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党内通信--谈谈胡锦涛6.25中央党校讲话/老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8日 来稿)
    
    千里兄:
        (博讯 boxun.com)

      近好。现在还坚持天天上网吗?我们都是70多岁的人了,体衰多病,没有几天的活头,但总不能躺着等死啊,好在学会了上网,知道很多事情,积了很多感慨,向你倾诉。
      
      先说胡在中央党校“6.25”讲话吧。五点内容,“四个坚定不移”——坚定不移地坚持解放思想;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落实科学发展,社会和谐;坚定不移地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强调的思想旗帜,是在党的基本路线引导下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旗帜,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旗帜。”——一句话,不外乎是“按既定的资本主义复辟的路线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所以,大呼“民主”、想搞多党制的人不高兴了——人家“居安思危”,有了前车之鉴,是不容易上当的;倡导“民主社会主义”的也不满意,毕竟人家坚持的是“中国特色”而不是“北欧特色”、“瑞典模式”或者其它的种种切切的模式,虽然实质都是搞私有化,但有隐蔽与明显之分、欺骗与公开之别,看来倡导“民主社会主义”的太不懂中国政治了;对于“6.25”讲话有人是欢喜得手舞足蹈的,最有代表性的是“毛泽东旗帜网”上2007年6月28日云淡水暖的文章“明确的澄清与真正的坚持:读胡锦涛总书记讲话”,简直是一片欢呼声。
      
      “毛泽东旗帜网”上的一片欢呼声,不打自招地供出,原来到处鼓动、声嘶力竭地批判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西山会议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等都是为了坚持“高举邓小平理论”,“邓小平理论”在他们那里还是“香饽饽”呢。善良的人们这回该擦亮眼睛了吧,人家又给上了“生动的一课”。
      
      有人会说,搞“体制内的斗争就得如此”。然而,搞“体制内的斗争”也有魏巍和邓力群的不同,也有揭露当局欺骗阴谋和为当局欺骗阴谋鼓噪呐喊的区别。“毛泽东旗帜网”上2007年6月28日云淡水暖的文章是属于哪一种呢?!
      
      实际上,搞“体制内的斗争”是“最聪明”的办法,不光老的要这样搞,一些新派也乐此不返。他们是“识时务的俊杰”。
      
      之所以用了以上文字谈对“6.25”讲话的反响,是因为不少人,特别是一般老百姓,是十分关注上面的风吹草动的,是寄希望于“救世主”的。而大多数知识分子则都争当“俊杰”。
      
      再说一下“体制外的斗争”吧。所谓体制外,就是已经超越了现体制,不承认现体制,视现体制如粪土,认为现体制是非法的(不合无产阶级的法),是要推翻现体制、重建新体制(无产阶级的体制)。这样,“体制外的斗争”就辛辣犀利得很,在网络上就无所顾忌,只追求真理、捍卫真理、为真理而奋斗。
      
      “体制外的斗争”最近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主人公”网上沸沸扬扬的“临界点”问题。你和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中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出在什么时间?中国已经搞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难道出问题与苏联是一样的吗?如果不一样,那么不一样在什么地方?这些思考必须用“体制外的斗争”来解答,在“体制内的斗争”是无法完成的,因为“体制内”有紧箍咒,有个人利益束缚,必须言不由衷、顾左右而言他,起点“小骂大帮忙”的作用,否则就会把你从“体制内”开除出去,甚至投入监狱,所有坚持“体制内的斗争”的人都顾忌这一点。
      
      尽管“体制外的斗争”中关于“临界点”问题的辩论有点乱,不合章法,不合规矩,甚至有不少污言秽语,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1976年10月6日的反革命军事政变是不是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临界点、是不是中国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的分水岭,是不是从这天的政变开始中国就进入了资产阶级专政时期”。这可是个大问题,他牵涉到:华国锋是毛主席的接班人吗?江青四人是否代表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华国锋他们政变上台后执行的还是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吗?华国锋与邓小平之间是种什么阶级关系?1976年10月6日的反革命军事政变与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什么关系?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含义是什么?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含义是不是只是指经济基础的私有化?政治与经济的关系是什么?政权的质变与经济的质变是不是同步进行的?当一个政权发生了质变,那么这个政权统治下的经济是否也发生了质变?
      
      那些坚持“1976年10月6日是政变为中国资产阶级专政、资本主义复辟的临界点”的人被冠以“极左派”,遭到群起而攻之,被孤立为“少数”,是意料中的事;就是会受到各种势力的攻击、打压、漫骂也是在所难免的;甚至要遭到当局更残酷的镇压也是要有思想准备的。因为这种观点超前又深刻:说他超前,是因为对历史和现实的认识,大多数人还局限在“邓小平搞了资本主义复辟,江泽民是卖国求荣,胡锦涛亦步亦趋”,绝没有想到还要向前去追查;说他深刻,是因为这种观点要剥叛徒的画皮,挖现代投降派的老根,这一下子就追溯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革”与“保”、正确与错误、逍遥与积极、为公与为私,要触及不少人的灵魂,要算个别人的历史旧账(尽管不是有意的算,但客观上起到这种作用)。
      
      当然啦,首先要分析、探讨“1976年10月6日是政变为中国资产阶级专政、资本主义复辟的临界点”是不是符合历史事实,是不是揭示了无产阶级的革命真理,是不是合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如果回答“是”,那么就应该坚持,不要在乎用什么词,什么“临界点”啦、“质变点”啦,这些都是借用,只要反映历史事实——1976年10月6日政变就是资产阶级上台,就是变中国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变社会主义中国为资本主义复辟的中国——就行了。
      
      还有一种“体制外的斗争”,那就是“反共派”、“反毛派”,他们是见“共”就反、见“毛”就批,对“共”和“毛”有刻骨的深仇大恨——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深仇大恨。与他们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他们要推翻现政权就叫他们去推翻好了,他们要反共、反毛,是他们阶级本性的大暴露,他们表演得越彻底越好。只有无产阶级组织起自己的坚强队伍,才能战胜一切牛鬼蛇神。
      
      我们这些话算不算“党内通信”呢?我看是的。我们不都曾经是毛主席的好党员吗?虽然有二十年没有交党费了,也没有参加他们的组织生活了,他们应该早不承认我们是他们的党员啦,可是他们就是不开除,我们也懒得声明退出他们的党。所以我们还是党员么,不过心里清楚,是毛主席的党员而不是他们的党员,怕是有这种心态的还不是少数。
      
      说得不少了,就此打住。
      
      再谈。
      
          老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