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女:真是好想好想做个政治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世上有成就的人会被人称之为“家”。如“科学家”,“教育家”,“艺术家”、、、于是,从小就仰慕这么一帮高人志士,也渴望着自己将来也干个什么“家”来当当。
     (博讯 boxun.com)

    人如果一旦有了“家”什么的念头,便就与一般有了异样。譬如,离我家附近有一口双眼石坊水井,是四周街民的生活水源。先人留下的公共设施,经年福祉百姓。到了我的父辈一代,至少已经流失了国人传统的“架桥铺路”,造福于民的公益精神。终于有一天,刚下过一场大雨,当我放学回来,担着两只空桶前去水井提水时,水井已经被高处沟水浊流灌得满满,双眼井口漂浮着黑枝污叶。我只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只记得当时我只想哭____为灾难而哭,为习惯而哭,为今后而哭。担着两只空空的水桶,我茫然地走在古老的街上。我在想,在我认识的大人当中谁是管这事的?我不知道谁应来管这事。我着急而想:应该有人来管这事。又譬如,菜农生产队为积肥,先是在我家门前不远的一块空地盖起了一间厕所,然后,又把厕所一侧设为聚集垃圾焚烧场地。这样一来,臭烟时时侵袭四邻门户,黑灰阵阵风舞上街下巷。由于直线距离离我家仅一路之隔,而我家大门刚好对个正着。一月两月全家人在忍耐中度过去了,直到有一天,内心的愤怒冲顶而出,我一个人径直来到菜农生产队的大队长家里,大队长在家正准备吃饭。我向他说明了来意,并希望能否以居民健康为重,关掉垃圾焚烧场。记得大队长对我没有恶意,好像说了些打哈哈的话。后来很长时间里,垃圾焚烧场依然没关。我在对菜农大队长的不作为的气愤之时,提笔给省报写了一封信。后来的结果似乎也是不了了之。这是年少时经历的两件事。今天看来,是有几分“政治”的意味。
    
    后来长大了,懂的事多了,尤其父亲的右派问题,太知道“政治”是什么东西了。有时候经不住报刊上“位卑不敢忘忧国”之类的虚伪煽情,也曾有过出于义愤的冲动。还好,没有带来更一些的麻烦。记得沙叶新的话剧<<陈毅市长>>里有这么一句台词,那是陈毅对化学家说的:“你不喜欢政治,可政治偏要来找你”。可不是吗,“政治”是什么?“政治”是个坏东西。自我童年多次亲眼目睹的那些被五花大绑跪在千万人参加的公审大会上之后接着押送刑场执行枪决的男人或女人,就是“政治”“政治”的。或者说,他们狗胆包天,竟敢动“政治”这块奶酪!更大多数的中国人是明白的,政治哪里是你我“玩”的!俗话说,“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事情就这么怪,真正想“玩”的不让你“玩”;你不“玩”却偏要你“玩”!拉着扯着要你“玩”,唬着逼着要“玩”!现代中国国民和中共一道“玩政治”玩了五十几年,“玩”得是翻江倒海,“玩”得是人仰马翻;“玩”得是国破家亡,玩”得是“喜茫茫,落得个大地真干净”!试问一声,当今中国人有谁真正喜欢政治的?有谁真正关心政治?有谁真正愿意为政治付出牺牲?
    
    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是中共对现代中国政治最彻底的诠释:政治者,中共也!中共是中国所有政治资源的占有者。言论权为中共所有;新闻出版权为中共所有;司法权为中共所有;军队权为中共所有;国民教育权为中共所有;国民医疗卫生生育保健权为中共所有;工会,农会,妇联,作协,民主党派组织,宗教组织之权为中共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属于中共,中共代表着一切!“政治”是中共自己的后花园。稍有些社会常识的人对中共两套政治班子的做法都会嗤之以鼻,稍有些头脑的人都会对每次所谓的党代会,人代会付之一笑。稍有些思考的人都会对人大的虚设现象百思不解,稍有些使命感的人都会对中南海政治局时时处于势力角逐争斗忧心忡忡。而稍有些道义情怀的人都会对建国以来中共所犯错误及罪行不能不击木而惊!可是,你____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你能做什么?当政治变成一帮权力寡头手中的玩物时,它就不再是人民的政治,国家的政治;当普通公民视政治为异物,更视为瘟疫祸害,洪水猛兽时,他们已经完全被异化为国家的奴隶。中共嘴里不停念叨“代表谁,谁,谁”的论调不过是用来遮丑的一块红色裹头布。
    
    中共这样做的直接恶果是什么?至少把我从小有的一个美丽的梦想给窒息了____我想当一名政治家。我会把我内心所有美好的想法告诉大家____哪怕幼稚;我要把现实民间的真实看个清楚____哪怕天真;我要到工厂,农村,学校,军队,宣传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____哪怕万里征途路茫茫。我会和那些国家制度性的受害者一道上街和平游行示威____哪怕要吃军警的催泪弹或坐进终身监禁的大牢。我要在电视镜头前和我的政治对手辩论以期国民的赞美,认同与支持____哪怕会有些手忙脚乱。我要经过选民给我投足够的票数我才敢进中南海,不,我一定要每天上班,在人民大会堂____哪怕我面临竞选失败。我要承诺我曾经的誓言,十天半月一定出镜亮相,晒太阳,让国民随时知道我在想什么,干什么,其是国家有重大危机的时候____哪怕我随时处在国民监督的眼睛之下而难受不堪。我要把我的父母妻子儿女介绍给国人,当然是在机会恰当的时候____哪怕有人用漫画之笔把我和我老婆画成丑八怪。我要以优秀的行为举止,人格魅力时时为国民作出表率,以感化教育国民____哪怕有人批评我喜欢作秀、、、在我所接受的教育中,没有作为专门“政治家”学习训练的内容。而上述做一名政治家的危险空想完全是从书里七拼八凑而成。“噫,微斯人,吾谁舆归?”斯人为谁?有老子的毛发,有孔子的衣角,有唐太宗的恐慌,有李白的洒脱,有谭嗣同的无畏,有甘地的恒持,有林肯的明智、、、哈哈,“王侯将相, 宁有种乎?”读到兴奋之时,忍不住会吟诵出声,事后回想,背脊常常冒出一阵冷汗:万一谁到党那里奏你一本,“右派崽子,你想造反不成?”新上任的英国首相布朗从小就对政治感兴趣。十二岁时为工党拉选票,十八岁正式参加工党。开明的政治制度为国家政治人才的成长与培养提供了良好的环境,而个人对政治的兴趣与偏好使政治家们更具职业化的使命感,责任感。现代中国是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的。政治是彻底忌讳个人志向或民间独立组织形式的。现代中国的政治人物是在中共一党垄断之下,以完全封闭式的所谓组织推荐,培养,提拔的机制进行。首先,必须是中共党员。其次,作为中共的政治候选人物是被动的,在组织没有相中你之前,你是不能泄露出丝毫个人希望展示政治才华的意向的。如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之类从基层提拔到后来的高升,并非因个人治国安邦之大志或韬讳经略之高深,而是被党内高层“伯乐”偶然际会而看上眼。习近平,薄熙来等全是因其父辈的荫纰而捷足高登。我不能相信中共让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等调到北京之前,在中共的组织部或政治局常委或人大常委面前,全面地表述过自己的政治理念,治国大纲,实施计划以等,并接受严历苛刻的技术性提问和严格的资格评议。所以,江泽民处理“法轮功”还是用政治运动的形式;所以,胡锦涛一上来就口出黄腔:“政治上要向朝鲜,古巴学习”也就不奇怪了。这样一些人走上中国政治舞台,走上中国政治决策高层,实在是历史的误会。实在是一场“赶鸭子上架”的当代悲喜剧。
    
    看来我这辈子是不可能做什么政治家了,尽管我真的好想好想做个政治家。
    
    
    2007-8-2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女:李肇星的奥运歌词——两面三刀的表演
  • 赵女:反右是以言治罪——敦请速速制定《言论法》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赵女: 反右,把异党力量从政治上消灭之(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反右运动”案的最后决议该由谁作?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至今思白桦,“苦恋”白两鬓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仅仅是诉说 (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 恶文当废,冤屈当申!(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我们将求助于谁?(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轻轻地唤一声:“朱熔基,您睡着了吗?”(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公民章伯均和他的女儿公民章诒和(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说给父亲的话——反右五十周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