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西: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3日 转载)
    
    文章摘要: 21世纪中共统治下的上海,早就忘记了上海曾经像香港一样是个“自由港”。上海人早就忘记了“洋大人”治理下的上海是讲依法办事的。几个公民打算在一起吃顿便饭,这种稀松平常的人之常情打算,便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行为!这实在令人吃惊!如此这般践踏本市公民的中共上海市还要于2010年举办“世贸大会”,中共专政下的上海有能力举办世界文明水准的大型展览会吗?
     (博讯 boxun.com)

    
    极权制的中共把上海当玩物已经50多年了,上海只是中共党魁们手中的一枚棋子,连同上海人,中共并不尊重他们,被一并当成玩物对待。回想50多年前的上海发展史,上海是大陆中国最早得到西方文明福音的地方之一,1842年8月29日满清政府与英国正式签订了《中英南京条约》,上海成为五个通商口岸之一,比香港晚一年(1841年1月,满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了《穿鼻草约》)交由西方文明治理。得到西方福音的上海很快从一个小渔港镇一跃而成为“东方的小巴黎”,或者说成为“东方之珠”的国际大都市。就是在军阀混战的年代,上海也是一座平安之城。当全国都陷入军阀混战的一片焦土中时,上海仍然能处在兴旺昌盛的商贸之中;各大军阀们遭遇战败后,仍然把上海的租界当作避难所,在那里寻找平安。在西方世界的保护下,当年的上海有现代西方国家建立起来的司法体系,与租界毗连受中国政府辖制的地区也不能乱来。例如,禁止在上海地区派住军队。
    
    有一本《上海春秋》⑵史料的书记载,说外国人如何从“洋鬼子”变成了中国人的“洋大人”,官府的治外法权又是怎样拱手送给外国人的。在太平军战争初定的上海,上海道衙门也要听从洋人的。有一位华商欠某外商丝款若干万。外商找到上海道府,要求华商还款。上海道派员提问,该商人哀诉是因战乱受损失,一时实无力偿还,供毕,大哭不止。那沪道说:“你的负欠,既因战乱损失,你能对外国领事去大声痛哭吗?如能,本道将送你到某外国领事处一审,此案便可了结”。那华商应诺。沪道果然把全案人卷移送领事署,法庭调查后,属实,不但免了华商的债,还怜悯该华商穷无所归,送了一些钱给他。
    
    官府都是这样要看洋人的眼色行事,拱手相送“治外法权”。一般的上海人更视洋人为神明,遇事能托福“洋大人”的,便尽量找“洋大人”做主,洋大人就像今日香港人认为的一样,成了上海人的福星。
    
    上海的沦陷是共军与国民党军队争夺这颗“东方明珠”,党军党权进驻南京路、黄埔江口岸。据史料记载,上海人灾难的降临是共军占领上海市后,对上海实行一党专政、公有制改造的阶级统治等“三反五反”运动,在运动中,他们把人抓起来,用饿饭、疲劳审讯的办法逼迫人交待自己“腐朽阶级的罪行”。各地都成立“打虎队”,逼迫人们向共产党称臣,或者制造大批冤案,从肉体和精神上毁灭异己。许多人都受到了残酷的斗争和迫害,一些被逼上吊、投黄埔江、跳楼自杀身亡等。仅跳楼自杀一项,当年的上海市市长陈毅曾对人说,上海出现了“降落伞部队”数目有一千三百多人⑴!
    
    暴力革命起家的元帅见惯了尸骨成堆,血流成河的场面,生命对于共产党员的他如草芥,尤其是被定性为阶级敌人的生命。面对成千上万上海人被逼致死的悲怆局面,还诗意大发,称被逼跳楼自杀者为“降落伞部队”。
    
    至此,上海市民的人身自由权从未得到改善。比如翻译家傅雷夫妻的跳黄埔江自杀、演员赵丹的自尽等等。
    
    假如上海未被共产党的枪杆子占领,假如上海人依然依靠“洋大人”,未被共军的刺刀见红攻陷,“东方华尔街”的美誉还属于上海,“东方之珠”的桂冠不会戴在香港头上。
    
    二十世纪中叶,上海的资本家、资产阶级的走狗、“地、富、反、坏、右”被共产党玩得死去活来。而如今,曾经被共产党利用来玩弄资本家的领导阶级,即上海市的无产阶级、普通市民、工农分子 ,现在又被共产党联合起新产生的资本家来玩弄了。
    
    著名律师高智晟有一文章,揭露了夕日的“领导阶级”,今日的上海普通老百姓被共产党当作玩物玩弄的惨境。文章题目是:《有虎狼类上海市般的地方政府,这个政权还需要敌人吗》⑶。
    
    文章说:有60人的来访者请求高律师为他们维权,其中有50多人遭受了上海市人民政府的暴虐劳教!只有三、四个人未被非法劳教过。亲笔签名的控诉材料写到:
    
    “我是董春华,今年已年近七旬。因不服行政违法和暴力拆迁,我的丈夫蔡新华(72岁)赴北京上访,被非法收容关押13天后遣送回上海,不料当天他即不明不白地突然死亡。2004年7月,我的小女儿蔡文君因赴北京上访,被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此后又因她去上海市信访办要求行政复议,又被冠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劳教一年,至今被关押在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这位老人的上诉材料上写着——“一个老党员的控诉”。
    
    “我是上海理工大学教师刘华琳,2004年2月22日我持车票乘车上北京,在上海市火车站站台上遭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206官员与另一同志的阻拦(至今车票在206官员手中),我朝出口处走准备回家,无业人员宋某和技术学校的工作人员洪某朝我冲来,那些不明身分的人围过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206官员目睹了这一切绑架、殴打行为,没有加以阻拦,我被打伤摔倒在地,他们数人将我拉起塞进一辆出租车内,被关进学校校长办公室一整夜,有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参与。第二天又将我抬上面包车送到市公安局办公室,接受长达15~16小时的审讯,前后近30小时,不给吃饭、睡觉,不允许看病,丧失人性地进行摧残。在此期间没有出示过任何关押的法律手续。23日深夜,公安局姓谢的警察告诉我,公安局长要对我实施‘刑事拘留’,并扣上‘妨碍公务’的罪名。关进监狱,我被拘留20天后又被判以548天的劳教。在关押期间我的公职被开除,私人住宅遭强迁,财产被抢劫,包括钢琴、电脑及所有钱财。”
    
    上海市的市民马亚莲为捍卫自己的居住权,被两次非法拘留、二次枉法劳教,并违法关在看守所,剥夺诉权,还在寒冷的天气施以剥光下身固定在‘凯迪拉克’刑架上三天三夜并用皮带勒内脏和呈大字型在病床上固定捆绑18天的酷刑,致整个脊椎骨变形,伤脚终身残废。现贫病交加,连生存都难以维计,更无钱治病,陷于绝境和病痛的折磨中。
    
    当年,共产党没收资产阶级的财产,今天,共产党强制剥夺“领导阶级”的居住权;当年,共产党没收的财产,今天,又赎回资产阶级。无数的上海市市民和资产者被中共当权者肆意折腾和玩弄,被视为盘中餐,天下可任意玩弄的冤大头。
    
    共产党挑动无产阶级先玩弄资产阶级,然后又联合新生资产阶级玩弄普通平民百姓。上海是中共不把人当人看,视人为玩物最典型的地方之一。
    
    民主人士、上海市民李国涛先生最近有一篇奇文,标题令人难以置信:《约会吃饭=涉嫌“扰乱社会”》。
    
    说的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故邀约几位朋友聚餐。这远方的朋友是广东省的陶君先生,欲见上海市的朋友小乔女士、冯正虎老师、戴学忠先生和李国涛本人。她(他)们已经约定好了时间地点,就等着前去共进晚餐。
    
    正当大家都怀着良好的心情,畅想着这次愉快的,难得的约会时,她(他)们做梦也无法想到,在“伟光正”的中共眼里,这竟然成了一种必须予以虚构罪名禁止并予以惩罚的事件——剥夺或限制当事人人身自由——的所谓“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
    
    21世纪中共统治下的上海,早就忘记了上海曾经像香港一样是个“自由港”。上海人早就忘记了“洋大人”治理下的上海是讲依法办事的。几个公民打算在一起吃顿便饭,这种稀松平常的人之常情打算,便是涉嫌“扰乱社会秩序”行为!这实在令人吃惊!如此这般践踏本市公民的中共上海市还要于2010年举办“世贸大会”,中共专政下的上海有能力举办世界文明水准的大型展览会吗?
    
    上海市民冯正虎先生是一个对中国的经济改革做出了较大影响与贡献的学者,他出版有著作:《企业战略》、《中国企业的改革与发展》、《推销艺术》、《中国企业发展年鉴(1988年)》、《中国企业管理现代化研究》等。曾经兼任复旦大学研究生会常务副主席、上海市研究生科技与经济中心理事长、上海市学生联合会研究生委 员会主任、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企业发展研究会会长、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所长。可是,他仅仅在1989年5月,公开发表声明同情学生运动就遭到共产党的清洗。
    
    2000年11月13日,他因出版《上海日资企业要览(2001年版)》中文版(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事又被刑事拘留,嗣后被上海市法院判为犯非法经营罪,服刑三年。一个公民,只因发表声援学生运动的言论就遭到清洗;出版一本书要坐三年牢。冤案就发生在当今的上海。
    
    冯正虎先生深有感触的说:“如果我没有亲身经历这一场冤狱,或许我也会被上海的经济繁荣所迷惑,看不到霓虹灯下的罪恶与落后,也无法接受一个最荒唐、最耻辱的事实”。
    
    上海不讲司法公正,不依法行政,公民在上海没有最基本的人身权利。如: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社会公共场所的交往权、自由选择生活方式权、思想自由权、出版自由权等等。
    
    笔者曾经听到一位自由异议者述说中共不把上海人当人看的事,说上海被中共看着为一架造币机、一块肥肉,中共只想压榨上海人,让1 340多万上海人都如不会思想的猪一样活着。谁要是有思想、有想法、或者想要揭穿中共的圈养牲口的政策——谁就会成为中共的死敌。也就是说,中共会指派像牲口一样活着的上海公安、里弄里的居民委员、戴着红领巾红袖套的小孩、老头、老太成天把你当异类,当阶级敌人来打压。
    
    自由撰稿人小乔,她自己都记不清因为约见国际人权友人和国内关心人权的朋友而被警察绑架、传唤过多少次了,她的手机、座机、电脑被全天候监控,她住的居室随时都可能遭遇警察闯入。她丧失了所有的私人空间,甚至去外地找工作也被干扰无法如愿。她无奈的说:“我是个普通的弱女子,可是国际大都市上海的警察非要把我塑造成上海滩头号敌人!”
    
    上海的沦陷,上海的被中共劫持,上海人被随意玩弄,不但是针对普通市民,共产党内部依手中掌握权力的大小官员也被逐级玩弄。
    
    江泽民时代,上海成为他最大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上海建起了大大小小四千多幢高楼大厦,有了号称世界第二高楼的‘上海秀仕’,其高是472米,顶层是世界最高的观光厅。中共梦想恢复夕日上海国际大都市的美誉,还要建世界第一高楼。可是,被中共当成玩物的上海,已经偏离了国际文明轨道50多年的上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上海能为中共争回面子吗?
    
    这时,社保资金案暴发了,此案关系到上海市民的保命钱。涉及社保案被查至今,从前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荣坤、前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前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孙路一等官员五十多人涉案被双规。案情发展,牵出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为首的一长串贪官污吏。其中有陈良宇的“小兄弟”上海长宁区区长陈超贤,陈良宇的前秘书上海宝山区长秦裕。
    
    据说,是陈超贤贪得无厌,除了书记以外,属下官员都要向他进贡,他收受巨额贿赂,总值超过五千万。为了保命他供出了陈良宇。随后,查出陈良宇收受原始股票、转用他人姓名等事实。经查涉及金额高达逾三亿人民币,其中查实认定涉贪的约一点五亿元,均以老婆黄毅玲及一年轻情人挂名。
    
    上海滩官场的溃烂本来并非什么新鲜事,腐败已经是中共垄断权力的必然结果。“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说:“官做到我这一级就没有什么监督了”;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打了一个更为形象的比喻;组织的管理和监督对他而言,如同是“牛栏里关猫,进出自由”;广西玉林市原市委书记李乘龙在临刑前说:“我当上第一把手后,就几乎无所约束了,什么事都由我来拍板,其实这倒害了我”。
    
    共产党难道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弊?当然是知道的。关键是要不要找你的茬,决定送不送你进班房。这就要看你是否上我的船贼?是我的走卒?官场上不是有做官秘笈吗,“吃、喝、嫖、赌、贪的官不怕;站错队,有独立思想的官可怕。因为前者有把柄被上级抓住,服管,对上级形不成威胁;后者对上级领导就存在着篡位夺权的可能。
    
    处置陈良宇的决断因素不在表面上经济和色情的问题。关键是人事问题,政治权力斗争的问题。江泽民当政,陈良宇是符合做官的条件。可是,胡温的新中央上台就是另外了。胡温首先要拉起自己的人马,要收权。专制者都有极强的权力欲,一旦他们掌握大权,就会有独揽大权的念头,以显露他们王者的威风,然后好按照自己的意志玩弄大陆中国人。什么“为人民服务” 、代表人民的利益,那些都是骗人的鬼话,握实权才是真话。陈良宇有不服中央号令之嫌疑的说法,实际上是说,陈良宇只认前主子,不上胡温的贼船。上海曾经是前上海帮的老巢,对新班子来说,必然视为心腹大患,不除不快。陈良宇被除掉便是自然。陈良宇一班贪官玩上海人,中共党魁玩陈良宇。
    
    上海沦陷了!
    
    上海沉沦了!
    
    上海市民被中共当成玩物玩弄了!
    
    我们反对中共把上海人、大陆中国人当成玩物!
    
    我们控诉中共继续玩弄上海人、大陆中国人!
    
    如果中共不把上海人当成玩物,当郑恩宠、郭国汀等律师站出来伸张正义时,中共上海市政府就应当主持公道,允许郑恩宠、郭国汀等律师为上海被侵犯人身权利的居民打官司;如果上海的有产者不被当成玩物,就应当放弃一会依靠无产阶级,一会依靠资产阶级的摇摆不定的极端执政政策;如果上海的官员要不被当成玩物,就应当允许上海实行新闻出版自由和民主制度;如果上海市民要永远不被当成玩物,中共就应当允许上海人像香港人一样,上大街游行示威,向中央政府争取地区性“双普选”、争取区域性的“上海人治理上海”的自治权。
    
    预祝某一天能看到“沪人治沪”的实现!
    
    绿色文化者:陈西
    
    2007、8、18 于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⑴晓明:关于“主义”与民主和法治的若干问题——兼谈《谢文》及由它所引发的争论(一)《自由圣火》7/27/2007
    
    ⑵:曹聚仁著《上海春秋》上海出版社34页
    
    ⑶高智晟发表于《民主论坛》2005年12月30日
    
    
    首发于<自由圣火>發表時間:8/19/200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真理的向度——献给热爱真理和渴望追求真理的人们/陈西
  • 为章诒和女士分担艰难“书记治国论”该休矣!/陈西
  •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陈西
  •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陈西
  •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 06号独羁室/陈西
  •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陈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