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韦塞尔为何支持伊战?
请看博讯热点:伊拉克战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1日 来稿)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据法新社二零零三年四月六日电,一九八六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纳粹集中营幸存者韦塞尔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声称,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战争有其正当性,他严厉指责某些欧洲国家没有向萨达姆施压以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韦氏在记者会上表示:“如果欧洲国家像美国总统布什一样,向萨达姆施加强大压力,战争就不会发生。”他认为欧洲再次犯了绥靖主义的错误。而对于萨达姆当局,韦氏声称:“萨达姆必须被解除武装,没有其他的可行之道。”韦塞尔支持伊拉克战争,是否基于他的犹太人的身份呢?那么,又如何解释西方大部分的犹太知识分子都是左派、都批判美国和反对伊战呢? (博讯 boxun.com)

    
    
    瞩目“世界的中心”
    
    被誉为“人类观念和宽广的人道主义意识的强有力的发言人”的韦塞尔,在其三十多部著作中,持续不断地表达对良知和记忆的捍卫,以及对暴力和杀戮的批判。韦氏曾担任美国大屠杀委员会主席,并在多所著名大学中任教授。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声称,授予韦塞尔和平奖,“是对这种战胜了死亡和堕落力量的特殊的人类精神的承认,是对世界上美好反抗邪恶的支持。”在题为《希望、绝望与记忆》的纪念诺贝尔演说中,韦塞尔曾经指出:“我们之中没有人能够消除战争,但我们的职责却是斥责战争,暴露它的可怕丑陋。战争不会产生胜利者,仅有受害者。”然而,今天韦氏却公开对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表示支持,这是否表明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观点前后矛盾、乃至于他根本就不配获得如此崇高的奖项呢?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认为,韦塞尔对美国军事行动的支持,与他所宣扬的“和平、赎罪和人类尊严”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韦氏支持美国,因为他把自由看作是人类的最高价值。自由并不仅仅是一种权利,更是一种义务和责任,在某些决定人类命运的关键时刻,我们必须为自由而战斗。自由从来就不是唾手可得的宝藏,自由是人类一代一代、一点一点地用鲜血争取来的。因此,对美国“倒萨”战争的支持,也就是对自由的捍卫。
    韦塞尔在诺贝尔和平奖的答辞中说过:“我们必须记住我们的人民遭受的苦难,如同我们必须记住埃塞俄比亚人民的苦难、柬埔寨人民的苦难、越南人民的苦难、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难、梅斯基特印第安人的苦难、阿根廷“失踪者”的苦难一样,这种名单似乎是没有尽头的。”一方面,记忆、同情和爱,必须超越国界和民族,属于全人类;另一方面,记忆是重要的,但比记忆更重要的是挺身而出制止“正在发生”的罪恶。打破沉默、实施干预,比袖手旁观更富于道德勇气。韦塞尔正是因此而获得崇高的声誉——“我发誓无论何时何地当人类遭受苦难和羞辱时,我永远也不保持沉默。我们必须总是参与。中立只会帮助压迫者,永远也不会帮助受害者。沉默鼓励折磨者,永远不会鼓励受折磨者。有些时候,我们必须干预。当人的生命陷入危险之中,当人的尊严受到威胁,这时国家的界限就变得无关紧要了。不管在什么地方,男人和女人因其种族、宗教或者政治观点而受到迫害时,这个地方就必须——而且是立即——成为世界的中心。”
    
    如果我们认同韦塞尔的价值立场,就必须把此时此刻的伊拉克当作“世界的中心”,因为那里正在发生统治者虐杀人民的惨剧。我们绝对不能对萨达姆持续的、滔天的罪行视而不见——萨达姆的军队向库尔德人施放毒气,一次便杀害数以千计无辜妇孺;萨达姆的秘密警察将燃烧的烟头插进囚犯眼睛中,然后哈哈大笑;萨达姆的儿子驱车上街劫掠美女,将其蹂躏之后再残忍地杀害;萨达姆的人民忍饥挨饿、缺医少药,他自己却修建数十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面对这样一个独裁暴君、这样一个践踏文明社会基本准则的恶魔,韦塞尔说:我们必须行动起来。比所谓的“国家主权”更高的是人的尊严、人的自由和人的生命。
    
    
    绥靖主义不可取
    
    一个真正热爱自由与和平的人,必然支持美国的正义行动;一个真正热爱自由与和平的人,必然会像美国那样展开具体的行动。那些打着“人道主义”与“和平主义”旗号反对伊拉克战争的人,以及那些口口声声说只能用外交手段“谈判解决”伊拉克问题的国家,却从不愿直接面对萨达姆的恶行和暴虐。他们无力制止萨达姆的杀戮,便掩耳盗铃般地认为杀戮不存在。他们表面上在热热闹闹地“反战”,骨子里却冷漠而麻木。
    比如“反战”调门最高的法国,历来就倾向于逃避责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还没有像样的抵抗就崩溃了,没有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太大贡献。在英、美、中等国与法西斯浴血奋战的时候,以维持在德国法西斯卵翼之下的“和平”为荣的法国的维希政府,得到了相当数量的法国民众的支持。法国人很会掩饰自己的懦弱,这一次又以一副贵族派头站出来“主持正义”了。
    
    还有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格拉斯为代表的德国人,格拉斯能够洞穿纳粹政权的残忍和荒谬,却糊涂地把萨达姆和伊拉克人民混为一谈。他担心在战争中会死人,却假装不知道萨达姆折磨死了更多老百姓。
    
    欧洲陶醉于“宏大叙事”、“政治正确”和“光荣中立”之中,出于某种见不得人的嫉妒之心,他们处处要显示自己跟美国的“不一样”。对于那些被萨达姆杀害的无辜者来说,他们那种“高贵的中立”和“绝对的和平主义”简直就是一种犯罪。韦塞尔说过:“行动是治疗冷漠麻木的惟一药方,冷漠麻木是所有危险中最为阴险的危险。”欧洲,你的冷漠和麻木还有救吗?欧洲,你为何如此迅速地忘记了半个多世纪前那场可怕的错误?
    对于这种危险,在韦塞尔的颁奖典礼上,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奥尔维克就曾精辟地指出过。他以纳粹在德国的兴起为例子,揭示了欧洲的病根。在那个时候,“绝大多数人都不能认识到那种正在发展的对于民主的致命威胁。当这种威胁终于被认识到了时,人们已或多或少地被‘希特勒的怒吼’所震慑,已没有力量来与之战斗,其余的则是以张伯伦为代表的几乎是孤注一掷的绥靖政治。”纳粹的兴起得益于庞大的“民意基础”,希特勒是“合法当选”的国家元首——“在纳粹主义形成的年代,人们一般的态度是一种毫无警觉的矛盾心理。当然,人们不赞同希特勒,但是什么时候人们又赞同政治家们呢?当然,人们听到了关于褐衫党暴行的可怕传言,但是否就有必要据此来非议这个国家不同寻常局势的背景呢?至少现在那里还有着一个强大的、积极的政府,而希特勒无疑是一个民主选举出来的领袖……”
    
    整个欧洲都在对希特勒的兴起袖手旁观,各国政要们心存侥幸地想:希特勒只是在迫害犹太人而已,我们也不喜欢犹太人。希特勒的暴政大概不会与我们有关,我们也许能够与之和平相处……大部分人害怕某种不可避免的灾难,但是只有少数人想到了将会发生之事的实质。正是由于这种盲目性,大灾难才被允许发生。易卜生笔下的制纽扣人又一次被证明是对的:“只是当缺乏洞察力时,人这种有足动物才能捕获到他最好的猎物。”而较早地觉察到纳粹的危险性的邱吉尔等少数具备远见卓识的人,却被大众批评为杞人忧天的“战争爱好者”和“莽撞的武夫”。
    
    那么,今天的西欧是否又回到了“前纳粹时代”的社会氛围之中呢?沉浸在“反战”的道德正义感中的欧洲人,其实是在用“反战”来掩饰自己的懦弱、无能和自私。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尖锐地指出:“欧洲已经不再是欧洲。”她的意思是,欧洲对自由和民主的信仰已经日渐淡薄,欧洲像蜗牛一样缩在自己的壳中,“它给成百上千的恐怖分子提供了安身之处,欧洲的政府们根本不知道怎么查获和控制他们。欧洲的人们非常恐惧,他们挥舞着和平主义——等于反美主义同义词的和平主义——来感觉自我保护。”许多欧洲人成了没有信仰的实用主义者——果然,当看到美军在伊拉克势如破竹的时候,法、德、俄等国立刻又表示,希望战争及早结束,希望萨达姆政权早日垮台。他们比变色龙还要变化得快。从非洲到巴尔干,从阿富汗到伊拉克,他们一直在充当自得其乐的“看客”的角色。
    
    
    这是一场根除恐怖主义的义战
    
    美国此次军事行动的本质,一是为了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的安全,二是为了包括伊拉克人民在内的人类的自由。安全和自由是这场战争的两大支点。对于这场战争,人们有诸多不一样的评价,在一个多元的世界上,这是正常的。在我看来,对这场战争的不同看法,实际上彰显了人们不同的价值立场,正如学者唐逸所说:“根本问题在于,你的价值立场是什么?而根本价值在于,你要自由还是要奴役?你要不要一出生便被派定必须热爱和拥护一个什么东西,一出生便被代表被领导被组织,永远没有抉择和反对的权利?你要不要一辈子走到哪里都被一个头像注视着,被他的走狗监视着,投反对票便失踪?你要不要一辈子属于那‘百分之百拥护’一个什么东西的一分子?要不要有个东西站在你头顶上,自称代表神意或掌握了历史必然所以全人类必须服从他否则便镇压你而且拼命扩张实力意欲征服人类?你要不要一辈子恭恭敬敬学习‘重要讲话’和‘重要文件’,永远不能独立思考发表独立见解包括反对的见解?你要不要有一个什么部门,想封闭报纸刊物便封闭,想剪贴新闻便剪贴,想禁止出版便禁止,想销毁图书便销毁,想让你知道什么你便只能知道什么?你要不要有一群非你选举与你无关的人在制造一些往往对你不利的法律?你要不要在日常生活受到种种诸如暴利、暴力、伪劣、强势、横征暴敛、贪污浪费、钱权结合的欺凌而无处伸张正义?”每一次的选择即意味着我们的价值立场在哪里。我们不能接受所谓的“绝对的价值多元”及其带来的“价值虚无主义”。因此,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世界与恐怖主义之间的冲突,不是文明的冲突与宗教信仰的冲突,乃是文明与不文明的冲突。在一个多元的世界里,不能允许存在恐怖主义和专制主义这一元。
    
    对于那些心甘情愿被萨达姆统治的人、那些把萨达姆歌颂为大救星和国家象征的人(有一个伊拉克士兵就说:“萨达姆就是伊拉克,伊拉克就是萨达姆”),我们无话可说,因为他们自己选择了奴隶的身份,他们最大的理想无非是被提升为奴隶工头而已。但是,韦塞尔不相信这是大多数人的命运。他认为,尽管不是每一个人都热爱自由,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热爱自由的人比仇视自由的人要多。在一九八六年的颁奖典礼上,韦塞尔为曼德拉、萨哈罗夫、瓦文萨以及每一个失去自由的人呼吁,为和平与尊严而呐喊。韦氏将恐怖主义当作是未来人类社会最大的敌人。他所说的“恐怖主义”,当然也包括像萨达姆政权这样的“国家恐怖主义”。韦塞尔说:“恐怖主义必须被所有的文明国家宣布为非法,不是对之加以解释或合理化,而是与之战斗,加以根除。”如果韦氏的警告在那个时候就被更多政治领袖所听取,也许“九•一一”事件就不会发生了。
    
    直到今天,韦塞尔依然在战斗着。显然,这次美国的军事行动就是与恐怖主义的英勇战斗,就是对恐怖主义加以根除。于是,韦塞尔毫不犹豫地以他自己的方式参加了这场光荣的战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杰: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崛起
  • 建議組織上訪消氣團到香港自由行/余杰
  • 余杰: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
  • 余杰:我们如何宽恕日本?——兼论葛红兵的言论自由以及我们如何纪念抗战
  • 余杰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 挨餓與人權/余杰
  • 张育仁指控余杰剽窃其作/金晋京
  • 余杰:骂美国,还是学美国?—驳庄礼伟,兼论美国的宗教精神
  • 中央是奴隸童工的救星?/余杰
  • 余杰: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余杰: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道德盲点
  • 蔣介石是什麼神靈?/余杰
  • 关怀社会,追求公义/余杰
  • 余杰:寻求公义需要更大的耐心和勇气-天安门屠杀十八周年祭
  • 呼喚「土地倫理」/余杰
  • 余杰:宽恕是最大的美德
  • 余杰: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 三峽黑幕掀起一角/余杰
  • 余杰:现在是流泪播种的时刻—香港信义宗神学院“汤清基督教文艺奖”获奖感言
  • 余杰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余杰: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 余杰:胡锦涛任内不会实现政改
  • 出版社突然通知余杰无法出版他的新书
  • 爆破作文案驳回余杰上诉,维持原判
  • 余杰就取消限制出境措施事致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的申请
  • RFA:余杰败诉名誉侵权案(图)
  • 余杰"爆破作文"案将于2006年11月29日开庭审理
  • 余杰:李长青,一个勇于说真话的基督徒记者
  •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 余杰等人士反驳叶小文不满布什会见李柏光、王怡、余杰
  • 中国高级官员首次批布什会见余杰等中国政治异见人士
  • 余杰:香港名校大陆“捞月”
  • 昝爱宗:为了真相,失去自由 / 余杰
  • 美国驻华大使单独宴请余杰夫妇
  • 人权对话必须坚持下去—余杰与德国驻华大使史丹泽博士的会谈
  • 说骗子是骗子,也得小心:“爆破作文”案一审判决:余杰败给郑北京
  • 余杰: 方舟教会探访上访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