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星斗:中国腐败的治理——在华中科技大学的演讲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1日 转载)
    胡星斗更多文章请看胡星斗专栏
    “苦难的中国”:仅以此文向国庆献礼!
     (博讯 boxun.com)

胡星斗:中国腐败的治理 ——在华中科技大学的演讲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我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现实主义加理想主义。没有宪政民主的理想主义,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现代化的国家;但如果没有现实主义,理想主义、自由主义的东西成为空中楼阁。反腐败,也需要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结合,没有宪政民主的理想主义,反腐败只能是运动式的杀鸡儆猴、借反腐败清除异己,永远治标不治本。同样,没有现实主义,中国也不可能找到符合国情的行之有效的反腐对策。
    
     胡温政府铁拳打击腐败,在现有的制度框架内做出了最大的努力,成效是巨大的,赢得了全国人民的拥护;胡也强调制度和监督的作用,所谓反腐败三位一体:注重教育、制度、监督三者的作用。同时,在宪政和制度反腐方面,我们也对胡寄予希望。
    
     中国的腐败是制度性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官场现象——"身体越来越胖,心胸越来越窄;头衔越来越多,学问越来越浅;讲话越来越长,真话越来越少;权力越来越大,威信越来越低;年龄越来越老,情人越来越小"?根源在于制度。
    
     发达国家也有腐败,但它是非制度性的。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世界上最廉洁的国家都是发达国家或者像新加坡这样的事实上的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廉洁指数都能得 8分、9分以上,满分是 10分。像冰岛、芬兰这些国家往往得9.9分或10分。 冰岛自1918 年以后只有4 名高官因腐败而辞职,最近一次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在芬兰,送礼会被官员视为侮辱其人格,该国已有30 年无重大犯罪事件。中国廉洁指数得分波动较大,1980—1985年是5.13,1988—1992年降为4.73,特别是, 1995 年是2.16,1996年是2.43,分别处于样本国家中的倒数第2位和倒数第5位。其后,加大了反腐败的力度,廉洁指数有所上升, 1997—2001年是3.05,2002年是3.5,2003年为3.4,2004 年仍为3.4,2005年为3.2,2006年为3.3。中国属于世界上得分2.5~5.0 之间的腐败比较严重的国家。
    
     日本在上世纪50、60年代,一年抓几千个贪官,如今一年才二三十个,说明其政体、反腐败体制已经比较完善了。中国 2004年一年被检察机关起诉的贪官人数是 6万多,相当于美国前二三十年被起诉的官员的总和。
    
     腐败的本质是权力的异化。腐败只是非程序政治、非阳光政治的附产品;中国最大的腐败是行政垄断和公权力乱用所造成的租金和浪费。比如陈良宇案,还有其他的案子,一把手都是处于监督之外。由一把手,然后形成严重的裙带腐败。
    
     我曾经说过中国的腐败黑数即没有被查出的腐败金额占99%,有的说96% ,还有的说95%。我说 99%不是信口开河的。研究表明,世界平均的贿赂额占GDP的3%,就算中国是世界的平均腐败程度,那么中国应查出腐败金额为7000~8000亿元,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 2005年查出的腐败金额仅为 74亿元,约应查出的1%,所以说腐败黑数为99%。还有另外一个算法,2006年中国查出的商业贿赂为37 亿元,2005年查出的官员腐败 74亿,两者有重合之处,因为在中国商业贿赂往往与官员腐败、官商勾结有关,就算两者不重合,总共111亿元,而学者计算,中国2004年权力寻租13800亿元, 111亿/13800 亿,查出的仍然不到1%。另据测算,我国2004年全部的租金价值包括灰色收入为56952亿,占GDP35.64% ,照这样算,中国的腐败黑数就是99.8%。可见 ,中国的腐败是大面积的。
    
     目前中国腐败的特征就是:制度性的腐败;大范围大面积全方位的腐败;生活方式的腐败;公权力乱用的腐败;权力资本化的腐败;集团分赃的腐败,腐败部门化了,如全国许多交通厅的厅长倒台;腐败市场化了,教育、医疗等民生部门统统走向了市场,全面市场化,带来了严重的腐败;还有腐败黑帮化,在一些地方法治的威信扫地。老百姓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我还曾经总结,中国的腐败出现了四个新的特征:由收钱收物的"硬腐败"发展为接受各种服务、旅游出国等"好处"的"软腐败";由个人捞钱的"小腐败"上升为集体福利、挥霍公款的"大腐败";由内资企业的"内部腐败"发展为外资企业参与商业贿赂、国有资产廉价卖给外国人的"涉外腐败";由一人出事的"单案"扩大为一揪一串的"窝案"。而且有些领域的腐败前腐后继,官员视死如归,"'官'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说明中国的腐败在一些领域非常严重。
    
     如何反腐败?最重要的是三个方面——新闻监督、群众监督、收入申报:
    
     一、新闻监督。根据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的调查,反腐败最重要的、排在第一位的是新闻自由;反腐败看起来很难,但其实也很容易,充分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大部分的腐败就可铲除。所以,中国要减少对媒体的管制,建立现代新闻制度。当然,中国目前也不可能新闻自由,一自由,中国就乱了,因为以前没有公开的东西太多了;但中国也要逐步地加大新闻开放的力度,掌握好短期稳定与长期稳定的关系,一味地封杀,有了短期稳定,但会失去长期的稳定。媒体监督对于反腐败是个关键,各级官员可以赤裸裸地暴露在公众监督、媒体监督之下,他们就不敢腐败,小腐败就被揭露了,也就不会发展为杀头的大腐败。媒体监督对官员是爱护。可以规定媒体监督的少数禁区,比如政治局成员以上官员的丑闻报道必须经过审批,其他的官员媒体可以没有禁区。
    
     西方媒体大多归民间所有,美国规定政党不得办报纸,美国也不允许各级政府办报纸,美国之音是仅有的政府媒体,但它只对外,不对内,美国人民无法接受到政府的"教育"。《纽约时报》曾经连载越南战争的文件,当时的尼克松总统起诉《纽约时报》泄露国家机密,但最后尼克松总统败诉。水门事件时,《华盛顿邮报》披露尼克松总统同伙窃听民主党总部,尼克松总统以吊销营业执照相威胁,也没能阻止《华盛顿邮报》的彻底调查,最终迫使尼克松总统下台。美国历史上有"扒粪运动",新闻揭露丑恶,刨根追底,让政客们丑行曝光。日前,《华盛顿邮报》登出整版广告,悬赏 100万美元,征集华盛顿政客的性丑闻。有了这样的新闻监督,腐败难逃制裁。
    
     韩国自八十年代以后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国家古代是中国的附庸国,可是现在文明程度大大超过中国。由于新闻监督,一年多韩国有三个总理副总理因丑闻下台。 副总理李基俊因涉嫌在担任首尔大学校长时浪费办公经费而辞职;副总理金秉准因担任大学教授期间论文一稿两投而辞职;在"三一"运动纪念日,总理李海瓒去打高尔夫球,被媒体揭发而辞职。
    
     英国3 名议员观光东京,多住了一夜,被媒体揭发, 3 名议员全部辞职。
    
     而目前中国一些地方政府非常恐惧新闻监督,竭力钳制言论,如重庆彭水的短信讽刺腐败案,山西稷山县三名干部举报县委书记案,当地政府不是去查处有没有腐败,而是把发短信者、举报者抓起来。还有山东济南商场水灾案,网民"红钻帝国"因传播虚假消息被捕。 中国首个民间调解员被冠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而遭逮捕,我认为泄露国家机密罪只能应用于官员,特别是高级官员,老百姓怎么可能持有国家机密?地方政府的丑行也算国家机密?以后法律应规定,地方政府的一切都不属于国家机密。
    
     这些都是 非常危险的倾向,极其严重的事件,一些地方官员不择手段地钳制舆论,打的都是执法、维护社会稳定的旗号。
    
     我相信上述作为都是地方政府所为,肯定不是中央政府的意愿。中央政府必须加强权威性,约束地方政府的胡作非为。
    
     在发达国家,对于官员、富商、强势群体实行有罪推定、举证责任倒置,公民、网友、记者、报纸的报道失误也不被追究责任,除非你能证明他是故意的、恶意的,而对老百姓、弱势者实行无罪推定。 2000 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代表美国股民状告300家券商,由券商举证没有欺诈股民,由于举证困难,券商只好主动赔偿了股民30亿美元。
    
     在中国,实行民主选举太困难, 民主监督太困难,但媒体监督比较容易,只要减少新闻管制就行。
    
     二、群众监督。毛泽东说:只有人人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只有人人负起责任,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这句话是对的,尽管"文革是为了反腐败"之说我并不赞同。
    
     但反腐败也主要靠群众监督。比如中国应当允许财政公益诉讼,也就是公民只要有证据,都可以起诉挥霍公款、浪费公款的行为。在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都有这样的制度,起诉者还可以分得追回的部分资金,作为奖励。东京都知事也就是日本东京市长石原慎太郎,因为住豪华酒店,乱支交际费,被东京一个区的议员起诉,东京地方法院判石原等 3人赔偿40万日元。
    
     还有,发达国家都建立了鼓励举报的制度,如美国有举报人保护法、印度设有举报网站、英国实行匿名举报、"举报卡"制度。中国也应当出台举报人保护法,避免举报腐败者被迫害打击,如举报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郭光允被劳教、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雇凶杀举报人,等等。反腐斗士杨剑昌,有人写了他的传记,经过层层审稿,删掉 1万多字,传记在一位老将军的干预下才得以出版,但不准在当地发行,杨剑昌住着70平米的房子,家里一贫如洗,儿子上学提心吊胆。这是昭示世人,大家都别学杨剑昌,反腐败成本何其大,风险何其大!大家可以学雷锋,毛泽东发起学雷锋运动是为了搞个人崇拜。但大家不可学杨剑昌,地方政府也抑制学反腐英雄的行为。反腐英雄甚至被"领导"污蔑为刁民。但在民主社会没有刁民,只有刁官,以刁民侮辱公民,正好说明他们是刁官。
    
     三、收入申报。收入申报和公开是反腐败的利器、治本之道。早在1766 年瑞典公民就有权查阅官员乃至首相的财产与纳税状况; 1883 年,英国制定了世界上第一部财产申报的法律——《净化选举,防止腐败法》。美国规定,包括总统在内的25万公职人员每年要公开申报财产,不报、漏报的将面临民事诉讼和罚款,谎报者将被提起刑事诉讼。 1989年美国参议院议长赖特因违反财产申报法而辞职。2004年布什申报收到的礼品价值2.4万美元,包括鱼杆、鱼饵、一件衬衫、三顶帽子。俄亥俄州长,因为 5千多美元礼物未申报,包括球赛门票、飞机票、没有付费的宴会而被起诉。
    
     韩国自1993年开始"阳光运动",金泳三总统率先公布个人财产,韩国国会通过了"公职人员财产登记制度",规定自总统以下 34000 多人必须申报财产、1670名高官必须向社会公布财产。韩国公民一生中的收支只用一个固定账号,一般交易刷卡,很少使用现金,帐户、财产由女方掌握。韩国男子一般不敢有婚外情,因为一旦离婚,全部财产将归女方。这个制度好,有利于家庭稳定。
    
     2003 年6月17 日,墨西哥《信息公开法》实施后的第7天,1万名公务员因为没有按照规定公布自己的财产而被停薪停职。
    
     俄罗斯联邦规定,任何政府官员在就职前必须申报个人和家属财产,每年 4月1日前申报上个会计年度的收入和财产变化情况,申报的数据向社会公布,接受公民的监督和举报。
    
     印度也建立了公务人员财产申报制度, 2007年5月16日总理辛格公布了个人财产情况。
    
     2007 年 3月 13日,越南总理阮晋勇签署颁布了财产申报的法令,所有国会代表与副处级以上的政府官员于9月起申报财产,公布他们的收入、 房地产、海外资产、账户以及其他个人财物。
    
     台湾地区早就实施了《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香港实行了公务员申报利益制度,前财政司长梁锦松就因为买车时被指存在不当利益,招致媒体批评而辞职。
    
     大陆在财产申报方面也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1995年出台了《关于党政机关县 (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 1997年推出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2001 年颁布了《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的规定 (试行)》。未来,大陆如果能以立法的方式确立公务员的财产实名、申报、公开、监督的制度,必将大力地推动中国的廉政建设。
    
     公务人员在任职期间依法向社会公布其个人收入和家庭财产,包括其配偶、父母、子女及其他直系亲属所拥有的现金、存款、证券、不动产、各种投资及其他资产,接受社会监督,是建设廉洁政府、取信于民的关键之举。一要建立财产实名登记制度,公民的所有财产包括存款、股票、房地产等都必须以真实姓名持有;二要建立财产年度申报制度,公民特别是官员每年都必须申报收入和财产;三要建立财产公开制度,官员不仅要申报财产,而且其财产状况要在媒体上向社会公开;四要建立群众监督制度,如果官员申报不实,公民可以举报,有关方面依法查处。
    
     以上三者——媒体监督、群众监督、收入申报并接受社会监督,其实都属于公民监督,是最重要的反腐败措施。
    
     其他的反腐败措施还有:
    
     四、人大监督。不能光靠行政监督自身的监督,过去中国强调的是自己监督自己,但是"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组织监督太短,纪委监督太晚",还是要重视立法机关的监督。人大应当掌管"钱袋子",财政预算决算、怎么花纳税人的钱都必须由人大决定,而不是官员说了算。为什么会出现"跑部钱进"的现象,各级政府都到部里要钱、拉关系,原因是中国的财政资金分散在各个部门里,由行政长官决定怎样开支,这也造成了公款吃喝、公款购买豪华汽车、公款旅游出国等浪费资金的现象。有一次,中央电视台美中市长对话,双方互邀访问,但美国市长说:他们的财政预算没有到中国访问的钱,所以无法去中国。但是中国市长马上答应:你来中国的钱全部由我方支付。这件事说明,中国官员具有对财政资金使用的任意决定权。而发达国家的资金使用要经过各级议会同意,还有一些国家有议会审查官、监察官、行政审查官等,没有他们的同意,行政官员的决策不受法律保护。
    
     中国要强化人大在审查财政预算、支出中的作用,人民代表大会应当名副其实,不能是官员代表大会,大多是官员代表的话,当然无法掌管人民的钱袋子。人大代表还应当精简化、责任化、专职化、专业化,这样才有能力、有时间审查财政预算决算和支出。
    
     五、司法监督。司法要独立地运作,不受行政干扰。司法独立了,司法腐败更没人管了怎么办?还是要依靠公民监督、媒体监督。湖南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敛财 8000万,他给私营企业发重点保护单位的牌子, 40万一个,不买就"双规";他让法院一周内判决一个案子,法院没做到,他就把法院院长、两个副院长、一个庭长四个人"双规"了。这是典型监督部门自身腐败的案例,要靠组织监督、群众监督才能解决。
    
     中国的审计部门也应具有独立性,发达国家的审计部门要么隶属于议会,要么隶属于司法部门,没有隶属于行政部门的。中国的审计机构隶属于政府,审计局很难查处县长、县委书记。所以,中国的审计部门最好归属于人大。有人说,人大本身也不具有独立性,审计即使归于人大,也不会有大的改观。但我认为,首先体制上要顺,要符合世界潮流,然后去推动人大制度的改革,加强人大的独立监督的作用。
    
     还有,人民陪审员不能专家化,成为"准法官"。如果成为"准法官"了,必然看长官脸色行事,怎么保证司法公正、审判公正?所以,按照发达国家的做法,陪审员必须随机抽取,封闭培训,一案一任。
    
     2007年中国开始"异地审判",这样有利于避免权力网的干扰,是一个进步。
    
     六、政府制度改革。必须做到职务消费规范化,职务消费应当网上公开,接受民众监督。
    
     目前,中国"三公"、"四公"消费严重,达到上万亿元,政府开支占财政收入的40%以上。美国仅占 11%,欧洲 5~6%,日本3%不到,中国的比例是日本的10几倍。中国如果不能解决政府开支过大的问题,那么中国永远不可能解决民生问题,也永远不可能实现现代化。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贵州一个贫困县一年喝茅台酒要花5000万元,该县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仅几千万,可茅台酒消费全国第一。广东吴川市教育局一年多吃喝掉 611万教育经费,而当地的小学破破烂烂。
    
     印度新闻自由、媒体私有、有7000份私人报纸、司法独立、鼓励公民举报,所以,他们没有公款吃喝的问题。北欧国家官员的吃喝菜单上网,接受民主监督,一高官因为吃饭多上了一道鹅肝而丢官。
    
     现在中国有所谓的"肥猪理论":官员们不要轻易换掉,养肥了,换掉了来了个新官,喂饱不容易。要让他们个个吃好喝足,全部患上糖尿病,然后你让他吃他都不吃了。据巴西的研究:不廉洁的官员 60%在研究期间患病死亡,廉洁官员仅 16%。中国民间也讽刺官员:职务不高血压高,会议不发言前列腺发炎,政绩不突出腰间盘突出。
    
     还有公款购车的问题:云南一个地区动用1.2亿购买豪华轿车,但老百姓十分贫困。许多地方养得起车但发不出工资,没听说穷的养不起车的。进行车改更腐败,官员每月增加几千元车费收入,还可再买新轿车,公车照坐。在发达国家,对公车控制十分严,如芬兰全国只有总统等 5个人配公车;韩国汉城市政府总共只有4辆公车;意大利一个城市的市长与夫人开公车到800公里外办了一件私事,回来后被判刑6个月;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在当总理期间,周末他只能开着自己的破旧的大众牌汽车外出,而保镖却开着豪华的防弹车寸步不离;瑞典等北欧"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极其强调平等,连首相在家里也没有保镖、厨师、秘书,周末不得开公车。可是,原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刘金宝每年的交际费就 1亿多,他的车队由10辆奔驰组成。
    
     还有豪华办公楼的问题:现在全国各地都建豪华办公楼,郑州一个区建了"世界第一区政府",省级贫困县河北省曲阳县国土局盖了三处办公楼区。 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总部却仅有 2层小楼,11名工作人员。
    
     中国一些地方还用公款建私宅,如沈阳客运集团前总经理夏任凡动用公款 2000万建私人庄园;国家级贫困县准格尔旗政府为旗领导建了 9幢别墅;河南濮阳县领导及各局委用公款建豪宅,最大一套房子的建筑面积达600平方米……
    
     沈阳中院花巨资建好了大楼,却迟迟不肯搬进,请风水师择吉日才搬进;深圳中院也请来风水师。一些官员如同封建时代的父母官,"不问苍生问鬼神"。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都拒绝入住超豪华套房,只入住几十平米的普通住房。可是,中国的一位国企部级官员仅每天午休就要入住价格高达 6万元一天的总统套房,还要更换他喜欢的家具、床上用品乃至抽水马桶。
    
     不仅"三公"、"四公"腐败,还有庞大机构的腐败,如某县工商局竟然有千名职工,襄樊市一个区的动物检疫站就有320 人。江西奉新县委县政府决定,对全县30 多科局级干部的配偶、子女统一安排到县直单位上班,人员不上编制,但吃财政饭。
    
     目前各地政府驻京办就有1万家,他们的公务就是拉关系、送礼、送钱、陪领导,可以说,他们都是腐败之窝。还有驻沪办、驻港办等。
    
     一些地方政府善于作秀。如四川万源市是国家级贫困县,负债7亿3 千万,但却以一年财政收入近一半的巨资邀请歌星们举办演唱会。
    
     西方公务员制度是政务官与事务官分开:西方低级别的事务官几乎是铁饭碗,可高级别的政务官却是临时工,随时可能下台,下台后就失去了一切官场待遇,包括薪水。新加坡的官员由独立的管理委员会考核、任命。中国的官员由上级任命,必然出现买官卖官的现象,所谓的市里领导是跑出来的,县里领导是送出来的。现在在一些地方买官卖官几乎公开化、合法化,有的人贷款买官。所以,中国的人事制度应当透明化、民主化,任命官员之前应当过民意关,凡是民意支持率不到 50%的,就不允许任命。
    
     中国目前还是官本位的特权制度,如果享受某某级别待遇,他就有配备秘书、警卫、司机、厨师、勤务、保姆、专车、住房、高级医疗等特权。卫生部的一位副部长说,全国党政干部 200万人长期请病假,其中40 万人长期占据干部病房,一年开支500亿。中国卫生经费仅占GDP的2.7%,美国占GDP的 13.7%,就这么一点钱,中国80% 的卫生经费还被各级干部所使用。
    
     七、经济体制改革。反腐败还必须继续经济体制改革,改变权力市场经济、官僚市场经济的现状。目前,行政垄断造成的租金和利益是最大的腐败。现在官僚利益集团、资本利益集团、学者利益集团相互勾结,损害民众的利益,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官僚利益集团。官僚利益集团又可分为部门利益集团,如电信电力石油石化农资烟草,地方利益集团,如陈良宇等。权力市场经济、官僚市场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权力剥削,马克思只注意到资本剥削,没有注意到集权所造成的权力剥削反而更加野蛮、残酷、落后。资本剥削发生在初次分配,权力剥削发生在二次分配;资本剥削同时创造财富,权力剥削只是掠夺财富。
    
     中国的企业行贿排名全球第二;政府投资的失误率达到30%;国企改制,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中国 3200多亿万富翁中90%以上是高干子弟,达 2900多人;目前垄断行业的职工收入是其他行业职工的5~ 10倍;中国网通山东省分公司职工的月均工资基数为2.13万元,月人均缴存住房公积金 6389元,职工的实际年收入高达 30万元!可石油、电力、电信、烟草、农资、银行等国有企业的利润率仅为发达国家同类企业的1/10~ 1/100;国家电力公司开会,每人每天花8千元。
    
     改变权力市场经济的措施有:
    
     反垄断,分拆垄断企业。改变垄断利益部门化、部门利益法制化,以及部门立法、利益集团立法、立法扩权、立法侵权、立法违宪的状况。
    
     减少管制,严格执行《行政许可法》,制定《行政许可法》实施细则。规范集中采购、招标投标制度。目前中国只有10% 的政府采购进行了招投标,而且为了规范招投标,必须建立独立的监控小组。
    
     八、加强法治建设。中国必须改变法律是权力的奴仆的状况。改变一些地方突破法律、抓大放小的行为,有的地方将刑法中5000 元的起刑上升为5万、 10万元;据最高检通报:全国的渎职犯罪免刑缓刑率高达95.6%。黑龙江绥化市马德案涉及官员265人,涉及部门一把手50多,为了避免政府瘫痪,于是抓大放小,不追究一些贪官的刑事责任。
    
     中国要修改刑法,与国际接轨。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定义腐败为"不正当好处",所以,贿赂不仅为财物,应为"好处",免费的宴请、服务等都应算作腐败。按照这样的国际标准,中国的腐败人数还要翻番。
    
     美国农业部长因为接受价值64美元、100美元、 510美元的门票、飞机票而下台;俄亥俄州长塔夫脱因为 5800美元而被起诉,包括高尔夫、曲棍球门票和免费的宴会。
    
     中国刑法规定:谋取不正当利益,才算贿赂。那么,为了正当利益如为获低保,就可行贿受贿?
    
     刑法还应加大对渎职、单位犯罪、行贿的处罚力度。对于不明来源财产,按照国际惯例,应认定为受贿金额。目前一些贪官的不明来源财产是认定的受贿金额的 5~10倍,不明来源财产最高只判5 年刑,于是鼓励了一些贪官"失忆",一些办案人员被人打了招呼,不深入调查。中国应当学习发达国家实行腐败推定原则,对官员、公职人员、富翁、公司等强势阶层都实行有罪推定。
    
     中国还要改变犯罪成本低的问题。上市企业 杭萧钢构通过发布虚假消息,违规获利76亿,董事长获利 28亿,可罚款只有20万元,我们的制度是鼓励欺诈的制度,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
    
     而发达国家对违法的处罚极其严厉。美国一家三口开着通用公司的汽车出了车祸,女儿受伤,通用公司因为无视设计缺陷可能给消费者造成的危害,被美国加洲法院裁定属于道德问题,惩罚性赔偿 43亿美元。世界五大会计事务所之首的安达信公司,因为做假账主动赔偿 20亿美元还不够,最终被美国司法部逼迫破产。
    
     九、打击商业贿赂和贪官外逃。据报道,一般工程的回扣率高达5~10%,襄樊市政府门前 400米路花了400万,每米 1万;路灯在一般市场上买3000元一个,可是政府采购花了15000元一个;一些招投标也是假的,招标公司给官员20~40%的回扣。企业陪标,以低价中标然后高价签合同,评标委不是随机抽取的专家而多为采购方代表,采购办公室自收自支,回扣腐败合法化。
    
     发达国家的一切采购都须经议会同意,然后公开招投标,网上公布违规违法的黑名单。
    
     中国还应打击"期权腐败"、儿女"代理腐败"。打击洗钱活动,中国每年洗出去的黑钱高达3千亿元;贪官外逃达 4000多人,携带出去 500亿美元。
    
     打击贪官外逃,一要加强护照和出入境管理,为什么假身份证也能办护照?为什么有的人拥有十几本几十本护照?陈良宇拥有27 本真名和化名的护照;二要加强金融和财产监控,对于大额交易与财产转移实施实时监控,实行财产实名、财产申报、财产稽查的制度;三要建立黑名单制度,重点监控那些多次出国、妻子儿女已经在国外的官员。
    
     十、改良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中国文化本质上是人治文化、人情文化、官本位文化、特权文化、贪渎文化、谋略文化、无规则文化,人们热衷于走捷径、走后门、拉关系、玩手腕、请客送礼,腐败生活化了,腐败成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由于竞争激烈,守规则往往成本高,不守规则成本低;历代统治者不怕贪,只怕反;低薪养贪以便控制;专制社会淘汰清官,有民谣说:"人家捞,你不捞,老婆说你是草包;人家赌,你不赌,背后说你二百五;人家嫖,你不嫖,大家一起造你谣"。
    
     光靠道德纯洁运动是无法改变腐败生活化的状况的,如果没有民主法治,道德运动只能强化官员的做秀作假心态,加速整个社会的道德滑坡。老百姓顺口溜说:"'三讲'会上说假话,'三讲'过后胆更大";"工人在下岗,农民在上访,腐败分子在'三讲'"。
    
     腐败分子连悔过书都是假的。安徽省能源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张绍仓受贿受审,他在法庭上含泪念完了悔过书,后者记者发现悔过书是抄袭的。
    
     总之,中国的反腐败不是没有希望的。民主监督太难,但媒体监督、群众监督、财政监督比较容易做到。中国应当制定 廉政指标体系,包括:行贿受贿指标、经济违规违法指标、职务消费指标、预算与监督指标、举报与处理指标、集中采购指标、招标投标指标、不正之风指标、政务公开度、收入公开度、群众满意度等,而各 " 指标" 、" 度 " 又由被查处的案件数量、涉及人数、涉及金额、群众打分等决定。廉政指标体系应当既体现" 治标 " 又体现" 治本" ,既重视组织、制度的作用又重视作风、民意的重要性,既反映收钱收物的 " 硬腐败" 又反映接受好处、服务、拉关系、走后门、 " 三公消费" 的" 软腐败 " 。建议国家把廉政指标体系作为干部政绩考核的主要内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星斗:为林彪平反
  • 胡星斗:我也有一个梦想:建立没有歧视的中国
  • 胡星斗:中国的吏治与官德危机
  • 胡星斗: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 胡星斗:中国男性主义宣言
  • 胡星斗:和谐龙文化研讨会上的发言
  • 冷眼看外汇储备和外贸/胡星斗
  • 宪政与可控民主才是好东西/ 胡星斗
  • 胡星斗:谋略民族与中华文明的改造—在三元学社、文明中国培训班上的发言综合
  • 胡星斗:公民网络自治与现代政府治理制度—博客网研讨会上的发言
  • 胡星斗:特权垄断利益集团:中国最大的祸害
  • 胡星斗:中华民族是“龙凤民族”、“龙凤传人”
  • 胡星斗:宪政社会主义与现代中华文明探讨—为首届全国社会主义论坛而作
  • “新农村”建设与“新国家”建设/胡星斗
  • 胡星斗(学者) 任华(律师)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 胡星斗:企业家的修身哲学
  • 胡星斗:实施教育优先战略,开创平等权利时代
  • 关于农村制度建设问题/胡星斗
  • 胡星斗:制定《平等权利法》,建设“公平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新农村
  • 胡星斗:废除户籍制度、建立身份证管理系统的呼吁书
  • 胡星斗:稷山举报案凸显地方治理的深刻危机
  • 胡星斗: 结束信访,设立冤案申诉局
  • 胡星斗:关于提高警察待遇、保障警察人身权利的建议
  • 胡星斗:缓解医疗困境、实行免费基本医疗制度的建议
  • 胡星斗四建议书
  • 关于慎重处理打工子弟学校问题的公民建议书/胡星斗 李方平
  • 胡星斗:地方干部挂职“京官”弊端多多
  • 胡星斗:中国必须警惕“坏的社会主义”与“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 胡星斗:国家主义科研体制的利弊
  • 李卫平:胡星斗与他的“中国问题学”(图)
  • 胡星斗:对北京出租车行业进行调查监管的建议书
  • 关于改革死刑适用制度的公民建议书 /李方平 胡星斗
  • 胡星斗:关于消除城乡差别待遇的公民建议书
  • 胡星斗: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 胡星斗:建立公民问责制度和公民环境文化
  • 胡星斗:科教兴国的文化传统障碍
  • 胡星斗:兩岸教師節統一運動倡議書
  • 胡星斗上书全国人大 直言现行户籍制度有悖宪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