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顺利:9月3日,请奥组委主席刘淇转给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4日 转载)
    
    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及各位委员:
     (博讯 boxun.com)

    我是家住北京市东城区青年湖南街27号1202室居民。
    
    今年7月1日,在我住所的窗外,我悬挂了一幅标语,内容是:《让国家人事部依法受理我的仲裁申请,让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东城人民法院依法受理我的诉讼》,这个长20多米的条幅至今还悬挂在窗外。
    
    自2001年8月以来,国家人事部和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东城人民法院等6个政府部门相继失职渎职,使我失去了工作后,又失去了社会保障,特别是东城区人民法院自1995年6月至1996年3月,5次将我起诉的行政案件退回,却不肯依法告诉我退案的原因,从6月4日起,又开始悬挂上述内容的条幅,至今已经悬挂了17次。6个违法部门至今对我的要求和抗议不予理会,
    
    1994年10月,为了揭露国家人事部分配住房过程中存在的腐败现象和保护我自身的权益,我曾多次向北京市公安局和它下属的三个分局申请游行。
    
    1998年11月初,国家人事部行政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明明知道公安局不批准,不受理我的游行申请,但他却对着摆在面前的录音机,让我到大街上游行,抗议国家人事部的腐败和他们对我侵害,随后,国家人事部又剥夺了我购买房产的权利,从1998年11月22日,我开始以在窗外悬挂条幅的方式,揭露和抗议他们。到目前为止,已悬挂了37次条幅。其中在1999年,2000年国庆节期间,分别被判行政拘留15天。
    
    今年7月30日,我发现三辆警车停在我住所楼下的路上,对我挂了一个月的条幅进行拍照,随即离开,8月1日、2日,我到住所地安定门外派出所询问警察拍照的目的,从派出所副所长那粗暴无理的态度,没有诚意的谈话以及直言不讳的警告,我意识到明年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使我处在了危险之中。
    
    我对国家人事部等部门长达十几年的揭露和抗议与奥运会没有一点关系,我也从未打算在奥运会举行前后,为了揭露和抗议国家人事部,采取一些行动,挑衅奥运会。与对待其他政治性节日和活动不同,我对奥运会有过难忘的印象和企盼,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观看每届奥运会的电视节目,一些奥运会的会歌和一些运动员那种不言放弃,拚争到底的精神曾经使我受到激励和感动。我一直认为奥运会应该给热爱它的人们带来是荣誉和成功,带来是喜悦和激励。直到8月2日,我从北京市安定门外派出所走出来之后。我才感觉到明年在北京举行的奥运会可能会像国庆50周年一样,给我本人带来牢狱之灾。
    
    给您和奥委会成员写这封公开信,希望你们了解我在两次国庆节时的经历和感受,希望在您和奥委会成员的关注和努力下,避免把奥运会变成国庆50周年或其它政治敏感期的翻版,避免政府以敏感期为由,随意限制和剥夺公民的权利,甚至以不惜制造冤案,把我第三次送进监狱方式,为奥运会清场。
    
    
    希望在您和奥委会的关注和努力下,让奥运会对我来说是一个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日子,而不是让人心怀不安,忍受剥夺,忍辱坐牢的敏感期。
    
    同时,也不要让国家人事部等一些政府部门把奥运会当作打压,迫害异己,掩盖事实,逃避责任的契机。
    
    1999年5月份,因为我不断的悬挂条幅,揭露国家人事部的腐败和黑恶,北京市的三级公安机关都先后介入,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和1998年11月初的录音内容之后,都劝我克制,他们将作出努力,维护我的权益,平息事端。1999年国庆50周年前夕,国家人事部突击性的分配了一次住房,那些口口声声说要为我主持公道的民警,发现国家人事部依靠自己的地位和权势,根本就没有把公安局放在眼里,公安机关根本就没有胆量和能力为我主持公道时,便以国庆50周年是敏感期为由,剪掉我悬挂了5个月的条幅, 接着,又把罪名加到了我的头上,在9月20日,将我送进了监狱,2000年10月1日,他们又以同样方式和理由再次把我送进了监狱。
    
    每次走进监狱,都发现牢房爆满,原来仅关押六七个人的牢房,国庆间却挤进了十五、六个人,这些在国庆期间被抓的人,大部分都是无辜的,有的是因为向政府主张自己的权利,有的是因为向政府说明一些事情的原委,有的是因为贫穷或失落染上了不良的嗜好和习惯。他们本该在社会上得到政府的关怀和照顾,政府应该帮他们解决面临的问题,使他们得到公正,或摆脱困境,但是平时政府漠视她们的要求和处境,在敏感期到来时,却把她们当做不稳定因素和社会的隐患,送进了监狱,把他们的自由和尊严当作祭品,献给国庆节。
    
    监狱里不提供纸和笔,但是我对两次入狱里所经历的一切,对敏感期给无辜者带来的伤害,至今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
    
    2003年9月23日《南方周末》登载了一篇报道,记述着一位来北京打工的青年,在国庆五十周年前夕被收容,从此失去下落,再也没有回到亲人身边,他的母亲苦苦的寻找了4年后,依旧不见踪影。这张报纸我一直收藏至今。因为它记录了敏感期给一个无辜的人和他的家庭带来的不幸和灾难,我和这位青年有着同样的经历。我自己也是这些受害者中的一员。同时也能深深地感受到那位母亲历时四年的寻子之情。
    
    1999年9月20日和2000年10月1日,公安机关曾以法律的名义两次把我送进监狱,法院也判我违法。2001年8月2日,国家人事部行政管理科学研究所党委,滥用职权,也以法律的名义剥夺了我的工作,作出辞退我的决定。在我从监狱里出来,并失去了工作后,我还希望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在2001年8月至2006年6月近5年的时间内,我分别依照法律向国家人事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东城区人民法院等部门提出仲裁申请,行政诉讼和行政复议。
    
    然而。国家人事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等6个政府部门却相继失职渎职,不理会我的诉权。作为中国公务员和科研人员的最高行政管理机关,国家人事部拒绝执行它自己制订的法规,拒不受理我得仲裁申请;作为北京市重要的司法机关,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违反法律,拒不受理我得行政诉讼,东城区人民法院,在历时10个月,退了7次案之后,才告诉我退案的原因。6个部门的违法行为,使我在长达6年的时间内没有任何社会保障。面对法律,面对6年来我的损失,面对近一年来我持续不断的揭露和抗议,一些政府部门,不是纠正错误,维护我的权益,而是不断以无赖加强权的方式,逼我放弃,逼我忍耐和退让。
    
    今年年初以来,中央机关再三要求各级部门要不惜人力,物力,财力,相互协调配合,解决长期积压,不断激化的官民矛盾和纠纷,但是,我正当合理的诉求,依旧无人理会,7月30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的将三辆警车开到我的楼下,对着条幅拍照,直到现在,公安机关依旧不肯坦诚负责的告诉我,他们打算要做什么。
    
    
    
    我希望奥运会在北京举行前后,您和奥委会能在道义上负有与以往不同的责任,做出与以往不同的努力。
    
    不仅保证运动员在安全的环境和公正的规则下竞争比赛,实现他们多年的追求和梦想,让荣誉和成功属于真正的优胜者。
    
    同时,也能关注场外平民百姓的安全和自由,努力避免政府以敏感期为由,抓捕那些长期以来向政府主张自己权益的人们,避免政府用权力将他们长期追求公正,平等和自由的梦想一一的打碎击破。让他们铁窗之内,面对着五环旗,面对着奥运会圣火,忍辱负重,逆来顺受,忍受着政府对自己的侵害和剥夺。
    
    希望在您和奥委会成员的关注和努力下,避免奥运会像国庆50周年那样,在一些无辜的人心中留下永远也抹不去的阴影,成为他们人生中的一场噩梦。不要让在北京点亮的奥运圣火,燃烧着无辜者的泪水和权利,不要让运动员踏着无辜者的自由和尊严竞争比赛,走向奖台。不要让一些平民百姓,怀着对狱中亲人的忧虑和惦念度过奥运会的每一天。我一直难以想象,如果明年奥运会举行期间,我被关在监狱里。看着挂在监狱墙上的电视,在看运动员领奖时,我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还是为奥运会感到悲哀。
    
    出于对奥运会做出的承诺,出于国内的人心所向,政府近一年来颁布了一些政策,开放了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并努力解决日益激化的官民纠纷,但是谁都知道,有些问题在现在的环境和体制下是难以得到解决的,就连一个不涉及任何政治和历史,单纯靠法律和事实就能解决的辞退案和社会保障案,在拖了六年之后,面对法律 面队中央的三令五申,面对一些领导人发表的一系列讲话,面对我持续了一年的揭露和抗议,国家人事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等政府部门依旧对此悬而不决,拒绝按照法律程序,做出公正的裁定。那个本该在两个月内就撤销的辞退决定,在6年之后,依旧发挥着效力,依旧在侵害着我。
    
    近十年来,那些剪我条幅,那些抓我,关我,审我,判我的人,大都认为我是无辜冤枉的,是国家人事部等政府部门不择手段, 官逼民反, 才导致我持续不断的在窗外悬挂条幅。这种形式的揭露和抗议也是一种无奈的表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为了政治上的需要和目的,为了让一些领导人在国庆节,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后顾之忧的笑一笑, 招招手。为了他们个人的利益,.他们必须制造冤案,侵害无辜。 如果十几年来,我在大街上行窃,抢劫了30多次.公安机关不会仅在两次国庆节时,才把我抓进监狱,不会在我反复作案长达1年之久,还不依法处置,反而,面对着我摆在他们跟前的录音机,一些警察却退避三舍,闭口不言。拒绝作出诚实负责的解释和答复。
    
    我的住所在北京北二环和中轴路的交界处,离中轴路不到100米, 中轴路是去奥运会主会场和马拉松比赛的重要线路, 目前,政府正在不惜重金,在街道两边进行大规模的市容整修,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路边的店铺装修一新,民工们目前正在起早贪黑,对我住所旁边的楼房进行包装,每天进出家门,看着挂在窗外的条幅和正在忙碌的民工,总让我有一些感慨,在奥运会举行的前夕,那些路边店铺的小门脸都比我的权利更加重要,长期以来,我的权利被剥夺和践踏,我也不断的进行揭露和抗议,直到现在,也无人问津,在奥运会举行前后,我还面临着更大的危险。与此同时,政府却在不惜人力,物力,财力,加紧整修和包装路边那些不太美观的店铺门脸和楼房,这样的奥运会应称为人文奥运,还是面子工程?
    
    从今年的7月1日至今,我窗外的条幅已经悬挂了两个多月了,去年在同一时间内,.警察却剪了十几次。但我至今仍然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再来将它剪掉?我抗议的最终结局是什么?
    
    去年10月25日,我曾去安定门外派出所就此进行询问,一个副所长却对着我的录音机,播放机场候车室的手机铃声作为回答。今年8月1日和2日,我再次去询问,他们依旧不肯直言相告,只是提示我,在奥运会期间,听民警的才会安全。
    
    如果国家人事部等政府部门不依法纠正它们的错误,我的合法权益依旧没有恢复。我不会因为奥运会或其他敏感期,放弃揭露和抗议国家人事部等政府部门的权利,希望明年在您参加奥运会,途经焕然一新的中轴路和我的门前时,在我住所的窗外,依旧象今天一样,悬挂着揭露和抗议国家人事部的条幅,我依旧能象今天一样自由,在奥运会期间,我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选择要观看的体育比赛和电视节目。
    
    我认为,我的做法会得到您和奥委会的理解和尊重,我的做法也是和奥运会的精神相符合,因为奥运会首先提倡的是保护和尊重人的权利和价值。
    
     此致
    
    
     2007年9月1日
    
    后附:
    1,我的简历;
    2,我的博客《天子脚下的人权----1991年至2007年我的人权报告》目录;
    3,1998年11月22日至2007年7月1日,我悬挂条幅的具体时间和内容;
    (博讯编者按:没有收到图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