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央视人的抱怨:网络为何总妖魔化我们?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7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中央电视台是非不断。《同一首歌》被炮轰,《艺术人生》被揶揄,甚至连主持人都无法幸免,李咏朱军一帮名嘴不用说了,毕福剑被传是AV男主角,阿丘被传包养女大学生,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央视新闻主播海霞更是惹了众怒,在报道水灾时,竟面带微笑称群众心情像“过年”。
    
    “为何总妖魔化我们”
    
    8月7日,供职于央视的著名评论员郑根岭(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评价调研组负责人)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评论文章,对于网络的“砸骂”给予了回应,这篇文章有个“挑衅”的标题《一个央视人的抱怨:网络为何总妖魔化我们》。无疑,这又让央视站到了风口浪尖。
    
    郑根岭认为,央视树大招风,所以,“一向是被妖魔化的对象。”他说,自己“身为央视职工”,平时在朋友聚会的场合也“理所当然”地受到语言攻击。不仅如此,而且----“这种批评从口头游戏堂而皇之地转移到了各种媒体上”,海霞“解说门”事件和“央视清理临时工风波”,就是两个突出的例子。
    
    “央视员工收入低”
    
    在文章里,作者郑根岭为海霞辩护说:“本来是王家坝分洪现场出镜记者对现场气氛的感受,而网友却有意无意地把攻击矛头指向了海霞,无非是因为海霞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主持人,更易于吸引眼球,妖魔化起来更具轰动效应。”郑根岭说自己反复看了几遍直播录像,他发现其实不是海霞说“像过年”的,而是记者的一种感受,海霞重复了记者的话实际上是有质疑的意味。
    
    郑根岭为海霞“拨乱反正”后,又谈到了央视员工的收入问题。他说,一些人想当然地以为央视独占垄断资源,央视工作人员收入像其他垄断性国企甚至比他们都要高。但是,“据我所知,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地一些报纸编辑和记者的收入,已经远远高于普通央视职工的收入,这也是近年来央视人才流失日趋严重的一个原因。”
    
    原文
    
    一个央视人的抱怨:网络为何总妖魔化我们
    
    作者:郑根岭
    
    央视树大招风,一向是被妖魔化的对象。身为央视职工,平时在朋友聚会的场合也“理所当然”地受到语言攻击。最近,这种“批评”从口头游戏堂而皇之地转移到了各种媒体上,海霞“解说门”事件 和央视清理临时工风波,就是两个突出的例子。
    
    这背后,反映出一些媒体人士惯于“想当然”、“见风就是雨”、以讹传讹的浮躁心态,甚至连新闻真实性的底线也不遵守了。
    
    就拿海霞“解说门”事件来说吧。本来是王家坝分洪现场出镜记者对现场气氛的感受,而网友却有意无意地把攻击矛头指向了海霞,无非是因为海霞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主持人,更易于吸引眼球,妖魔化起来更具轰动效应。
    
    我认真看了几遍那段直播录像,先是现场记者说:“因为从2003年之后,淮河经过整治以后,本身因为天气的原因,也没发生过大的洪水,王家坝没有开闸。那么这次一放水之后呢,周围的群众呢感觉有点儿像过年一样,都到这儿来看一下放闸的情况。”海霞接着问:“堤坝老百姓像过年似地看开闸放水情况,他们心情有一个巨大变化,是这样吗?”明眼人一听而知海霞是对记者的说法表示怀疑,兼带有提醒记者纠正自己“像过年”的判断,可记者并未意会到,反而又吐出了两个掷地有声的字“是的”。
    
    这段直播内容,并没有海霞的画面,都是现场记者或分洪的画面,海霞也是担忧的语气,何来一些人言之凿凿的“海霞面带微笑略有些激动地问道”呢?我特意问了一下当事的记者,他说关于“过年”的判断来自一些群众的说法,也是对现场气氛的切身感受。从直播内容本身也不难了解到,2003年堤防加固整修之后,当地百姓由低洼地带迁居到比蒙洼大堤还高出一米的庄台和保庄圩上,比较安全,这次分洪被淹没的地方本来就是蓄洪区,平时只是种了些庄稼,而庄稼损失政府已经承诺高价补偿,因此他们面对开闸分洪,并没有像最先向海霞大兴问罪之师的网友那样伤感。
    
    无独有偶,7月30日《羊城晚报》又转载了香港《大公报》的一篇报道,说什么由于受到北京电视台“纸馅包子”事件的影响,央视正在清理临时人员。这个爆炸性的新闻立马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更多的媒体跟着又是一通猛炒。然而,据笔者所知,这又是一个与海霞“解说门”事件相似的假新闻。
    
    为什么说是假新闻呢?因为央视清理临时用工,早在“纸馅包子”事件发生之前就已大张旗鼓地进行了,其直接原因就是将于2008年1月1日起施行的《劳动合同法》,要求规范用工行为。鉴于个别部门的不规范用工,央视才痛下决心清理临时人员。不想事有凑巧,清理临时人员正好赶上了“纸馅包子”假新闻曝光,以至于一些媒体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把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硬拉扯成了因果关系。
    
    再说说央视员工的收入。一些人想当然地以为央视独占垄断资源,央视工作人员收入像其他垄断性国企甚至比他们都要高。殊不知如今是卫星电视时代,全国各省区市(包括计划单列市)电视台,至少都有一套电视节目经由卫星播出,激烈竞争之下,央视绝非“老大”。至于收入状况,据我所知,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地一些报纸编辑和记者的收入,已经远远高于普通央视职工的收入,这也是近年来央视人才流失日趋严重的一个原因。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的网络集中营
  • 网络很危险,说话要小心
  • “网络实名”就能一统江湖?
  • 网络争议:长城选秀 助威、批评还是反思
  • 网络"晒客"开"晒"陷阱 揭露商家不诚信行为
  • 多少网友因此“失足”——对网络一夜情的全方位解读
  • 腐败与北京奥运工程同行(歌华有线网络的情况)
  • 拆字使俺精神也分裂了——中国大陆网络的博客世界
  • 网络成广播行业最热门前沿
  • 草根:网络新语——被和谐了
  •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姜福祯
  • 中共新設一個「网络宣传局」/李怡
  • 透过网络看社会,真他妈的失望
  •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亚洲时报指责《时代》吹捧“网络民主”
  • 胡启恒院士将成为中国网络实名制之父吗?
  •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 胡星斗:公民网络自治与现代政府治理制度—博客网研讨会上的发言
  • 林金芳:网络实名,應保持對公權力的警惕
  • 揭黑心厂死灰复燃成焦点 原记者转战网络寻更大监督
  • 网络公民新闻:蓄击中国的新闻管制
  • 网络寻亲帖惊动总理 温家宝指示尽快彻查
  • “卖淫女张爱党义助300贫困生”原来是一则网络谣言
  • 受到黑煤窑猛烈冲击,官方呼吁巩固网络阵地
  • 网络社团的权利亟需保障,仨元学社行政诉讼案为网络社团争人格.
  • 张星水:仨元学社行政诉讼案网络公民权利第一案
  • 网络直通胡温——党校教授促官员适应「互联网政治」
  • 湖南的网络政治——湖南省委书记的另类网络管制
  • 雇聘网络记者,拉下贪腐官员:“我兴奋得睡不着觉”(图)
  • 光远声援孑木:声讨南京当局一小撮违反温总理关于提昌网络监督的指示
  • 中国作家称网络文明不需执政党管
  • 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网络文化恶搞扭曲严重
  • 钉户事件:媒体网络促维权开民智
  • 中国[虚拟警察]6月上岗-严打网络淫秽色情
  • 北京奥运会门票拟十五日起接受网络预订
  • 中国安装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游戏(图)
  • 广电严惩网络电视 视频资讯何去何从
  • 记者无国界:中国网络封锁效率高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