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保参与“9.29李和平事件”是不明智的行为/司马函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3日 来稿)
    
    2007年9月29日发生在北京的“9.29李和平事件”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而是一次包含刑事犯罪的严重政治事件。国保不过是这一事件的执行者,策划主谋很可能是政治腐败分子。
     (博讯 boxun.com)

    政治腐败分子策划这次事件的表面意图有三个:一是威慑警告李和平律师不准与高智晟律师往来,企图孤立高智晟律师,压制李和平律师对高智晟律师的道义支持;二是威慑李和平律师不要参与敏感的维权案件;三是为了显示政治腐败分子的实力,显示在中国大陆政治腐败分子可以无法无天,制造恐怖的寒蝉效应。
    
    经过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政治腐败分子没有必要承担这么大的政治风险去达到上述三个政治意图。第一,9月份高智晟律师已经被北京市国保秘密绑架,软禁在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国保切断了高智晟律师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李和平律师没有办法表达对高智晟律师的道义支持;第二,李和平律师是参与不少的敏感维权案件,但在参与的时候没有受到明显的干涉,为什么在2007年9月29日的国庆前夕受到这样的挑衅呢?第三,在过去十来年里,政治腐败分子已经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显示了他们的无法无天,绑架殴打一个文弱的李和平律师又能显出政治腐败分子多大的能量呢?
    
    “9.29李和平事件”没有这么简单,里面包含了政治腐败分子更深的图谋。
    
    我们来分析躲在哪一级政府机关的政治腐败分子有策划这一事件的动机。在北京市制造这样一起骇人听闻的政治事件,没有北京市国保某种形式的批准是不可能实施的,但北京市国保在自己管辖的地盘上制造这样一个丑闻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出名?不敢,升官发财?悬。因为这个事件发生以后,肯定会影响到北京市的形象,如果北京市的领导怪罪下来,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北京市国保策划“9.29李和平事件”的可能性较小,策划很有可能来自比北京市国保更高的层级。具体更高到哪一级,通过下列事理的分析,读者自己可以去分析判断。
    
    事件发生的时机选择得很巧,9月29日下午9点半从李和平律师的办公室楼下绑架李和平,连续折磨李和平律师到30日凌晨1点多,将李和平律师抛弃在北京市郊外小汤山附近的一处野林里。据这几天的新闻报道,差不多在10月30日胡锦涛总书记离开北京去上海视察和出席国际残奥会开幕式,温家宝总理去甘肃省民勤县视察沙漠治理工作,这几天,胡、温不方便就一些局部的事件进行及时有效的沟通。政治腐败分子选择这个时候作案,可以达到如下目的:一、测试国内各宣传单位的忠诚度,看有没有国内媒体敢于公开报道此事件,看有没有记者发内参;二、测试调整后的中共中央办公厅有没有足够的政治敏锐性;三、试探胡、温对高智晟事件的最新态度;四、测试胡、温是否真的要执政为民;五、如果胡、温软弱,不敢采取措施,政治腐败分子可以策划更大的事件,引起全国民众的抗议,制造学潮和局部的动乱,干扰十七大的召开,届时政治腐败分子可以集结力量,以胡、温缺乏驾御复杂政治局面的能力为借口,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不管政治腐败分子策划“9.29李和平事件”是否能达到其政治目的,参与执行的所有国保的命运将是悲惨的。第一种情况,如果上面不要求认真调查这一事件,所有的参与人员将作为廉价的政治打手被暂时保护起来,好酒好肉好招待,甚至升点小官涨点工资,以便参与执行下一次任务,一旦执行完风险更大的任务,这些人都会被秘密处理掉,因为这样的人招募起来非常容易,社会上这样的人多的是;第二种情况,上面要求彻查,政治腐败分子会运用他们手中的权力,把所有参与这一事件的人员一网打尽,从严从快予以惩处,投放监狱,再唆使其他监狱犯人把他们整死,杀人灭口。而政治腐败分子由于水平高超,所有的指示都是口头传达,没有文字记录,很难抓到他们的把柄,他们很可能继续混在党和政府里面升官发财。
    
    所以,国保参与“9.29李和平事件”是不明智的行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发生局部的封建法西斯政变!——就李和平律师的主权遭颠覆的声明/司马函
  • 上海帮的末日就要来到/司马函
  • 关于整顿改组公安部的10条建议/司马函
  • 整顿公安部/司马函
  • 王乐泉治下的新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司马函
  • 专制的强大与虚无/司马函
  • 应高度警惕政治腐败分子发动秘密政变/司马函
  • 言论自由是检验爱国的必要标准/司马函
  • 司马函:破译几则专制者的政治密码
  • 就中宣部存在的问题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司马函
  • 言论自由原理——扼杀言论自由无异于向人民投放神经毒气 司马函
  • 扼杀言论自由无异于向人民投放神经毒气/司马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