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情人的忏悔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情人的眼泪是因我而流的 (博讯 boxun.com)

    被她藏在我背后的角落里
    我却在她的亮丽的光彩中
    放纵自己个人欲望的狂想
    亲爱的,天怎么就下雨呢
    我真傻,空气太闷热了呀
    
    情人的白发是因我而生的
    被她对镜子翻找悄悄剪去
    我却在她的黑油的长发上
    放纵自己疲惫之后的休憩
    亲爱的,天怎么就飘霜呢
    我真傻,空气太清凉了呀
    
    情人的消瘦是因我而起的
    被她忙碌操劳的背影遮过
    我却在她的辛勤的播种中
    放纵自己生活琐事的无忧
    亲爱的,天怎么就落雹呢
    我真傻,空气太冷寒了呀
    
    情人呀,假如时光会倒流
    那次初相识的曼妙派对上
    我还会紧握你羞怯的手么
    那婚书是我未兑现的契约
    那么,请接受情人的忏悔
    我要携你的手去迎接春天
    
    2007-8-14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圣火传递
  • 槟郎 :捡垃圾的老妇人
  • 槟郎:我们都是黑窑工
  • 槟郎:答自由诗人小王子
  • 槟郎:中国黑窑汉
  • 槟郎:呈献给中国的卖淫女
  • 槟郎:零七春节答杜兄
  • 槟郎:悼廖梦君同学
  • 槟郎:我要为西整厂歌唱
  • 槟郎:感台湾罢扁
  • 槟郎:私人写作二题
  • 槟郎: 读史——纪念文革40周年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 槟郎: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槟郎:生与死之间有多远
  • 槟郎:声援巴黎三月风暴
  • 槟郎:想念皇上的日子里
  • 槟郎:悼念我的网络情人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