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建海:“稳定住房价格”的实质就是“捍卫房价”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4日 转载)
    
    
     8月24日至25日,全国城市住房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在这之前,沈晓杰先生还跟我联系,让我关注这次会议,争取有参加的机会。我告诉沈晓杰先生丢掉一切幻想,不要对这次会议抱有希望。现在会议过去一个多星期了,我的态度更加明确了,更加坚定了。 (博讯 boxun.com)

    
     这次会议议题被外界称为“中国住房体制第三次变革”,又简称为“房改新政”。根据一些媒体的报道,“房改新政”有两个亮点:一是中国的“保障性住房”或“保障房”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目前“重市场轻保障”的住房模式有望得到根本性转变;二是对于商品房的涨价问题,新政将采取不同的调控思路和方式。
    
     会议以落实8月13日出台的《关于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的若干意见》(又称“24号文”)以及此前出台的“国八条”及“国六条”中住房保障措施为主要议题,决定要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廉租住房制度建设,解决好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
    
     关于“国六条”、“国八条”,我实在不想再提了。因为这是一个通篇充满了逻辑上的混乱和理论上错误的政策组合。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这是一组“越调控房价越涨”的纲领性文件。说它们是垃圾,甚至是毒药,我看丝毫都不过分!我认为,将来中国人民应当追纠和清算这组文件的起草者和签署者们集体重大事故的责任。
    
     我怎么看“24号文”呢?我记得在四川南充调研时正好看到。我对同行的两位国务院老参事说,这个文件毕竟对最穷的人有好处,我不好直接抨击;否则穷人们会怎么看我?但要我说我的心里话,我认为这个文件的本质属于“鳄鱼的眼泪”——鳄鱼吃了人,挤下两滴眼泪。因为,通篇的东西,根本就没有指向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把老百姓土地高价卖给老百姓这个吃人的魔爪。
    
     我们调研过的很多城市例如宁波,已经把限价房完全列入经济适用房范畴而不再提供真正意义的经济适用房了。这是一个既能保证地方政府和开发商都能赚大钱、又落实了国务院“稳定房价”政治任务的“高智力创新产品”。从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官员们,还不像我们民间传说中的的个个“脑满肠肥”、面目可憎,还是有一点儿智力水平的!至于小户型普通商品房屋,本身就是在高房价下房地产开发商必选的主打产品。在动辄上万的城市房屋价格下,如果你还认为开发商将主打200平方米以上的户型,连开发商都会认为你的脑子有问题。这样的掠夺工具(小户型房屋),都差不多被我们的住房政治文件写入了“保障性住房”当中,与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同时分享地方政府新增土地供给70%的“保障大餐”当中,房地产开发商的遐想和得意就可想而知了。
    
     在新华社通稿中,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的会议讲话有两方面的内容“并列突出”:一是廉租房和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二是 “继续调整住房结构,稳定住房价格,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这两点怎么样呢?第一点我上面已经评论了;第二点是“国六条”的老调重谈。根据我的观察,曾培炎副总理应该不懂中国房地产。并且,稿子不是他写的,决策又不是他拍板的,所以我也不想和他过分计较。
    
     不过,“稳定住房价格”似乎是一个新的提法。有媒体认为,这个“提法”不仅顺应了民意,更重要的是表明了中央高层在房价调控上的“力道”很可能发生变化。
    
     我不同意上述的臆断,我更不认为“稳定”比“调控”、“抑制”表现出更大“力道”。事实上,迄今为止,中央任何领导人都没敢提出哪怕“房价理性回归”的一点点影子的话。这样的话在20074月25日的《人民日报》上出现,还是我本人的一篇学习通讯理论文章。请看我在文章中“突破”的一些内容:“调控房价的目的是使房价回归到合理水平,让广大人民群众能够通过购房、建房、租房等多种形式,做到‘居者有其屋’。控制房价上涨,使房价回归到合理水平,一方面要保持适度的房地产投资规模,扩大以经济适用房为主体的普通商品房的供给;另一方面要通过严格住房消费信贷发放以及实施针对住房投资、投机活动的综合税收政策,降低住房投资、投机的收益预期水平,发挥住房存量在房地产价格调节中的作用。”(曹建海:《怎样理解“必须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健康发展?”》,http://caojianhai.blog.sohu.com/43464942.html)
    
     注意看一下温家宝总理2005年8月11日视察马鞍山钢铁公司时和工人的一段对话。午饭时温家宝端着一盘南瓜、白菜和米饭走到工人们中间,和工人李晨燕、汤世强、朱振轩坐在一起。温家宝关切地问道:“你们现在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看不惯、心里不满意的事情是什么?这些都可以跟我讲。”“房价太高。”朱振轩说。“一般的住宅房价是多少?”“2400元到2700元。”温家宝说:“政府对房价也十分关心,一方面房地产业是我们的支柱产业,要促进其发展;另一方面又要实施宏观调控,让老百姓买得起房。对这个问题我们会继续关注。弹指一回间,两年过去了,马鞍山市的房价已经由2005年的每平方米2500元上涨到4000元左右,年平均上涨幅度为30%,肯定大大高于朱振轩师傅的家庭收入增长速度。总理的关注和后来的措施没有任何良性的效果,总理对的朱振轩师傅的承诺一点儿也没有兑现。
    
     温总理的回答有错吗?是的!温总理回答朱师傅之错在理论上,在认识上,在智慧上。我们知道,温总理关注GDP增长,但GDP值的大小取决于国家的生产量,也决定于一个的国家市场化程度,是联合国用于国际比较的一个相对概念,与老百姓的真正幸福并不一致。根据我的研究,在以下两种情况下,GDP增长会损害老百姓生活水平:一是物质财富分配的两极分化;二是GDP增长严重破坏一国的自然资源环境。对照现在的中国,可谓“二毒俱全”了。在老百姓看来,中央关注促进GDP增长的房地产业这个支柱产业大力发展,就是在竭力保护“掠夺者”、“吃人者”、“强奸者”!只是他们“敢怒而不敢言”。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房地产价格高升虽然有利于GDP增长,有利于政府增加财政收入,或者拔高说有利于国力的增强,已经同时符合了邓小平“三个有利于”中的两条了。如果一些部委再强奸民意一些,把“人均住房面积提高”,看作“有利于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的第三条“有利于”,那么,房地产业特别是房地产开发业简直就成了“利国利民”的超级慈善事业!谁反对房地产开发商,谁就是反人民,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房地产开发商们紧紧扼住了自己的政治命运,他们高高地擎起了“三个有利于”、“三个代表”的“斧锤+镰刀”大旗!!!
    
     不过,上述谎言虽然迷惑了温总理,却一点儿也不能迷惑了我。表面上看,房价提高赢了政府,赢了房地产开发商这个支柱产业。但是请注意,房地产中的玩家,不是我们教科书上高度简化到只有两个player的game,而是包括政府、企业、农民、城市居民四个玩家的超级游戏。在这个游戏中,政府制定规则又是游戏玩家,房地产开发商有钱有势,多为中央或地方“两会”代表,和政府高官们“亲密如一家”,他们注定会成为游戏的另一个胜利方。农民也是游戏参与者,不过他们是食物链中的可怜虫。农民的土地什么时候被掠夺,取决于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什么时候强奸其他人之后有精力了、看上了你的“姿色”,什么时候你才有幸见到“市长大人”和“全国人大代表”指挥装备精良的拆迁队和放火队(深圳市对外来人口的拆迁,就使用了“放火”这一“彻底”方式)的光辉形象,那个时候你才无限荣幸地勉强成了市长或人大代表的“对手”。不过,这种对手关系就是强奸者和被强奸者、掠夺者和被掠夺者、杀人者和被杀人者之间的关系。谁都用不上一秒种的推演,就可以知道了这个超级博弈的最后结果——肯定是市长大胜、农民大败!最后的玩家,就是城市居民出场了,请注意,这是政府贪官、房地产开发商的真正提款机。政府忠告市民:土地是国家的,与你们无关,你们只能和外国居民同等条件购买亲爱的房地产开发商们手中的商品房屋,舍此别无他法,于是“房奴”大规模产生。
    
     可见,房地产业之所以成了支柱产业,不过是以来掠夺农民和城市居民的财产才修成正果的。在这个“双赢双败”的四方博弈中,只有“双赢”的被中央看到了;而“双败”者们的悲惨遭遇,甚至被我们的一些缺乏智慧甚至公然站在掠夺者立场的领导人们,看作“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和问题”!
    
     我不想在这里批评这些领导人的任何辩解,我想还是把这个的机会留给中国人民吧!我愿意和大家一起想象一下,假如1959年毛泽东到基层视察,看到农民做饭用的铁锅都投进高炉炼成废铁,农民向他抱怨不能开伙以至饥饿难耐时,毛泽东会不会说“钢铁工业是我们的支柱产业,要促进其发展;你们再坚持一下,你们的问题我们会继续保持关注”呢?我们都知道1958、1959年毛泽东犯了大冒进的错误,但那个时候信息的传递不及现代社会的一万分之一,毛泽东同志完全被群众狂热热情和虚假的农业高产数字蒙蔽了;当然,现实是无情的,1960年大饥饿时代让毛泽东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自责地不再吃猪肉,与全国人民患难与共,并对经济政策做出了重大调整。
    
     历史的幸运在于,毛泽东同志是一个“军令如山倒”、“执法如山”的杰出领袖,从来没有女人般的扭扭捏捏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暧昧态度,他的指令发出到100%执行完毕,一般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完成的。
    
     历史是一面镜子,在信息已经泛滥成灾的时代,我们的领导人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说他不了解民情的无奈、怨愤了,我看根本上是认识问题,甚至是立场问题。如果是认识问题非常好办,只要虚心地到民间求教,治理好国家的办法有千千万万;如果是立场问题,就要重新审视执政党本身的构成是不是纯洁,执政党的基础还是不是工农群众!这对于现代中国而言,是一个比之泰山还要沉重得多的一个大问题!
    
     回头再来分析,“稳定住房价格”的本质是什么呢?实际的情况是,我们的一些领导人确实被美国的次级按揭危机事件吓破了胆,为了他们的地位和利益,他们要竭尽全力捍卫房价的涨势,硬撑下去。你想想看,美国的房价相对于居民家庭收入来说远没有中国高,而且他们的医疗、教育保障体系也远较中国好,老百姓还购买了主要来自中国的大量廉价工业品,有很大的余地炒房炒股。可是,美国房价泡沫就是在这样的“大利好”态势下破灭了,资产证券化让除了中国的全球股市损失33000亿美元的股票市值。按照这个架势,中国的房价该跌多少呢?被绑架的银行业该怎么办呢?银行业倒了,后果会怎样呢?我的高官地位还能保留吗?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银行又极大地影响着我们炙手可热的股指,它关系到全球外资机构能不能从中国取走更多的财富,而这些投资机构已经网络了大量的太子党和高官亲属,关系到我们的官员们包养的漂亮女人的“刷卡”和对大腹官员的“爱情”。哎呀,简直太恐怖了!所以,中国的房价只能涨,绝对不能降,而且不准说降,以防出现“乌鸦嘴”。虽然这样做的结果无疑是“饮鸩止渴”、“抱薪救火”,但大量高官的态度是,能挺一天是一天,能在高位上多呆一天,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请注意7月下旬,中国银监会发出紧急文件,要求各银行对其房地产贷款展开风险自查,同时展开“个人房地产贷款业务风险压力测试”。这是国内首次大规模房贷风险压力测试。对于这样一个“马蜂窝”式、人人避之不及的题目,相信这不是一个部级单位的擅自主张。当然,测试结果肯定不会差,正如总部位于上海的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内部人士所说:“房贷好得超过我们预料,以前个人房贷在个贷的比例都很少超过90%以上,现在都有超过95%,尤其是一些银行的上海分行。”这样就可以为房贷资产证券化铺路,把银行的风险分解到基金和公众身上,也为投资我们银行业的国际友人创造更好的发财致富环境。
    
     因此,即使你看到“稳定住房价格”就是“捍卫房价”,也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蕴藏在这个巨大冰山下面的东西,是特权阶层、贪官、房地产富豪及其亲属、情妇、外国友人盘根错节、巨大无比的政治经济利益。
    
    
    “苦难的中国”
    
     作者:曹建海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人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