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学欠债的真相与出路/史吉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7日 转载)
     史吉祥  作者现在吉林大学任教,我国首屈一指的博物馆学家。
    
     (博讯 boxun.com)

      经常出差被问及的就是吉林大学欠银行30多亿贷款问题,每当这时我就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好像我是校长在答记者提问。不过偶尔也戏言一番,说我要是腰缠过亿的富翁,那就捐给吉大30亿化解危机,条件只有一个,把吉林大学改名为吉祥大学,简称不变,还是吉大!众人哄堂大笑!在外面胡说没有什么,一次在边疆考古中心的饭局上闲扯也这样胡诌,结果差点招来板砖,说那我们不都成给你打工了么?!
    
      玩笑归玩笑,高校欠款问题被吉大策略地搞成公众事件后,一直是一个热点话题。网络上不少人著文分析讨论欠债原因及解决问题思路。高见不少,当然也有过激之词。以我的见识看欠款形成,基本是三方博弈的结果。
    
      第一方是银行,这银行以前是把钱贷给国企,结果形成不少三角债,最后国家运用减免政策免了债务,但银行被政府警告说不能再给企业这样贷款了,你们银行现在也是“企业”,你们企业和企业之间再发生债务方面的事政府我不管了。银行不把钱放贷出去不得完蛋?于是找贷款对象,嘿嘿,正好高校缺钱,高校找到银行了,银行乐了,贷贷,没得说,要贷多少都贷!行长心中盘算,高校是国家的,不能说像企业那样破产吧?贷给他们不会吃亏。
    
      第二方是各个高校,高校膨胀式的发展,没有钱可不行。钱哪里来?学费?杯水车薪,根本不够用。于是在政府主管部门的授意下纷纷找到银行进行贷款,讲的粗点,借钱者有些“流氓”心理,借的那天就没有想还本金!利息就用每年收的学费还。
    
      第三方是政府主管部门,第三方中分甲乙队,这乙队是教育部(地方是教育厅),甲队是财政部(地方是财政厅)。教育主管部门和财政部门虽然是同属政府组成机构,但教育一方显然属于弱势群体之一(比文化部门要好些),尽管嚷嚷要增加教育投入,并据理力争,但是财政部门懒得理。就是给你这些钱,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了!逼得教育官员背后大骂财政部,但没办法,教育还得要上去,怎么办?想来想去,不知哪个高人给主管官员出主意,说让高校找银行贷款啊,等到事大发了,闹成个大债务,鼓包了,总理就会出来调停,最后还不是左兜装右兜一下?这不就齐活儿了么?教育部门觉得不错,于是开会暗示高校找银行实行商业贷款。这高校也不是企业,没有利润如何还贷?不管了,贷就是!
    
      这一下就贷出了2000多亿的高校大欠款!中国各类高校据统计有2000多所,平均一所高校有一亿贷款!又是一个新的“中国特色”了!有人检讨中国高校体制,说这样办教育不成,得改革,借高校经济危机的化解把高校改革推到一个新境地。有人出主意说让高校破产,然后进行资产重组。还有人说高校实行私有化。先从北大、清华开始,来个靓女先嫁!教育部周济部长讲话了,说高校贷款好办,实行土地置换就可以化解。
    
      高校确有许多问题,经济问题是表象之一。高校中的民办大学远没有民办企业那样取得应有的社会地位,民办大学也不向银行贷款(估计也贷不来款)。所有的贷款都是全国有制大学贷的。民办大学也仅仅限于本科,不招研究生。把北大、清华民营了,别的不说,就这两校的老师来说,就得闹事,尽管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但影响不好,所以这个药方太猛烈,不见得治病。周大人的讲话缺乏调查,土地置换方法看在哪里进行,又要看让不让换,吉大地质宫那地界不错,但是长春市城建规划中这里是文化用地,再说这地质宫是文物保护单位,不让拆除建商业大厦什么的,虽然地处市中心黄金地带,但换不出高价钱来!还有,那些地标性的学校建筑又是学校文化积淀的外化物,都换出去让人家扒了,让人如何怀旧?破产?高校还没到那步田地,因为固定资产雄厚,大大可以抵债的。资不抵债才破产呢!
    
      高校的经济问题要从政治角度去解决。首先,真正给高校权力,让高校有一定的自主权。弱化衙门式的办高校思路。明确校长负责制。其次,缩小非教学编制,学校真正实行精兵简政。少设官儿,行政人员压缩到合理地步。第三,财务开支透明,预算和决算细目公开化,让人监督每一笔开支。第四,广开财源。引进社会资金,建立多渠道筹资、融资的途径。实行基金式管理。第五,国家针对高校欠款问题发行特殊债券,一揽子解决当下问题,并明确国有高校以后不得再继续向银行借款。
    
    “苦难的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