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恨不时逢朱鎔基/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4日 来稿)
    严格说来,每5年一届的中共全会是中国掌握了最高权力的极少数人之游戏。其间荣辱祸福,所涉不过千人而已。但每届中共全会,都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原因无他,在现行体制下,5年一届的中共全会是调整政策、自我纠错的最好机会。每次全会都可能给中国带来变化,影响世界的未来。

    毛泽东曾精辟揭示过现行体制的游戏规则:路线确定后,干部就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因此,十七大所提供的观察未来中国走向之窗口主要有两个: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前者将体现在十七大政治报告中,后者表现为从中央委员到政治局委员、尤其是常委会成员的人事安排。于是,引发了十七大前夕海内外对高层人事安排的竞猜。这不是什么“八卦”,任何关心中国命运前途的人,都不可能不在意将由谁来引领中国。纵然中共的人事安排神秘、不透明,但中国的其它公共决策又何曾真正透明了?既然观察家们必须不断分析、预判中国的政经形势,当然不可能不对与未来走向、变化密切相关的高层人事安排进行预判。这并不是单纯凭运气的赌博,任何事物之发展变化都有迹可寻,见叶落即知天下秋,关键是掌握的资讯面和洞察能力之大小强弱而已。

     官方喜欢给这种活动贴上“既往开来”的窗花,此词早被用滥了。但每次全会,确有既往开来之义。尤其此次十七大,在特殊的情境下召开,承载着无数人的希冀与盼望。十七大能不能令关心中国命运的海内外人士满意,主要取决于两点。 (博讯 boxun.com)

    抽象说,十七大的政治报告应该顺应大多数中国人的期待,人事安排须不负众望。具体说,十七大的政治决策和人事安排都应该围绕当前最迫切的两大危机:社会分裂与经济增长不可持续,以解决这两大问题作为基本出发点和最终着眼点。

    快速发生的贫富分化使中国社会日益分裂为精英、大众这两个日趋对立的板块,权力腐败更加剧了社会上的紧张与不满。自由派知识分子喜欢将民怨全部归结为腐败,其实,腐败在世界各国都存在,只要有公权力、有对公共事务的自由裁量,腐败就不可能禁绝。国际透明组织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政府的廉洁度与印度并列排名70多位,并没有进入最腐败国家的行列(而俄罗斯排名140多位)。中国民间普遍弥漫的怨气,似乎需要由另一组数据来说明:亚洲开发银行今年8月8日在北京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基尼系数从1993年的0.407快速攀升到2004年的0.47,贫富差距的增长幅度在整个亚洲位居第二,仅在贫穷的尼泊尔之后,是以贫富悬殊著称的印度的两倍。这些数据当然不代表真理,只能作为参考,但它毕竟是一种参照,说明贫富分化与权力腐败在社会心理效应上是相互加强的,而不只是后者在单方面强化前者;如果没有快速发生的贫富两极分化,权力腐败不会引发如此大的社会怨恨。

    病症搞清了,药方自然清晰简单,那就是削平上下两极,将整个社会朝着中间挤压。方法虽有,关键还在于操作的人。客观说,本届政府在削平下面最贫困一极上花的力气很大,做得也不错,主要祭出了三招:1,提倡和谐、亲民、人本的执政理念;2,加大对最贫困群体的转移支付和权益保护,扩大社保的覆盖面;3,快速压制基层的对抗性表现,及时处理敏感事件。时至今日,社会向下分化的趋势已得到一定缓和,但向上分化的部分仍在加速。本届政府虽不时出“重拳”掀翻腐败高官,但力度、决心显然还远远不够,没有达到最起码的效果:震慑腐败官员,令其有所收敛。反之,十七大之前的“反腐风暴”还引发了人们关于“醉翁之意”的猜测。

    因此,十七大人事安排的成败关键,就在于上位之人是否拥有打击、遏制所谓“特殊利益集团”的坚强决心。实话说,人们对此难持乐观。纵观中共诸高官,自邓小平后,惟朱容基既有此意志,又有此能力,惜乎他既不得其时,又不得其势。对于强悍且富有韧性的既得利益集团,没有“勇闯地雷阵”的勇气、无惧于“粉身碎骨”的壮志豪情,是难以从根本上触动的。时至今日,许多人还在因下岗、教育、住房、养老等问题而对朱产生怨恨,其实,在朱的设想和理念中,既有大刀阔斧的市场化改革,又有对贪腐的严刑峻法,并以此调节贫富两极分化。朱因职权所限,只干了他所能干的事。其他人没有做好自己该做的,岂能归咎于朱?

    不仅弥合社会分裂非才干胆魄如朱者莫属,解决经济增长的可持续问题更非朱不可。比较朱在1995年进行的宏观调控与本届政府已操作几年的宏观调控,两种效果判若云泥。虽然今日之情势确实艰难、复杂于10年前,但同样不能不令人感慨系之:斯人不出,其奈苍生何!

    世乱思良将。社会的发展进步,仅有制度变迁是不够的,对于山拗上的中国而言,这尤其是远水不解近渴。一种制度要实现有效运行,需要与社会进行漫长的磨合与适应。因为任何社会、任何时期都免不了强势集团的存在,他们会将任何制度都扭曲成符合自己的需要,从而损害其他阶层的利益。当这种伤害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就可能给整个秩序带来危机,从而迫使强势集团不得不作出让步。扭曲、伤害、积累、让步,一次又一次,社会就是这样积累寸进的,一种制度、一种社会形态也是这样逐渐完善的。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自近代以来的经行之路,还是当代亚非拉照搬西方模式国家的淮橘成枳,都说明这种逐渐实现社会力量对比变化、形成制度之外“软规则”(有人称之为“文化”或“传统”)的磨合过程不可省略。甚至,上世纪社会主义国家的普遍失败,也部分可归因于此:在资本主义世界的强大包围和竞争压力下,新生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能拥有自然磨合、自我调节改善的时间与空间;相比之下,当年的资本主义则幸运得多,因为拥有先进生产方式的强大优势,甫出世即举世无敌,可以从容完成“自发演进”。内部自我完善有时需要牺牲效率,因此要求有宽松的外部环境。

    当今之世,中国确实需要明君。朱容基老矣,彼或将感叹于未逢其时,而时下中国则须感叹:惜乎,今日未再见有可担大任如朱公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亚洲将军适合干什么?/冼岩
  • 缺少免疫力的体制强大不能持久——与王绍光先生商榷/冼岩
  • “流动性”何以泛滥?/冼岩
  • 可以为富人办事,只能为穷人说话/冼岩
  • 中国政府反腐策略分析/冼岩
  • 中纪委出题考倒了自己/冼岩
  • 冼岩的“爱国”催眠术/吾从孟
  • 与胡舒立女士谈“解放思想”/冼岩
  • 家国是中国人的信仰/冼岩
  • 在“乌有之乡”的发言:《读书》事件预示思想学术表达面临转型/冼岩
  • 中国思想界近30年左右势力之消长/冼岩
  • 从《中国改革》到《读书》——资本主导中国/冼岩
  • 胡锦涛的难题/冼岩
  • 潘岳不小心道破天机/冼岩
  • 处决郑筱萸不能证明中央反腐决心/冼岩
  • 由喜贵淡出澄清“江胡斗”传闻/冼岩
  • 黑窑奴工事件为执政能力破题/冼岩
  • 从避免流血的三个机会看六四责任/冼岩
  • 汉奸宗庆后/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