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茅于轼,你逗我笑我也笑不出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8日 转载)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来源:关天茶舍 (博讯 boxun.com)

    我曾和一位朋友谈过我不崇拜专家学者文人,我想这话肯定给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觉。其实,我的不崇拜仅限于对当今的专家学者文人,并不是绝对不崇拜。比如,有一天看庐隐的散文,我就崇拜得不得了,马上意识到我们好多作品费了那么大力气,把作家都搞成神经兮兮、半人半魔状态了也不过还是鹦鹉学舌。鹦鹉学舌倒是不崇拜就罢了,若是还摇头晃脑,还呱呱乱叫,还自以为神仙皇帝就让人非敬而恨了。我这番感想当然是由一个学者----周国平的胡言乱语(女人为什么不宜搞哲学)而引发,但我要说的绝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我想要说的是一大群人,一组浮游在中国意识形态领域上空的群雕,他们各自的标签是:理论家、哲学家、社会学家、思想家、文学家,有的还叫科学家。他们就像一片云既没有深厚的思想根基,又没有明确的思想目的;他们看似马上就会降下人们渴望的甘霖,但是却总是无雨可下;他们还遮天蔽日,把真正的光辉阻挡在了人们的视线之外。
    
    我曾经有过6年看一本书的历史,那是我对专家学者文人毫无节制甚至是有恃无恐地制造垃圾,出版、传媒紧闭眼帘、蒙住心窗贩卖垃圾,所做的一个人的抵抗运动。那时候,除了一本《永恒的孤岛》(毛喻原著),新出版的各类思想丛书、经济丛书、文学丛书在我眼里都带着“萝卜快不洗泥”的痕迹,这和书籍的宗旨大相径庭。我觉得就其“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而言,不负责任地出书基本上是一种罪过。那些书只会偷窃人生命的时光,掠夺人的休闲娱乐,还会一不小心让人的思想受骗上当。它们大多数是没有思想的砖块,有些虽不乏引经据典,但它们的作者们却把人类思想的锦缎撕成碎片,再用得到的少得可怜的零碎,缝在自己的身上,你无法判断它们被缝制得是否得体。与其这样,何不如告诉读者直接去看某书某篇某页,而非要牵强地把碎片缝在自己的破衣烂衫上?因为那样他们就无法一副戴礼帽穿燕尾服晃手杖的贵族模样脱颖而出,出人头地。对这一点,“文化大师”余秋雨最近在《中国文化的记忆》里给了很好的佐证:万万没有想到,绝处逢生的救兵是突然涌现出来的文化记忆。余秋雨翻记忆,刘心武翻红楼,易中天翻三国,于丹翻论语,都是借经典的鸡,下自己名利双收的蛋。“咯哒咯哒”,不是思想的雷声,而是一池蛙鸣,一树知了叫----绝对的噪音。
    
    我记得余秋雨在回应作家富豪榜时说过,有那么多人买他的书,而且他看到有些书店他的书的售货架都是空的,足以证明他书的价值。简直笑死个人,汪国真的诗还畅销呢,赵忠祥的《岁月随想》也畅销,连徐静蕾的烂博客点击量都成世界第一了,“大师”们就凭这个证明自己?专家学者文人的社会劳动就仅限于此?你们不是人类思想的垦荒者吗?你们不是担负着告诉孩子们喝奶、吃饭、吃菜而不是吃屎的启蒙责任吗?如果你的书已经被大众那么欣然接受了,你的思想已经被大众绝对认同了,我看你就应该大功告成、告老还乡、颐养天年了。如果不是,你就是在倡导文化思想泡沫时代,引导文化思想“走光”与“暴奶”。
    
    我绝对没有和余秋雨过不去的想法,事实上余秋雨相对于周国平、丁小平他们的“裸奔”行为还算斯文。现今有相当多的专家学者文人对中国的历史缺乏思考,对现实了解不多,对未来一片浆糊,更谈不上知性与理性,只靠着脸皮厚、搞裸奔招人眼目。如周国平,把女人定格在男人欣赏的一种风景上,哪还是一个应该对人类整体负责的学者模样?根本就是站在男人们已经霸占了很久的社会地位高岗,恣行得意地吹着口哨的赖皮!若是把他当作一个旧时代一妻多妾的地主还可以,但或给他贴上哲学精英的标签,那岂不是要恶搞哲学?!就像说丁小平是北大教授等于恶搞北大一样。说起丁小平的“裸奔”更是让人难启眼目。丁氏说自己“开600门课没有问题,七八百门都可以”,“我这个假教授要把真教授全放倒”。我们的知识界、学术界、思想界可是够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了,竟然允许精神病患者的存在!
    
    只要你敢胡说八道,只要你还有某些媒体撑腰,你就很快会成为一个学者名流了,这就是我们头顶上那片浮雕的形成过程。关于媒体,有一次朋友们集会唱歌时,我很想把孟庭苇的那句著名歌词“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改成“你看你看媒体的坏”。我们的出版界和媒体真是要多媚俗有多媚俗了。他们可以给胡言乱语无数书号或是博客、专栏的首页,却不肯拿出一席之地让位给真正的思想。显然,出版界、传媒已经不能承受思想的重了,摆在我们面前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出版界、传媒从良!
    
    专家学者文人的厚颜,传播领域的避重就轻,给我们造成的困惑尚不能解,没办法赋予崇拜甚至不耻外,另一些大师级人物灾难性话语就足以让人质疑了。人所共知的厉以宁“家族财富”不必说了,因为一说很可能我就被告“诽谤罪名成立”,单说他一会儿对民营企业主颇为同情,一会儿又说国资与民资应该和谐共处,这个很早就嵌入我脑海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在社会公平与垄断国企回潮压力之下所做得的“柔软体操”,还怎么让人听到他真实的声音?和他同样作为经济学家的茅于轼,竟然把我们欲建设的和谐社会规定为“建设快乐总量极大化的和谐社会”!所谓的快乐总量是“如果某人的快乐减少了一个单位,另外一个人的快乐增加了两个单位,全社会的快乐总量正负抵消之后增加了一个单位”。让我来举一个更直白的例子:如果你我他的快乐给了任志强一个人,那这社会就增加了两个快乐单位。看看这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贡献给我们的思想是什么:“市场经济的基本制度安排是将交易建立在平等自由的原则之上,要消除一切歧视。但是保留了一个重要的歧视,就是对穷人的歧视。”所以他说“收入差距扩大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让更多的老百姓认账。与之相呼应的是张维迎,另一个大名鼎鼎的主流经济学家,他惊世骇俗的学说和茅氏如出一辙----“腐败有利于经济发展论”!
    
    ………………
    
    一想到人类思想的光辉交由上述这些专家学者文人来传递,人类思想的黑夜交由他们来掌灯,我就感到迷失路途的时候让强盗去当向导的情形,忐忑不安,心里没谱。一想到我们的社会生活要由他们拨开迷雾,我们的政治经济要由他们指点迷津,我就好像站在一艘驶入深海的轮船上,而船长和大副仅仅是马戏团的小丑,怎么逗我乐也乐不出来。我也许是得了专家学者文人的恐惧症了,以至于今天看了一则新闻:河南宋向清等7学者筹建新学术俱乐部,欲影响中央决策。开始时还有心头一亮的感觉,但紧接着便恢复平静:等一等瞧瞧再说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问茅于轼:继续让富人先富下去,穷人越穷下去么?/陈永苗
  • 张耀杰:中国人为什么只敢仇富不敢仇官?——为茅于轼先生辩护
  • 张耀杰 :为茅于轼先生辩护
  • 茅于轼先生的误区/西风独自凉
  • 经济学家茅于轼:中国的网民为何爱骂人?(图)
  • 刘晓波: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 茅于轼:政府在这方面很不要脸
  • 茅于轼——富人包养的“二奶学者”
  • 茅于轼向富人抛媚眼:穷人都没保障了怎么变富
  • 人民利益、国家利益与政治家利益/茅于轼
  • 茅于轼:人权观念改变了人类文明进程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茅于轼:缩贫富差距 除楼市泡沫
  • 茅于轼:中国要不要融入世界经济?
  • 茅于轼:视8·15为二战结束纪念日
  • 茅于轼等关于卢雪松被限制自由事件的看法
  • 茅于轼:印度一瞥
  • 茅于轼:人权问题问答
  • 茅于轼:农业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 杨帆范亚峰秋风茅于轼等:维权讨论
  • 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中国不应再保护耕地
  • 茅于轼:禁电案开庭日期更正并致歉
  • 北京学者茅于轼批评中国保护耕地是错误
  •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广州演讲:抵制日货很愚蠢
  • 茅于轼:制度转轨中的人
  • 茅于轼老师与网友互动全部内容
  • 通告: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将作客燕南法治版.
  • 茅于轼先生找不到地方发表的《人权问答》
  • 茅于轼:当局丢掉下台阶的机会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