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健翔、马德兴、谢强:中国足球已经离死不远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4日 转载)
    
    来源:Tom
     画外音:本期看点“大国家队出台有何内幕,杜伊一肩双挑能否带出好成绩” (博讯 boxun.com)

    
    黄健翔:现在就是为了奥运四强,所以国家队要牺牲。
    
    谢强:我相信中国足协不是郎效农一个人在斗争,我觉得是很多很多人在斗争。
    
    马德兴:突然给我感觉这个足球在中国不受待价,就是在中国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扒拉它。
    
    画外音:天天运动会马德兴、谢强PK,足协改革复古还是倒退?
    
    黄健翔:天天运动会,天天有说法,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长虹天天运动会。“阎世铎”要回来了,不是他本人,而是他在2004年的一份没有被执行的方案,大国家队计划,联赛南北分区,联赛为08奥运让路。似曾相识的方案再次摆在中国足协的决策台上,只踢三个月的联赛还叫联赛吗?24年前的南北分区赛制,在执行是复古还是倒退,被逼一肩双挑的杜伊会带好大国家队吗?一系列的问题随着这一串方案的浮出水面,摆到了中国足球的面前,天天运动会稍候讨论奥运战略和世界杯出线战略下的中国足球是不是要倒行逆施?欢迎来到长虹天天运动会,中国足球每次经历的惨痛重大的失败之后呢,无外乎两件事,第一是总结,第二是找办法。现在总结还没有给我们一个交代,办法已经出来了,不过这个办法的消息一走漏之后,媒体、球迷是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因为这办法不是一个好办法,是历史的倒退,首先一个大国家队方案,然后是一个联赛停摆南北分区的方案,这些方案都是在2004年前中国足协的掌门人阎世铎想实施,而在舆论、球迷的重大压力之下,被认为是倒行逆施,没有被实施的计划。我估计现在身居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局长的阎世铎听到足协拿出他当年的方案,肯定是心头一阵窃喜,确实证明我那招当时是对的吧,我们今天又为中国足球来发愁了,我们今天请到的两位嘉宾是体坛周报的副总编、著名足球记者马德兴。开个玩笑,你比上次来我们节目的时候头发又少了很多。明显见少,就这几个月为中国足球操心操的吧?
    
    马德兴:不是说为它操心,关键是它不争气啊。
    
    黄健翔:另外一位嘉宾,我们的老朋友,前中国足协内部工作人员谢强。我们要了解敌人,其实不是敌人,打一个引号,我们要了解一个部门,一定要有内部的人知道它的思维方式,它的工作方式,它是怎么想的,换位思考嘛,谢强你就是我们换位思考的一个……
    
    谢强:靶子。
    
    黄健翔:对,一个什么,一个契机。先说说这个,南北分区大国家队,这些主意都是以前听过的馊主意,怎么今天又拿出来当成法宝了呢?二位怎么看的?马德兴表态,我就替你表态,你都看了你的博客了,急了,已经点名跟他们干上了。
    
    马德兴:是急了,这能不急吗?你说搞了这么多年,回过头,我后来也没有写,这几天包括昨天晚上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就是说从跑一线跑了十多年了,我突然间问我自己我在图什么?
    
    黄健翔:我也想不明白你在图什么?一年里你比那些队员离家的时间还长。
    
    马德兴:是,突然又感觉到我图什么?完了之后有一种感觉就是什么感觉,很无趣,就是活到现在这么多年,38了。
    
    谢强:你不是要轻生吧?
    
    马德兴:等于把最好的时光全部都一块,咱不能说不像他们一线说奉献什么的,但基本上是除了足球就没有干任何事,然后我就突然间,我这十多年我干什么了?而且现在的情况就说,让我们重新回到了14年前,那我这14年我干了什么,我图什么?我突然有这种感觉。
    
    黄健翔:有一种中年男性容易出现的危机感和挫败感,尤其是挫败感。我认为这是一个事业,我为之奋斗、为之全身心投入了,结果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
    
    马德兴:而且最关键的问题,作为一个记者也好,或者是爱好的球迷,可以说把你全部的感情都投入进去了,但突然之间感觉这个足球就是在中国这么不受人待价,随便一个人都能够扒拉它。
    
    黄健翔:它不是咱们玩的,虽然咱们投入感情很多,但咱们改变不了它,也帮不了它,连帮忙都帮不上。
    
    马德兴:对,帮不上忙,就是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儿权力的人随便都可以扒拉你。
    
    黄健翔:就是着急也没有用,皇上不急太监急。明白的人着急没用,不明白的人随便扒拉。
    
    马德兴:对,随便扒拉,就包括你现在的大国家队也好,南北分区赛也好,上面就说你们不要搞,你们现在就是全力以赴给我搞奥运会就得了。更让我恼火的一点是什么?11年前,将近12年前,写一个中国足球十问的时候,当时给我定就是反对中国足球改革,否定中国足球改革。现在14年之后,我就说我自己,是我在否定改革,还是我们有些人在否定改革,究竟是谁在否定改革?
    
    黄健翔:现在你可以写一个新的中国足球十答,到底谁在否定中国足球的改革。
    
    马德兴:我现在确实有这种想法,我自己想不明白。
    
    黄健翔:是,我理解你,这是我们凭什么,我们为谁,我们图什么?跟我有一阶段的想法是一模一样的。让咱们足协内部工作过的同志们说说话吧。
    
    谢强:我跟马德最后一次见面是2000年,我跟马德七年没有见面了。
    
    黄健翔:就在今天之前?
    
    谢强:对。
    
    黄健翔:天天运动会还是一个朋友聚会的地方。
    
    谢强:你看马德啊,是三个月前和两个月前的变化,我看他是七年前和七年后的变化,马德确实被中国足球折磨的已经没有什么人样了,现在已经。我的感觉是当马德写中国足球十问的时候,我正好在中国足协工作,我看到了中国足球十问,当时马德问的有些问题还是比较不着欢迎的,比如马德有些话说的不是特别到位,比如马德那时候攻击我们中国足协的办公机构怎么如此豪华,我们都说我们这什么破办公室,他还豪华办公室。
    
    黄健翔:他没见过世面。
    
    谢强:对,他没见过世面。现在看来,马德当时说的有些话我们还是很受刺激的,至少说马德是特别赞成中国足球改革的人,但话说回来,当年我在足协工作的时候,那是一种光荣啊健翔,我的大学同学知道谢强最后双向选择到了中国足协的外事处,那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光荣,因为那时候任何从事跟中国足球有关工作的人,都是巨大的光荣。但现在到了2007年,当我跟马德的上一次聚首已经过去七年之后,如果现在我在中国足协的外事处,或者说我是中国足协的官员,我感觉非常的耻辱。
    
    黄健翔:你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是中国足协的?
    
    谢强:没错,这是巨大的耻辱,我作为一个足协的干部,不但是我干部本身,我们这个足协的当家人,谢亚龙也好,南勇也好,他们也并不能为中国足球做主,而是上面某一个人说你们必须得这么干,我们就必须得这么干,任何一个在中国足协工作的人,无论是现在人员,还是以前人员,我听说马克坚很着急,马克坚都赶到了中国足协。
    
    黄健翔:马老都惊动了。
    
    谢强:对。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国足球怎么放在一个后妈手里带这个孩子去了?
    
    黄健翔:亲舅舅都不干了。
    
    谢强:所以我想,以前马德应该了解以前我们联赛大管家郎效农,他是我们中国职业联赛的创始人之一啦,以前总是说郎效农一个人在拼命,在什么。
    
    黄健翔:我听说拒绝出席这次会议啊?直接气病了?
    
    马德兴:不是气病了,就没让他参加这个会。
    
    黄健翔:知道他要去肯定是反对的,干脆就不让你参加?
    
    马德兴:对。
    
    黄健翔:这也不符合我党的一贯民主的习惯啊。
    
    谢强:我相信不光是郎效农一个人,我想即便是其他接受这个指示的干部同样会有不满,我相信中国足协不是郎效农一个人在斗争,我觉得是很多很多人在斗争。
    
    黄健翔:他们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咱们去段广告回来展开了说,到底这两个歪招是怎么出台的。欢迎回来长虹天天运动会,先说这个大国家队为什么是一个坏主意,得给咱们观众说明白。
    
    马德兴:它现在全力以赴就是为了08。
    
    黄健翔:所谓大国家队其实是保国奥的奥运目标的。
    
    马德兴:对,大国家队其实你可以想,当年谢强也比较清楚,为了奥运会,我们为了一个虚无的进入前四,现在可以不择手段,就像当年99年的时候,霍顿当时明明是国家队的主教练,让他去带国奥,然后在99年国家队没有组织过一次集训,好象是说在大连组织过一次集训,三天,但当时这个组织集训还是霍顿反复要求,然后当时就讲,国奥就可以当国家队嘛,就是全力以赴奥运会。
    
    黄健翔:然后国奥在预选赛的失利罪责就让霍顿一个人担了,是吧?
    
    马德兴:而且你想一个很简单的,当时霍顿带完东亚四强赛到98年年底的时候,我记得中国国家足球队在国际足联最高的排名是36位。
    
    黄健翔:那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马德兴:有史以来最高的。
    
    黄健翔:当时还能2:0赢日本呢。
    
    马德兴:对,但是到99年年底的时候,就一年退到了87位。
    
    黄健翔:因为打比赛一场没打。
    
    马德兴:一场没打。
    
    黄健翔:这是荒唐的,这是不可思议的。
    
    谢强:但现在更加荒唐的地方在于,在99年我们国家队一场比赛没打是因为国家队确实没有任何任务,还多少有一点儿借口。
    
    黄健翔:没有亚洲赛事,没有世界杯赛事。
    
    谢强:但现在呢?国家队马上面临一个世界杯预选赛的问题,那么到现在为止,我们当时另外一个借口是,国奥队还要奋力去打才能冲进2000年奥运会,而现在我们国奥队根本用不着打预选赛,直接就进入奥运会里面去了,所以此消彼涨,两个借口都消失了。现在作出这样的决策人,真是比那阵更愚蠢之极。
    
    马德兴:而且还有一点,就是说,他就是说之所以能够想起这么一招呢,就是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08国奥想要搞长期集训。搞长期集训他没有比赛打,因为咱们都知道欧洲联赛各国马上就要开始了,一直到明年六月中旬。
    
    黄健翔:在职业赛季当中,所有国家队的比赛都是国际足联国际比赛日,是人家欧洲杯的预选赛,人家都在欧洲打比赛,没人陪你玩。
    
    马德兴:对啊,没人陪你玩,那么我们就怎么办呢?说要练兵。
    
    黄健翔:以国家队的名义?
    
    马德兴:以国家队的名义去打比赛,说是练兵,咱们把世界杯预选赛大家来练一个兵就完了。
    
    谢强:马德长期跑一线他知道体育总局的思路,就是所谓的业余思路,就是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些强势项目,往往是业余项目,这些业余项目主要采用的方式,因为国外不集训,国外是业余比赛所以不重视,所以我们像女排啊,乒乓球、羽毛球,他们的常年的集训。巡回到世界各地去参加大型的比赛,他获得相对一定的成功,就把这些业余项目的优势搬到中国足球上来,他们在这样做的同时,并没有意识到现在世界足球已经职业化的趋势。
    
    黄健翔:如果说的比较严谨或者完整的话,应该是世界上还主要以业余体育方式存在的项目,不是说我们体育总局官员他们业余,他们玩这套玩的比谁都专业,所以我们举国体制才能让他们在奥运会上大把的收获金牌。
    
    马德兴:但我们国产优质项目都是非职业化。
    
    黄健翔:就是没有职业体育?
    
    马德兴:没有职业体育。
    
    黄健翔:在体育总局这样行政的机构里边,他是以奥运战略、以金牌战略为第一位的。
    
    马德兴:他没有办法。
    
    黄健翔:在他们看来中国足球永远拿不了世界冠军。
    
    马德兴:也拿不到奥运金牌,他现在最需要,对上能够交代的就是他的政绩怎么来承认他的业绩,他是以奥运金牌数量多少来决定他工作的好坏。
    
    黄健翔:我就有这么一个不理解,既然中国足球水平就是这样,你干脆把它放给市场好了嘛,你把中国足球管在自己手里,你也管不出,你按照这些优势项目的管理方法训练方法长期集训封闭,你也练不出一块奥运金牌,哪怕铜牌来,你何必不按照职业体育的市场规律防守给市场办呢?为何还在攥在自己手里呢?
    
    谢强:健翔这是我的一个疑问,所以其实在我的一些圈子里的朋友也流露出这样的怀疑,既然像马德说的,也包括像你做的判断,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来说,并不把足球放在至关重要的位置来看待它,那么所谓奥运会进四强这样的指标,其实无从谈起的,因为他们非常了解中国足球不可能拿到这样的成绩。
    
    黄健翔:就是进了,也不怎么惊讶,因为伊拉克队2004年坐着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战略运输机从中东运到希腊去踢,人家就踢进四强了,这次亚洲杯这批人,奥运会四强不那么值钱。
    
    马德兴:所以这个问题就是说又扯到另外一个事情,为什么这次奥运四强,必须要进四强,据我所了解之前足球管理中心是拒绝在合同书上签字,军令状上签字,就认为中国足球的水平到不了四强,现在是更高一层,怎么讲呢?就是说我们下面有一个情报信息所他们提出一个路数,有就是所谓的伊拉克模式,认为这个模式,几点理由认为中国队是可以进四强的。
    
    黄健翔:就是伊拉克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为什么呢?
    
    马德兴:几个理由,第一伊拉克模式就是说2004年咱们都看了,奥运会之前在中国打亚洲杯,那么就是说当初为什么这两年来让国奥队取代国家队,大国家队再一次死灰复燃,一个很重要的依据就是这个伊拉克模式。第二一个,就是怎么讲呢?我们坐在家里就想,伊拉克国家都没有,要经费没经费,要资源没资源,要物质没物质,什么保障都没有,那么我们现在是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所有就是能够保证的后勤条件,能保证的全部给你保证好了,我们比他们强,第二一个我们现在找了一个教练杜伊,比人家当时伊拉克本土教练阿德南水平要高,对吧?第三一个,我们球员也不差嘛,不差一个很重要的依据就是2005年荷兰世青赛打进前十六强了,而且当时就是说在十六进八的时候,也是有很大机会的,两个领先,所以我们人也不差,那么我们各种条件都比伊拉克强,伊拉克人能进四强,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四强?这就是说我们有关部门提出一个中国国奥队能够进国奥队的理由。
    
    黄健翔:这是纸上谈兵、画饼充饥,足球不是这么说的。
    
    马德兴:当时这份材料在整个决策当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黄健翔:这么多年,还是没有白跑一线。这还是你跑出来的消息,这些事实就让我们明白,这个结果是怎么产生的,我们不用有太多,只要把这个事情讲出来就足够了,我们去段广告回来继续讲,到底怎么回事。欢迎回来长虹天天运动会,刚才马德兴说了,奥运进四强的指标是如此这般这么这么产生的,军令状签了,是谢头和南头签的字。
    
    马德兴:对,他们开始是不同意的。
    
    黄健翔:一开始是不同意的?
    
    马德兴:一直不同意,一直拖拖拖,后来上头说你必须要完成,那没办法了。
    
    黄健翔:那现在就是为了奥运四强,所以国家队要牺牲?
    
    马德兴:对。
    
    黄健翔:要弄大国家队的概念,但他们忘了足球老百姓最看重的不是奥运会,是世界杯,是亚洲杯,你世界杯10月份跟缅甸你有一个闪失看看。
    
    马德兴:但有一点你得明白,我们老百姓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作为国家体育总局人来讲,他所看到的是08奥运会。
    
    谢强:所以健翔……
    
    马德兴:而作为足球管理中心来讲,他明白,就是世界杯大家老百姓都看好,怎么讲呢?说得更明确一点儿,08奥运会是国家体育总局的任务,世界杯是足球管理中心的任务,但是我现在定的调子是一切为了08奥运,他不会管你下面具体各个运动管理中心所要承担的任务,我的任务就是08奥运。
    
    黄健翔:对于其他项目来说,奥运就是最高目标,但是对于足球不是。
    
    马德兴:足球不一样。
    
    谢强:你想到吧,当阎世铎推出大国家队方案的时候,阎世铎想搞南北分区的时候,也是在米卢 2002年世界杯之后的事情,他是在为沈祥福的国家队在做打算,健翔我现在慢慢经过马德一番演说,我想明白这件事情了,我明白阎世铎这本书叫《忠诚无悔》了,因为阎世铎用这么非常隐讳的书名告诉全国球迷,这个决定如果今后中国足球完蛋了,这个决定不是我做出来了,我只是服从我的领导而已。
    
    黄健翔:所以我叫忠诚无悔。
    
    谢强:对。
    
    马德兴:所以忠诚,就是对上负责,对下不负责,对事业不负责,对足球不负责。
    
    黄健翔:难怪毕熙东老师写出来的批判文章说,中国足球就是只为上,不为实。
    
    谢强:而在整个决策机制里面,外行领导内行,就是我们中国足球界最大的问题,刚才马德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领导真的认为国奥队水平的提高仅仅靠长期集训就可以提高嘛,我们历届国家队、国奥队代代长期集训,长期集训并没有给我们国家队和国奥队带来好的东西。
    
    黄健翔:不用往远了说,不用回忆过去,就说前不久国家队在沈阳四国赛的表现,当时有人问我,说健翔你为什么不写点儿评论,为什么不出来骂骂,踢成这样。我说简单一句话,长期封闭集训,小伙子们需要正常的生活。你不把他们当人看,怎么要求他们踢出人的足球来?你拿他们当机器和牲口,他们是不可能完成人能完成的任务的。你看鲁能队回来1:6输给国安的这场比赛,那些国家队队员回来行尸走肉一样。
    
    谢强:问题是到现在为止,作为一个国家体育总局的领导不懂得,是中国足球的联赛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根本,他不明白一个队员在国家队的表现,对抗的强不强,他速度快不快,他比赛的节奏快不快,都是联赛打的基础。
    
    黄健翔:正像马德所说的,他们只看奥运金牌优势项目,都是采用这种举国体制,省队、地方队层层选拔,集合全国的经营,包括教练,包括训练条件,最好的条件,集中在一起长期封闭集训,然后到奥运会上,我就披荆斩棘,我就拿冠军了,他以此,毕熙东老师也提到了,要用这种办法来治中国足球,中国足球准完蛋,因为足球不是这样的。足球、篮球这种职业赛事不是这样的。
    
    谢强:所以变化是很可怕的,我记得当时崔大林在96、98这个时间段,在辽宁省足协做一把手,当时在王俊生即将下课的时候,当时他是人选可能接替王俊生的位置,当时崔大林曾是非常热门的人选,现在就现在苦恼的郎效农曾经对我说过,我说您最盼谁当中国足协主席?他说我最盼崔大林,我说为什么?他说这个人非常具有改革思路,非常有想法的一个人。但是没想到,过了如许多年以后,他没有进入中国足协当主席,而是进入国家体育总局,所谓一个在老朗心里非常企盼的领导人,没想到非但没有帮助中国足球改革的建议变化太大。
    
    黄健翔:想到《无间道》里面非常著名的台词,从来人改变不了事情,都是事情改变人。
    
    马德兴:坐到那个位置了,他就决定了。
    
    黄健翔:屁股决定脑袋。
    
    马德兴:不可能采取那种方式,而且你回想一下……
    
    黄健翔:马德这样,说到中国足球一天肯定说不完,今天就说到这儿,咱们明天继续说,大国家队南北分区到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为此我们必须对此批倒批臭,虽然我们位微言轻,但好歹中国足球有一大优点,我们可以随便说话,这是其他项目还没有的优势。观众朋友,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登陆凤凰新媒体还有TOM网天天运动会的专题留下您的宝贵意见,我们明白接着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珍爱生命,远离中国足球/西风独自凉
  • 中国足球就是“东亚病夫”/王童
  • 批判一篇陈永苗盛赞近日中国足球“革命”的文章
  • 林思云:中国足球为什么打不过日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