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全球化让发展中国家形成与本国利益相对立的精英集团/张宏良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8日 转载)
    
    张宏良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一个俄罗斯经济学家的观点很值得重视,他说如果中国仍然不做相应准备,有可能发生历史上最惨烈的金融灾难。关于中国未来金融灾难问题的争论,已经不是个知识问题而是个良心问题了,几乎所有爱国的进步人士无不为目前的发展趋势忧心忡忡。事物发展有它自身固有的逻辑,不取决于任何人的意志和愿望,既不取决于左派的意志和愿望,也不取决于右派的意志和愿望,现在所面临的已经不是会不会发生金融灾难的问题,而是如何想办法将其灾难性结果降低到最低程度的问题。
    
    其实那些反革命右派精英内心比我们还清楚中国将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们才拼命向海外转移财产和子女,而人却一步也不离开中国,在灾难降临之前抓紧最后的机会拼命多捞一把是一把,如果他们不认为中国将会发生大灾难,干吗要把财产和亲属转移到海外去?特别是那些明星大腕,几乎都是靠国内成名赚钱,在海外根本挣不到一分钱,为什么也要拼命获取外国国籍?如果真像右派精英叫喊的那样,"目前是中国五千年以来最大的盛世""是中国有史以来国家最安全的时期",那你向国外跑什么?看一下当今的精英名流就会发现,他们向海外转移财产子女以及获取外国国籍的规模,甚至超过了九七回归前恐慌中香港的外流规模。
    
    其实我们今天谈论这个问题已经有点晚了,从美国对中国越来越咄咄逼人的态度上就可看出已经有些晚了,大家可以比较一下70年代末80年代初美国对中国是什么态度,现在对中国是什么态度,就能够明显感觉到中美之间形成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当时的美国对中国百般讨好,对毛泽东大加赞扬,组织美国小学生边跳边唱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以此来欢迎邓小平访美,可是现在的美国却对中国颐指气使,那个流氓总统布什对毛泽东恶毒咒骂,连美国财长保尔森都敢直接干预中国应该怎么改革,大到指责"中国2006年改革停滞了,这样下去会危害中美关系",小到要求中国必须通过《物权法》,甚至连美国花旗银行收购广东发展银行这种公司兼并都要求一定成功。
    
    特别是最近这次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经济战略对话,面对中国吴仪副总理带去的巨型大礼包(其中有380亿美元的采购单和200亿美元入市额度),美国财长保尔森不仅没有丝毫谢意,反倒开口一句话就是警告中国"美国人民已经失去了耐心",希望中国政府悬崖勒马、顺从美国民意。这哪儿还是两个平等国家之间的谈判,完全是宗主国对殖民地附属国的态度!为什么美国敢对中国这样,就是因为美国已经在中国脖子上套上了一条致命绞索,为中国设置了各种潜在危机,而帮助美国把绞索套在中国脖子上的不是外人,是中国知识界的精英集团。
    
    最能说明这个问题的,就是最近美国政府甚至不顾最起码的外交礼节,公开打出了反共反华的旗帜,不久前美国那个流氓总统布什,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典礼上的讲话中,公开喊出了"反恐就是反共"的口号,打击矛头直指中国,而最早表示支持美国进行反恐战争的恰恰是中国,并且如果没有中国的配合,美国根本就不可能打下阿富汗,当初苏联军队那么厉害,十年都没有打下阿富汗,可是在中国支持下,美国几天就打下了阿富汗。
    
    半个世纪以来为了包围中国,美国在中国周边打了三场战争:50年代的朝鲜战争、60年代的越南战争和本世纪的阿富汗战争,前两次战争包围被毛泽东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彻底粉碎了,而对中国威胁最大的阿富汗战争,中国不仅没有反对,反倒成为第一批向美国表态的坚定支持者,帮助美国最终实现了铁桶般包围中国的战略目的,把绞索套在了自己脖子上。可以说中美半个多世纪的较量,美国最成功的不是最终完成了对中国的铁桶包围,而是十分成功地在中国知识界培养了一个精英集团,并随着中国官员和企业家的知识化专业化发展,逐步进入中国政治领域和经济领域就像,最终形成学者、贪官和奸商组成的铁三角强势集团,美国的所有对华战略利益,几乎都是通过这个精英集团实现的。如同美国现任国务卿赖斯所言:美国21世纪对付大国的手段,必须从情报渗透军事打击,转移到培养对方国家学术和政治精英上来,通过培养对付国家的学术政治精英,来实现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的这个战略是典型的不战而胜,是孙子兵法的最高境界!
    
    这不仅是中国的悲剧,也是所有发展中国家的悲剧。全球化对发展中国家的最大灾难性影响,不是分工体系和商贸规则不合理而导致的资源流失,而是在其国家内部会形成一个和本民族利益相分离相对立的精英集团。这个精英集团在文化上和利益上,都越来越和发达国家的外资融为一体,越来越和本民族利益形成对立,其中越来越多的人根本就不懂得本民族文化,为了维护其非民族文化的支配地位,便干脆彻底否定本民族文化,而否定本民族文化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外资和外国文化来统治,实行全盘西化。全盘西化的程度取决于发展中国家的民族精神,取决于这个国家知识分子的思想信仰,许多新兴工业国家就是依靠知识分子的思想信仰,才在全球化过程中保住了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完整性。
    
    所以对发展中国家来讲,全球化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能不能管住自己内部的精英集团,这个集团与发达国家与外资在文化利益上的一致性,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是一种天然的利益共同体,这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改变的,让他们改变立场维护本国利益,比让星河倒转还要困难,道理很简单,维护本国利益意味着巨大付出,损害本国利益则意味着巨大收益,比如你把国家资产廉价卖给外资,外资会给你巨大利益,相反,你捍卫国家资产,则什么利益也得不到。这是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具有的社会癌症,克服这个癌症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信仰的力量,二是民众的力量,而中国恰恰没有这两个办法。
    
    超绝的东方智慧使中国精英集团也比其他国家的聪明,他们在引进外资之前就先打掉了构成民族灵魂的信仰和捆住了民众的手脚。打掉民族的思想信仰,是通过"真理标准"大讨论实现的,捆住民众手脚,是通过控诉文革大民主实现的。特别是"真理标准"大讨论,完全是一场悖逆天理丧失天良的人性大堕落,道理很简单,所谓" 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实质,就是在见到输赢之前否定任何真理,人类数千年追求的终极真理被彻底否定了,中国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不讲天理天良的国家。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中国老百姓讲的"天理、天良",法国《人权宣言》讲的"天赋人权",美国《独立宣言》讲的"不言自明",都是在强调人类社会存在着一些无需论证、不言自明的终极真理,这些真理不会因为人类社会历史的改变而改变。中国精英集团否定终极真理的目的,是要摆脱终极真理的束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论干什么都是真理,是想创造一种流氓的自由,可悲的是不仅它自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流氓,还把中国人民至少是把中国知识分子也变成了没有任何信仰的流氓,强者变成了野兽,弱者变成了牲口,制约精英集团的两个手段就根本无从谈起了。具有高度理想主义精神的美国最清楚中国这个内部癌症的巨大作用,于是对中国越来越肆无忌惮起来,越来越如同老子教训儿子那样的不断敲打中国,强迫中国全面开放金融市场,取消对外资控股中国银行及金融机构的限制,而这类要求是美国那些情同手足的资本主义"小兄弟"都很难答应的。
    
    可见,目前中国的危机和历史上任何一次危机一样,威胁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外部是外资,实际上是内部是精英集团,要制约这个精英集团需要的两个方法,即信仰的力量和民众的力量,只有依靠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才能解决。有人说解决不了,仍然是涛声依旧。不,我认为不会涛声依旧,对此我坚信不疑,坚信十七大以后中国将会发生大的变化,目前中国老百姓和精英集团的斗争,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已经全面爆发,左右壁垒已经分明,网络上老百姓的民意向背已经明确,这场斗争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中央肯定要出一个决断,既顺应民意又统一思想,领导中国摆脱困局,如果说六中全会解决了政治路线问题,那十七大则会解决组织路线问题,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解决以后,解决精英集团的问题才有希望。
    
    最近的一些事件也增强了我这方面的判断,比如前面提到的窑奴事件,那是胡温都批示的,是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再如30天反腐大限采用勒令方式,这是文革中经常使用的方式,文革结束以来还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方式,有勒令就有举报有评议有监督,这些群众行为和网络相结合,就是一种新型的群众运动形式,可以说,群众加网络,就是现代大字报,就是现代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就是21世纪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实现形式,如果说20世纪以前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通过出版自由实现的,那么21世纪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则是通过网络自由实现的。
    
    出版自由是知识精英的自由,因为一般民众没有发表论文著作的机会,网络自由才是真正的大众自由,才是真正体现人人平等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由于十七大以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将是建立在网络这个大众政治的历史平台上,能够直接接受和反映民意,它一定会超越建立在出版自由的精英政治平台上的民主制度,不仅如此,中国经济金融领域的危机也将会通过改革政治体制才能解决,现在看来,前面谈到的经济金融问题单纯靠经济领域内部的纠偏已经不可能解决了,只能寄希望政治体制改革了,只要中国能走上大众政治的改革道路,就能够抓住世界政治文明的龙头,成为世界新世纪政治文明的领导者,解决眼前这些危机自然不成问题,如同当初主席所说:"还是那句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