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女:胡哥,这阵子在忙什么呢?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网上,胡锦涛的粉丝称胡锦涛为“胡哥”。听来怪可人的。故借用之。)
    
     将心比心,十七大下个月就要开了。我想胡哥现下肯定是全中国最忙最忙的人。其中最让他伤脑筋的一定是人事按排。政治局老的人马得有人让位出局;新的政治局人选得拍板;政治局常委人选也得敲定;下任中共核心人物种子选手谁最合适?还有党章的修改,还有、、、当然还有很多目前还属机密的议项要筹划办理。日理万机啊!谁说胡哥不辛苦我跟谁急。 (博讯 boxun.com)

    
    看着胡哥的忙乎样,眼前自然而然地会出现这样一副画面:老爷子走了,留下一座大宅子,当然承继人老大一样起个大早,就像老爷子活着时一样,来到前厅,向早已站齐了的管事家丁们张罗当日事务。众人走后,老大走到老爷子用过的七尺乌黑亮漆桌前坐下,独自一人默默地查理文书账目、、、胡哥有些像老大,在老爷子的套子里大概有些走不出来了。
    
    有人要问:此话怎讲?这里先从政治局说起。
    政治局是个什么东东?中共的政治局组织模式是从苏共那里批发过来的。一九一九年十月十日,布尔什维克党中央成立临时性的政治局。成为苏共权力领导的中心。也成了后来苏联政治灾难的祸源。一九二七年四月,中国共产党已发展到5万多人。中央机关仅有中央局已不足以有效地领导全党。在五大上,第一次选举了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总书记。而一九四三年三月二十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中央机构调整及精简的决定》,决定调整中央机构,推定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主席,并决定他为书记处主席。书记处“会议中所讨论的问题,主席有最后决定之权”。当时中央政治局作出毛泽东有“最后决定权”的规定又为中共党内个人专断提供了制度性的保障。如果说中共政治局作为中共组织的权力核心并具核心领导人物独断威权特点并仅仅是作用于特定的暴力革命时期的话,它所产生的政治影响远远小于后来当政时期。魔鬼来了!四九年之后,中共把政治局这一组织形式原封不动地搬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制度里,尽管五四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没有只字片语称中共政治局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权力机构,而是明文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中共政治局将新中国全体人民的政治权力剥夺了,中共政治局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绑架了。所有国计民生大事小事始于中共政治局的办公桌,所有政府律令典章人事升迁都得中共政治局点头。成也政治局,败也政治局。而从中共超过大半个世纪的实践来看,用一个政党的核心领导机构形式来领导一个国家的做法不仅是非法的,而且是不公正的。以一党之孔目取代全社会之欲求,以一党魁首之好恶代表举国之喜怒。专制也!回溯建国以来中国发生的数次政治灾难,无不直接来自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共是当代中国国难民害的最大制造者!而祸水之源头就是出自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建国五十几年的时间,中共政治局设计制造出来的政治灾难一个接一个,惨遭迫害的平民百姓一批接一批。而从中共政治局内部每一次酿成重大政治错误的指导思想,商议决策及实际操作程序来看,也不难发现其间的荒诞与恐怖!查一查建国以来历届中共政治局常委名单,毛,刘,周,朱,陈,林,邓一直唱着主角直到文革前,而文革正是这几个被中共中央办公厅内部称作为“一组”,“二组”、、、之间的矛盾与龌鹾最公开化的大暴露____谁是个东西?文革期间的“四人帮”就更不用说了。要是他们其中的多数人是具起码的正直与诚实,人性与良心,道义与责任的话,就会在权力的高位上为中国人民担当起政治的风险,用肩头去抗住行将垮塌的屋顶房梁以让下层普通百姓免遭持续性的祸殃!历史就是这样继续着。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着七千多万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共产党党领导着中国政府,领导着法院,监狱,警察和军队;近十三亿的普通中国人对这个权力核心的决策,人事,错误乃至罪行没有参与,监督,罢免,举控的权力。只能逆来顺受,役作羔羊。由于政治局是中国政治权力的金銮殿,每次换届前中共党内派系势力总离不开明争暗斗以求得一席之地。于是,政治局的人事迁动,就完全变成了中共派系力量之间的博弈,就根本谈不上真正党内人才的平等竞争。出局的只后悔自己手段还不够高明,阴谋还不够险辣。入局的直庆幸自己的机遇与聪明的押注,今后也只能誓死效力以报答主子的赏识。这样的制度水准,充其量只算得上水泊梁山聚义厅的层次。邓小平的死标志着中共开山一代恶魔统治的结束,但是在他身后留下的依然是一个原封不动的制造罪恶的政治机制。中国经济的改变只是中共经济政策上的让步或变通,并没有给原来的政治体制带来更多的影响或改变,时下胡哥对中国思想言论的控制与对政治异议人士的严手打压,不仅可以证明胡哥的政治抱负去向,更证明着旧的政治体制仍然还在挣扎运转。我们完全有理由去预见十七大之后并不看好中国政治前景。尽管在十七大闭幕之后政治局常委惯例亮相的闪光灯下会看到几张新面孔。中共还要继续演绎业已破产的苏共的专制主义模式。
    
    胡哥是建国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政坛幸运儿。有平民出身的生活,有着清华大学的学历背景,有在基层工业建设工作的经历,更有对建国后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对国民造成深重危难的客观体验角度,照说对中共所推行的政治制度之落后性质会有较清楚的了解,更应有对当代世界民主大潮时代的中国政治改革契机的敏感。现在黄袍加身,身居高堂,天已降大任于他!他已经站在历史的一个关键点上,这是文革之后胡耀邦,赵紫阳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大好时机。他将作出选择。他是应该干一番大事业而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他意识到了吗?
    
    若有机会,我会劝胡哥不要再抱着那些陈旧不堪的烂坛坛烂罐罐倒腾了。邓小平在八十年代就发过话:“经济体制改革到了一定时候,就必须要提出政治体制改革”。“首先是党政要分开,解决党如何善于领导的问题。这是关键,要放在第一位。”“效率不高同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作风拖拉有关,但更主要的是涉及党政不分,在很多事情上党代替了政府工作,党和政府很多机构重复”(邓小平文选第二卷)。胡哥现在要做的不是继续巩固和加强什么党的领导,而是要淡化党的领导,萎缩党的领导。让政治局从国家行政管理中走出来,就管自己共产党的事。让各级党的组织从各级行政管理中走出来,还原共产党普通党派本色。共产党的支部书记,党委书记,中央总书记要办事得去求厂长,校长,市长,省长,国务院总理,人大委员长。共产党党员做官违法,如政治局委员陈良宇犯事,你共产党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挣看着公安局抓他,检察院起诉他,法庭来审判他。中共纪委想插手保人是一点门都没有。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河南当政时期牍职犯罪,让爱滋病泛滥,致命千万,并且还将如瘟疫蔓延全国。就算是河南省的高耀洁不提他,就算是河南省纪委的三个干部不告他,国家最高检察机构也要起诉他。中共组织部长贺国强出面劝慰河南省三纪委干部,那犯的是包庇纵容罪和打压知情人罪,也在起诉之列。中国政府内官员贪污不断,腐败不绝,正是共产党自己的哥们姐们把持着各个国家大小部门,都是自家人。中共党组织上上下下就是中共党员干部最大和最有实权利益的关系网络。谁有事都会有人通风,关照,甚至以组织形式出面以党性原则为理由来保护。敢说中组部,中纪委,上海市委在陈良宇被抓之前一点也不知情?要反腐败,有的是招,加强舆论监督就是一记强手。谁贪污,谁受贿,谁包二奶,谁公款请客,出国旅游,谁办有多本护照,谁犯罪后能顺利潜逃出国,有的是眼睛,有的是证据,有的是线索。报社不缺正气凛然的记者,电视台有的是敢于用现代先进传播设备曝光社会丑陋的主持,网络和手机是公共大众监督和举报的快捷形式。贪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完全在一个立体的公共监控之下,只要你共产党不公开叫喊“稳定压倒一切”,只要你共产党内部不从上面写条子,打电话要媒体缄口沉默。只要你共产党不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处罚良心公民,强大的公众舆论监督网会让贪官无处逃逸。
    
    我这里不是怂恿胡哥去做一个沽名钓誉的伟人,而是做一个敢于正视现实的政治改革者。现代中外学者对共产主义学说的研究已经非常成熟,苏共及东欧实行共产主义制度国家的垮台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足够的经验教训,而中共自己走过的错误道路与苏共及其原盟友国何其相似乃耳!别再用什么中国党,人民及军队的“特殊性”来继续欺骗自己了。至少我敢说胡哥目前身边就拿不出一个像样的共产主义理论家。胡哥经常上网,对当前网络上民间政治改革的理论探讨和改革命题趋向不会不知道。尽管看似繁芜错杂,“走向民主,走向自由”的呼声已成大势。
    
    不瞒胡哥,我是从中共五七年的反右运动的惨痛教训中看出中共的死结。不从制度上改革,中共无路可行。是的,谁也没有做过皇帝,但谁都首先是人。就以现代道义概念上的人的标准去做一个皇帝,也会做得比毛泽东好。建国初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一杀就是两百万!都是过去的富人,旧政府的职员,军人等,但除少数土匪,特务还持有武器继续反抗之外,大多都已经交了土地,交出了财富,他们已经不是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地主,富农,资本家了,至少他们手里没有武器,并不造成对共产党新政权的直接威胁。何足以杀?且杀无法律可依,杀无程序可循。一个小小的区长也有生杀予夺的大权。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执政党事后是否会想一想此事的对错,或者会想到人命关天,杀人还是要慎重的起码考虑。然后以政府的名义明文规定:
    “区长不得杀人!违者必究!”
    这不能不说是一点进步。
    再说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宪法明文规定“言论自由”。中共以言治罪,迫害中国书生五十五万。事后是否反思过此事的对错,至少“名不正则言不顺”,犯了天条。然后坦诚反右做过头了或彻底做错了。然后在宪法条款里明文规定:“执政者不得以言治罪”。“执政党(主要负责人)不得以自己党派的名誉或借政府名誉对非本党派者以宗教,信仰,思想,言论之异而以政治运动的形式进行名誉迫害乃至生命财产的侵害。违者必究!”。
    这便是进步。
    文化大革命,中共更是教训惨重。中共阶级斗争理论的邪恶及衍生出来的个人专制主义膨胀到了导致了一场国家民族的政治大灾难。痛定思痛,中共是否应该从制度的高度深刻反思,如何防止由执政党及执政党内的领导个人的错误造成国家及民族灾难。然后制定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党派法,条款至少应包括这些内容:
    ____“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权力机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国家的所有大政方针的制定都必须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商议,并由代表以隐蔽方式投票表决才具有效性。执政党的领导机构如政治局及执政党主要负责人不得超越其上。违者(执政党主要负责人)必究。”
    ____“执政党的权力实施方式是以政府行政首长的名誉执行。执政党之成员在政府中担当行政职务期间其所行使的权力责任只对政府负责,不对其所属党派首长负责。”
    ____“国家机关或公有制企事业单位的行政领导权为政府权力的表达和延伸,其领导人由政府负责指派或由基层民主选举。执政党无权以本党名誉在国家机关或公有制企事业单位以党委,总支,党支部等名誉擅自行使行政权力。”
    ____“不得将执政党本党的意见,决定或文件在未经人大审批通过之前作为政府意见,决定或文件下发或执行。”
    ____“执政党的理论,思想,信仰,政策,宣传,组织,领袖个人画像物品等只能作为该党派的产物,不得以政府行政手段或国家法律的形式或动用国家机器强行进行宣传,组织。不得强迫非本党人士接受,更不得对其怀疑,质询,批评,反对者利用国家机器进行惩治。”
    、、、、、、
    如此这般这般,又是个进步。
    很失望,这些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经验和教训竟然不能变成制度性的条例来对那些非理性,反人类的政党行为进行监督,约束甚至追究法律责任。原因有二:一是中共党内乏人,无力补天;二是劫数已定,坚持专制,走向没路。
    
    也许有人会觉得上面有的提法踩了红线。其实我提到的有些东西完全符合现行宪法的精神,如:
    ____“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____“ 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____“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
     而我之所以要大书特书“执政党”三个字,正是基于中共作为执政党在宪法的实施与监督方面所犯的严重错误的现实而言。
    
    我们可以原谅中共作为执政党的幼稚与手生,可以原谅一次二次的严重错误。但是,我们不能原谅的是中共不愿意总结经验教训,不愿意从制度上根除犯错误的源头,一而再,再二三地继续犯相同的错误。成功的政治家是因为有聪明的制度帮助他。制度,与其说说用来统治国民的,不及说是用来监督约束执政党的。胡哥眼下当紧的任务是编写制定制度软件,让制度软件来帮助我们解决社会矛盾。就现在的政治条件来看,可以先从解决执政党与政府权力关系或说是共产党与国民之间紧张关系之课题入手,这个问题解决好了,即可保住中共岌岌可危的地位,又可让国民获得一定民主自由空间。使党民之间的矛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胡哥至少要考虑以下题目,十七大应在改变中共目前许多公开违宪做法方面有所进展。
    一,修改党章中与宪法精神相冲突的内容。
    二,修改党章中与现代普世文明精神相冲突的内容。
    三,去国家意识形态化。共产主义不是国教。
    四,军队属于国家,不可能也不应属于任何党派。军队应国家化。
    五,取消“党领导一切”的提法。中共中央政治局应从现在直接参与国家权力行使的中退出来;相应的中共的基层党组织同时也应从基层政权的位置上退出。
    六,中共中央所属机构如:中共中央办公厅,组织部,宣传部,纪委,统治部,政法委,团中央等,只对其党派负责,不具任何国家行政权力。这些机构不得直接发文指令政府和国家企事业单位。更无司法权并以任何借口(如“双规”,禁书”等)拘禁或侵犯公民权益。即使是该党派人士(如陈良宇)。
    七,民主选举是人民的基本权力。人民代表大会是权力机关。中共中央组织部以及地方 中共基层组织部无权直接或变相包办强制安置本党人士为政府的行政首长。政府首长位置的变动更换权力在人大。
    七,新闻传播媒体资源属于全体人民。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应用媒体造成舆论来监督政府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力。政府或任何党派团体无权干预,更无权剥夺。中共应从全国所有大报的垄断地位退出,从电台,电视台,杂志,出版社等强制管理角色中退出。 允许媒体从一党化向自由化私有化转型。
    八,中共作为执政党,其实际经济利益体现在政府支付给该党在职人员工资及相关福中共党的机构设置,日常活动开支,办公用房,工作人员的工资,住房,会议租房,代表住宿,出国考察,资助友党费用,应由该党自行筹集解决。不得以执政为由, 擅自动用国库资金作为该党日常维持费用。
    九,司法要独立。撤销现在司法部门设立的中共党委或党支部组织,所有在司法部门任职的中共党员必须退党。其它党派之成员进入司法部门工作前必须退出其所参加的党派组织。
    十,取消中共对各民主党派的领导。实现中共与民主党派之间真正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之政治格局。没有独立和自由,党派就没有存在的地位与价值。
    
    胡哥,忙点正经的吧。
    
    2007-9-2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女:真是好想好想做个政治家
  • 赵女:李肇星的奥运歌词——两面三刀的表演
  • 赵女:反右是以言治罪——敦请速速制定《言论法》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赵女: 反右,把异党力量从政治上消灭之(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反右运动”案的最后决议该由谁作?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至今思白桦,“苦恋”白两鬓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仅仅是诉说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 恶文当废,冤屈当申!(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将求助于谁?(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轻轻地唤一声:“朱熔基,您睡着了吗?”(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公民章伯均和他的女儿公民章诒和(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说给父亲的话——反右五十周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