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4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被称之为“国学大师”的季羡林“抬孔”,一度在国内媒体引出不少纷争。北京奥组委刚刚成立不久,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就曾征求北京奥运会艺术顾问季羡林的意见,季羡林便建议在2008奥运会上“抬 ”孔子出来。此建议一出,立即引起网上一场轩然大波,正反两种意见纷争不息,针锋相对。主张抬孔的人认为:“孔子是全世界人民认同的文化偶像,奥运会是凝聚全世界各国人民的最佳平台,当两者融合在一起时,那将不仅是一场体育的盛事,也将是文化的盛事。”对此有文章评论说:“中国文化如果没有儒学文化的启蒙和积淀,中国今天的文化是什么样的?中国文化只所以是一个没有断代的文化体系,正是儒学文化发挥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因此,他们主张抬孔。然而也有不少网上言论质疑 “奥运会抬出孔夫子能让世界和平吗?”、“季羡林抬出孔子上奥运代表了什么?”为此,有人直言不讳地说:“坚决反对季羡林的建议——北京奥运开幕式上将孔子抬出来 ”;也有网友主张,“把孔子从奥运开幕式撵下来换上鲁迅”;更有人说,“奥运开幕式不要看大腿也不要看僵尸”,声称要“把尊孔的人全都送到棺材里去 ,中国立马就会变成世界第一强国”;更有甚者要“消灭孔教,强我中华”。网上不少人都认为,“抬孔子是宣扬丑陋”观点,讽嘲说“抬德国大胡子马克思出来,让全体中国人投票,让马克思和孔子进行 PK吧!”而较有分析头脑的人则认为:“若抬孔子,抬30%足矣。那是因为,老孔的说教,70%是祸国殃民的,只有30%是正确的。比如说,他鼓励人民勤奋学习、要讲礼貌、珍惜友谊、爱好音乐等,都是积极向上的;但当他维护皇权、压迫妇女、打压人权人欲、蔑视市场经济、反对平等,诸如此类,都是误国误民的。 ”面对如此纷争,季羡林仍然十分自信地诠释了自己的观点:“孔子是我们中华民族送给世界的一个伟大的礼物,希望全世界能够接受我们这个'和谐'的概念,那么,我们这个地球村就可以安静许多。”于是又有人调侃说: “我在想象奥运会上孔夫子的形象,两只手背在后面么?那临风之态,深衣裙带飘飘然;或许一只手高悬前方,伟大领袖一样为全人类指出航程?连开一个奥运会都不会忘记要造一尊神。”已经让孔子走下神坛的国人,似乎不愿意“重温”那样的景象了。由此可见,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共识,早已被“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时代点击的粉碎了。
     (博讯 boxun.com)

    其实“国学大师”季羡林抬孔主张,是以近些年来中国国学一度被热炒为背景的。在后文革结时代,当我们刚刚揉开了睡醒的眼睛,中国社会已经没有“伟大领袖指航程”了,于是执政者只好敞开国门,请进亚当。斯密“那只看不见的手”,正巧来自于大洋彼岸那边的全球信息网络革命,推翻了东西对抗的意识形态屏障,无情地瓦解着建立在烟囱工业、主权方格基础上的两极秩序。于是旧的理念瘫塌,阶级分野模糊,中国的“红色记忆”、“理想主义”再也难以唤起人民的热情,“那只看不见的手”改良着的土地,不仅丰收了麦当劳与肯特基,也复活了算命与巫婆,以至于中国人的文化精神、生活方式各领域,都陷入空前的迷失状态。在红色意识形态迅速瓦解的现实面前,中国边陲县城的个体商贩,与北京大学讲坛下的学生一样,有一种莫明其妙的压抑、沉闷和迷惘,需要精神刺激与情绪发泄。他们喝烈性酒,跳“迪斯科”,如同读“要准备打仗”书,听“民族扩张”演讲一样,能够得到片刻的刺激性满足。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当政者已深刻意识到旧的意识形态已经无法再发挥维系其合法性的作用,社会危机正在一步步迫近。于是执政者基于治理社会的需要,刻意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借宣扬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国粹主义,以图重新凝聚已经离散了的民心。国学之所以能在当下中国被一再热炒,不仅是一种商业需要,更是一种政治需要。于是 “国学大师”季羡林被捧为“学术泰斗”,是有其政治理由的。曾记否,总理温家宝不是曾特意在为季羡林先生庆寿时称其为“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吗?在这种背景下国学走红,文化尊孔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现象了。此据媒体报道:北京的108对夫妻竟在孔子像前宣誓“永不离婚”;重庆 70名中学新教师在孔子像前进行入职宣誓;广东高考状元在德庆孔庙拜祭。而国学热近来被官方新闻一再爆炒,国家电视台不惜黄金时段力推国学经典,易中天、于丹等迅速走红。据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的国家名牌学府都带头开办国学班。上海名校举办的国学讲堂收费为每年3.8万元,浙江、北京等地的收费也在3万余元以上。武汉大学的国学讲堂,明确提出面向社会中坚招生,首批学员中,企业高层人士约占七成,还有部分公务员。今年 8月19日,该校乾元国学讲堂在珞珈山上悄然开班,首批20名学员,在未来的一年里,要花2.8万元在这座百年名校接受24天的博导国学培训。然而,我们禁不住要问:中国古代经典博大精深,仅仅面授几十学时的课,能让受教育者真正理解国学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精髓吗?如此国学教育的“快餐化”、“暴利化”和“政治化”,不能不令人担忧。由此可见,眼下急功近利的“抬孔”与“国学热”,不是政治作秀,就是商业炒作。例如,由四大名着改编的电视剧在国内外都有市场,精明的传媒人便从中看到了商机,凤凰卫视与湖南卫视率先合作,向海外推出了“千年讲堂”这档国学大众传播节目,立即导致了国内的一些视觉媒体也大举跟进,出现了国学市场上的“俗讲”泛滥。
    
    在民间,国学热也在升温。有媒体报道说,湖北人孙兴建出资250余万元,在家乡新洲双柳镇盖了座占地8.5亩的云深书院,免费向村民传播儒家文化。宜昌市西陵区东山小学的国学课堂也正式开班,学生们穿着传统汉服,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解《论语》……一时间,国学热可谓一浪高过一浪。针对这种并不理性的国学高温,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教授说:“现在一讲传统、国学,就笼统叫好,缺少批判分析,甚至认为能包治百病,就从五四启蒙倒退,近乎迷信了。应该说,国学普及适当借助商业运作的力量,能加快国学走向大众的脚步,但绝不能急功近利和过于商业化,将国学作为牟取名利的工具。”温儒敏教授只点了问题的一半,却并未透视近些年执政者在“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说辞推力下的政治动机。
    
    我们承认,孔子思想及古代文化经典是值得我们研究、开发与继承的宝贵精神资源,特别是中国古代文化的圆思维与和谐观,都堪为今人借鉴与发展。但是,我们也必须区别,孔子所强调的纲常等级和谐,与我们所需要的现代化民主平等和谐相去甚远。今天的网络民主时代,不再需要塑造精神领袖指引方向。记得《时代》周刊曾为时代的代表性形象颇费了一番脑筋,他们一度曾把美国总统布什、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湖锦涛等 26人列为2006年度人物候选人,但他们最终还是被代表网民概念的“你”所击败。可以说,《时代》周刊的这次评选,就是世界主流社会对网络公民点击力量的一种“民主”意识的首肯。今天来自于五湖四海的网络公民,正在用手指点击的力度,控制着全球媒体的神经,建立并塑造着一种“新数字时代的民主社会”,而每一个在网者,都在从机构向个人过渡,成为 “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的公民。这种民主观就是不分阶级、民族、等级人人都能主宰自己的民主,我称其为“民主无类”。毫无疑问,包括中国1亿多网民在内的全球网民,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推动“民主无类”价值观生成的英雄。这大概就是《时代》封面 “你”这个概念击败了领袖形象的内涵吧。我想,奥运会同样体现的是平等、人权的竞赛精神,奥林匹克的“人类和谐进步”“人类尊严”及“和平”的宗旨,就是要塑造一个人人平等的,公平竞争的平台,显示每一个运动员的尊严、个性与潜能。孔子的等级和谐是涵盖不了这种精神的。
    --------------------------
    原载《议报》第31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牟传珩
  •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