界上的人就都是抄袭希特勒的抄袭者了。希特勒吃过饭,现在只要谁要吃饭,谁就是抄袭希特勒;希特勒在地球上居住过,现在谁要是还住在地球上,谁就是抄袭希特勒。
    如果伊镇文先生的逻辑能够成立的话,他本人也是抄袭希特勒的抄袭者。伊镇文先生一口一个纳粹,一口一个法西斯,而纳粹、法西斯等等词汇其实都不是伊镇文先 生发明的,都是希特勒发明的,这不是抄袭又是什么?在刘大生看来,伊先生没有抄袭,但是根据伊先生自己的逻辑,就完全是抄袭。
    刘大生究竟有没有抄袭,相信学界会有公论。伊镇文先生如果坚信刘大生是抄袭,就请将大作贴到《新语丝》和《学术批评网》上去吧,何必费心费力地到处邮寄呢?
    此外,笔者从来没有写过计划生育的论文,笔者仅仅写过反对计划生育的论文。伊镇文先生说刘大生写过计划生育的论文,不知是误读还是栽赃。
    对于伊镇文先生的恶意栽赃,笔者表示不欢迎,严重地不欢迎。
    规范生育论写作于1988年12月至1990年5月,不可避免地带有那个时代的痕迹和笔者自身学术不成熟的痕迹,政治上、学术上都有许多毛病,比如,毛氏 语言风格,注释不规范(只注作者不注出版社之类),数字计算错误,等等。笔者欢迎任何人从任何角度进行批评,政治上戴戴大帽子也无不可,但是不欢迎栽赃, 尤其不欢迎像伊镇文先生那样的学术栽赃。
    
    
    刘大生 2007年9月27日于南京求稗书斋
    -
    ? [匿名] 新浪网友
    
    2007-09-28 17:03:53
    [匿名] amiko
    
    2007-09-28 07:46:08
    新浪网友
    2007-09-28 04:55:18
    做一个测验,如果让大家选择:
    1,超生罚款,捣毁超生者的房屋,砍伐超生者的树木,没收超生者的生产资料(拖拉机、耕牛等),不给超生儿童报户口。
    2,强制堕胎超指标胎儿。即刘大生教授的规范生育论主张,除了某些少数民族,超过两胎一律强制堕胎,这样可以避免第一种选择的任何问题。
    大家选哪一个?
    ===========
    你这种诡计想骗谁?我也问你:你愿意被砍掉一条腿还是一只手?你愿意是当乌龟还是当王八?
    《为什么现在还有人支持计划生育》一文早已驳斥过这种论调了:
    
    甲:我知道计划生育导致了人口老龄化等负面效应,但人口老龄化是中国必须跨越的“卡夫丁峡谷”。我问你:你愿意人口老龄化还是愿意人口爆炸?
    乙:你这样问就好比问“你愿意当乌龟还是当王八?”一样荒唐!一个人难道只有当乌龟或者当王八这两种选择?显然不是!同样道理,中国也并不是只有这两种选 择:或者“人口爆炸”,或者陷入极度老龄化。但计划生育的宣传,就是向人们灌输这种观念:中国如果要避免“人口爆炸”,就必须陷入极度老龄化!就像有一个 人对你说:你如果不想当乌龟,就只能当王八!然而,我们知道,你是一个人,既不是乌龟,也不是王八。同样道理,取消计划生育,中国既不会陷入极度老龄化, 也不会发生“人口爆炸”。
    -
    这个测验的实质是指出刘大生所谓的反对罚款抄家是以强制堕胎为前提的,实际上更加残酷。
    
    
    
    跟帖:
    
    刘大生教授 2007年9月29日反驳对钢铁人口论的批评
    转文
    18年前,我写过两篇人口论文(分四次发表),自称规范生育论,钢铁人口论是别人的戏称。 那时候没有博客,所以你当然看不到了。
    那个叫伊镇文的人,如果仅仅站在人权保护的角度反对规范生育论,我会很敬重他的,哪怕他在政治上说我是法西斯,我也会很敬重他。然而,他从学术道德上进行栽赃,我只好表示不欢迎了。
    他这种栽赃的手法,就像某些政治人物不喜欢某某功而指责某某功抄袭、剽窃佛教的手法一样,不是民主法制的手法。
    因为个别用词相同就是抄袭,那么,还有谁不是抄袭者?这个道理,他伊镇文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的水平不会低到真不懂的程度,他是假装不懂,所以我说它是恶意栽赃。 他现在自我辩护说:我仅仅是怀疑,没有定论。 看看他的全文,那是一个怀疑的口气吗?完全不是。
    他知道,现如今,政治帽子压不死人,只有学术道德上的帽子才能压死人。他的判断是正确的,猫眼上那么多跟贴,几乎没有从政治、人权的角度发 言的,都是气势汹汹地指责刘大生抄袭行为的。
    请教:"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这样的话以后还能不能说?
    请教:世界上有多少人说过"我们只有一个地球"的话?难道他们都是希特勒?
    这样蛮横地戴大帽子,倒有点像文革时期的新法西斯。
    那位伊镇文先生极端聪明,但也特别糊涂,他居然为我提供了反驳他的观点的直接证据。我本来不知道希特勒有什么人口观点,伊镇文告诉我说:“希特勒强制有生 理缺陷的人堕胎”,而我的文章则明确主张所有的妇女都应当有平等的生育权,这也叫抄袭希特勒?伊镇文还说:“希特勒要消灭周边人口”,而我的文章则明确强 调小民族的妇女的生育权应当得到照顾,每人可以生三个孩子。请教:这也叫抄袭希特勒?
    反对规范生育论是每个人的宪法权利,但是,反对者也要讲究击中要害,也要尽量说到点子上。把明显不一样的东西,说成一样的东西,岂不是浪费自己的权利?学术栽赃不仅是浪费权利,更是滥用权利。
    那篇反驳文章自然也是出自我的手笔。有刊物答应发表,打算等发表之后再上网,没想到被热心人先弄到网上去了。看来,我要损失一笔小稿费了。 那位热心人和你一样,来信询问,问我的看法,我就将那篇文章E给他 了。
    好了,就说这么多。欢迎你再来信。
    你也可以将这封信贴到论坛上去。
    
    
    
    
    跟帖:
    为刘大生教授说几句公道话:
    转文
    灌水办主任志达
    评《伊镇文先生: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计划生育论文涉嫌抄袭》、《刘大生先生:政治上严重误读,学术上恶意栽赃——评伊镇文《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计划生育论文涉嫌抄袭》
    一,暇不掩瑜,有缺点的英雄仍然是英雄,刘大生教授著作等身,在时评、法治建设方面有很多积极贡献。因此不能一概而论。
    二,计生部门的数据显示,他们通过“努力”完成的“补救措施”即堕胎每年一百万例左右,受胁迫“自愿”堕胎的至少数倍于此。作为强制堕胎论者,刘大生教授难辞其咎,但是主张强制堕胎、强制结扎的官员学者很多,只不过其他人都是遮遮掩掩,以“自愿”加以掩饰。公开主张强制堕胎的学者目前看来只有刘大生教授一人,体现了敢作敢当的学术勇气,我们不能把批评责任集中给他一人。
    三,刘大生教授说,“规范生育论写作于1988年12月至1990年5月,不可避免地带有那个时代的痕迹和笔者自身学术不成熟的痕迹,政治上、学术上都有许多毛病,比如,毛氏语言风格,注释不规范(只注作者不注出版社之类),数字计算错误,等等”。说实话,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学者,大多数写过有类似缺陷的文章,不足为奇。大家要向前看。
    四,敬之重,则责之切。刘大生教授的文章和反驳也有不足之处。
    首先“刘大生教授”说“笔者不知道希特勒有过什么样的人口理论”。有一点懒惰,上网搜索一下就可以了解,对照刘大生教授的钢铁人口论,可以发现非常类似。伊镇文先生提出《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计划生育论文涉嫌抄袭》,合情合理,说“涉嫌抄袭”也是严谨的,该批评文章列举的是事实,刘大生教授仅仅强调钢铁人口论和纳粹人口理论的不同之处,却完全回避了相同之处,即强制堕胎。另外,纳粹的生存空间获得以杀害异族为措施,刘大生教授则主张强制堕胎本族下一代,对象不同,实质是一致的。学术栽赃说不能成立。刘大生教授对此回避,反驳显得苍白无力。
    其次,刘大生教授开题就说“政治上严重误读”,送出政治高帽子,刘教授任教于党校,大家知道党校人士的份量,政治真理在握,此举挟官府自重,批评一介网友,有失学术大师风范。学术问题就是学术问题。
    另外,在《郝铁川与刘大生的对话》中,刘大生教授说“钢铁人口论的基本主张是:一对夫妇至多只能生两个孩子,除了因多胞胎而超生外,其余超生行为必须承担严厉的法律责任。承担责任的不是产妇,而 是有关干部和有关亲属。责任形式是徒刑和死刑,其他责任形式一律禁止,绝不允许用扒房子、罚款、没收农机具、不让报户口等方法与超生者作交换”。实质是用“人亡”取代“家破”,比现行人口政策更严酷。
    对此网友amiko有精彩评论: 你这种诡计想骗谁?我也问你:你愿意被砍掉一条腿还是一只手?你愿意是当乌龟还是当王八?《为什么现在还有人支持计划生育》一文早已驳斥过这种论调了:甲:我知道计划生育导致了人口老龄化等负面效应,但人口老龄化是中国必须跨越的“卡夫丁峡谷”。我问你:你愿意人口老龄化还是愿意人口爆炸?乙: 你这样问就好比问“你愿意当乌龟还是当王八?”一样荒唐!一个人难道只有当乌龟或者当王八这两种选择?显然不是!同样道理,中国也并不是只有这两种选择: 或者“人口爆炸”,或者陷入极度老龄化。但计划生育的宣传,就是向人们灌输这种观念:中国如果要避免“人口爆炸”,就必须陷入极度老龄化!就像有一个人对 你说:你如果不想当乌龟,就只能当王八!然而,我们知道,你是一个人,既不是乌龟,也不是王八。同样道理,取消计划生育,中国既不会陷入极度老龄化,也不 会发生“人口爆炸”。
    五,诸多网友真正的不满在于,刘大生教授无视人口形势的急剧变化和老龄化危机,仍然坚持错误,说“我坚信:钢铁人口论根本没有过时”。根据搜索,刘大生教授仍然把主张强制堕胎的“钢铁人口论”列为学术成果,显然缺乏认错、改错的诚意。如果一个纳粹人口理论家仍然把当年的理论炫耀为学术成果加以宣传,公众会如何反应?如果日本731部队的军医放下屠刀,为人民服务,可以获得大多数公众的谅解,但是如果一意孤行,仍然把当年的恶行当作学术成果加以炫耀,公众会如何反应?
    期望刘大生教授善待批评,深入思考。
    祝福刘大生先生,祝福伊镇文先生,祝福所有即将出生的中国人,祝福所有中国人。?
    
    
    跟帖:
    转文
    我没有看过那个什么刘大生的原文,但已有了大概的了解,他写的那些垃圾东西也算是学术论文,天大的笑话!还能发表在那么有影响的刊物上,这就是中国的悲哀!那么多合情合理很科学的文章发表不了,就那么一堆臭玩艺儿就能发表说明了什么问题,那就是缺少民主缺少以人为本,在中国就是这样,一项政策只要说的都是支持的话,说什么都不为过,甚至违背人性,违背自然,违背科学的谬论都行,但要是反对意见你说的再有道理都不灵,这就是中国特色吗?这就是中国式的民主吗?纵观那个什么大生,我只能用说他是没有一点人性的怪物,他连衣冠禽兽都不够格。不看也吧,看了就会呕吐死人的。
    
    
    
    跟帖:
    刘大生 2007年10月1日对钢铁人口论评论的反批评。
    转载
    批评是权利,欢迎!但是,有几点可能要反批评一下,望批评者海涵。
    批评者说:“伊镇文先生提出《江苏党校刘大生教授计划生育论文涉嫌抄袭》,合情合理,说"涉嫌抄袭"也是严谨的,该批评文章列举的是事实,刘大生教授仅仅强调钢铁人口论和纳粹人口理论的不同之处,却完全回避了相同之处,即强制堕胎。”
    刘大生的反批评:伊镇文显然没有正确使用“抄袭”这一概念,加上“涉嫌”之定语是为了掩盖学术栽赃,而不是什么谨慎。最近几十年,中国出现了一个恶劣的风 气,喜欢某一种东西,就将它与历史上好的东西联系起来,说是“学习、借鉴”,“继承、发展”,“发扬、光大”,“重要组成部分”,等等;不喜欢某种东西, 就将它和历史上坏的东西联系起来,说是“翻版”,“阴谋复辟”,“阴魂不散”,“借尸还魂”,等等,最近,又有了进步,说是“剽窃、抄袭”,等等。如果按 照批评者的理解,使用“强制堕胎”就是抄袭,那么使用“堕胎”也是抄袭。如果别人说堕胎不是抄袭,那么强制堕胎也不是抄袭。批评者不是都主张“尊重人权”的吗?“尊重人 权”四个字也不是中国人的发明,你能说批评者都是抄袭?或者说得更狡猾一点,都是“涉嫌抄袭”?
    批评者说:“纳粹的生存空间获得以杀害异族为措施,刘大生教授则主张强制堕胎本族下一代,对象不同,实质是一致的。学术栽赃说不能成立。刘大生教授对此回避,反驳显得苍白无力。”
    ?刘大生的反批评:
    第一,就算实质一样,就能叫抄袭吗?比如,这位不知名的批评者对刘大生的批评,与伊镇文先生的批评,在实质上是一样的,难道我们就能认定他抄袭了伊镇文先生吗?这种批评,在逻辑上存在严重问题。说这位批评者抄袭当然是栽赃,说刘大生抄袭也是栽赃。
    第二,实质也不一样。批评者的逻辑是“强制堕胎就是杀人”。如果这个逻辑成立,规范生育论就与希特勒的大屠杀实质一样。但是,如果不成立呢?批评者的逻辑能够成立吗?如果“强制堕胎”就是杀人的话,自由堕胎是不是自由杀人?过失流产是不是过失 杀人?避孕措施是不是杀人?如果都是,强制堕胎就是杀人,反之则反之。如果自由堕胎就是自由杀人的话,那么,就请求各位批评者先解决这个自由杀人的问题吧。
    批评者说:“刘大生教授开题就说"政治上严重误读",送出政治高帽子,刘教授任教于党校,大家知道党校人士的份量,政治真理在握,此举挟官府自重,批评一介网友,有失学术大师风范。学术问题就是学术问题。”
    刘 大生的反批评:“政治上严重误读”是一个客气的说法,实际上,伊镇文在政治上也是栽赃,至少是打棍子、戴帽子、上纲上线。但是,为了尊重他的宪法权利,没 有那样说他,而仅仅说是“严重误读”,这也是给他留台阶。政治误读不是帽子,“法西斯”、“纳粹”才是政治帽子,他明明是给我戴上“法西斯”的政治大帽 子,我仅仅用“政治上严重误读”来回应,这是最客气的回应了。怎么能说我戴别人大帽子?这也太不公正了吧?此外,刘大生不是官府,也不是大师,刘大生也是 一介网友。
    批评者说:“在《郝铁川与刘大生的对话》中,刘大生教授说"钢铁人口论的基本主张是:一对夫妇至多只能生两个孩子,除了因多胞胎而超生外,其余超生行为必须承担严厉的法律责任。承担责任的不是产妇,而 是有关干部和有关亲属。责任形式是徒刑和死刑,其他责任形式一律禁止,绝不允许用扒房子、罚款、没收农机具、不让报户口等方法与超生者作交换"。实质是用 "人亡"取代"家破",比现行人口政策更严酷。”
    刘大生的回答:这一段是理性批评,欢迎。
    批 评者说:“对此网友amiko有精彩评论: 你这种诡计想骗谁?我也问你:你愿意被砍掉一条腿还是一只手?你愿意是当乌龟还是当王八?《为什么现在还有人支持计划生育》一文早已驳斥过这种论调了: 甲:我知道计划生育导致了人口老龄化等负面效应,但人口老龄化是中国必须跨越的"卡夫丁峡谷"。我问你:你愿意人口老龄化还是愿意人口爆炸?乙: 你这样问就好比问"你愿意当乌龟还是当王八?"一样荒唐!一个人难道只有当乌龟或者当王八这两种选择?显然不是!同样道理,中国也并不是只有这两种选择: 或者"人口爆炸",或者陷入极度老龄化。但计划生育的宣传,就是向人们灌输这种观念:中国如果要避免"人口爆炸",就必须陷入极度老龄化!!就像有一个人对 你说:你如果不想当乌龟,就只能当王八!然而,我们知道,你是一个人,既不是乌龟,也不是王八。同样道理,取消计划生育,中国既不会陷入极度老龄化,也不 会发生"人口爆炸"。”
    刘大生的回答:这一段看不懂。?
    批评者说:“诸多网友真正的不满在于,刘大生教授无视人口形势的急剧变化和老龄化危机,仍然坚持错误,说"我坚信:钢铁人口论根本没有过时"。”
    刘大生的反批评:“规范生育论没有过时”是针对90年代一个农家妇女生了五个孩子的事实讲的。至于老龄化的问题,更说明规范生育论没有过时,更说明要废除一孩政策,允许每个妇女生育两个孩子,更说明要废除计划生育,实行规范生育。
    批 评者说:“根据搜索,刘大生教授仍然把主张强制堕胎的"钢铁人口论"列为学术成果,显然缺乏认错、改错的诚意。如果一个纳粹人口理论家仍然把当年的理论炫 耀为学术成果加以宣传,公众会如何反应?如果日本731部队的军医放下屠刀,为人民服务,可以获得大多数公众的谅解,但是如果一意孤行,仍然把当年的恶行 当作学术成果加以炫耀,公众会如何反应?”
    “规范生育论”列为学术成果不是罪恶,不让列为学术成果才是罪恶,这就像不让“超计划”的小孩报户口一样是罪恶。批评者前面还说“学术问题 就是学术问题”,这里又上纲上线了,731的大帽子都来了,不太好吧。请批评者注意,规范生育论仅仅是一种不被官方欢迎的理论,并不是政策、法律,更不是 国家的指导思想,不要太当真。此外,批评者的“改错认错”之说,已经超出了学术批评的范围,有改造思想之嫌。
    批评者说:?“期望刘大生教授善待批评,深入思考。”
    刘大生答曰:多谢,也希望各位批评者能够善待反批评。
    跟帖:
    转文
    百万字反计巨著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05:59:03
    刘大生先生的观点比较荒谬,有悖人情。但值得尊重的是他至少愿意开诚布公地讨论,不象某些御用人口学家,根本不容讨论,或者用“自愿”掩盖强制计划生育。希望何先生的文章对他有所启发。
    ? ?
    ? [匿名] 新浪网友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06:25:26
    支持何先生!
    连鄢烈山和刘大生这样的大知识分子在人口问题上都这么糊涂,可见计生委欺骗宣传的威力。
    ? ?
    ? [匿名] 新浪网友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06:27:34
    支持何先生!
    连鄢烈山和刘大生这样的大知识分子在人口问题上都这么糊涂,可见计生委欺骗宣传的威力。
    ? ?
    ? [匿名] 大吼一声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06:59:09
    鄢烈山是糊涂。
    刘大生是没有人性。
    ? ?
    ? [匿名] 生生不息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08:07:50
    这样的辩论是很有益的,我们缺少的就是公开讨论,应该掀起更大的辩论热潮。
    ? ?
    ? [匿名] 继往开来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14:31:00
    批评者说:“在《郝铁川与刘大生的对话》中,刘大生教授说"钢铁人口论的基本主张是:一对夫妇至多只能生两个孩子,除了因多胞胎而超生外,其余超生行为必须承担严厉的法律责任。承担责任的不是产妇,而是有关干部和有关亲属。责任形式是徒刑和死刑,其他责任形式一律禁止,绝不允许用扒房子、罚款、没收农机具、不让报户口等方法与超生者作交换"。实质是用 "人亡"取代"家破",比现行人口政策更严酷。”
    刘大生的回答:这一段是理性批评,欢迎。
    -
    这一点说得很到位,钢铁人口论就是用 "人亡"取代"家破",比现行人口政策更严酷。
    ? ?
    ? [匿名] 新浪网友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15:09:29
    看看鄢烈山和刘大生的其他文章,可以发现他们具有双重学术人格,既为民众争利益,又把公民当草民。这也许与他们是文革一代有关。
    ? ?
    ? [匿名] 新浪网友
    删除此人所有评论
    ?
    2007-10-01 16:25:55
    刘大生写出这种支持强制堕胎的钢铁人口论不奇怪,能够公开在刊物上发表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反对强制计划生育的意见不大可能在这些刊物上发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比堕胎比罚款广西博白县的官员疯了/李平
  • 中国人,你为什么能够容忍强迫堕胎?/何亚福
  • 怀孕“重灾区” 中国留学生堕胎现象引关注
  • 陈良宇曾要求M姓情妇堕胎三次
  • 情妇堕胎3次:陈良宇腐败案细节曝光(图)
  • 又有20多位产妇在广西百色市被强制堕胎(图)
  • 呼吁紧急干预广西百色市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强制堕胎(图)
  • 中国少女堕胎增多
  • 中国少女堕胎增多
  • 山东强制妇女堕胎官员被拘留 但陈光诚仍被关押(图)
  • 13岁少女半年内堕胎3次
  • 湖南计生办迫港妇堕胎 港府24小时救人
  • 背书包堕胎,少女怀孕成公共难题
  • 河南封丘公安:强制堕胎事件调查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