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回忆914——纪念我的丈夫郭飞雄入狱一周年/张青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5日 来稿)
     2007年9月14日
    
     一切都是从那个下雨的早晨开始的。 (博讯 boxun.com)

     2006年9月14日早晨,天正下着雨,窗外的空气里似乎有别样醉人的味道,酷暑之后,天气初凉下来。秋天的凉爽抚慰人们浮躁的身心;大地也似乎叹息般地吐出一个炎热的夏天所积攒起来的郁闷之气。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平和友善。我送孩子上学,大门口那辆面包车还在,紧闭着门窗,黑森森看不进去,我还是习惯性地看了一眼。雨下得不大,下楼时没有带伞,犹豫了一秒钟,该不该上楼拿伞,决定不回去拿伞。
     在幼儿园门口,碰上儿子同学的妈妈肖,我对她说,你等我一下,我没带伞,共用你的伞,我先送儿子去教室,她说好。我和她一起出来,刚走出小区门口几步远,一个大个子男人从右后边叫我,当我回头之际,他迅疾跨前两步,来到我面前,架住我的胳膊,与此同时,一个女子也架住我的另一只胳膊,他们出手快儿猛烈,如一阵急旋风,把我架到旁边的面包车上。跟电影上见过的绑架极其类似,我当时还以为是绑架,我说“你们绑架呀”,那个男人说,我们不是绑架,我们是公安局的。这时,他手拿警察证的背面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说“搜身”,那个女人就动手强行搜身,抢走了我的钥匙。我听到惊恐万状的肖在后面喊了一句。车马上开动了,他们说要把我带到公安局去,可没走多远,车在去我家的那条路上停下,我说:不是说去公安局吗,怎么不走了?搜身抢走我钥匙的女人说,等会再走。她又问我吃过早餐没有?我没理她。我把车窗拉开,那女人马上关上,我说你这车里空气太臭,得开窗。她把她坐的那边的车窗拉开一条小缝。我坐在刚刚出门送孩子上学时还看过一眼的面包车里,透过黑森森的玻璃看外面街道上如常匆匆去上班的行人和霏霏细雨,我想:就在这个早上,我们的生活改变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想起他从美国回来时说过,他可能面临的就是牢狱之灾。今天它来了,人生的变化常常在一瞬间,对我们来说,现在就是那个瞬间。坐在车里,我使自己镇静下来,这样的瞬间,虽然险恶,但比起海啸来临的瞬间,还是要好得多。
     就在我被他们绑架到面包车里去了之后,那个大个子男警察,恐吓威胁肖说,你不许给她家里打电话,现在只有你知道这件事,如果走漏风声就是你干的。她的情况你看到了,如果你打电话给她家人,你就和她一样,下一个就轮到你了。甚至有一个女警察尾随她,看到她进家门。这些是她后来告诉我的。她说:她当时真的以为是绑架,她还报警了。
     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司机接到电话后,车就往前开,停在我家楼前的马路上。司机说:“现在下车”“不是说去公安局的吗?我不下车,我跟你们去公安局。”我说。女人说,现在下车回家,你再不下车,我们就给你用手铐。我瞪了她一眼,下车来,女警察抓着我的胳膊,我甩开她的手,说我自己走,她又抓住我的胳膊,我再次甩开她的手。回到家,家门大开,屋子里站着许多警察,杨穿着橙色的外套,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贴身站着几个人,我刚进家门,杨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要冷静。”我说好,我知道。一个警察说把她带到房间去。在房间,四五个警察站在我一步外的地方,看住我。过了不一会时间,其中一个男警察说,要搜身。你们不是已经搜身过,并抢走了钥匙,用那钥匙开了我家门吗?你们还想搜什么呢?那人说:那是刚才的事,现在还得再搜身。旁边站着的女警不由分说就想动手,你们真是岂有此理。只有这个钱包,你们早已搜查过,你拿去吧。男警察接过钱包,打开来看了,然后递还给我,我没有接,我说,你放在手边的桌上就行。他没有放在桌上,他把钱包扔过来,落在我身上,我气愤地说你凭什么把钱包扔在我身上,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他说:我不是要把钱包扔到你身上,我只是没有控制好力度。我走到客厅里,杨已经不在家,我没有问那帮人他人在哪里?我知道他被带去了哪里,我无需问这帮人。我无需费心神去问这些。接下来我会面对什么。我还不知道,我得面对接下来的事情。我走进房间坐下来,那些人跟进来在我一二步外看守着我。一会儿,一个红鼻子中年警察走进来,拿出一份文件对我说,这是搜查证,你看看吧。他把文件摊开在我面前,我看了一眼那份搜查证,我没有接过来。他说:搜查证你要签字。我说,我不签字。你们要做什么,你们做,但我不签字。你们要拿什么,就拿什么,看什么不顺眼要砸坏,你们就砸,但我不会签字。那人拿着文件走出房间,不一会儿又进来了,他又要求我签字,他说话的语气明显比刚才缓和了。我说,我已经说得清楚明白,我是不会签字的。他又说了一会,要我签字,见我没再开口,他就出去了。
     他们开始了历时五个小时的地毯式大抄家。
     在他们抄家的时候,我去了女儿的房间,坐在床头,看着窗外,天正下着雨,我看着外面的被斜斜的雨线割裂得
    凌乱的空间,看着那条街道。我想我刚一进房间就该去到窗边,从这个小区出去,只有这个门门外可以停车,他们要带走他,只有带他出这个门,然后坐车走。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看到他们是怎样带走杨的。我想象着他们是以怎样的方式抓他的呢?他们抢走我的钥匙,用我的钥匙打开我家门之后,我想他们极有可能是很轻巧的不弄出声响,然后轻悄悄的走到他的书房,他当时正坐在电脑旁忙碌,背对着书房的门,他们蹑手蹑脚走到他的背后,齐声高喊——振耳发聩的瞬间。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采取这样的恐怖方式。我坐在窗边想起这两天的事,13号我对杨说,他们可能这两天就要来抓你,我梦见到了,他坐在电脑旁,眼睛看着屏幕说,我们不谈梦,再说他们真要来,那也是无法阻挡的事,他们来好了。我说今天早上我送孩子上学,因为有点事去了楼梯间,走过去的时候我还没看见,回头来时,发现9楼到10楼的楼梯上站着一个高个男人,他看见我,出于本能地想要把自己隐藏起来,他向墙上贴去,显然这是没有用的,光秃秃的楼梯上,什么也藏不了,我问,你怎么在这里?你是什么人?那人并不像小偷的反应拔腿就跑,他转身往9楼走去,并嘟囔一句我有事。送孩子回来时,我又去楼梯间看,又有另一个人,他在10楼到11楼之间的楼梯上,拿着手机,可能在玩游戏。我又问他:你什么人?在这干嘛?那人往11楼走去。我对杨说,他们这两天肯定要来抓你。他说,可能在16号。坐在那里,我想起这些,想到人类神秘的命运不可捉摸。半夜的睡眠,完全覆盖了我们的那次谈话,包裹了早已显露出的那份险恶,预感消失不见!看来他们13号在我出门进门时躲在楼梯间是为了证实我是用钥匙开门。这样他们抢走我的钥匙才有用。而就在早上我出门时,本想去叫杨来把门插上,我从大门口向他的书房走了二三步又停下,因为我想起有一次我让他拴上门,他说算了,也许是注定要让他们这种抓人的方式做成,如果不是一闪念的偏差,他们精心设计,事前侦查的计划就要泡汤。
     我们生活的变化,从震撼无比的绑架和振耳发聩的瞬间开始!在法治还不健全的中国,在不按法律程序办事,执法犯法现象严重的警方手中,设计并实施这种不合法的恐怖的拘捕方式,在他们眼中看来是必然的,惯用到习以为常的程度。(后来,广州警方在今年四月与我接触时,一个女警就这种拘捕方式的问题回答我时,她的说法更加可笑。她说,以这种方式是为了减少警员在执法过程中的损伤。那么言下之意是:以合法的正规方式拘捕杨的话,杨会给警察造成重大损伤,为了避免警员损伤,警方就采取绑架家人,抢走钥匙,警方用钥匙开人的家门,用强行侵入公民住宅的违法方式进行拘捕。看来在庞大的广州警方眼中,杨茂东的武功应该不在孙悟空之下。)
     我看着窗外回想着这些,六七个高大个子的男警察走进房间,围在我面前说要搜身,我明白了他们是故意来找茬的。我说,你们都搜身两次了,还搜什么呢?什么也没有,钥匙被你们夺走,钱包扔在床上,你们还想搜什么呢?那一帮人高声喧闹着说,要搜身,这是程序。其中一个高个年轻的男警察,出言不逊,他说了一句:“他妈的。”我不能放过这句话,我气愤地回头看着他的眼睛,厉声说“你凭什么骂人?你懂得尊重人吗?作为人民的警察,你们是这样代表政府执法的吗?我看你才他妈的呢!”另一些人听到双方大声的争吵,也进来了,一个扛着专业摄像机器的人,把这些都摄录下来。那人说:没骂人,谁骂人了?他虽然辩解着,他的声音却从先前的蛮横变得小了下来。其他人也齐声声称:没有骂人。那个红鼻子中年警察,挤过人群,走到我面前,用很大的声音说,“他没有骂人,这怎么算是骂人呢?程序要搜身我们就得搜身,程序这么定的,我们就得这么做。”你们口口声声说按程序办事,难道程序中也包括骂人吗?从一开始就紧跟着我的女警,强行搜身,连我脚上穿着的皮鞋,也被她按了几按。
     这帮人,搜身是假,想要震慑住我是真。我仿佛置身事外的冷静以及拒不签字的不合作态度,显然让他们不
    高兴了,所以,他们以这种方式挑衅、激惹我,要看看我的反应。
     如果人生的某个阶段注定要面临困境,那么宁静自己的内心镇定住自己,坦然面对是重要的。这样才能在极端的局势面前,不至于举措失当,态度违背自己的本意。有什么东西胜得过面临危境时的内心冷静呢?我对自己说:要保持尊严。我看着茫茫天际,对神说:神!这样的时刻,请和我在一起!
     坐在我面前的几个男女警察,家长里短的聊开了。絮絮叨叨的声音令人厌烦。我说,你们最好别说了。他们看一看
    我,接着说下去。我离开他们,在被搜查弄得十分凌乱的屋子里看了一圈,屋子里大约有三十个便衣警察。杨的书房聚集的人最多,他们忙忙碌碌在用另一台笔记本电脑复制杨的电脑文件,我看见电脑屏幕上不断飞扬着的下载文件的黄色图标,我明白,他们之所以用在外绑架我,抢走我钥匙的,用我的钥匙来开我家门的偷偷摸摸的方式拘捕他,目的就是要得到他的电脑中的文件,他们一边忙碌,一边低声交谈,看上去很满意似的。搜查全面展开,我家的每一处都聚集着一堆人,红鼻子警察高声喊:仔细搜查。看到他们把我的书桌旁的五六十本日记本、小说打印稿,电脑都堆放在地上,想要带走,我说:“这是我的个人的物品,跟你们所指控杨的非法经营案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们不能搜走我的个人物品。”红鼻子警察说:“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我们得查过才知道。凡是有文字的东西都得带走。”我知道我碰上了强权不讲理的一帮人,我沉默下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那一大堆我多年的私人日记,小说稿件、读书笔记装进他们带来的最大号蓝白条纹的蛇皮袋里带走。
     当搜查到我家的保险柜时,红鼻子警察用他明显缓和下来的声音来要我的保险柜的密码。我不搭理他,他又说,你就配合一下,你要是不说出保险柜密码,我们就要撬开,你的保险柜就坏了,这不是损失吗?我说:我不会告诉你保险柜的密码,你也就别费时间来问我了,我不在乎保险柜损坏,坏了我不会找你赔,你放心的去撬开好了。他还坚持劝说了一会,见没有用,他出去了,我听到他对别的人说:我们没有撬开保险柜的工具。他再次来到我面前劝说,并问我:保险柜里有什么东西。看到我坚决不说给他们密码,他们一定认为里面有他们所想要的重要东西,从他们交谈的语气就听得出来。他们打电话叫专业开保险柜的人来。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们并不放弃要我的密码。
     又一波专业开保险柜的便衣警察来了,他们涌进房间,我在女儿的房间不时听得尖锐的机器运作的声音。有一会时间,他们打开了保险柜,没有听得他们满意的低语,他们当然只能是失望,里面没有他们所寻找的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他们倒是不忘报复我——他们把毁坏密码的保险柜重新关上,这样我就开不了保险柜,我也只能去外找专业开保险柜的人来撬开它。
     当然,这是后来的事。
     大抄家行动已近尾声。他们忙完之后,叫来了盒饭,屋子里到处都是站着吃盒饭的警察,贴身跟着我的女警叫我吃饭,我说:我不吃饭。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我把要清洗的衣服拿到小阳台的洗衣机里,那里也挤满了正吃饭的警察,我站住,他们给我让开路,我让洗衣机工作。
     吃过饭后,他们说:现在搜查完了,准备走吧,去公安局。
     我对贴身紧跟我的女警说:“我要给我先生带一些衣服去,可以吗?”女警马上把我的话说给他们的抄家现场指挥的头头,那人说:可以,可以帮你带衣服去。
     我给杨清理出日用的衣物,牙刷牙膏毛巾等日用品,那人吩咐跟着看住我的男警察:“帮她拎这个包。”我给自己找衣服,我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套上杨给我买的那件鲜绿色的中长风衣,又去洗手间洗脸,梳头发,女警站在我身后看着我做这些。收拾整齐后,我走到客厅,说可以走了。那头目说:带好钥匙,这是你的钥匙,还给你了。我看一眼
    被他们抢走的钥匙,在那一刻,我觉得那钥匙有点不一样,我没说什么,锁上了家门。
     下到楼来,我脚踏实地走在前面,他们一行人走在后面,到大门口要上他们的面包车时,紧跟我的女警用她那急匆匆的粗砺的声音大喊:你坐到最后面,你坐到最后面。我没有理她,径直上车坐在中排的位置上。
     车行驶在湿淋淋的街道上,虽然下着雨,广州的街上依然行人熙熙攘攘。我看着街旁雨中的行人和树上开着的艳丽的紫荆花,这样一个下雨的午后,在这些行走着的人的眼中,它跟任何下雨的日子没什么分别,在我看来,这么一个下雨的午后,却是多么不同寻常。
     一个警察打电话的声音说:“是回公安局,还是去派出所?”去哪里我都无所谓,我想。
     他们去了林和派出所。
     在派出所二楼办公室,一个男警察问我。我沉默。他接着问,我接着沉默。他问旁边从抄家现场来的警察:今天她一直都这样?那人说是。接下来,他不再问我什么,他说,你先生昨夜一夜没睡觉是吧?等了一会,他见我无语,他又说:今天让他睡了一天,他睡得很好,也吃得很好。我沉默,但听他这么说,我想,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让杨睡觉的话,那还差不多,杨的确是一整夜没睡觉,自从高智晟出事后,杨为营救他经常整夜不睡觉。没绝食,这正是我希望的。太石村事件中,他绝食绝水抗议59天,最后到送医院抢救,那次对他身体损害非常大,我不希望他再次以绝食绝水的方式抗议。当然这个警察完全有可能是骗我的。(后来事实证明他的确是骗我的。杨绝食绝水抗议政府镇压维权运动15天,后来又因为抗议监狱警方对他刑讯逼供而绝食绝水25天。他一进看守所,警方就不让他睡觉,日夜审讯13天。)
     无论他说什么,我都沉默。他宣读他手中的文件,我听他读。我自然知道我不会听到好听的话,我要求自己,不管听得什么,都要不动声色,不置一词。最后那个警察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五点钟要接我的孩子放学。他说他打电话请示,五点十多分钟,他接电话后说可以,我们的人陪你去接。我自己去就行,不需要你们陪同。他说:那不行。他拿出杨的刑事拘留通知书要我签字,我说我不签名。他说你不签名,这份文件就不能给你,没有这份文件,你去看守所送东西,就送不进去。你先生让我们通知你,为他配一副朔料镜架镜片的眼镜送给他。我说:我不签字,你要是不给我文件,你就不给好了。后来,他还是给了我那份拘留通知书。
     他们开车带我去幼儿园,下车后,有三个女警和一个男警察跟着我,在幼儿园门前,我又碰上我儿子同学的妈妈小肖,她手牵着她的儿子,看到我和紧跟着我的一群人,她的脸色煞白,我对她说:不是绑架,他们是公安局的人。
     三个女警紧跟我进到儿子的教室去,我接走儿子,坐他们的车回家。在楼下我问保安:有没有看到我女儿?保安说:她去了7楼的同学家里。我去七楼接到女儿,她从同学家出来,一眼看到紧跟在我身后的一群人,她即刻明白情况不妙,她说:“妈妈怎么了?我说:没什么,没事。我用手臂揽着她的肩膀,回家。在家门口,开门后,我让两孩子先进去,我进门后想把门关上,那四个警察用手拉着门,不让我关上,他们都进来了。我说,“抄家早已抄过了,现在你们没有权力再进我家门,你们强行进来,这是侵犯公民住宅权,你们这是违法行为。我绝食抗议你们这种侵犯公民住宅权的违法行为。”
     我走到电话机旁想打电话,一个女警快步上前按住了电话机,她说:不许打电话。他们在我家里大声说话,孩子在房间。我去女儿的房间,让她做作业,她坐在书桌前,没写作业,听到我进来也没回头,我问:怎么了?我看到她的眼里满含泪水。我揽着她的肩膀说:没事的,没事的,这点小事哪里值得人流泪。这多小的事情呀,要坚强,我知道你很坚强的。要像平时一样写作业、弹钢琴,该干什么干什么,好吗?她抬手擦眼,点点头说好。她的情绪稳定下来,从书包里拿出书本写作业。
     这次进我家的人是七个,他们五个人坐在沙发上,另二人,一个在杨的书房门口,另一个在客厅走道上,他们不时地大声说:你今天在派出所什么问题也不说,现在你还得说,不说清楚不行。你不说,我们就一直呆在这里。”
     我说:我没什么好说的,我也不怕你们这一套。你们最好少说点,别吵得我的孩子没法写作业。我去厨房准备给孩子煮面条吃,一个女警马上跟进来,说:不许煮面条。她说,一会儿他们会买来盒饭,都吃盒饭。她关掉炉火,我再打开,她再关。三次以后,我不再坚持。
     我开始清理屋子。经过三四十个警察、五小时的大抄家,屋子里乱糟糟的,我换洗被子床单,扫地、拖地。儿子在房间看他的超人书,女儿写完作业后,像往常一样自己去练钢琴,琴声响起的时候,我正在厨房小阳台上往洗衣机里放衣物。她弹的很好,甚至比平时还要好,也许因为听的人多。琴声慰籍人心。在今天这样的日子,我的家里还能琴声悠扬,感谢神!她弹奏的曲子是《我的太阳》、《沉思》《珍重再见》《桑塔.露琪亚》《致爱丽丝》《匈牙利狂想曲》还有一些《小步舞曲》《摇篮曲》等。
     他们让人送来盒饭,我让孩子吃了盒饭。一个女警到房间来劝我吃饭,我说,你们欺人欺到头上来了,竟然一群人跑到我家里来,我绝食抗议你们的违法行为。
     在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不时地大声吵嚷着要我回答问题。十点以后,我送孩子睡觉,他们还隔一小时就站在门口大声吵嚷,吵得他们没法睡觉,儿子说:他们怎么还在我们家里,他们是坏人吗?他还经常起床跑到门边偷偷看他们,然后对我说,他们还在,他们还没有走。
     深夜,他们一行人全部聚集在房门口,为首的一个女警把她的声音拔高到最大音量,声色俱厉地说了一大堆恶狠狠的话。我回应她:我的先生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先后三次被抓;他跟你们广州警方直接接触加起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三次被你们非法殴打。在背后跟他一同经历这些事的人是我,经历了这么多的凶险事情,我怎么会怕你吵吵嚷嚷几句恶狠狠的话呢?我看你还是省点力气。说多了坏话,做多了坏事是会被历史记下来的。不管你怎么着,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去什么地方,我就是这句话,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
     女警说:历史记下来又怎么样?我们明天还要来,我们以后要天天来。现在我们要走了,你来关门吧。他们真的走了,出门时,他们没再说几句狠话。我关上了门。
     屋子里一下子显得空空荡荡,今天一整天屋子里挤满了人,经历了这样的一天,那一刻,我还是很高兴的。他们走了,我一直以为他们会在这里住上一阵子,闹上一阵子的。那一刻,我真的感到轻松,感到高兴。914这一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还飞雄以自由 示诚信于世界——就郭飞雄先生被构陷涉嫌颠覆政府的声明
  • 强烈要求中共释放维权人士郭飞雄!/吴桂雄 吴宗伟
  • 郭飞雄夫人张青对刑讯逼供的公开申诉信
  • 好汉郭飞雄,好妻子张青, 好律师胡啸,好记者张敏!/黄河清
  • 张朴:从郭飞雄的“招供”想到的
  • 天理:郭飞雄遭受酷刑,俺心里在流血!
  • 透过“郭飞雄事件”看胡锦涛真面目/荆楚
  • 陶君:从郭飞雄看中国人的维权和血性
  •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贺伟华
  • 释放郭飞雄,共建和谐社会!/天理
  • 强烈抗议中共逮捕高智晟和郭飞雄/伍凡
  •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 刘逸明: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 南方在野:力虹、陈树庆、郭飞雄被捕,中共加速朝鲜化?
  • 请温海波律师回答:耿和声明究竟是谁帮忙加工的/郭飞雄
  • 草根:何耻之有?——读郭飞雄的声明有感
  • 丘岳首:挡住国家暴力的“进步”—评郭飞雄再次被殴打
  • 典裘沽酒:郭飞雄,你这个傻逼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郭飞雄刑事起诉书/ 民生观察
  • 郭飞雄案挂近一年再送法院 律师指相关法律值得修改
  • 郭飞雄妻致信胡锦涛 控告酷刑伪证要求彻查追究
  • 郭飞雄妻子张青写给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郭飞雄见律师 请家人就酷刑、伪证致信中央
  • 郭飞雄案延期补充证据/RFA张敏(图)
  •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 郭飞雄案庭审现场照片:警察戒严(图)
  • 郭飞雄控诉迫害 案件开审又休庭
  • 快讯:郭飞雄案庭审结束
  • 郭飞雄案最新消息/民生观察
  • 开庭前律师会见郭飞雄 张青得知旁听席位被严控
  • RFA:郭飞雄案下周一开庭
  • 律师、作家呼吁关注郭飞雄案与酷刑逼供/RFA张敏
  • 还飞雄以自由 示诚信于世界—就郭飞雄先生被构陷涉嫌颠覆政府的声明
  • 郭飞雄案开庭延期 日期待定
  • 郭飞雄的律师寄出控告书 张青力争亲友能旁听庭审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郭飞雄见律师诉遭酷刑逼供 要求紧急向中央举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