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上海老知青的控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6日 转载)
    尊敬的习进平先生,你好:
    我是上个世纪响应党的号召,志愿去新疆在荒滩野郊从事屯垦戍边,按照当时的说法叫“支边青年”。在艰苦卓绝的环境里一呆就是20年,当风华不在青春已逝的中年岁月,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和心理,合法的返回到自己的故土,现在居住在上海重工业区域宝山市区。回沪8年以来,我很多的问题都没有正常解决,在耐心的焦急等待中我还是按捺不住惶惑的心情,给你们写下这份如泣如诉的上访信,倾诉回沪以后的惨景,期望得到你这个新任的领导来关怀我们并给我们解决民生的疾困问题。
     我是1966年进疆的,在新疆艰苦的地方组建家庭,育有三个儿子,现均已长大成人。非常遗憾的是在回沪之前,日夜为国营企业操劳的丈夫因突发性心脏病而过早的离开了我们,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四人相依为生,这个窘迫和光景是怎样的凄凉我想你是难以想想的。命运啊,为什么一次次的对我和我们的家庭做出如此无情的作弄,苦命的三个孩子给我坚强的度过各种难关的唯一藉口,也是我感情世界最后最大一笔精神财富。 (博讯 boxun.com)

    时间进入2006年的现在,三个孩子早已成年步入应该婚姻和组建家庭的年龄,一天天看见三个均已长大的孩子,面对现实这个住房问题、失业问题的上海大都市,我的两个儿子都难以完婚过上幸福的生活。我的心再一次的疼痛伤感焦灼烦躁。60花甲的我,只好提笔给政府吐露一下我的苦境,体谅我们家的现实困境,给我伸一下援助之手,解决我的实际困难。
    我的长子89年随政策落户上海,已结婚成家,是一名普通的工人,经济收入一般,勉强维持他们的夫妻生活,至今儿媳(外来媳妇)因为经济拮据不敢生育,大儿子原本最有希望为我添个孙子以慰我凄凉的晚年,但是家庭的困顿使他无法生孩子。看着37岁的大儿子,我无语了,想到九泉之下的丈夫,心里真是无限的凄惨。但是,现在看到大儿子如今能够维持温饱的日子而不是靠我这把老骨头,我已经是相当慰籍了,我知足了!
    老二是个人为灾难留下的脑神经行动残疾者。那是我在新疆知青生活的永久纪念。因为上班我的儿子没有照顾,被本地农场一个新疆籍维吾尔人用铁质器皿报复性意外伤害,伤及大脑左半边上肢和下肢严重的畸变,失去了独立生活的能力,也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因此无法就业。面对每天出入在我的视野之中的残疾儿子,我的那个心痛和懊悔悔啊,至今都是心在滴血无法忘记又历历在目。他的残疾命运就此改变了我们一家的生活直到现在。对于未来我不知道对于他这么一个鲜活的青壮年,等待他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悲惨命运,难以相信否则我良心不眠死不瞑目。
    我现在最难过的就是,因为他的残疾,我才又生了一个儿子——老三,生他就是希望老三能在我百年之后照顾好他的残疾哥哥,兄弟两个照顾一个残疾人终归不会太艰难吧,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老三和老二这对难兄难弟对我来讲,是手心手背,是难以割舍的爱和痛。我就希望我走以后,不管好歹,兄弟两个能彼此互相照应,我也就能够安然的告别!可哪知老三现在就因为户口问题,住在自己的家里还要办一些不必要的证明,住在家里都没有归属感,残疾的哥哥无人照顾,弟弟因为没有上海的户口属于暂时居住,这就让我担心不已,不知等我走后,我家的老三会不会因为没有上海户口而遭受一些不必要的苦呢?
    世情的冷暖,我是知道的。因此老三的处境成了我难以放下沉重负担。老二不管咋样,还有上海的最低保障,温饱得以维续,而老三呢,三十好几的人了一无所有。没有上海户口的老三将来会不会连我给他留下的房子都不能居住了?我的心想到这里,几近崩溃。老三的生活没有来源,将来和他的残疾哥哥同居一室也不能互相照顾,甚至相依为命,连相依为命的生存条件也不能实现。我生在新中国张在红旗下,让我相信了半辈子的政府,你说我如今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怎么不痛苦痛心呢?我在绝望之中想起了还有信访和上访这条通道。
    上访了几次后,你们说我们这些人老是集会闹事,不听政府的话,甚至上访到北京你们警告我们这样无济于事。你们还把我们这批上访人员劫下火车来,甚至你们还动手打了我们。抓了几个组织者。你们叫我听话,我处于个人的需要和私心的做鬼,我听信了你们的话,果然有人来我家“问寒问暖”,主动登记家里几人没有上海户口的问题,我当时还真高兴信以为真,暗自庆幸听话就是没有错,甚至还劝其他仍在信访的难友向我学习,不要给政府添乱子也不要上访了!哪里知道等了两年了2007 也都快过去了,我没有得到你们只字片语的回答。我知道我上当了,我明白我被政府给欺骗了,我真是羞辱愤怒的要大吼一声:你们这个无耻的政府,无耻的骗子官员!
    共产党的政府,你听听我们愤怒的呐喊和心声吧!我强烈的要求政府解决我们的合理合法的户口请求,为我家的老三解决户口问题。这是我含泪带血的控诉,否则我的冤魂也会在上帝的感召下诅咒你们的良心,让你们的江山被人倾覆,你们的后代遭人清算。
     上海母亲泣诉
    《民主论坛》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