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要相信中共虛情假意的甜言蜜語/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5日 转载)
    
    把野外的玫瑰摘回家以後
     (博讯 boxun.com)

    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個進入大陸拍戲的右派導演李翰祥,生前有一次與筆者談話時說,當時有人問他在大陸拍戲有沒有入黨,他說,「入了,早加入了拆白黨。」拆白黨是指騙子,當然他說的是玩笑話。但接下來他說的一段話就有點智慧了。他說:「一朵玫瑰,長在野地,怎麼看都是好的,不管怎麼刺手,你也想去碰觸它。可是,摘了拿回家插花瓶,你要剪短一點也成,要扔掉也成,在地上踩踩也不可惜了。」
    十五年前,大陸經濟有了點起飛的象,於是台灣就有人提出可考慮與大陸組成「大中華經濟共同體」,也有人提出「聯邦」、「邦聯」的構想。其時,一位旅美文化人,在《九十年代》寫了一篇題為〈李瓶兒的夢〉的文章。文章引《金瓶梅》中西門慶與花家夫人李瓶兒的勾搭,西門慶吐盡甜言蜜語,使出渾身解數,李瓶兒以為嫁到西門家為妾,就是好夢開始了。等到西門慶奪得花家的財和人之後,過了門的瓶兒仍想恃寵生嬌地擺擺身段,沒想到西門慶一下子變了險,拿起皮鞭來就抽,抽完之後又幹個死去活來。李瓶兒之前編織的好夢破碎了,因為一旦成了西門慶的人,他就不再憐香惜玉,皮鞭子就抽上來也。
    講講現實故事。話說在中共建政前,民盟、民革、九三學社等一大批民主黨派,基於反國民黨,以及被中共的民主建國、與各黨組聯合政府的美好理想所吸引,都紛紛與中共合作,在輿論上為中共建立政權搖旗吶喊。建國後,中共也提出與民主黨派「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承諾。誰料江山坐穩,國家與政府的領導職位,就不容民主黨派分一杯了。大鳴大放期間,民主黨派以為幫助(共產)黨整風,提出一點「輪流做莊」的言論,於是皮鞭就抽上來,一場反右,把稍有理想的民主人士打為賤民,並使民主黨派從此變了啞巴不如的應聲蟲。這就是中共的「聯合政府」與「肝膽相照」的承諾,在掌握了所有權力之後的實踐。
    
    
    
    香港人不是李瓶兒,從來不相信虛情假意的甜言蜜語,從來沒有編織過投向祖國懷抱的好夢。加上大陸幾十年的歷史觸目驚心,只盼回歸不是噩夢就好。回歸由不得港人作主。只是習慣於法治的香港人,相信即使「口頭承諾」也是有法律效力的。且看一九八二年中英開始談判前,中共領導人說,九七年只須換一面旗、換一個總督這種象徵式改變就可以了,實際上香港是一切不變的。中英談判開始後,當時中國總理趙紫陽函覆香港大學學生會,表示回歸後實行「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趙的表態應該不是他個人意見。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中方承諾九七後的方針政策包括「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行政機關對立法機關負責」,根據字面的理解,這是行政機關間接對香港選民負責。九○年通過基本法,當時起草委員會主任姬鵬飛與人大法委會主任項淳一說,基本法就政制問題只「規定了頭十年的發展,將來就是香港人的事」,這以後,魯平和中國外交部都持同一說法。
    俱往矣,所有這些,都是李瓶兒未過門時跟她說的好話,過了門之後,港人要想通過普選真正當家作主,西門慶就祭出「釋法」的皮鞭來猛抽。現在講普選,可不是中英聯合聲明所說的,「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政府根據在香港當地的選舉結果來任命了,而是「當地」變了「北京」,行政長官是在北京協商產生後再交給香港人投票。
    至於以前的承諾,那是玫瑰花開在野地的「彼一時」,而現在,則是把花摘回家來的「此一時」啦。這是掌絕對權力者的普遍心態。明乎此,就知道爭民主的道路有多麼艱難。泛民定下目標,把力量擰成一根繩,都未必能爭到,若分散力量,或忙於內爭,就只有任憑宰割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力死了,以負責的態度作人物論定/李怡
  • 中國具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李怡
  • 足球的強隊因素,也是強國因素/李怡
  • 中國正從追求非常而跌入反常的歷程/李怡
  • 中共仍拚命以「統一」刺激台灣/李怡
  • 中共以有組織對付無組織/李怡
  • 不畏權勢亦不畏群情/李怡
  • 國民教育反效果應緩行/李怡
  • 假包子,假新聞,與假假新聞/李怡
  • 民族主義是嬰兒病 /李怡
  • 對說謊者的懲罰/ 李怡
  • 慶回归活動呈現的「三相」危機/李怡
  • 國權與民權的深層矛盾/李怡
  • 回歸十年,香港的反智愛國教育/李怡
  • 語言的暴力與媚力/李怡
  • 香港應開展一次護法運動/李怡
  • 兩類愛國與另一類假愛國/李怡
  • 香港老左的生涯/李怡
  • 社會道德的集體沉淪/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