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为何党上级从来就不信任党下级?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4日 转载)
    
    郭永丰(广东)
     (博讯 boxun.com)

    
    关于民主,我们已经谈得很多了,尤其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实现全民的民主,必须只有具备以下四条才算真民主:
    
    一、各级最高领导人必须由全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竞选者必须拥有两个以上的候选人。
    
    二、各级最高领导人必须有任期限制。眼下国际通行惯例是一届任期四年,最高连任一届。
    
    三、必须有健全完善的监督制约各级最高领导人的体制和机制,方便于普通民众弹劾或罢免。这便要求必须建立议会制。
    
    四、军队国家化、新闻独立、司法独立则是以上各要件的保障基础,必须确立完善。
    
    以上,可以说是民主政体的模板,缺一不可,否则,绝对就不是真民主。这是对于国家而言的。
    
    但对于一个政党来说,其内部是否实行了真民主,也有几条硬件绝对不容改变,如:一、各级党头必须是由全体党成员一人一票选举产生,竞选者必须拥有两个以上的候选人。
    
    二、各级党头必须有任期限制。中共在邓小平时代才正式确立党头不搞终身制,最多连任一届。由于中共是一党专政中国,所以,中共的党头当然地也成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三、必须有健全完善的监督制约各级党头的机制,必要时由普通党成员联合罢免不称职或违法乱纪的党头本人。
    
    以上,对于一个绝对民主的政党来说,是缺一不可的,否则,就一定不是民主的政党。
    
    如果我们拿以上标准与中共一一对应,眼下的中共,就不要说还政于民,实行真民主了,如果真正能做到其党内的真民主,这也应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但他们确实能做到这一步吗?如果没有全体党成员或党代表的大联合,敦促党上级必须改变这种极其原始滞后的现状,如果仅仅只指望悠然自得的党头自上而下地改进,笔者想即便过一万年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当然,关于党内不民主、无民主的现状,这实质就是中共大独裁者毛泽东长期专权,并不断搞个人崇拜所产生的恶果。作为今天的中共党头,如果自觉自发地认识到这一点,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邓小平认识到了搞个人崇拜的祸国殃民性,但这也是由于他本人就在搞个人崇拜的年代里吃了大苦和大亏所产生的良好效应,否则,他本人也极其顽固保守,执迷不悟。
    
    而作为现在的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如此明显犯罪的情况下,他们能自觉自发地清醒认识到自己行为彻头彻尾的如此荒谬性吗?也许就根本不可能了。尤其在党内众多奴才成员们的众星捧月式的恭维与孝敬下,没有丝毫类似呼吁真相和真理的声音出现的情况下,这就更加不可能实现了。
    
    很明显,中共党内的这种专制,说到底,实际就是党上级绝对不信任党下级的原因所造成的。
    
    比如凡是党下级,都必须首先经过党上级的考察、推荐、重用和任命,才能爬上更高一个级别或档次。否则,即便按照党规,多么合格优秀的党成员式的人才,如果取得不了党上级本来就包含非常浓厚私人情节的考察、推荐、重用和任命,就一定没有任何前途可言。所以,这便自然而然造成,如果谁想当官,必须只有加入中国共产党。而要提前入党成功,必须只有与掌握入党审批权的人结交良好的私人关系。也就是说,这中共建国后所发展的所有党成员,其实在入党初期就迫使其不得不有所堕落变质,直到发展到现在,其投机钻营者更加云集,甚至波澜壮阔起来。在表面上,尤其在广大上访者群落,那些长年累月奔波在漫漫上访路上的受苦受难者眼里,似乎中共已没有一个好人了。也难怪党上级,即便他们多么开明或优秀,也越来越难信任党下级了。
    
    当然,在这样一种惯性作用下,凡是在体制里混的人,所有人也便只有投机钻营才能混得开,吃得香。否则,如果在这方面的能力稍微单薄或弱势一些,就一定没有丝毫升迁的机会。
    
    故,这便决定了凡是在这种体制里混的人,越是小人和投机钻营者,才越能吃得香。这就正如台湾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所描述的,司马氏父子算是受了曹刘诸人的薰陶,集厚黑学之大成,他能欺人寡妇孤儿,心之黑与曹操一样;能够受巾帼之辱,脸皮之厚,还更甚于刘备。
    
    厚黑学共分三步功夫,第一步是“厚如城墙,黑如煤炭”。起初的脸皮,好象一张纸,由分而寸,由尺而丈,就厚如城墙了。最初心的颜色,作乳白状,由乳色而炭色、而青蓝色,再进而就黑如煤炭了。到了这个境界,只能算初步功夫;因为城墙虽厚,轰以大炮,还是有攻破的可能;煤炭虽黑,但颜色讨厌,众人都不愿挨近它。所以只算是初步的功夫。
    
    第二步是“厚而硬,黑而亮”。深于厚学的人,任你如何攻打,他一点不动,刘备就是这类人,连曹操都拿他没办法。深于黑学的人,如退光漆招牌,越是黑,买主越多,曹操就是这类人,他是着名的黑心子,然而中原名流,倾心归服,真可谓“心子漆黑,招牌透亮”,能够到第二步,固然同第一步有天渊之别,但还露了迹象,有形有色,所以曹操的本事,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了。
    
    第三步是“厚而无形,黑而无色”。至厚至黑,天上后世,皆以为不厚不黑,这个境界,很不容易达到,只好在古之大圣大贤中去寻求。有人问:“这种学问,哪有这样精深?”我说:“儒家的中庸,要讲到'无声无臭'方能终止;学佛的人,要讲到'菩提无树,明镜非台',才算正果;何况厚黑学是千古不传之秘,当然要做到'无形无色',才算止境”
    
    如今,在中共独裁体制里觅前途、讨享受、求威望的人,与之比较,难道不正是一部现代社会里正在活灵活现上演的厚黑大学吗?
    
    而在这样一个完全违背人性,跟人类文明背道而驰,反人道而行之的酱缸官场里,这中共的党上级,怎么就会信任所有的党下级,而轻易让其所有的成员或者他们自己所筛选出来的更加忠实于这个党的党代表们真正那么公开、公平、公正,且无限透明地选举其最高党头哩?
    
    这当然还依然是因为党上级对凡是党下级绝对不信任的恶果本质所决定的。其党内自始至终,实际就从来没有丝毫真民主可言,最多也就是党主子开怀时的大笑让所有党下级也无限地开心一番而已,这当然与真正黑帮团伙的既定帮规与潜规则毫无二致,没有丝毫本质区别。
    
    固然在此时,中共十七大已经越来越迫近,有人梦想通过十七大首先让中共自己完全民主过来的想法,实际也是痴心妄想。无论这个党头是谁,比如现在的胡锦涛,他会相信谁哩?即便就是团派的铁杆弟兄们,他的最鼎立的助手或心腹们,如果真的要实行一人一票的,完全由两名以上候选人所竞选的制度,他本人确实会有那种必赢的信心吗?抑或结果就是他赢,他也绝对没有那种勇气和信心挑战这种稍有风险的选举,虽然这种选举非常人性化,合乎人类最高级的选举模式和程序。
    
    在这样一种体制里,作为党官,他们除了自己,还能相信谁哩?即便就是老婆孩子或父母。尤其在文革时,为了崇拜一个领袖,夫妻背叛,父子相残的事情难道还少吗?
    
    2007年9月23日
    --------------------------
    原载《议报》第32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党章》应这样修改/郭永丰
  • 郭永丰:胡锦涛会成为第四任屠夫吗?
  • 郭永丰:冤情似海:北京上访村
  • 反贪无能增预防,中共只会玩花样/郭永丰
  • 消灭“官”中国社会才会有进步/郭永丰
  • 中国人享有政治权利不如美国一条狗/郭永丰
  • 监政会绝对不是反对党/郭永丰
  • 结束专制是中国人千载难逢的机会/郭永丰
  • 杨建利回美,中国民主柳暗花明/郭永丰
  • 公民监政是实现国家民主的第一步/郭永丰
  • 郭永丰:带心脏起搏器的维权斗士——记十年上访的孙玉昆老师
  • 耗百亿“金盾工程”受大陆众网民严重质疑/郭永丰
  • 郭永丰:新华网给胡温脸上泼粪
  • 郭永丰:黑龙江农民给胡温出了大难题
  • 郭永丰:深圳网警经常封我IP为何故?
  • 郭永丰:冤民出狱揭冤者坐牢
  • 郭永丰:90岁老爸养的65岁民运儿子 林信舒紧急求助
  • 郭永丰:64这孩子已满18岁
  • 林信舒病急住院,希望朋友们及时慰问!/郭永丰
  • 郭永丰:中国民主应该指望谁?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遭传唤 网络被切断/刘飞跃
  • 郭永丰: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是巨贪
  • 郭永丰赠送高血压治疗仪给民主朋友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