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丁·路德·金的勇气和智慧——写在“我有一个梦”44周年/李大苗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30日 转载)
    
    今天,8月28日是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演讲44周年。感谢互联网,使得我能方便找到金博士当年演说的影像,在反复聆听中感受他的沉静与激昂,理智与豪放,当然还有精湛的话语表达和跌宕起伏的情绪驾驭。正是因为如此,马丁·路德·金以和平运动为人类所记忆,且又更以这篇《我有一个梦》为后人不得忘怀。一个斗士,一个和平主义的斗士,因此具有更撼动心灵的杀伤力,并为此更为他的敌人所畏惧,直至谋杀掉他的性命。
     (博讯 boxun.com)

    
    种族主义,美国的种族歧视,从林肯解放黑奴宣言开始,直到马丁·路德·金发表这篇演说的时候,依然没有彻底改变。白种人与有色人种之间的隔阂乃至仇恨,以及之间的不公平、不公正,马丁·路德·金在演讲中就是这样描述那个时代的社会现实:“100年后,物质繁荣若海洋浩瀚,而黑人仍生活在贫困孤岛”。他并不局限在这个现实,如同他同代人所认识一样,他并不,或者说并不仅仅,做泛泛的、直观的是非夺断,
    
    
    批判的锋芒,马丁·路德·金并不指向贫穷与富有,也不指向白人或黑人,批判的方式并不凭借道德判断,也不做人格类归的阐述,更不宣扬仇恨,也更不做“原罪”追究。聆听《我有一个梦》,抑扬顿挫中,感受的是普世之爱,普世的价值观,而没有任何对“忏悔”的刻意调遣,哪怕是一种暗示。若不静下心来为这篇文字筹措腹稿,我简直都忘记,马丁·路德·金是一名牧师,以心灵告诫为准则的牧师,有着崇高道德威望和高尚人格的宗教牧师。
    
    
    马丁·路德·金追求的,并为之付出生命的并非仅仅是黑人权利,而是普世的,人人与生俱来的且人人平等的权利,包括黑人,也包括白人,也包括其他有色人种。“贫困”,在马丁·路德·金那里仅仅是对社会现实的描述,而并非是关于富有的伸张。 “奴隶”的对面是财富的不义、不法,即使马丁·路德·金使用了这个词,他也无意于对“奴隶主”的清算,财富的或者道德的。他这样说:无论如何“……不应导致我们对所有白人的不信任——因为许多白人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同我们的命运紧密相连,他们的自由同我们的自由休戚相关。”
    
    
    可以说,《联合国宪章》是现代人权理念的发端,到了1963年,美国发起并签署《联合国宪章》已经20多年,而就美国社会现实而言,美国政府和民间并没有真实彻底践行这个属于对全人类做出的承诺,其种族歧视依然持续,即使到了风起云涌的时候,即使到了像马丁·路德·金这样的黑人已经享有社会尊敬的时候,“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分子仍然集结作“3K党”,对人们实施暴力恐吓和谋杀。
    
    
    “……不应导致我们对所有白人的不信任……”,在这里,马丁·路德·金分明在替白人说话,即使不是替“所有白人”说话,至少也是替一部分白人说话,有条件地为符合条件的白人说话。马丁·路德·金的话语,承接林肯总统签署的“解放宣言”,断定是关于黑人解放的话语,但到了1960年代,这已经不再仅仅是关于黑人命运的话语,那波澜澎湃的过程,被称作“民权运动”,在普世价值上,在人类和每一个人的尊严上,给予了更完整的定义和理解。
    
    
    那些能将一个社会搅得风声鹤唳而人人自危的东西,我们如今称作“极端主义”。“极端主义”可以浅显地刺激人们的直觉,比如,谈及黑人,自然的对立面就是白人,和今天提及穷人,其对立面自然就是富人一样。马丁·路德·金的勇气就在于,他不仅面对来自白人恶势力的顽固和暴力,也还要面对来自黑人阶层的逆反和复仇。不仅这一代的屈辱与压迫,还要清算几代人的积怨和困苦。
    
    
    马丁·路德·金的智慧在于,他洞穿了黑人和白人关系上的表象,坚持相信这个社会罪恶的根本在于人与人的权利不平等,这如同穷人与富人的命题一样,不平等的根源国家公权力不给予人与人平等的权利保障,乃至就是公权力直接为非作歹;马丁·路德·金相信,黑人的权利解放的命题不是对白人权利的剥夺,更不是对白人原罪的清算和关于原罪的忏悔,而是制度变革,是对政府权力的民众约束与民众政治权利的伸张。
    
    
    马丁·路德·金的智慧还在于,自由是民众权利的源泉和保障。种族歧视的本质在于不相信或者不认同人人享有同等的自由,也拒绝承认自由是人类共同的命题,白人的,比如“独立宣言”那样,黑人的,比如“解放宣言”那样,出自人类共同的价值理念,共同的尊严和共同的人格,而且根本地属于每一个人,属于每一个人类个体。白人的自由不是命题,黑人自由也不是命题,自由是所有人共同的命题,那就是抗衡公权力恣意侵害,实现社会公正。
    
    
    种族不公和财富不公,其现实根结是同一的,如同其他形式的社会不公一样,如当下的城乡间的不公,都是社会制度使然,都是政治权力使然。当民众不能经由法律制度免予国家暴力侵害和恐惧的时候,也就当然不能经由国家公权力而免予来自他方的侵害和恐惧。同样,一个人以肤色或者身份乃至以财富而被赋予人格差异并予归类,而不是以个人为识别标识,不仅现实社会是罪孽的,所追求的社会也是罪孽的。
    
    
    全人类实践过程证明,将权利类化,将人格类化,将自由类化,是一切专制独裁的理由,也是国家暴力恣意的依据。而每一个人的权利,每一个人的独立人格尊严和每一个人的充分自由,是国家民主的基石,也是现代社会的根本法则。马丁·路德·金正是这样,呼吁每一个人的平等权利、同等的独立人格尊严和同样充分的自由,正如他在这篇演讲中所说:
    
    
    “那时,上帝的所有孩子,黑人和白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耶稣教徒和天主教徒,将能携手同唱那首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了!’”
    
    “苦难的中国”
    
     作者:李大苗 2007-08-28 01:37:04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大苗:为聂元梓的申辩叫声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