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駐港高層鄭耀棠不應有言論自由/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30日 转载)
    
    鄭耀棠不應有言論自由
     (博讯 boxun.com)

    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上周說,2012年不可能有普選,相信中央稍後會明確表態。他的說法引起人們質疑:鄭耀棠有參與通過的《政制發展綠皮書》明明列出了2012年雙普選是其中一個選項,何以作為行會成員的鄭耀棠竟予以否定?他又如何可以代表中央,表示「稍後會明確表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連忙表示,綠皮書的選擇仍在討論,政府現時對落實普選未有任何結論。
    鄭耀棠前天為他的言論解套,說他的2012沒有普選只是「個人立場」,並不代表官方。他又指泛民批評他是「政治奴才」,是壓制他的言論自由,堅稱毋須解釋為何指2012沒有普選,也無懼民意反彈。
    鄭耀棠的勇氣可嘉,但他又一次與某些政治人物一樣,曲解了言論自由。許多政治人物信口開河,亂說了一些影響社會的話,受到輿論強烈反彈之後,就說這是個人立場,說是他有言論自由。這是胡謅,又或是根本不懂得甚麼是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是指非擔任公職的一般人,包括輿論界,對公眾關心的問題可進行自由討論。它的要點是非掌權者可批評政府的政策措施,可批評政府官員,用美國審判「五角大樓文件」一案的大法官布萊克的話說,言論自由的功能是防止「政府欺騙人民」,是人民監督政府的一種工具。
    西方文明國家對非公職人士的言論自由是很寬的。美國最高法院在審訊六十年代蒙哥馬利市警察局長控告《紐約時報》誹謗一案中,大法官表示,人民對政府及官員的批評,應容許有搞錯的「呼吸空間」,如果要求言論必須與事實相符的話,就很可能使原來想要說話的人嚇得不敢說了,因為他可能覺得他無法在法院證明他說的話是真的,他或者不能透露消息來源,也可能覺得惹不起上法院這個麻煩。
    然而,對擔任公職的人士,尤其是掌權力的人,就另當別論了。他們有決策的權力,但沒有一般人所享有的言論自由,因為他們的言論是與他們的權力施行相配合的,甚至會被視為權力施行的一部份。舉例來說,在財經版上,陳永陸、曾淵滄可以隨意評論股市的升跌,一般股民更有談股市的言論自由,但金管局總裁任志剛、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就沒有這種言論自由了。曾記得董建華曾說,他勸家人入市,結果他的言論受到輿論界嚴厲批評。
    
    
    
    西方許多政要,常因講錯一句話,要公開道歉,甚至要鞠躬下台,說明他們有權力但沒有言論自由。
    鄭耀棠作為行政會議成員,屬於執政團隊的一分子,本人又是資深的全國人大代表,他是沒有一般人所享有的言論自由的。他不可能擁有允許搞錯的「呼吸空間」,也不可能被允許說出與事實不符的話。作為行政會議成員,他即使有個人立場,也必須跟從他參與通過的《政制發展綠皮書》的方向,即對包括2012年在內的不同的普選時間表持開放態度。
    他參與通過了綠皮書,又說出2012不會有普選的話,還說是相信中央稍後會明確表態,那就很明顯是借中央之名向港人施壓,要港人放棄爭取2012普選。作為行政會議成員、人大代表、工聯會會長,他說的話是要負責的,而且政治目的也相當清楚,絕不屬於言論自由保障的範圍。人們稱他為「政治奴才」、「政治打手」,是他應得的評價。
    在這些政治人物不顧身份地施壓之下,香港市民還要不要爭取2012普選?倘若因為有人說「無可能」,於是放棄自己應享的政治權利,這又如何符合溫總所說的「精衞無窮填海心」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溫家寶題詩寓意不倫不類/李怡
  • 叫愛國太沉重/李怡
  • 死得好還是不好/李怡
  • 不要相信中共虛情假意的甜言蜜語/李怡
  • 马力死了,以負責的態度作人物論定/李怡
  • 中國具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李怡
  • 足球的強隊因素,也是強國因素/李怡
  • 中國正從追求非常而跌入反常的歷程/李怡
  • 中共仍拚命以「統一」刺激台灣/李怡
  • 中共以有組織對付無組織/李怡
  • 不畏權勢亦不畏群情/李怡
  • 國民教育反效果應緩行/李怡
  • 假包子,假新聞,與假假新聞/李怡
  • 民族主義是嬰兒病 /李怡
  • 對說謊者的懲罰/ 李怡
  • 慶回归活動呈現的「三相」危機/李怡
  • 國權與民權的深層矛盾/李怡
  • 回歸十年,香港的反智愛國教育/李怡
  • 語言的暴力與媚力/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