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喉舌记者采访塌桥被打,失控?还是阴谋下的渎职犯罪?/李国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异端日记》 2007年8月19日 星期日 晴
    
     今天看到RFA8月18日的二则报道,引人深思。一则是《中国喉舌记者采访凤凰桥倒塌事故被打》,另一则是《中国展开打击 “假报刊、假新闻、假记者”专项行动》。 (博讯 boxun.com)

    
    前者大意是说,湖南省凤凰县疑为豆腐渣工程的沱江大桥8月13号发生坍塌事故,造成41人死亡,多人失踪,社会影响恶劣,胡锦涛主席下令严查。另一方面,当地湘西州政府却将事故现场和死亡家属安置区列为采访禁区,任何记者必须经过当地宣传部门批准才能进行采访,目前至少有30多个记者无法获得采访许可。而中国官方《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经济观察报》和《了望东方周刊》公派现场采访的5名记者,16号中午在采访大桥坍塌事故遇难者家属时,其中3名记者遭6至7名歹徒殴打受伤。目击者指称,带头行凶者是凤凰县农业局局长。受害记者报警后,公安部门却不对凶手采取任何行动。事后中国媒体对此行凶事件也没有任何报道。民间有人将此殴打记者事件发布在互联网上后,很快遭删除。
    
    后者大意是说,中国官方认为,假报刊、假新闻是一种公害,假记者招摇撞骗危害社会,因此政府职能部门对其进行集中整治,此次专项行动的目的是完善新闻从业人员的职业准入制度。今后,所有新闻从业人员的资格都要得到国家行政主管部门的认定。
    
    将以上两者联系起来,再引申同类社会现象及幕后背景,综合加以考察,人们不难发现其中的“精心策划”奥秘。
    
    对于第一则新闻来说,粗看似乎是中共内部“失控”了,似乎是中央丧失了权威,已达“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境地。其实不然,细看可知,当地湘西州政府的如此无法无天,私设采访禁区,并非自作主张,而是在忠实执行中共荒谬绝伦的“法外之‘法’”——前一阵曾曝光网上的限制新闻媒体的一些“内部规定”,当然出于“家丑不可外扬”的地方保护主义,他们便愈加“狗胆包天”。这就有了“局长大人”赤膊上阵亲率歹徒大打出手公然行凶犯法殴打党报记者的闹剧,这就有了公安部门宁可自己渎职犯法也要装聋作哑故意不作为不立案不追究凶手法律责任放任凶手逍遥法外的拙拙怪事……至于事后中国媒体对此出奇沉默鸦雀无声,以及互联网相关私人帖子被删的原因,我们不难推知,当然必定是上级部门“三道黄牌”专项禁令下达之故……
    
    对于第二则新闻来说,明眼人一看便知,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或“项庄舞剑”之类的把戏而已。说白了,就是中共驾轻就熟、故伎重演,借整治“假报刊、假新闻、假记者”之口,行进一步严密垄断新闻、控制舆论、隐瞒社会深刻矛盾乃至危机、掩盖如豆腐渣大桥乃至官员们政治经济文化道德全面腐败斑斑劣迹之实……其蛮横无理的所谓“今后,所有新闻从业人员的资格都要得到国家行政主管部门的认定”之类,明显暴露了其如此诡计之又粗又长的“狐狸尾巴”。
    
    往事不堪回首,新事重复往事……几十年来,中共一贯为了达到自以为是的主观目标,而不择手段贯彻之。其振振有词冠冕堂皇聊以自慰的所谓逻辑或理由是:既然我的目标是正确的,不择手段未尝不可,或理所当然。
    
    姑且不论,即使是正确的目标,也绝不可以不择手段,因为那样势必践踏了法律和道德规范,破坏了社会健康运行的游戏规则,从而后患无穷。况且由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终惟一标准。一件事情,尤其是一件盘古开天辟地从无有过的新生事物——如当年中共推行的所谓人民公社或计划经济之类——事先或事中是无法判断其正确或合理与否的,用强力甚至暴力不择手段强制推行的结果,灾难是不言而喻的。
    
    某哲人言:手段的卑鄙,证明了目的的卑鄙。确实如此!任何高尚的目的,是从来不需要采用不择手段之类卑鄙手段来维护、来实现的。恰恰相反,高尚目的的力量,就在于高尚本身,高尚目的的体现,就在于实现目的的手段的高尚、规范、合法、合理、合情。而任何卑鄙的目的,只能靠卑鄙的手段或强力或暴力或制造假象欺骗维持,但永远无法实现!
    
    人类(世界发达国家)突破漫长的黑暗,发展到今天高度文明的新境界,关键在于什么?归根结底,就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即使美国这样高度文明的发达国家,也会一夜之间,倒退到黑暗蛮荒、混乱无序或死气沉沉长期停顿不前的落后社会中去。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就没有社会进步。
    
    这决非偶然事件,综合二则新闻,问题的实质已经确定无疑。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建国将近58周年了,为什么至今竟然连《新闻法》也没有,还自称为是法治国家。不觉得害臊吗?是谁的责任?谁的过失?当然是领导一切的党的意志、党的“功劳”!为什么不制定《新闻法》?不就是为了企图永远象今天发生的这个故事一样,如此这般掌控话语权,掌控舆论控制权,隐瞒家丑,掌控犯罪……不就是企图永远如此这般奴役中华民族吗?!然而,这可能吗?在丑陋自私的真面目早已昭然若揭的今天,在自由民主潮流浩浩荡荡的今天,在13亿8千万——包括7千万普通党员们——已经猛然醒悟、再也不愿被奴役的今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美2处塌桥事故之比较
  • 最高检察院介入湖南塌桥案
  • 不奇怪:凤凰塌桥 九江断桥 是同一公司建造
  • 匆匆逃离的桥梁专家--西江水库群与九江大桥塌桥
  • 贵州垮塌桥死亡人数升至13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