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茅于轼先生的误区/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2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茅于轼《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一文,除了既得利益者欢迎,还得到刘晓波的激赏,令人吃惊;遭到广大网友的炮轰倒是在情理之中。 (博讯 boxun.com)

    老实说,看到茅先生这篇文章的标题,心里就很不舒服。茅先生试图两面讨好、左右逢源的心态,在反左就占据道德制高点的错觉里,进入了从常识到观点都相当荒唐的误区。

    当下大陆替富人说话的不缺一个茅先生,为富人办事的更是多如过江之鲫。而象茅先生一样拔一毛而利天下,在贫困地区搞小额贷款、亏本办保姆学校的富人或准富人却少之又少。

    茅先生说:

    “中国穷了几千年,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仇富——富人被视为众矢之的,被剥夺,被侵犯。”

    大谬不然。直到1840年,中国的GDP还占全球分额的27%,工业革命后的英国GDP才占7%。能说中国穷了几千年吗?中国老百姓穷了几千年还差不多。

    中国近代的贫穷落后,原因当然不是什么仇富。儒家文明达到顶点之后,固步自封、不思进取,必然走下坡路。强调等级和服从的儒家文化,与提倡人性的解放、人权、批判和怀疑精神的现代文明南辕北辙.受这种文化影响,中国不可能产生文艺复兴、现代政治文明和工业革命。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中国人的达观、善良,决定了社会对富豪的主流意见,只要你不是权钱交易、巧取豪夺,而是勤劳致富,就是学习的楷模,尊敬的对象。所谓仇富,仇的不过是来路不正的不义之财和为富不仁,茅先生大可不必偷换概念。

    “不患寡,患不均” ,一语道破天机:关键中的关键,不是简单的多与少,而是取得财富的起点、路径是否公平、公正。

    “当企业家容易吗?他们要交纳各式各样的苛捐杂税,要对付不讲理的官员,给他们上贡,请吃饭,陪娱乐,说好话,低三下四地做人。中国的企业家是全世界最难当的,风险最大的,负担最重的。”茅于轼先生问道:“为什么我们不保护他们呢?”

    奇怪啊,既然企业家落到“请吃饭,陪娱乐”的“不堪”境地,为何不与中产者交换位置?大陆保护富人的措施够多也够有力。大陆工人为讨要几个血汗钱要跳楼,维权很可能付出血的代价,在战乱的苏丹也是天方夜谭:

    “当地的劳工法可厚可全了,跟黑人签合同条款很细很细的。而且一旦有事,当地工会、政府真管,真找你麻烦,不像中国。有一次有个黑人司机旷工,我就没给他开那月的工资。他就把我给告了,南方政府(反对派政府)派警察来逮我,被北方政府当兵守卫给拦了。在那里,不敢解雇黑人,有理由都要赔他一年的工资。黑人不来上班也没辙,几乎没法管。比如旷工,光中国主管说了不算,还必须找两个黑人,旁边签字画押按手印,说他旷工了,才有效。去年苏丹政府规定了最低工资,并且强制执行,违反了就处罚。公司一般都是把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给当地人做。最差的搬运工每天的工资是20美金,技术工人水涨船高。”(见《人在非洲》).

    呜呼!大陆的企业家是多么幸福啊!把手放在胸前想一想,再想一想,他们需要您一介书生来保护吗?

    听取骂声一片的茅于轼先生,于昨天发表《分析网上骂人》:

    “社会必须由精英治理,但是精英必须公正地为全体人民的利益着想,不可以为统治者自己的利益着想。其实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

    没有一整套精密的把统治者关进牢笼防止权力滥用的制度设计,和充分的司法独立、言论自由,保持强大的外部压力达到社会均衡,简单地将社会公正寄希望于精英的道德觉醒和自律,岂非与虎谋皮?

    这确实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茅于轼先生为何视而不见?

    原载《自由圣火》.修改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经济学家茅于轼:中国的网民为何爱骂人?(图)
  • 刘晓波: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 茅于轼:政府在这方面很不要脸
  • 茅于轼——富人包养的“二奶学者”
  • 茅于轼向富人抛媚眼:穷人都没保障了怎么变富
  • 人民利益、国家利益与政治家利益/茅于轼
  • 茅于轼:人权观念改变了人类文明进程
  • 冯兰瑞、应松年、姜明安、张思之、茅于轼、吴思:就陈光诚被捕事件致胡锦涛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常委的信
  • 茅于轼:缩贫富差距 除楼市泡沫
  • 茅于轼:中国要不要融入世界经济?
  • 茅于轼:视8·15为二战结束纪念日
  • 茅于轼等关于卢雪松被限制自由事件的看法
  • 茅于轼:印度一瞥
  • 茅于轼:人权问题问答
  • 茅于轼:农业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 茅于轼:当局丢掉下台阶的机会
  • 茅于轼:不喜欢郎咸平但应让他说话
  • 茅于轼:我就是自由主义分子
  • 綦彦臣:我看茅于轼被禁——兼说以文为业的生存状态
  • 杨帆范亚峰秋风茅于轼等:维权讨论
  • 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中国不应再保护耕地
  • 茅于轼:禁电案开庭日期更正并致歉
  • 北京学者茅于轼批评中国保护耕地是错误
  •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广州演讲:抵制日货很愚蠢
  • 茅于轼:制度转轨中的人
  • 茅于轼老师与网友互动全部内容
  • 通告: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将作客燕南法治版.
  • 茅于轼先生找不到地方发表的《人权问答》
  • 茅于轼:当局丢掉下台阶的机会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