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缅甸华裔——历史的意外一群人莫名被国家遗忘/阿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缅甸无国籍华裔 阿傑
    
     漫漫之半个世纪岁月,长还是不长?但不管处于何种际遇,岁月从不为人停留。 (博讯 boxun.com)

     1949年,神州变天,兵慌马乱中,我的祖父毅然决然将庞大的地主家族化整为零,嘱咐妻小避难至相对安全地区,祖父自己则携带年迈长者自云南避居邻国缅甸边境。
    
     炮声中、枪声下,国共的纷争,无限延续。美满的家庭经不起战火的摧残,祖父细心呵护的家,从他离开云南家乡老宅院那一天开始,就注定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大时代里充满太多小悲剧,祖父便是其中一个。
    
     避难入缅后,祖父一心挂念着在中国大陆的妻小,期盼国民政府早日稳定局势,能尽快返乡团聚。不幸的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回家的路却越来越远。祖父自20多岁因局势的动乱,不得不避居邻国,后因于异乡组织了新家庭,公私纠缠下,竟然无法再踏入故土。
    
     动荡不安的缅甸,政府与反政府武装频频交火,当局忙于战事,对流入境内之邻国难民,自然无暇顾及。祖父入缅后,先落脚缅北掸族少数民族村落,是缅甸政府之统治权无法进入的一个地区。数年后,为了改善生活,祖父将家迁至缅甸政权半控制区。透过老乡的协助,第一次于该区申请缅甸合法外国侨民居留证。又数年后,缅甸为了清剿活跃于该地区之掸族反政府武装,下令该地区居民于限期内撤离至缅甸政府管辖区。为了张罗全家人的温饱,祖父疏忽了缴纳外侨居留证之税金,直至父亲渐渐长大,为了帮父亲申请入学证件,返回原申请地查旧档案,想替自己及父亲申请合法身份证明文件,但原申请地己成为停战区,缅甸当局己将该地区划予反政府武装统治,旧档案亦己遗失。
    
     经过居住地头人的担保,祖父又再次向缅甸政府提出申请居留证。这一次的申请犹如石沈大海,始终没有核准。父亲因没有合法证件,所以无法接受缅甸之正规教育,磋跎了几年,后来在华人乡亲合资兴办之私塾念了几年书,之后,就跟着祖父为家里的温饱奔波。
    
     时光总是悄悄地流逝,我也在依然不安的80年代来到这世上。因祖父及父亲两代人的胼手胝足,家境己不再困苦如初,然而,让人窒息的事实却不曾改变过─祖父的缅甸合法外侨居留证件从未拿到手。
    
     父亲因祖父的身份不明被连累,终生只能厮守于缅甸当局允许活动的范围内,欲进入大城市或远离居住地,必须向地方主管申请通行证,方能如愿活动。至于我,除了承接父亲的命运,从来不曾有过其它选择!就学,还好有华人乡亲们私自建立了未核准的私立华文学校,幽灵孩子在不合法的学校里,尽情燃烧青春,用永不认输的意志迎战不公平的宿命!
    
     世界有太多不公平的事,只区别于我们会不会遇到。中华民国所在地台湾,能够成为我宿命的突破口?
    
     1998年,我于缅北家乡,以所属考区第二名的成绩,被台湾大专院校录取,我及家人一致认为,唯有远离不接纳我的国度,才有机会突破宿命的束缚。同年,我带着无限希望及忐忑的心,持用贿赂官员后取得的无户籍缅甸少数民族护照,入境既熟悉又陌生的台湾,并立即进入学校展开求学生涯。求学期间,虽然经济、学业压力一直存在,但同学们的鼓励及师长们的温情,给予我莫大的动力,克服一切障碍,让我顺利完成学业。求学期间唯一让我不安的是,我的国籍归属问题始终没人能协助解决。
    
     在仔细研究中华民国之移民法后,终于找到解决国籍问题之相关法规,即:民国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一日立院三读通过之「入出国及移民法」第十六条第二项:「本法施行前已入国之泰国、缅甸或印度尼西亚地区无国籍人民,应许可其居留」。因此,于2004年,我依照相关规定程序,经过法院侦查判决后,取得缓起诉书。并持缓起诉书及相关证件向有关单位申请合法在台居留权。但申请书呈交一星期后被驳回,原因是我曾有出境纪录,不符该法施行细则「最后一次来台日期为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一日前」之规定。依法无法在台取得合法居留权。护照被法院当证物没收,能证明身份的证件仅剩一张不能作任何用途的缓起诉书,努力了多年后,我还是没能跳出幽灵人口的宿命,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过着没有未来的人生。
    
    在历史无情演进的过程中,一群人意外地被永远遗忘!
    
    被遗忘的人儿们,在无言中抹不去眼中的泪水!(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缅甸當局有恃無恐/金钟(图)
  • 王宁:就缅甸屠杀民主致总理克拉克的信
  • 人权高于主权,国际社会谴责缅甸军政权令中共恐惧/昭明
  • 陶君 :此刻我变成缅甸的僧侣
  • 缅甸留泰学生呼吁抵制北京奥运/沉舟(图)
  • 捷夫:缅甸革命 使北京面临泰山压顶
  • 李国涛:缅甸军政府暴行 考验人类良知、智慧和能力
  • 僧侶民運擊中缅甸軍政府死穴/沈俊明
  • 中共高度警惕缅甸「顏色革命」/林和立
  • 缅甸的背后是中国/林保华
  • 國際社會不應再姑息缅甸軍政府/盧峰
  • 缅甸: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貌强
  •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貌强
  •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貌强
  • 缅甸内外“Hongsawatoi ”亡国纪念/貌强
  •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貌强
  • 1967年缅甸排华与反思/貌强
  •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袈裟革命”,军政府开枪镇压(上)(图)
  • 中国天安门母亲就缅甸军政府血腥镇压和平示威者的严正声明
  • 安徽拐卖妇女案6名缅甸人贩被判刑(图)
  • 河南农村男女比例失调 缅甸妇女非法嫁入当地 (图)
  • 缅甸总理携能源部长访华 中缅石油管线再成焦点
  • 缅甸总理访华寻求加强贸易联系(图)
  • 缅甸非法砍伐森林活动呈上升趋势
  • 温州炒煤团哭着离开山西 转战越南缅甸(图)
  • 广东江门最大贩毒案缅甸大毒枭被判死刑
  • 记者暗访缅甸赌场:赌客都称风声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