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八国联军是文革“破四旧”的先行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00年(庚子年),英、法、德、俄、美、日、意、奥等八国联合军队以军事行动进入中国以解救被满清包围的使馆。前期由英国海军将领西摩尔率领,开始时总人数约三万人,联军占领北京后清政府逃往陕西西安,谈和后中国付出庞大赔款为终。
    
     1900年6月17日八国联军攻占大沽炮台;7月14日攻陷天津,实行军事管制;8月2日集中兵力二万自天津沿运河两岸进发,在廊坊受到义和团围攻,兵败后加大兵力,一举占领廊坊,8月14日凌晨联军向北京发起总攻,至16日晚基本占领北京全城。慈禧太后胁迫光绪帝和亲贵大臣等逃亡西安,派奕劻与李鸿章向联军乞和。9月德国陆军元帅阿尔弗雷德·冯·瓦德西被推为联军总司令来华。联军陆续增至十万,由京津出兵,分头攻入山海关、保定、正定以至山西境内。此间,俄国又单独调集步骑兵十七万,分六路侵占中国东北地区。12月联军提出《议和大纲》,迫使清政府全盘接受,并于1901年9月7日签署了《辛丑条约》。然后八国联军除留一部常驻京津、津榆两线,其余撤兵回国。 (博讯 boxun.com)

    
    八国联军军事行动,以清政府与总共十一个国家签订《辛丑条约》宣告结束,条约规定议和大纲十二条、附件十九项;其中规定清政府赔款白银四亿五千万两,连年利息四厘在内,共九亿八千二百多万两,分三十九年付清,称为“庚子赔款”。俄国索取赔款最多,达一亿三千余万两,近全额的百分之三十。而美国则运用庚子赔款,要求中国办学,成果就是后来的清华大学。其中本金四亿五千万即当时中国总人口,以示惩罚中国人每人一两。
    
    此外,联军占领北京后,对北京皇城、衙门、官府大肆掠夺,造成大量中国文物和文化遗产损失,包括紫禁城、颐和园、西苑所存文物珍宝,翰林院所存永乐大典,以及各王府、大臣府邸和民间所藏文物的失窃、破坏。
    
    八国联军对中国近代史最重要的影响在于,为1911年的辛亥革命开辟了直接的道路,并预演了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运动;尤其突出的是,1906年孙中山发表的“军政府思想”即来源于1900年八国联军的军事占领及其占领期间的种种行政措施。下面我们以最先失守的天津为例,来看看这方面情况。
    
    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后成立了临时军政府“天津都统衙门”。从1900年7月30日成立,到1902年8月15日解散,一共召开了329次委员会会议和四次特别会议或专门会议,平均两三天召开一次。会议讨论通过的所有议案,制定的各项法规、法令等皆以法文一一记录在案,最后汇编为几大本“Procès-verbaux des Séances du Gouvernement provisoire de Tientsin”(《天津临时政府会议纪要》),在直隶总督袁世凯代表清政府收回天津主权时,这些会议纪要作为法律文件移交给了满清政府。
    
    天津都统衙门的建立,固然首先是为了整顿秩序和治安、采取卫生防疫措施、“为联军驻扎提供方便,供应粮食及交通工具”,但也明确宣示要“清理中国政府及私人放弃的动产和不动产,编造清单并且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采取防止本地人发生饥馑的措施”,在其发布的第一号告谕中宣称将“清理地方、保全善良”。
    
    天津都统衙门这个军政府在其统治天津期间,为了防卫的需要,主导了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将城墙拆除建造公路等。这些建设项目的实施,又引来了列强中一些工商业团体更大的商业性开发要求,比如在新修的马路上建立电车、电灯等,由此促成了天津开埠以来的第一次近代化改造浪潮。
    
    这个洋人的军政府,对违反枪械禁令的华人几乎杀无赦,而且均采用西方人自己认为相当残忍的斩首处决法,在那几本厚厚的充满了斩首命令的会议纪要。这使得我们想起了国民党的“清党”和共产党的“镇压反革命”。这个军政府对中国的反抗势力进行镇压的方式,显然是“依据中国国情进行”的。
    
    当然,由于受到其国内法的限制,洋人军政府毕竟不同于后来的日寇和中共的效颦者们,例如它对战后混乱的私有财产的登记整理工作,向能够出示财产证书的人发放房产证,并颁布了契约注册办法。而不是像是日寇和中共,动不动就没收别人的房地产。以欧洲人为主的占领军政权,还是将西方的契约精神带到了军政府的运作之中。而日本人和俄国人在这种构架下也不可能像后来单独入侵中国时那样无法无天。
    
    至于八国联军如何预演了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运动,在义和团、清军联合围攻使馆和教堂的重灾区北京,表现得较为清楚。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准许军队公开抢劫三天,而事实上直到撤离之日偷偷摸摸的抢劫从未停止。凡是义和团设过坛的房屋,都被焚毁,以致“死尸遍地,腐烂熏蒸惨难寓目。”大量历史文物遭到毁坏。不但翰林院所藏《永乐大典》,几乎全部毁于战火和抢劫,其它经史子集等珍本图书,也损失了4.6万多册。经过这次洗劫,中国“自元、明以来之积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国宝奇珍,扫地遂尽。”野蛮的俄军在洗劫中最为凶暴残忍,皇宫中凡是拿得走的贵重物品,一概拿走,凡是拿不走的便一概打碎,据估计,八国联军所掠夺的财物总价值不少于十亿两白银,比庚子赔款还要多,至于这给中国造成的实际损害,就更加巨大了。
    
    八国联军把北京分成不同的占领区,四十五年后,德国就是以同样方式被同盟国瓜分。东四以北由日军占领,东四南大街以东由俄军占领,以西由意大利军队占领,皇城东北由德军占领,皇城东部由日军占领,皇城东南由英军占领,崇内大街以西东长安街以南由德军占领。西城由美军、法军、英军、意军占领,外城由英军、美军、德军占领,实行军事统治。日占区设立“安民公所”,德占区设立“华捕局”,俄军张贴布告,禁止中国人民反抗,说“遇到执枪械华人,定改必即行正法。若由某房放枪,即将该房焚毁”。
    
    德军奉命“在作战中,只要碰着中国人,无论男、女、老、幼,一概格杀勿论。”法军路遇一队中国人,竟用机枪把人群逼进一条死胡同连续扫射15分钟,不留一人。日军抓捕中国人,施以各种酷刑,试验一颗子弹能穿几个人,或者故意向身体乱射,让人身中数弹才痛苦地死去。
    
    《庚子使馆被围记》(In discreet Letters from Beking)是英国人普特南·威尔的名著,记述作者在北京的外国使馆与教堂受困,及八国联军侵华期间经历与见闻的日记体实录。普特南·威尔就是清末民初名盛一时的伦敦《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辛普森(Bertram Lenox Simpson)。
    
    辛普森对于八国联军占领北京的侵掠如实记载,因为作者本人就是种种劫掠活动的参与者。8月14日联军攻陷北京后,在中国京城的行动,辛普森称之为“受苦难者报复之秋”。他目睹一队法国兵将一群“拳匪、兵丁、平民相与搀杂”的中国人逼进城内一死巷内,“机关枪即轰击于陷阱之中,约击十分钟或十五分钟,直至不留一人而后已”。在他笔下,野蛮的印度兵“于昏夜中走入教民妇女所居之屋,各抢女人头上所戴之首饰,即一小银簪亦抢之”,并施以强暴的描写;有矜持的德国人从乡村“骑马而行,鞍上满系巨包,前面驱有牛、马等兽,皆于路上掠得者”的记录;更有凶猛的俄国人以辎重炮车满载颐和园中的掳掠之物,实在载不动的便抛于车外,“于是有三个美丽无价之大花瓶遂受此劫,尚有玉器数件,雕刻奇巧,亦同时粉碎……”
    
    他认为洋兵射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的行为“太过”,对自联军入北京后“满城皆荒凉寂静之象”的“殊不可解”;说各国军队虽服装、面貌各异,其实都是“盛装骑马之盗贼”,“其所为之事无异,皆杀人耳,抢劫耳”,甚至还有“予等外人罗唆繁琐,贪黄人之利益,颠倒东方生计之平衡,故致如此之狂剧也”。
    
    在8月末的一篇记事中,辛普森叙述他自己也同德俄日等国军官一道闯入紫禁城、抢劫皇宫之事。他以手枪恐吓极力阻止他们的守宫太监,进入了西太后寝宫,坐在慈禧的卧榻上嚼“香甜之玫瑰酱”,吸“俄国之烟卷”,并看上了“一精美之银便壶”;他还自告奋勇闯入户部银库大门,搜索金银,劫掠一空;后来,他索性成了一名文物贩子,在寓所中以金条、金币收购各国士兵搜罗来的各种珍宝,如戒指、宝石、鼻烟壶等等,其中有一件是法国路易十五世时的金扣带,为耶稣会教士初来北京时所赠清廷礼物之一种,十分珍贵。对于自己参与抢劫活动,辛氏也忏悔说:“人之血既已激动,且经过长期之禁锢,见此情形亦不免有参入之思想,不能自持”。
    
    还有其他记载指出“城破之日,洋人杀人无算。但闻枪炮轰击声,妇幼呼救声,街上尸体枕籍。”英国的记载说“北京成了真正的坟场,到处都是死人,无人掩埋他们,任凭野狗去啃食躺着的尸体”。另有记载指出:“联军尝将其所获妇女,不分良曲老少,尽驱诸裱褙胡同,使列屋而居,作为官妓。其胡同西头,当经设法堵塞,以防逃逸。惟留东头为出入之路,使人监管,任联军人等入内游玩,随意奸宿。”大学士倭仁的妻子已经九十岁,被侵略军百般侮辱而死。许多人不甘侮辱,含冤自尽。国子监督酒王懿荣居住的锡拉胡同11号,怒说“岂能被所辱?”结果全家投井自尽。同治皇后的父亲、户部尚书崇绮的妻子女儿被拘押到天坛,遭到联军数十人轮奸,归来后全家自尽,崇绮也服毒自杀。西四北太平仓胡同的庄亲王府也被放火烧光,当场烧死1700人。这是南京大屠杀的预演。
    
    杀人强奸以外还免不了抢劫。法国主教樊国梁从一个官员家里抢走价值100万两白银的财物,法国侵略军统帅佛尔雷一个人抢劫的珍贵财物就有四十箱。法军抢劫礼王府白银200万两。东四一带的商店被抢掠一空,著名的“四大恒”金号全部被抢。地安门以东、东安门以北,房屋被焚毁十分之七八,前门以北东四以南,几乎全部被毁。八国联军抢走北京各衙署存款约6000万两白银,其中日军劫掠户部(今公安部院内)库存白银2914856两,并立即放火烧房,掩盖罪证。甚至鼓楼的更鼓,也被的日军用刺刀刺破。这使人回忆起,后来“八一三淞沪战役”过后,上海百姓回到家中,赫然发现自己的床上竟然留有日本占领军的大便!
    
    8月28日,八国联军在满清皇宫阅兵,各国军队在天安门广场金水桥前集结列队通过天安门、端门,穿过皇宫,出神武门。依次有俄军、日军、英军、美军、法军、德军、意军、奥军等3170人,俄国军乐队吹奏各国国歌、乐曲。这是1949年以后中国“天安门检阅”的预演。
    
    阅兵之后,各国军官重新回到皇宫,以参观为名公然抢劫,一个英国侵略者事后回忆说:“一大群联军军官见到这些东西伸手就拿,把他们想要的东西装入口袋。”中国文物遭到浩劫。皇宫和颐和园里珍藏多年的宝物被抢掠。俄军最高指挥官阿列科谢也夫将军等人把慈禧寝宫用黄金和宝石精制的数十件珍宝洗劫一空。仅嵩祝寺一处,丢失镀金铜佛3000余尊,锦绣制品1400件,铜器4300件。就连太和殿前存水的铜缸上面的镀金,也被侵略军刺刀刮去,至今刮痕斑斑。这是1966年文革“破四旧”的预演。
    
    《永乐大典》是明永乐年间由2100位学者编纂而成的,共22870卷。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被英法联军劫掠破坏,后来收藏在南池子大街的皇史成里,1900年全部被八国联军损坏。《四库全书》是清乾隆时由360位学者编纂而成的,收集了3461种古籍,共79309卷,全书共7套,1860年英法联军侵略时毁坏一套,1900年又被八国联军毁掉数万册。翰林院(今公安部院内)收藏了许多宝贵书籍,八国联军把藏书抢掠糟蹋一空。直到现在,伦敦、巴黎的博物馆里还有许多当年被抢掠去的图书。
    
    综上所述,我们不得不遗憾地认为:八国联军并不纯粹是一次军事行动,而是带有文化革命的性质,是1966年开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前驱。
    
    据联军统帅瓦德西(西历十月廿二日)向德国政府所提报告,对于各国军队抢劫情形,说得非常详尽,特抄一部分如下:
    
    ……现在各国互以抢劫之事相推诿,但当时各国无不曾经彻底共同抢劫之事实,却始终存在。
    
    在英国方面……所劫之物均须缴出,一齐堆在使馆大屋之内,加以正式拍卖;如是者累日。由此所得之款,按照官级高低,加以分派,其性质略如战时掠获金。因此之故,无一英人对于抢劫之事,视为非法行动。而且英国军官为余言曰:印度军人——在此间之(英国)军队几乎全系印度人。——对于战胜之后而不继以抢劫一事,实绝对不能理解。故所有此地各国军队,无不一致公推印度兵士,最善于寻出各处密藏之金银宝物。
    
    在日本方面,则对于此种掠夺之物,照例归之国家。由此所得之款,其数至为不少。据日本将军之报告,只天津一处抢劫所得者,即有二百万两之多。
    
    至于美国方面,对于抢劫之事本来禁止;但美国军队颇具精明巧识,能破此种禁令,为其所欲为。
    
    俄国军队抢劫之方法,似乎颇称粗野。而且同时尽将各物毫无计划的打成粉碎。
    
    ……法国军队,对于各国军队(之抢劫行为),亦复绝对不曾落居人后。
    
    此外关于清宫及颐和园的被劫,瓦德西亦有叙及。他在这一报告的最后并总括地说:
    
    “所有中国此次的受损及抢劫之损失,其详数永远不能查出,但为数必极重大无疑。……又因抢劫时所发生之强奸妇女,残忍仍为随意杀人,无故放火等事,为数极属不少,亦为增加居民痛苦之原因。”
    
    凡此种种,都预演了南京大屠杀等历史惨剧。毛泽东所说的“西方的真理”,是由八国联军直接输入中国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读者来信:关于八国联军侵略(请转袁伟时教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