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我1981年就预言文革旗手鲁迅将被国人遗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1981年预言文革旗手鲁迅将被国人遗弃,这个预言已经初步实现:北京高中语文教材编辑人员核实,《阿Q正传》已经被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这一事实说明:中国社会正在恢复自信,从鲁迅、毛泽东等乱世奸雄诬蔑中国的共产魔咒下解放出来!
     (博讯 boxun.com)

    1981年,解龙将军曾在其巨著《野蛮的中国》第三十五章《轮回》中预言: 只要中国人还在纪念鲁迅,还在极有兴趣地钻研梁启超们,就表明中国人尚未恢复自己的文化元气,民族复兴的百年期待也还是遥遥无期的。如果有一天,人们又开始"抬头仰望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那时,中国肯定是进入了又一轮灾难的漩涡。因为,毛泽东这位在传统中国的政治崩溃(辛亥革命)中诞生的早产儿,在传统中国的文化崩溃(五四运动)中长大成人的过激派,命中注定要把传统中国引向社会崩溃的最后阶段("文化大革命")----作为中国革命的极端变态反应,他只会被"身陷深渊的人们"所接受。
    
    ******************************
    
    《野蛮的中国》第三十五章《轮回》(摘要)
    
    【按:本文是解龙将军二十年前的旧作,1981年l0月18日,由美国合众国际社记者PAUL LOONG 作了一篇专题报道,得以为世人所知,英文题为《乌托邦----黄金时代的预言书》。那时,正是"西单民主墙"遭到镇压不久,中国思想界一片死寂,这篇文字当然是孤独的。现在,十年,又九年过去了,但此文所提思想,不仅没有过时,反因时间的洗练而更有光采。今天辛亥革命即将89周年之际,重读辛亥70周年的这篇"祭文",有特殊意义。也许你不同意其中的观点,但只要大脑还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功能,就不得不为它而感到骄傲!】
    
      
    
    引子:辛亥革命的"早产儿" 鲁迅与毛泽东
    
       今年,辛亥革命70周年,也是鲁迅诞辰100周年,官方予以纪念,并动用一切宣传机器夹强调对这纪念的重视。不论这些宣传的动机是什么,不论这些宣传的形式将怎样,不论它们塞给辛亥革命和鲁迅的一生以多么歪曲性的陈述和意义----有一点却无庸质疑,这两个纪念将帮助我们回顾现代中国的"身世浮沉雨打萍",激发我们苦思"中国问题"的征结所在,诱使我们探索中国的未来。从中我们还可以发现,二者之间确有同构的关系。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鸦扬诺夫(列宁同志)曾称列夫·托尔斯泰为"俄国革命的镜子";在很大程度上,鲁迅则是"中国灾难的影子"。虽然这两位"灵魂的工程师"并不一样,虽然中俄两个社会具有不同的未来,虽然中国人不可能永远跟在俄国人后面慢慢爬。而鲁迅的一生,是被辛亥革命而非被俄国革命劈为两半的:1911年他30岁,毫无作为;1911年后他又活了25年,社会影响深远。从这张年表上,也许可以猜想,为什么鲁迅其人其作品对中国的社会文化会有一种近乎病态的影响。可以说,他在文化上仿佛早产儿,是被辛亥革命给催生的。他的一生,始终宣传著这样一个思想:
    
       中国国民性中的某种特性,是中国积弱不振的最大根源。
    
       这个思想,其实不是鲁迅的创造,而是辛亥革命前后的一个重要思潮。鲁迅的贡献在于,他终其一生在炒作它;并用绍兴师爷的刀笔艺术,把它发挥得淋漓尽致。作为一个传统文人,他不可能开出救世之方 (当然更不可能去发现"共产党是中国未来的惟一希望");但这就够了!他那些半辛辣、半沉痛、半狂妄、半虚无的作品,给时人以启迪----我们没有必要以圣徒或救世主的标准来衡量一位文人。
    
       鲁迅很得毛泽东的喜爱(至少在宣传上是这样的),除了个性上的偏爱,最大的理由可能在于是社会、文化方面的:这两人都对"中国国民性"中那些不适于"现代世界大争霸格局的顽劣之处",发生共鸣共识。而且,这两人的关系是又恰恰是互补的,而非竞争的:鲁迅大力宣传了病因,从而使毛泽东这位既没有喝过洋水、又没有读过现代书籍的农夫,受到鼓舞,从而自己动手,动刀宰牛(从猛开药方到"发动革命")。显然,他的手术刀的方向,乃是源于鲁迅乃至梁启超们的思想诱导的。
    
       鲁迅,梁启超,以及那时代无数志士的文化使命之基础,是"中国五千年历史的谷底时代"。十九世纪的中国,积弱、腐败;二十世纪的中国,崩溃、受灾。面对无法理喻的现实和"民族的劣根性",他们有时甚至失去了"对一个还没有诞生的、新的中国民族的最后希望"。这种绝望状态,一直延续到七十年以后的今天,都有深刻的表现。而且我敢说,即使毛泽东在"发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之际,心中依然盘旋著同一个阴影!不过,那绝望这时采取了自大狂的表达方式而已。
    
       所以我们又敢说,只要中国人还在纪念鲁迅,还在极有兴趣地钻研梁启超们,就表明中国人尚未恢复自己的文化元气,民族复兴的百年期待也还是遥遥无期的。如果有一天,人们又开始"抬头仰望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那时,中国肯定是进入了又一轮灾难的漩涡。因为,毛泽东这位在传统中国的政治崩溃(辛亥革命)中诞生的早产儿,在传统中国的文化崩溃(五四运动)中长大成人的过激派,命中注定要把传统中国引向社会崩溃的最后阶段("文化大革命")----作为中国革命的极端变态反应,他只会被"身陷深渊的人们"所接受。
    
    ******************************
    
    
    有感于《阿Q正传》被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
    
    观世山人 2007年8月22日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是北京教育部门决定将鲁迅先生的名作《阿Q正传》和《纪念刘和珍君》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而代之以不三不四的武打小说。我的最初反应是不大相信,因为一来网络消息大多不太可靠,二来我觉得即使谴责北洋军阀政府屠杀学生的《纪念刘和珍君》由于太容易使人联想到现代屠杀学生惨案而被当局删除,大文豪鲁迅先生的享誉中外的代表作中的代表作《阿Q正传》还不至于和小混混的无聊的涂鸦文字等量代换吧。然而我在与北京高中语文教材编辑人员核实后才知道那条《阿Q正传》被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的网上消息确实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鲁迅先生不是完人,更不是神仙,没有必要美化神化他,但说鲁迅先生是中国近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而《阿Q正传》是鲁迅先生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作,则是不争的事实。但中国近代最具影响力的作家的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作为什麽被从北京高中语文课本中逐出呢?是因为《阿Q正传》的知名度不高吗?显然不是,《阿Q正传》问世以来已被译成英、日、俄、法、德等40多种文字,从《阿Q正传》衍生而来的“阿Q精神”早以成为国人耳熟能详的成语,在海内外拥有广大的读者;是因为《阿Q正传》的文学性欠佳吗?显然不是,《阿Q正传》语言生动、词汇精炼、意境深沉、余音绕梁,是近代小说中的巅峰之作;是因为《阿Q正传》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中国人的麻木不仁、逆来顺受、软弱窝囊的劣根性,而使一些对号入座的人如芒刺在背,恼羞成怒,必欲摔之而后快吗?正是如此!
    
    俗话说“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但问题是,猪八戒一怒之下摔了镜子,难道镜子外面的猪八戒的丑陋嘴脸就能变成美人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吗?
    
    细分析起来,北京教育部门如此失态的最根本的原因恐怕还不仅仅是今日一蟹不如一蟹的在独裁专制的淫威下向主子摇尾乞怜的大大小小的阿Q们对号入座后的恼怒,而是那些奴役着麻木不仁、逆来顺受、软弱窝囊的大大小小的阿Q愚民的奴隶主们深怕《阿Q正传》这面镜子使阿Q们幡然醒悟,知耻近乎勇地奋起反抗,所以指令北京教育部门将《阿Q正传》这面镜子藏起来。无论是被奴隶主奴役的阿Q愚民生性愚蠢还是奴役阿Q愚民的奴隶主居心险恶,无论是将《阿Q正传》这面镜子砸了还是藏起来,总之结果是一样的,那就是将鲁迅先生当年对麻木不仁、逆来顺受、软弱窝囊的中国人劣根性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奋笔疾书写下的经典力作《阿Q正传》从北京高中语文课本中逐出了事,以为这样一来就天下太平,就能够建成奴隶主安安稳稳地奴役阿Q愚民,阿Q愚民老老实实地接受奴隶主奴役的“和谐社会”了。
    
    但对那些奴隶主和阿Q愚民们来说美中不足的是,《阿Q正传》虽从北京高中语文课本中逐出了,中国大陆其他省市的高中语文课本中仍然还留有《阿Q正传》;即使将来中国大陆所有的高中语文课本都将《阿Q正传》逐出了,中国大陆社会上仍然还留有大量包括《阿Q正传》在内的鲁迅著作;退一万步讲,即使中国大陆把包括《阿Q正传》在内的所有的鲁迅著作都焚毁了,在中国人民内心深处埋藏的渴望民主自由、幸福安康的火种也永远不会熄灭,这星星之火终有一天会变成燎原大火,烧垮一个独裁专制、怨声载道的旧世界,烧出一个民主自由、幸福安康的新世界。正可谓“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鲁迅先生并不希望被人牢记,恰恰相反,他亟盼自己的的名字和文章能够伴随着他终其一生猛烈抨击的国民劣根性及社会时弊的消失而速朽,不要做任何纪念他的事,别人很快忘掉他。然而不幸的是,八十多年过去了,鲁迅先生当年抨击的以阿Q为代表的国民劣根性及社会时弊不仅丝毫未改,反而愈演愈烈、更上层楼————鲁迅先生笔下昏昏噩噩的阿Q在自己的脸上挨了赵太爷的嘴巴、脑袋上吃了“假洋鬼子”的文明棍后尚且还敢在心里用精神胜利法暗暗地骂一声“儿子打老子”,今日大大小小的阿Q们在独裁专制的淫威下向主子摇尾乞怜的时候不但不敢在心里暗暗地骂主子一声,反而从心眼里嫌主子骑在自己头上拉的屎不够多,从心眼里赞颂主子恩赐给自己的人格全无的狗一样的奴才生活如何美妙;不愿意有尊严地、堂堂正正地作人,而愿意屈辱地作人格全无的狗一样的奴才;以作一个有尊严的、堂堂正正的人为耻,而以作一个人格全无的狗一样的奴才为荣。这使得包括《阿Q正传》在内的鲁迅先生的作品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强烈的现实意义,鲁迅先生的名字及其作品越来越显现出不朽的性质,这何尝不是鲁迅先生和民族的不幸呢?
    
    鲁迅先生生前就有人说“《阿Q正传》过时了”,但鲁迅先生说:尚早;现在又有人打着“《阿Q正传》过时了”的旗号将其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了,然而我们仍然要说:尚早!
    
    过去在奴性盛行的中国能出现一位鲁迅先生几乎是一种奇迹,而今天的中国是不会再出现鲁迅先生了,也许中国将来永远也不会再出现鲁迅先生了,无论北京教育部门是否将《阿Q正传》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但话又说回来,对被鲁迅先生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的中国人(语见同样被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的《纪念刘和珍君》)来说,你们是不配拥有鲁迅先生这样的大写的人的!
    
    你们将《阿Q正传》逐出北京高中语文课本的行径究竟是你们这些毫无希望前途可言的不肖子孙抛弃鲁迅先生还是鲁迅先生抛弃你们这些毫无希望前途可言的不肖子孙呢?!答案不言自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世高:瞻仰鲁迅故居感言
  • 鲁迅为何与亲兄弟绝交?
  • 鲁迅欺骗了整个中国/谢俊坤
  • 闲话:我的人物鉴别法:以金庸、王朔、余华、鲁迅为试金石
  • 闲话:又谈鲁迅--评朱学勤《鲁迅的思想短板》(修正)
  • 又谈鲁迅--评《鲁迅的思想短板》
  • 鲁迅的思想短板
  • 王晓渔:少谈些思想,多看点资料—鲁迅70周年祭
  • 鲁迅,要剥光全体中国人的衣服//拔剑白云天
  • 任不寐:“鲁迅精神”70年周年祭—关于“鲁迅精神”复一位朋友
  • 何看待鲁迅:不要固守“伟大领袖”语录(图)
  • 吴敬涟是出色的义务鲁迅宣传员/黎阳
  • 鲁迅 VS 毛泽东: 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 鲁扬:关于“应对鲁迅狂徒”一文回复徐沛博士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刘逸明:复兴文化,实现民主,从告别鲁迅开始
  • 请鲁迅回答吴敬琏/黎阳
  • 鲁迅之子周海婴:我不认识这样一个鲁迅
  • 我的爸爸的爸爸是鲁迅 访鲁迅长孙周令飞(图)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余杰:“世人都成了鲁迅可不好”—从王蒙的鲁迅观说起
  • 深圳200万元收买“鲁迅文学奖”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