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焱文:大陆的“诗经名物研究”也要剽窃台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成剽窃机关]?
    
     这两天闲来无事,翻翻旧书,发现了一个现象,姑且名之为“大陆的‘诗经名物研究’也要剽窃台湾”。 (博讯 boxun.com)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2000年,大陆出版了两本有关“诗经名物研究”的著作,一本是《诗经名物新解》,作者:李儒宗 出版社:岳麓书社 类别:文学,出版时间:2000-06-01 印刷时间:2000-06-01;上书时间:2007-06-07;开本:32 页数:280 页 印张:装订:平装 印量:1000 品相:十成品相 等等。
    
    还有一本《诗经名物新证》,作者:扬之水 出版社:北京古籍 类别:文学;出版时间:2000-01-00 印刷时间:2000-01-00 上书时间:2007-07-06;开本:32 页数:528 页 印张:装订:精装 印量: 品相:十成品相
    现售价格:80 元 原价:33 元 库存量:0 本 ISBN:
    
    看起来不错,成就大大的,但是细细推敲一下,问题就来了。
    
    原来在这之前一年,台湾出版了《詩經名物意象探析》一书!作者:李湘;出版社:萬卷樓;出版日期:1999年07月15日;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7392229;裝訂:平裝
    定價:360元 優惠價:9折324元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288元(8折)
    
    看来,大陆学者借两岸之间半通不通之际,趁机进行学术贩运、盗版、剽窃了。
    
    最为意思的是《诗经名物新证》,其作者“扬之水”一看就是个假名字。出版学术著作为什么要用假名字?讳莫如深,深不可言也。
    
    据大陆学者说,撰写“诗经名物新证”的构思,原是沈从文先生于六十年代初提出来的。当时先生有感于《红楼梦》的新注“务实不够,务虚不深,对本文缺少应有认识,因此不能把所提到的事物,放在当时历史社会背景中去求理会。”而纵观中国文学史,他认为无论《诗经》、《楚辞》或乐府诗、唐诗中出现的起居服用等万千种名词,读起来问题都随处可见。所以他希望结合文献与实物,写出一系列名物“新证”。但接踵而至的灾害与动乱,使这类工作陷于停顿。
    
    其实不对!因为
    
    日本早在18世纪,就除了一本“《诗经》名物研究的代表作”——冈元凤的《毛诗品物图考》。
    
    此书的价值,首先是在广作参订的基础上对《诗经》名物做出了新的考辨。《诗经》年代久远,所载名物种类既多,又常见别称异名,难以确解。作者“追索五方,亲详名物”(原书《跋》语),在细审各种经学文献、子史著作以及医类图籍的基础上,比照同异,潜心斟酌,揭示出包括“毛传”、“郑笺”、“集传”在内的一批前人注释的缺误,提出了自己的新说,值得肯定。
    
    此书的价值,其次是全书取名“图考”,即有意把考辨成果用图像表现出来,使阅读者开卷了然,又能收到“综见见闻闻之类,极形形色色之奇”的效果(参见原书卷首戴兆春 《序》),这就大大增加了本书的形象性和可观赏性。粗略统计,书中各类草、木、鸟、兽。虫、鱼的图像,达211幅之多。这些图像,虽不是篇篇惟妙惟肖,却可以说大都用笔精细,描摹真切,多有可资欣赏、把玩之处。
    
    此书的价值,最后是为“狗尾续貂”。因为在中国文化史上,更早就有《诗经》名物图谱类的著作陆续出现,可惜大多散失(参见书末《跋》语)。就此而言,日本人的这本小书似乎可说是为中国文明继绝世了。
    
    关于作者冈元凤,我们迄今所知很少。查书中屡见“享保中来汉种”字样(见《木部》“言刘其楚”、“投我以木瓜”诸条),似属日本中御门天皇享保(1716-1735年)年间或稍后追记之语;又书后所附浪速木孔《跋》语,谓撰于日本光格天皇“天明甲辰”年,相当于我国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准此,则全书的最终写定,必定就在这年或此前不久了。作者在18世纪中后期,能够抱着敬慎其事的态度,坚持阐释《诗经》的工作,不惜花费大量精力,说明中国经学、文学在日本的广泛影响,也显示了冈元凤本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从一个方面反映了中日两国文化交流与学术交流的源远流长。
    
    《毛诗品物图考》的作者自称“纂斯编”的目的在于“以便幼学”(《序》),然而,由于全书具有如上所说的一些客观价值,传世以来颇受各方重视。在中国,光绪、宣统之际也曾不止一次被印行。
    
    看一看《毛诗品物图考》的目录:
    
    序一 那波师曾
    序二 戴兆春
    自序 冈元风
    卷一草部
    参荇菜
    葛之覃兮 葛藟累之
    采采卷耳
    采采芣苢
    言刈其蒌
    于以采蘩
    言采其蕨 言采其薇
    于以采蘋
    于以采藻
    彼茁者葭
    彼茁者蓬
    匏有苦叶 齿如瓠犀 八月断壶 甘瓠累之
    采茥葑菲
    谁谓荼苦 采苦采苦
    其甘如荠 隰有苓
    自牧归荑
    墙有茨
    爰采唐矣
    言来其蝱
    绿竹猗猗 终朝采绿
    葭藀揭揭 芄兰之支 一苇杭之
    焉得谖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
    中谷有蓷
    彼采萧兮
    彼采艾兮 丘中有麻
    隰有荷华
    隰有游龙
    茹萀在阪
    方秉蕳兮
    赠之以勺药
    维莠骄骄
    言采其莫 言采其卖
    不能蓺稻粱 丰年多黍多稌
    蔹蔓于野
    蒹葭苍苍
    视尔如荍
    可以沤纻 可以沤菅 白华菅兮
    邓有旨苕
    邛有旨鷊
    有蒲与荷 隰有苌楚 浸彼苞稂
    浸彼苞蓍
    四月秀葽
    六月食郁及薁
    七月亨葵及菽
    七月食瓜
    秦稷重穋
    九月叔苴
    献羔祭韭
    果臝之实
    卷二草部
    食野之苹
    食野之蒿
    食野之芩
    南山有台
    北山有莱
    菁菁者莪
    薄言采芑
    言采其蓫
    言采其葍
    下莞上簟
    匪莪伊蔚
    茑与女萝
    言采其芹 终朝采蓝
    苕之华,芸其黄
    
    
    在看一看《诗经名物新证》的目录:
    
    序
    诗:文学的,历史的
    大雅·公刘
    小雅·大田
    豳风·七月
    大雅·绵小雅·斯干小雅·楚茨小雅·宾之初筵秦风·小戎郑风·清人小雅·出车大雅·韩奕小雅·鼓钟小雅·大东小雅·都人士鄘风·君子偕老秦风·终南附 论
    驷马车中的诗思诗之旗诗之酒后 记
    引用文献索引
    最后想一想,二者之间有无“抽象继承”?
    
    更有意思的是:《诗经名物新证》明明2000年已经出版,到了 2003年却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课题”,被宣告“结项”并“即将出书”。
    
    该文学所似乎成了一个剽窃机关。
    
    它说,“文学所赵永晖同志承担的一项基础研究课题于日前结项。成果名称是《诗经名物新证》,专著,35万字。书中有162幅线图,系根据出土实物摹绘,引用书目达700余种。课题以传统的训诂学方法为基础,援引近几十年考古学界的大量研究成果,以实物资料证史、证诗,此即王国维很早就提出来的研究历史的‘二重证据法’。”
    
    “扬之水”摇身一变,成了“赵永晖”!
    
    更可笑的是,剽窃机关文学所大言不惭地为之背书:“赵永晖同志为完成这一科研成果,拜请过许多名家,如:陈公柔、吴小如、陈乐民、徐苹芳、王世民等审阅。课题的结项更得到了著名学者李学勤、邓绍基先生的肯定。李学勤先生读过该著作后,概括出以下特点:1、材料准确:全书对考古材料广征博引,而能做到细致谨慎,充分吸收了有关学者的研究成果;2、论证谨严:在各个问题的论述上,均能由证据出发,不夸大缩小,推论合乎逻辑;3、文字顺畅:书中所论虽属非常艰深的专门问题,但读来无枯涩感,实为不易。”
    
    这个出版日期混乱、前后说法矛盾百出的闹剧,显示其背后是非颠倒,看来确实有一个“集团操作”的轨迹。
    
    [作者为北京读书界名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