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小平1987年说:2050年中国实现普选/李蒙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5日 转载)
    “苦难的中国”:我相信邓贼小平在1989年忘记了自己1987年说过的话。——正如党忘记了半个世纪前承诺过新闻自由。
    
     作者:李蒙 (博讯 boxun.com)

    
    面对二十世纪末和二十一世纪初的“全球性民主化浪潮”,人们不禁在问,“大选离我们还有多远?”
    
    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就已给出明确的答案。
    
    
    邓小平在1987年 4月16 日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即使搞普选制,也要有一个逐步的过程,要一步一步来。我向一位外国客人讲过,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现在我们县级以上实行的是间接选举,县级和县以下的基层才是直接选举。因为我们有十亿人口,人民的文化素养也不够,普遍实行直接选举的条件不成熟。”
    
    
    我理解,所谓的“大选”与邓小平所说的“普选”是同一含义的概念,都是指国家层面的国家元首和国会议员的民主选举。
    
    
    细细品味邓小平此番关于我国普选的重要讲话,不难看出,这里至少蕴涵、传递着四个重要思想信息:
    
    
    一是普选制并非是社会主义中国不可抵达的彼岸 ,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普选制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实行普选。我国若干年后实行普选,并不等于就丢掉了社会主义,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普选,在我国的实现只是时间问题,而非是“行”与“不行”的问题。普选制民主,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无可阻挡。
    
    
    二是设计和安排了全国实行普选制民主的时间表——二十一世纪中叶。当然,这只是概数,是大致的时间安排表。因为,随着国内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进程及国际形势的变化,全国普选的具体时间也是个变数,既有可能延迟,也有可能提前。笔者根据对我国现实经济的快速发展状况,人民民主意识的日益觉醒和对民主政治建设的迫切期待,以及国际上“一波接一波的民主化浪潮”的冲击等主要因素的分析和推测,全国普选时间的提前将具有极大的可能。
    
    
    三是表明我国现实民主与普选制民主的“巨大”差距。选举是民主制的基石,是检验民主制成熟的首要标志。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虽然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上取得很大进步,在国家、社会诸层面均进行了大量的不同程度的民主实践,但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普遍、直接、竞争、秘密投票的普选制民主,尚存在“几十年”的差别。
    
    
    四是普选制民主的实现是个渐进过程。普选制民主的实现,受国家政治、文化、经济等因素的制约,而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民主文化的变迁、经济的发展都是渐进的过程。无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客观规律和条件,被动的消极等待和盲目推进,都是十分有害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