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打”中被处死的同性恋者/严家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7日 转载)
    死刑——枪决——无罪,是黑色的幽默,还是冷酷的现实?究竟谁才有罪?
    
     1983年,在中国的“严打”运动中,冤杀了许多人,其中许多人多少都有一些罪,但罪不致死。而笔者却亲历过一桩冤案,把根本无罪的同性恋者,也判了死判并且执行了。 (博讯 boxun.com)

    
    那时我在四川省第四监狱医院,由于右派问题未获改正,所以我虽然从事着医务工作,只能称“就业员”。1983年9月的一天下午,一名狱吏叫我赶快带上急救箱去狱内小监单独囚禁室。进入那戒备森严的单独囚禁室,看到一名40 左右的男子满脸都是血,我仔细一看,血是从鼻孔内流淌出的。看守告诉我,此人叫陈绍章(因为用药
    必须有记录,开处方),他是用竹筷插入鼻内企图自杀。我于是赶快用浸着麻黄素液的棉条,塞入鼻孔内压迫止血,并辅以冷敷。不久血止住了,可病人狂躁不安,又哭又闹。由于“就业员”虽被视为“半截犯人”,但已不穿囚服,他又不认识我,故将我误认为是狱吏。便对着我喊冤似的大叫“报告干事我冤枉呀,说我搞了‘鸡奸’要杀我呀”!我当时也纳闷,同性恋算什么罪,更不可能枪毙。但在那险恶的环境里,自已又不是狱吏何必多问。于是我给他开了些消炎抗菌药,
    注射了一支镇静的苯巴比妥钠后,安慰了他几句,便匆匆离去。
    
    后来才有人告诉我,这个陈绍章,原来还是个解放军战士,文革中不知为何打成了“反革命”且判了无期徒刑,但此人一贯不认罪,狱吏对他印象很坏。特别严重的是他和一个叫王天根的青年囚犯发生了同性恋关系。从医学上讲,在监狱中长期与异性隔绝,一个壮年男人很可能由性饥饿而转变为性变态。即使在正常环境中,也会有人由于遗传或其它因素而发生性倾向的变异,对异性冷漠,爱恋同性。这是一个生理或医学课题,在宽容的社会里,同性恋不是犯罪,在西方国家甚至还可组成同性恋家庭。但那时,中国不认可同性恋,称它为“鸡奸”,似乎与强奸、轮奸一样罪大恶极。虽然在中国的任何一部法典里,都找不到同性恋或“鸡奸”罪,但当时中国政府将同性恋定为流氓罪。人们说“流氓罪是个筐,甚么都可往里装”。在监狱中,如果发现犯人有同性恋行为,就要加刑,但一般也就是两,三年而已。可这次陈绍章却遇上了“严打”。当时,还有一个姓戴的囚犯炊事员,也涉入此案中,这下好了,狱方便给他们定性为流氓集团,陈绍章被定为“流氓集团首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严打”的政策是“从重从快”。 大约十多天后,我从医院出去办事,走在路上,突然听见有人喊叫,命令所有人原地不许动。接着荷枪实弹的武警,如临大敌般地封锁了道路,紧接着刑车呼啸而来,只见陈绍章五花大绑立于刑车上,背上还插了一个死囚标。车子开得不快,经过我面前时我正好和他四目相对。这时的他反倒十分安祥,似乎一切都置之度外了,而且好象还记得那天我给他看病的事,笑着向我点一点头。也许直到此刻他还把我误当作狱吏,也许在他这么多年的狱内生活中,第一次有那么个“狱吏”,对他既未呵斥,还带着几丝温情为他止血、冷敷,问他还疼不疼?问他对磺胺过不过敏?虽然对于一个医务人员来说,这是理应之事,但对一个长期被人歧视、侮辱、损害、践踏的人来说,却心存感激。而在他即将奔赴天国的时候,我们又不期而遇,这难道不是一种缘份么?在人性深处,人是相同的。
    
    随着一声枪响,陈绍章去了天国!大约三年以后,一个消息在监狱里不胫而走:法院通知监狱,陈绍章原判反革命罪不成立,“原判撤消,被告无罪”。 死刑——枪决——无罪,是黑色的幽默,还是冷酷的现实?究竟谁才有罪?尊敬的法官们,你们敢回答我这个问题吗?!
    
    
    转载于<人与人权>: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奥运期间严打「新四害」遭网民炮轰
  • 广东出动直升机严打高速路上开慢车 (图)
  • 中国严打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活动
  • 中国[虚拟警察]6月上岗-严打网络淫秽色情
  • 周永康要求严打境内外敌对势力
  • 《禁止传销条例》实施 中国直销"开禁" 严打传销
  • 传北京严打逃汇 港商遭罚款逾千亿元
  • 监察部将双管齐下严打携款外逃贪官
  • 国庆期间加强食品等监管 严打黑网吧
  • 广州严打,会不会导致冤案的产生?
  • “严打”留后遗症 (图)
  • “深圳公安严打背后的横财路”后续:深圳仍有安惠君/梁呜
  • 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民族展开专项《严打》
  • 深圳公安严打背后的横财路/梁呜
  • 教育部制定措施严打教育虚假广告(图)
  • 中央严打赌博动真格 整顿军纪消灭保护伞
  • 肖扬:转型期人民法院将长期坚持严打
  •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 对刑讯逼供者也要“严打”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博讯特稿】问:严打措施的社会基础。谈:所谓黑恶势力产生的根源
  • 东莞严打现场直击:武警全副武装抓“三无”国民,他们是罪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