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国涛:谁是疯子?-谴责迫害,声援贺伟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贺伟华更多文章请看贺伟华专栏

《异端日记》 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 晴
     (博讯 boxun.com)

    
    阅博讯新闻网今天消息《湖南异议人士贺伟华被送精神病院》,知以坦率直言讲真话名闻天下的网络著名异议作家贺伟华先生,因写文章针砭时弊触怒了当局而再次被强制关入精神病院……我不胜诧异!不胜震惊!不胜愤怒!不胜悲哀!不胜悲痛!
    
    在人类社会已经步入21世纪新文明的今天,在我国改革开放已经将近30年的今天,湖南耒阳有关当局竟然还在搞、还敢搞这种卑鄙无耻迫害异议作家的勾当,实在是丧心病狂的病态!实在是对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反动!实在是对人类的反动!实在是在给国家脸上抹黑!为此,我强烈谴责这一惊人的迫害!强烈抗议这一无耻的迫害!强烈呼吁北京当局责令湖南立即纠正这一荒诞错误!立即恢复贺伟华人身自由!立即还贺伟华清白!
    
    将异议思想者关入精神病院,用特殊药物摧残他们理智而清晰、健全而坚强的思维,用羞辱抹黑他们人格声誉的另类囚禁击垮他们坚强不屈的意志……这种臭名昭著、卑鄙无耻的迫害,在专制极权体制的国家中,可谓“源远流长”、屡教不改。上世纪七十年代震撼世界、激怒全体人类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前苏联将一位政治异议科学家——遗传学家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悍然关入精神病院强迫治疗、横加迫害的丑闻。另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我国北京有关当局将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强制关押在精神病院长达13年之久的荒诞事件。
    
    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是谁的责任?谁的罪孽?一再造成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件在我国反复出现呢?难道我中华民族、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们,命中注定要经受这样的劫难、这样的羞辱、这样的绞杀、这样的迫害、这样的磨难吗?
    
    苍天啊,你来主持公道吧。大地啊,你来见证罪恶吧。善良而正义的人们啊,请挺直腰板,理直气壮勇敢站起来、勇敢站出来,无畏无惧、义无反顾大声谴责、大声抗议这种卑鄙下流的罪恶,义不容辞彻底揭露、彻底控诉这种邪恶无比的下三滥罪恶吧!请大家都见义勇为,一起过问、一起关心贺伟华先生的安危吧!请大家一起大声疾呼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亲自关注并责令湖南立即纠正这一荒诞错误!立即恢复贺伟华人身自由!立即还贺伟华清白吧!
    
    谁是疯子?谁才是精神健全的健康者?正确答案难道不是早已一目了然、早已一清二楚、早已昭然若揭了吗?在这官权疯狂民权日益丧落的年代,在这官僚权贵为所欲为日益堕落而弱势群体状告无门悲哭哀号的国土上,在这人妖颠倒是非颠倒黑白颠倒的日子里,任何人只要不昧着良心,抬眼环顾,真相自明,答案自明。铁证处处如山。罪犯者罪责难逃。
    
    痛定思痛中,我面向西天,双手合十,默默祈祷,为我们历经劫难的祖国,为我们忍辱负重苦不堪言的民族,为极权专制下遭遇如此摧残如此迫害生不如死的贺伟华们,也为极权专制下那些如此这般荒谬迫害同胞而不自知、或甚至明知故犯的罪孽深重的大大小小的罪犯们!
    

[背景资料一]
    
    据RFA今年7月11日报道,贺伟华因支持89六四民运,一直受到当地公安局的监控。2004年,因在海外发表文章,被当地公安局强制送入精神病院,强迫治疗长达一个月。
    
    2004年贺伟华给自由亚洲电台写了一封信,第二天便被(当局)抓入医院精神科,失去人身自由,
    
    被关在那里强迫用药物治疗了一个月。令人诧异的是,他们(公安)给贺伟华搞精神病鉴定却不通过专业医疗部门,说“我们不需要医院鉴定,我们公安部门直接搞鉴定。鉴定有病就那个,鉴定没病就重判。”
    
    又据贺伟华文《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披露:2004年10月被关入精神病院后,在贺伟华被迫承认自己有精神病以后,才被放了出来。然而,这种“刺刀下的”强逼承认,难道有效吗?难道能够荒谬地反过来用以“证明”此前的被关精神病院被强迫药物摧残药物“治疗”是正确的、是必要的吗?或换个角度考察,精神健全、具有健全思维和正常认知、判断能力的人,难道可以被称作是“精神病人”吗?
    

[背景资料二] 王万星:我终于活着走出了精神病院
    
    【大纪元11月2日报导】中共当局释放了因表达不同政见而被关押在精神病院达13年之久的异议人士王万星。有关他获释的消息直到近日才由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披露出来。
    
    据中央社报导,现年五十六岁的王万星一九九二年因试图展开一幅布条,要求共产党为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平反,而遭关押。
    
    后来当局以政治偏执狂为由将其送入北京公安局管理的安康医院接受“治疗”,并被开了每日服用的处方。
    
    王万星谈到被关13年的北京安康精神病院是由警察负责管理,而非有关的专业人员。除劳教制度之外,安康医院是中国公安体系滥权的另一痼疾。
    
    人权观察组织(HWO)今天(11月2日)公布了一份报告,记录了王万星在过去13年间的经历,再次吁请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政府滥用精神治疗手段、对政治犯进行变相关押和迫害的状况。北京另一维权积极分子、保钓人士、艾滋病救护非政府组织爱援会创始人胡佳说,北京警方曾经多次当面威胁要把他关进安康医院。
    
    德国时代周报也将于明天发表对王万星的长篇专访,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11月8日到达德国前,提醒公衆中国存在一个庞大、陈旧、反人道的精神控制体制。
    
    中共警告王万星不要乱讲话
    
    1999年9月,在国内外的压力下,王万星被允许回家3个月。
    
    当局保证,只要王万星遵守包括限制人身自由在内的几十个条件,3个月后就可以将其释放。但是,3个月过后,由于计划与外国记者谈论他在精神病院的遭遇,王万星再次被送回了精神病院。
    
    人权观察说,王万星今年8月获释之后他来到德国法兰克福和妻子及女儿团圆,但中共当局释放他时警告他不要对外界随便乱讲话,否则会影响他在国内的家人以及他今后回国;若将其遭遇说出,那么将再次逮捕他。
    
    中共精神病院政治犯的惨状
    
    王万星详述了中国公安管理下的精神病院各种残忍虐待现象。例如一名“因一再上访而被送进安康”的人,此人在院中绝食。
    
    王万星说,此人在其他人犯受管理员之命对他强迫喂食时噎死,但院方却通报他死于心脏病发。
    
    王万星谈了他能够活着走出精神病院的原因。
    
    他说:“我在那里的态度是,第一不自杀,第二不逃跑,第三不对抗。从这个原则出发,我在里面才能活下来。我坚信,我在里面,外界能够为我呼吁。我只要在里面不死,我就能活着出来。”
    
    王万星说:“这个精神病院关了很多杀人犯、纵火犯以及很恶劣的对社会有危害的人,和他们这些人的关系处理很难。我在精神病院13年里,一些病人半夜袭击打伤人是有的。虽然护士是制止的,但是没有办法。三个护士看不过来六、七十人的情况是有的。因此,我在里面很危险,所以我尽量地满足病人,给他们烟抽,尽量地讨好他们。听他们的话,保存自己。”
    
    示清白 王万星主动要求进行精神鉴定
    
    与王万星多次见面交谈的中国人权问题专家罗宾说,王万星的绝不是中国政府所说是非常危险的精神病人,他是一个完全健康的正常人。他思维和讲话非常清晰,行动很正常,具有幽默感,面带笑容。
    
    总部设在荷兰的反对通过把异议人士关入精神病院进行政治迫害的非盈利组织“全球精神病倡议行动”已经做出安排,很快就会对王万星精神状况进行独立验定。
    
    该组织秘书长梵沃沦预计说:独立验定会显示,王万星在没有任何病因的情况下被关押在安康精神病院,他不是真像中共当局所说的那样是一个危险的精神病人。
    
    王万星说:“精神病院应该取得世界精神病协会的谅解,跟他们达成保证不应该再关押没有精神病的人,而且在司法鉴定时应该负法律责任。精神病院应该开放,让精神病协会的人或者有关人员和记者去视察。”
    
    11/3/2005 3:28:29 AM
    
    ——资料二来源:《大纪元》 http://www.epochtimes.com/gb/5/11/2/n1106389.htm

[背景资料三] 前苏联臭名昭著的政治迫害 将不同政见者关入精神病院
    
    不知克格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精神病学运用于政治斗争的。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没有发现这方面的材料,似乎斯大林时期不怎么爱用这种手段。有资料显示,在波列日捏夫时期特别是安德罗波夫担任克格勃主席之后,苏联才开始有计划、有规模地用精神病学方法迫害持不同政见者。安德罗波夫担任克格勃主席后,像他的前任一样对异己毫不留情,但他改变了策略,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地对待不同政见者实行法律惩罚,而是更多地把那些人关进精神病院。
    
    1967年,安德罗波夫和总检察长鲁坚科、内务部长晓洛科夫向中央提交了一份报告,指出精神病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报告列出了一些“闻所未闻的”向苏维埃政权挑衅的例子:克雷先科夫希望在红场用自制的炸弹炸死自己;某人钻入列宁墓,差一点就要砸开列宁的石棺;杰久克,一个探寻“真理”已走火入魔的人,在克格勃大楼前的广场自焚。报告令政治局委员大为震惊。在这之后,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又增加了5所精神病院。1978年,苏共中央责成以柯西金为首的一个委员会了解苏联社会的精神状况。该委员会得出结论:近几年精神病人的数量有所增加。结论是,除了80所普通精神病院外,还必须建造8所专门的精神病院。1983年苏联精神病学家抢先一步退出了世界精神病学会,从而避免了因为故意虐待病人而被动地被该学会开除。
    
    在70年代末,群众出版社内部翻译出版的《谁是疯子》叙述了一个实例。《谁是疯子》的作者是苏联遗传学家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在这本书里,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讲述了自己被精神病学家诊断成精神病人的过程。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著有《李森科的反遗传学理论给苏联农业造成的危害》、《李森科兴衰史》、《科学家之间的国际合作与国界》等书。也许是这些书触犯了一些人,1970年 5月的一天,一小队民警和两名医生一起来到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家里,医生说他有接受诊断的必要,于是将他带到精神病院。以莫斯科谢尔布斯基犯罪心理学研究所的伦茨博士为首的精神病学家进行了诊断,他们发现的症状有: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从事本专业科学之外的研究,表现出双重人格;自身评价过高;近年来科研成果质量降低,而其它写作则过分繁琐,缺乏现实感,对社会环境适应不良,表现出“固执的寻求真理的妄想”,“思维周密但对现存情势缺乏批判态度”,“偏执狂性的改革妄想”,“证明自己的观点时讲话很多而且讲得很热情,驱使对方相信”,“具有专制者的派头”,“行为突击,积极……把一些人团结在自己周围……叫喊要为民主和真理而斗争”。结论:“带有偏执狂性改革妄想的、病程发展缓慢的精神分裂症”,需要隔离治疗,以体现政府对不幸者的关怀与爱护。幸好有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的孪生弟弟,历史学家罗伊·亚·麦德维杰夫积极奔走,一批苏联科学家纷纷对上述结论的质疑。因为他们“有损于苏联精神病学的声誉”的“非爱国主义行为”,终于使若列斯·亚·麦德维杰夫获得释放。
    
    直到1988年,情况才发生转变。内务部把16所监狱精神病院移交给卫生部,有5所被取缔。约有80万人被匆忙摘掉了精神病患者的帽子。1988年,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长斯库拉托夫、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院长列别捷夫在《俄罗斯联办刑法典释义》一书中承认:“过去曾发生过将精神健全,但表现出异己思想的人,即所谓持不同政见者关入精神病院的事情,这曾引起国际上民主舆论界的谴责。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终止了,而刑法典第128条规定了将他人非法赶入精神病院的刑事责任。”
    
    ——资料三来源:《苏联血腥的另一面历史》 http://www.sdzhan.com/simple/index.php?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扬抗议对贺伟华先生的监控!并致国安的几句话
  • 电脑被查抄.文章被复印.写作被禁止/贺伟华
  • 贺伟华: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 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贺伟华
  • 草根维权、民间反抗运动对民主建政的意义/贺伟华
  •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贺伟华
  • 贺伟华: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 贺伟华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贺伟华(图)
  •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贺伟华
  • 贺伟华:四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 贺伟华: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 贺伟华:"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赵承熙悲剧、李文现象的启示
  •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贺伟华
  •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贺伟华
  • 贺伟华:自由决定论、观念决定论
  • 2007年3月份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贺伟华: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贺伟华
  • 湖南异议人士贺伟华被送精神病院/民生观察
  • 快讯:因报道肉价涨到15元真相,收到衡阳国安大队传讯通知/贺伟华
  • 贺伟华: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 医疗减肥致局长夫人死亡(续):整容中心赔98万!/贺伟华
  •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贺伟华(图)
  • 2006年12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贺伟华
  • 2006年11月群体突发事件回顾与分析/贺伟华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南昌300余名城管大规模拆违遭遇暴力抗法/贺伟华(图)
  • 贺伟华被撞,摩托车司机逃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